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幼儿教育最成功的国家,豆瓣9分纪录片:中国与外国教育的差别在哪里?

关注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知中(ID:ZHICHINA2017)

在中国,无数家庭倾尽所有,将孩子送到不同的国家念书,希望他们可以获得更好的教育。那么,外国的教育有什么特色?中国教育与他们的差别,体现在哪里?

带着这样的疑问,国际新闻记者周轶君,走访芬兰、日本、印度、以色列及英国五个国家,最后回到中国,拍摄了一部关注儿童教育的纪录片《他乡的童年》,播出两集,已在豆瓣获得9分。

除了是一位国际记者、《圆桌派》的嘉宾,周轶君还是两个孩子的母亲。「我们下一代的难题不是学什么,而是要重新思考‘如何学习’」,带着这样的思考,周轶君探访了不同国家的幼儿园、小学,采访了不同的教育工作者和父母,试图从中得到启发。

周轶君在日本的幼儿园与小孩互动

周轶君选择的第一个拍摄点,就是被评为「拥有世界上最佳教育体系」的国家――芬兰。

这个只有500万人口的北欧国家,在国际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国际学生评价项目(PISA)测试中,阅读、数学和科学方面屡次打败了欧美其他国家。而且全球创新指数(GII)也一直位居前列。在联合国发布的2018年《世界幸福报告》中,幸福指数还排名全球第一。

到底是怎样的神奇教育体系,可以让孩子成绩好,创意超强,还快快乐乐没压力?

「让每个孩子都享有接受教育的同等机会」这是芬兰教育的基本原则。

孩子的「免费教育」(包括6岁儿童的学前教育)和「免费午餐」是芬兰教育体系中的重点政策。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是由国家提供资金支持,不管是首都的学校还是在北极圈内的偏远学校,都能获得政府资源,力求将学校之间的差异减少到最小。

以芬兰卡亚尼地区的的学校为例,不管是教育资源,还是午餐食物,他们都有「一样」的权利:

而且,芬兰政府还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生,要在其居住地附近的学校入学,「不择校制」给居住在不同地区、来自不同国家和家庭背景的学生提供了均等的高质教育机会。

在采访「愤怒的小鸟」的创始人Peter Vesterbacka时,他就表示「对芬兰人而言,芬兰最好的学校,就是最近的那一所。」

「愤怒的小鸟」的创始人Peter Vesterbacka来自芬兰

除了重视公平资源,芬兰的学校也注重公平意识。

像是位于芬兰埃斯波的「禾斯曼公园小学」,就有来自25个国家的学生,他们都来自不同的家庭,但是学校并没有兴趣知道学生家长们的经济背景,因为他们收的只是孩子,这里的孩子都是平等的。

为了注重平等教育理念,芬兰从教师的培养开始入手。

教师,是芬兰最受欢迎的职业之一,然而芬兰也具备世界上最严格的教师准入制度,不管是幼儿教师还是学科教师,都必须具备硕士及以上学历,考核的过程也十分严格。

以芬兰的海门林纳师范学院为例,每年都成千上万人挤破头想进来,考生除了要专业考试过关,还要接受心理学面试,看看是否与芬兰的教育理念一致。这从源头上确保了教师质量与教育理念的一致性。

在许多中国人眼中,教师的形象应该是端庄严肃,然而在芬兰的画风完全不同,老师的打扮并没有被严格规定,因为这是尊重个人个性多样化的体现,是芬兰教育理念之一。

而且,在师范学校的课程中,会教导教师们避免标签学生和贬低学生。

如果有学生被标签为「不擅长数学」,那么老师们的职责是要思考自己的教育方式,尽可能地将数学融入孩子感兴趣的事物之中。

经过种种考核并成功毕业的芬兰教师,就能得到国家和学校的充分信任和自主权,不会有督查员来检查他们的教学计划,也不需要写任何报告。大部分学校的教师,也没有晋升职位一说,而是按照工作年份固定涨薪。

获得充分自主权的教师们,并没有停止自我增值。

来自赫尔辛基SYK学校的拉妮老师,当初为了争取获得芬兰文学教师资格,一直不断学习,并在大学期间学习中文。成为5个孩子的妈妈后,她还抽空考取了「现象式教学」的相关学位,做出相关的研究计划。

拉妮老师:「我是为了我学习,也是为了我的学生学习。」

芬兰的教师们在遵循核心课程标准的前提下,可以自己决定教学内容和上课地点,实施符合孩子们兴趣的教学方式。而「现象式教学」就是在这情况下衍生出来的跨学科教学模式。

除了上不同学科的专业课,芬兰的学生每周都会上一堂「现象式教学」课程,老师会根据自主研究,设计适合班级特色的教案。

像是位于芬兰北极圈内的亚历山特里凯南学校,就在二年级学生的「现象式教学」课程中,加入「驯鹿」领域,因为这一带有很多以驯鹿为生的家庭。

而位于拉彭兰塔的卡苏卡拉小学,则带领学生们到森林探险,对于设计这个课程的劳拉老师来说,在森林里,什么课程都可以教。

劳拉老师首先让学生们根据颜色卡,在森林里找到对应颜色的植物。

然后,再让学生们寻找气味,学生们需要在森林里找到不同的植物,然后形容它的气味,并根据自己的嗅觉和想象为这些植物起名字。

劳拉老师鼓励孩子们形容植物的味道

最后,老师让学生们根据「可爱」「恶心」等形容词,在森林中找到相应的植物。

而这些寻找、发现和接触的过程,除了是要培育孩子的想象力,还希望能够培养孩子与自然的关系,好好珍惜自然。

靠近森林地区的学校,多数会在户外上「现象式教学」课程,而在城市里教学的拉妮老师,则为三年级的学生,设计了以「时间、年龄、我自己」为主题的室内课程。

拉妮老师希望通过艺术、数学、生物、语言文学相结合方式,让孩子们认知「什么是时间」。

为了学生们感受时间「慢下来」,拉妮老师让他们以自己喜爱的姿势和媒介进行阅读。

她还通过教导学生做手工面具,让学生们清楚自己的面部结构,认识「我自己」。

学生们根据自己的脸型,发挥创意制作面具

为了让学生们意识到什么是「年龄」,拉妮老师带学生来到养老院,鼓励学生与长者们聊一聊,他们多大年纪?他们小时候的学校是怎样的?在空闲时间会做些什么?

学生们与长者进行面对面交谈

交谈之后,学生和长者们会从不同角度,根据自己的观察,为其中一位「小模特」画肖像,从而用画笔呈现「年龄」,同时也是在纸上表达「我自己」。

爱因斯坦曾经说过:「当在学校所学的一切全都忘记之后,还剩下来的才是教育。」

或许将来学生们不会记得,自己读三年级时学过的数学或的科学课,但是他们能记得与那些老人的对话情境,记得「时间」「年龄」和「我自己」之间的关系,就是这门课程最大的意义。

除了设有特色教程,在芬兰的教育体系中,最大的特点是没有「竞争」。

从小学到中学,没有任何标准化考试,学生只需在12年学业结业时,进行一次统考。对他们而言,学习的目的,不是在学科中能学到多少知识,而是学会该如何学习。

而且,在课余时间,芬兰的学生根本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写作业。据经合组织(OECD)的资料显示,15岁的芬兰孩子每周花2.8个小时做功课,而中国是13.8个小时。

帅气的芬兰男孩儿只需要30分钟即可完成作业

在作业这么少的情况下,部分芬兰学校还对作业优秀的学生发放「免写作业券」,如果下次他们不想写作业,就能立即使用。

芬兰学校的「免写作业券」

孔子云「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而芬兰的现代教育理念,正是与中国古代的教育倡议相契合。

透过纪录片《他乡的童年》,会发现芬兰、日本、印度、以色列等国的教育理念各具特色,同时也会发现一些他们与中国传统文化相契合的元素,为我们提供新的角度,思考自己的教育观念。

教育的目的,是为人们的终生自修做准备。中国的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这固然重要,但是在此之前,我们是不是可以让孩子先学会如何认知自己。

参考文献

周轶君《我为什么要拍摄?》2019.08.30

《让全球教育界赞不绝口的芬兰教育牛在哪?》教育思想网,2017.07.25

《穷小孩富小孩 芬兰创造“教育奇迹”的关键》BBC中文网,2018.09.30

撰文 | 阿Sum

image | 《他乡的童年》

图片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

* 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与童行者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