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迪士尼民居,

关注

金泾古桥及古民居六月六日这一天的重固镇之行,收获颇丰。除了参观上海之“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上海的“金字塔”:福泉山古文化遗址》),以及骆驼墩古文化遗址(《重固镇骆驼墩的传说》)外,还看了四座古桥和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四座古桥分别是:南塘桥、金泾桥、兆昌桥和汇福桥(《一日四桥皆古物 金泾古桥原生态》);三座古寺庙一座古塔分别是:法会庵、城隍庙、青龙寺和青龙塔(《三座古庙一座塔 首当其冲尼姑庵》)。另外,还有一大意外收获,便是在章堰古村落看到了难得一见的古民居。今天,就来说说这章堰古村落的古民居。历来,民间素有“金章堰,银重固”之说。这是因为,始建于北宋南丰二年(1069年)的章堰,历史上曾经辉煌过。据清《松江府志》与《青浦县志》载:自古以来,章堰以章堰泾为市河,南经崧泽(塘),穿越太浦河至松江,北达青龙江。明清时期,商业盛极。商家百余,门类齐全,各业兴旺。光城隍庙就有东西两座:府城隍庙与县城隍庙。且不说历史上的风光,即便解放后,这里也曾经是两个乡(章堰、堰西)的政府机构驻地,直至1957年乡镇调整合并后,才日见衰败。几与浦东的横沔镇(参见《原汁原味原生态 绝无仅有老横沔》)的历史变迁大同小异。不过,此祗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其实也是最根本的原因。章堰这个地方水路发达,陆路不行,至今也没有一条像模像样的公路(据说,目前已在蕴攘修路的计划了)。是啊,谁不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嘛。历史上的繁荣靠的是水路。时代变了,光有水路不行了。就这样,一个风光一时的“金章堰”,对外辐射的经济吸引力每况愈下,终于沦为隶属于“银重固”的重固镇一个小村落——岂止是翻了个个啊!年轻人不断外流,章堰从原来一个镇建制的人口,到目前祗剩数百户居民,还多为老弱病残。以至于形成不少民居“人去楼空”,天长日久终成弃屋的局面。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之章堰村,新建乡村别墅亦层出不穷。估计,这些古民居之所以还存在至今,虽然破败却属“不可移动文物”,故不能轻易拆除。正因为上述种种的阴差阳错,才能让我们得以看到今天这样的章堰古村落。章堰古村落以市河章堰泾两侧,尤其是北侧老街及西街为核心地带。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古民居主要集中在这一片。这一段市河章堰泾及支流上,还横跨着大大小小三座古桥:金泾古桥、汇福古桥、兆昌古桥。实在是一幅不可多得的小桥流水人家遗迹之典型写照。可以断言,章堰古村落这份历史遗存,好好进行保护性发掘,一定能成为沪上颇有特色的小众游景点中的一颗明珠。

小桥流水人家。

章堰这个地方水路发达,陆路不行,至今也没有一条像模像样的公路(据说,目前已在蕴攘修路的计划了)。是啊,谁不知道“要想富先修路”嘛。历史上的繁荣靠的是水路。时代变了,光有水路不行了。

金泾古桥

年轻人不断外流,章堰从原来一个镇建制的人口,到目前祗剩数百户居民,还多为老弱病残。以至于形成不少民居“人去楼空”,天长日久终成弃屋的局面。

三块石板拼成的汇福古桥。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今日之章堰村,新建乡村别墅亦层出不穷。估计,这些古民居之所以还存在至今,虽然破败却属“不可移动文物”,故不能轻易拆除。

东城隍庙前的兆昌古桥。

原生态的金泾古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