上海迪士尼星黛露徽章,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关注

作者:沈慧、林美汕、张倍笛,编辑:唐也钦,设计:张灿、邢思达原标题:排7小时长队只为买它,没故事的迪士尼娃娃凭什么火了?

你永远也想象不到,两只玩偶,能在社交平台上引起这么大的骚动。

10 月 12 日晚间,微博热搜几乎被迪士尼角色星黛露、玲娜贝儿屠榜:先是 #川沙妲己 #(玲娜贝儿的爱称)冲上热搜榜前位,紧接着,#星黛露#、#星黛露好可爱#、#星黛露玲娜贝儿自拍#等 6 个相关话题轮番出现在了热搜榜上。 

参与其中的人像过年,而对于不了解迪士尼的 DT 君来说,这盛况确实给我看懵了。截至今天,微博话题词#星黛露#已经斩获 4.8 亿阅读量、125.3w 次讨论;#玲娜贝儿#也斩获了 2.4 亿阅读量。 

同事小玉是星黛露的粉丝,我问她:“两只玩偶居然能引起这么多人关注?”小玉微微一笑:“这你就格局小了,人家可是当红女明星,粉丝还为她们撕 x 争咖位呢。”

两只玩偶是怎么撕番的? 

小玉告诉 DT 君,星黛露、玲娜贝儿都是迪士尼的 IP,星黛露是老牌女明星,玲娜贝儿则是迪士尼的新晋顶流,于 9 月 29 日在上海迪士尼乐园首次亮相。 

玲娜贝儿一经出道,就凭借一身粉毛和毛茸茸的大尾巴,火速俘获了女孩们的心,明星们也为之神魂颠倒。在玲娜贝儿玩偶开售当天,赵露思、徐艺洋、张佳宁、SNH48孙珍妮等明星艺人率先晒出自己与玲娜贝儿的合照。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一时间,玲娜贝儿的风头无两,原本风头正盛的女明星露露就此沦落成了一只失宠过气的可怜兔子——“我家兔子已经哭了半个月了,怎么也想不通为啥妈妈突然不爱她了”“川沙女明星地位不保”。

眼瞅着星黛露顶流的地位岌岌可危,露露的真爱粉们倾巢出动,宣称势必要守住女明星 C 位。一场没有硝烟的反击战,以微博作为主阵地,就此全面打响。 

露露粉丝为爱应援的第一步,是给星黛露打榜做数据。所谓做数据,可以说是一个饭圈女孩的必备技能,有一套让人挠头的规则,包括格式、字数限制、必须从超话社区发帖等。但为了守护全世界最好的星黛露,粉丝们纷纷爆肝营业,功夫不负有心人,#星黛露超话#在一天之内就跻身于潮玩榜 TOP14。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学会做数据后,勤奋的露露粉丝们还学会了各种花里胡哨的控评文案,比如“天生女明星星黛露,迪士尼唯一顶流星黛露,人气 top 星黛露”等,艺人毛晓彤也加入了这场战争,她于 10 月 12 日发布微博称,“虽然儿儿很可爱,但星黛露永远是我的宝贝”,截至目前已获得 15.2 万点赞。 

到了这时,战况开始偏向露露粉丝这边,然而很快,玲娜贝儿粉丝就迅速集结起来,她们不仅抢占了上海迪士尼官方、明星微博、营销号等各方评论区,还在应援中暗戳戳地拉踩对家。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根据微热点数据,我们可以发现,关于“星黛露”,大家讨论最多的是星黛露可爱、没有作品傍身、用户是谁,其次是“爱了、宝贝、厂花、可怜”等关键词;关于“玲娜贝儿”,大家讨论最多的是“可爱、名字、迪士尼”,其次是玲娜贝儿火了、成为迪士尼新晋爱豆、地位直逼星黛露等。

值得注意的是,在社交平台上,宣称“玲娜贝儿可爱”的帖子数量比“星黛露可爱”要多 2.5 倍;大家都在讨论的话题有“谁才是迪士尼真正的女明星”、“谁的地位更高”、“玲娜贝儿星黛露轮番上热搜,很难不怀疑迪士尼这是在玩内卷吗?”等。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围观完两位顶流爱豆的粉丝在社交平台上互扯头花后,想必不了解迪士尼的读者朋友们正在一头雾水:这两只玩偶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这么火?

她们是谁?

如果你从未听说过星黛露、玲娜贝儿,那用一句话基本可以概括:从年轻人群体、IP 影响力、复购、盈利能力因素来看,她们是目前迪士尼乐园最火、最能赚钱、最受欢迎的 IP,没有之一。 

星黛露于 2018 年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初次亮相后,仅仅三年时间,在 2020 年迪士尼年报中,星黛露已成为迪士尼销量增速最快的商品;在二手市场价格能翻几倍,也是检测一个产品究竟有多火的标准之一,举个例子,星黛露中秋限定款于 8 月 6 日正式发售,原价 359 元,第二天就在二手平台被炒到溢价 2-3 倍。

小狐狸玲娜贝儿,则是星黛露这一顶流的“复刻”。 

于 9 月 29 日,玲娜贝儿正式出道后,全网热度直追星黛露;在上海迪士尼乐园,女孩们“从排队到拿到手 7 个小时起”,只为领小狐狸回家;在二手平台上,玲娜贝儿的玩偶及钥匙挂件均溢价三倍以上,部分黄牛直接打出旗号“勿拍无货”。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而在迪士尼女粉最为活跃的小红书上,以“星黛露”为关键词搜索,相关笔记达到 16w+篇;仅出道半个月的“玲娜贝儿”,相关笔记也有 1w+ 篇。

DT 君采集了小红书上与玲娜贝儿和星黛露相关的热门 TOP10 笔记——结果显示,在目前为止热度最高的 10 条玲娜贝儿相关笔记中,女孩们主要都是在分享(炫耀)自己和女明星的合影。

毕竟为了见玲娜贝儿一面,有些人排了七个小时长队连狐狸毛都没摸到。在下一个女明星出世之前,还有什么能比拥有一只粉色小狐狸更让人羡慕的呢?而无法赶到现场的普通粉丝们,也开启了线上舔屏模式,对着屏幕猛敲手机——“我势必要去迪士尼亲眼看到这只狐狸摇尾巴!” 

幸运粉丝在川沙公园实时播报现场情况,普通粉丝在手机电脑上打 call 冲流量,把一张张可爱又迷人的狐狸靓照制作成精美的表情包,这架势让DT君遥想起流量爱豆时代,站姐们机场追星的盛况。

迪士尼的星黛露、玲娜贝儿火了,玩偶也要饭圈化了吗?

另一方面,不同于粉狐狸的千金难求,拥有一只紫兔子已不再是颜控女粉们最热烈的愿望。 

从目前为止热度最高的 10 条星黛露相关笔记来看,把星黛露玩出花样才能收获认同。

星黛露旅行箱、星黛露流沙瓶、星黛露简笔画……总而言之,以星黛露为中心无限延伸的消费行为,已经深入到了粉丝们的日常生活。

是玩偶,还是爱豆?

替大家了解新现象、新消费趋势的同时,我们也在思考一个新问题,为什么迪士尼玩偶也会饭圈化?难道玩偶的本质等同于爱豆吗?

联系到现实,我们会发现,无论是星黛露还是玲娜贝儿,都与迪士尼以往塑造的 IP 如“冰雪奇缘”“复仇者联盟”截然不同。她们没有丰富的故事为其“背书”,定位更像是“迪士尼爱豆”,简单套了个讨喜的人设,再配合上社交媒体上铺天盖地的营销,就红得发紫。

星黛露她们的商业逻辑与真人爱豆、营销咖类似,无需作品傍身,女性消费者们会自动将她们脑补为自己的“妹妹”、“女儿”、“宝贝”,就像成为男爱豆的“女友粉”、“妈妈粉”。更重要的是,由于玩偶不是一个具体的人,因此她们不会偶像失格,从而避免了爱豆经济的很多问题。 

从这一点来看,星黛露她们十分接近于虚拟偶像,即不会变老、不会变丑、永不塌房,粉丝能放心大胆地对这些角色投入自己的情感。与此同时,星黛露她们还有个碾压了虚拟偶像的优势,那就是她们看得见、摸得着,只要你去迪士尼乐园排队,就能和软乎乎的星黛露、玲娜贝儿来个抱抱。

这些或许才是星黛露她们吸金的核心秘籍。 

说到底,年轻人购买这些迪士尼角色的玩偶和周边,本质都是为了获得情感上的愉悦与满足。迪士尼为粉丝营造了一个美好、纯粹的乌托邦,不管你是谁,所有玩偶在园区里都愿意给你一个爱的抱抱,这和你粉一个真人爱豆或虚拟偶像,却无法进行任何的肢体接触,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写在最后 

在本次研究过程中,DT 君还与一些星黛露真爱粉聊了聊。

对于地瓜来说,自从有了星黛露后,她的心里头算是有了牵挂,“每天出门前,我会记得倒掉抽湿机水箱里的水保持空气干燥,不然太过潮湿的话,露露的毛会卷在一起。” 

地瓜是个集“社恐、宅、母胎solo”于一体的人,在家里她经常会对着露露说话,抓着露露陪她加班、看电影,有了露露的陪伴后,她觉得生活的幸福指数提高了。

“很长一段时间里,我其实有点苦恼,感觉我这个状态不太正常,至少不太健康,后来发现很多喜欢星黛露的人都像我一样喜欢给娃娃们加戏,有种找到组织的感觉。”现在,地瓜不再纠结自己是否是个“正常人”,开心就好。

当代年轻人有许多消费行为是常人无法理解的:他们和纸片人谈恋爱、向虚拟偶像挥舞荧光棒、养了个毛绒玩具当孩子……但所有看似疯狂的消费,最终都会被证实为实现自身精神寄托而进行的一项理性选择。

试想一下,在大城市里,像地瓜这样一个不爱社交的年轻人,当她在狭小的出租屋里加班到凌晨时,想找一个人唠上两句,“试用期到手 4 千多,居然还要加班到那么晚”、“赶项目,没加班费,还不能调休”,她第一时间能找到谁,谁又会认真听完她的絮叨呢?

今天的世界,我们都想成为不给别人添麻烦、自己就能处理好负面情绪的成年人,但每个人都需要陪伴、需要亲密关系、需要一个倾诉的树洞。如果没有毛绒玩具,一些孤僻的年轻人也许就跟《无缘社会》的老人一样,没有聊天的对象,所以只能自己盯着手机看,在空荡的屋子里独自凋零。

于是她想,或者根本就不需要另一个人的存在呢?如果纯粹为了找一个精神情感寄托,商品永远比人更值得。

 (题图、插图来源: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