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恐怖的桥前20,迄今为止你见过最惊艳的建筑是哪个?

关注

不请自来。我不是学建筑、搞建筑的,所以只能凭借喜好和本能来回答。但我坚信,美好的建筑就是光影和材料、空间的艺术,同样可以感染人、熏陶人。说几个自己在旅途中看到的建筑,下面图片均为个人所拍,特此说明。

一、丹麦哥本哈根管风琴教堂

很多人第一次看到这座教堂时,估计都会忍不住地尖叫(至少内心里):这是真的吗?

对,它第一眼真不像一座教堂。但新教国家对于教堂样式的大胆创新,反而带来众多惊喜和奇迹。远看管风琴教堂,像异星人在地球上的基地吧。

近看,则能辨识出它节节上升的设计颇像一座巨大管风琴的管状样式。 而站在它跟前,才觉悟到它是那么高大。这个瞬间,我脑海里会闪回到冰岛面对雷克雅未克大教堂的那个下午,两者有极为类似的风格,都像岩浆被海水冷却后形成的柱状节理,由此让人产生一种错觉:这不是人工建筑,而是深耕于大地之中的大自然产物而已。

上图:冰岛 雷克雅未克教堂,也是当地的地标,如同火山熔浆凝固而成,200%的冰岛风格建筑。

教堂高大独特的外观让人差点忘记了它有三个黄色的小门。左手的小侧门推门而进,可以进入过堂,面前还有一道更巨大的双开木门,门内一眼看向室内,顿时一股激流冲进颅腔,血液都开始沸腾了。里头那一切是真的吗?

室内空间层高极高,两侧层层叠叠的高大立柱和拱券从近到远形成了细密的视觉竖线,更加强化了空间的高大以及空间的简洁纹理感。左右两侧是长长的竖窗,透入的光线跟不加修饰的柱子拥抱在一起,让教堂里飘荡着轻盈和高雅的圣洁感。

从外到内,这座教堂表里如一地呈现丹麦典型的极简设计之风,而建筑材料却是6百万块小黄砖。朴素到极致,可以是像它一样的典雅和大方,哪里需要什么富丽堂皇的虚荣?

这座教堂本名是“格伦维特教堂”,如此巧夺天工的设计,来自于丹麦上世纪初著名的设计大师琰森·克林特(Jensen Klint)之手。上世纪初,丹麦了为纪念著名神学家和赞美诗作家格伦维特(Grundtvig),向全国征集有关纪念他的设计方案。结果克林特的设计俘虏众人目光,却没人敢拍板:因为他不是建议造一个纪念碑或雕塑,而是要建一座大教堂。

这样大规模的方案,费用之高难住了大家,一下子整个竞赛项目卡住了。最后,这绝美的图上杰作还是征服了大家,咬牙,评委会接受了克林特的方案,开始建造格伦维特教堂。

从1921年9月8日开始奠基,直到于1940年9月8日全部完工。市政府捐赠了建筑用地,建筑经费来源于民间赞助和政府拨款。遗憾的是克林特没有亲眼见到工程完成,1930年去世。他的儿子以及孙子继承了他的工作,一家三代人,铸就了世界教堂里又一经典之作。 而其实现在宜家里卖的那款白色褶皱灯,设计原型就是来自于克林特之手……

即便是教堂内的椅子,也跟天主教那种厚重的长条排椅不同,而是一个个独立的木条靠背椅,这样增加了空间的轻盈和透气感,否则会让人从视觉上觉得地面非常沉闷。

不论哪个角度,它都动人无比。你若要我想象天堂的模样,我认为就该是这样。

P.S:教堂里头本身没有我照片里那么清雅明亮,这是我在图片处理时提亮减淡了的效果。不过还是很震撼。可惜我当时在里头只待了1小时左右就走了,应该在里头多待一会,多静默一会的。

二、安藤忠雄——淡路岛之本福寺水御堂

国内也开始逐渐出现不少安藤忠雄名义设计的建筑,但我却需要“郑重提醒”他的粉丝们:在国内看得越多他的作品,越无法感受“清水混凝土诗人”的成名之道。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特地背包去了安藤忠雄的出生地,日本大阪及关西周边一带,寻觅他建筑履历里早期的经典作品。站在它们跟前,才发现在国内看的“安藤忠雄”,某种意义上都不是清水混凝土诗人的精髓。之前已经有人列举了他鼎鼎大名的“光之教堂”和“水之教堂”,我不作累述。其实他还有一个“风之教堂”,在神户六甲山,但是我去的时候发现它已经关闭,所以网上的报道也不多。

而要先介绍的,是我超级超级喜欢的淡路岛之本福寺水御堂。

这是一座佛教寺庙,藏在淡路岛上鸟不拉屎的地方,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抵达后,差点以为自己走错了地。

上图好像一两个小时才一班bus经过这里,抓狂的我在路边发呆。

上图 谷歌地图将我导向了这里,村到不能再村的地方。我简直怀疑人生,也不太敢相信安藤先生设计的佛教寺庙是藏在深山里的吗?

背着20公斤负重快爬到不行我的,再抬眼时,竹林里长出一大片碎石铺就的区域,碎石上迎面立着一整块安藤忠雄签名式的混凝土围墙,天啊,真到了。

绕过这道3米高的直墙和另一道弧形围墙的屏障后,就会进入了本福寺水御堂的入口—— 一个混凝土材质的椭圆形莲花池。

不好意思,池子里空无一物。后来买了一张明信片,才看到这座莲花池漂浮着莲叶时候应有的样子。莲花池的右下角,看见一个像倒三角形的红色区域吗?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待会告诉你。

大门入口似乎就是这个莲花池中央的那个通道 ,一通向地下的楼梯摆在面前。

疑问油然而生: 日本大部分见过的寺庙都是木质结构。至少寺庙的模样,都应该是高高在上,有着类似的殿堂、门窗、亭榭、游廊等等……而且,佛教在内的多数宗教建筑大多是向上走﹐以表达宗教修养的提升和对佛主或对神的逐步接近。 而这座寺庙竟然是一个埋在地下的混凝土寺庙?!

安藤先生是不是有点太……离经叛道?

这个疑问不是我才有。这座本福寺水御堂1989年扩建,委托安藤忠雄设计一座具有独特象征意义的佛教建筑。那时候安藤先生的光之教堂刚落成,体现出他对于宗教意义超乎常人的理解和洞察,估计这是本福寺找到他的重要原因之一。教堂我能理解,毕竟安藤先生花了十年时间周游欧洲 ,他不可能不了解基督教对于欧洲的意义。

当安藤提出了修建地下佛堂的方案,遭到所有人都反对:佛堂怎么能够往地下走?这不是侮辱佛主吗? 安藤解释说,莲花池静谧圣洁,体现佛教“步步生莲”本意,在莲花池的包围中慢慢拾阶而下,进入庙宇﹐其实有洗涤心灵的含义,也是重回佛教原点之意。人世间所有的人,通过这样一个从地表走向地下的黑暗通道 ,就像是我们回到一个封闭的内在空间,思考人性 ,然后回归内心的过程。人总是要落到最低落、最黑暗的时候,才会有超脱生死的顿悟。

这番说法一出,寺院住持恳求安藤先生赶紧施工,实现这个伟大的设想。面对楼梯,我在想:莲池之下,楼梯之下,是否真的能顿悟人生?

上图 沿着楼梯走到底,光线从明到暗。右侧严禁进入,是员工 通道 。左侧,为进入佛堂的路线。门口摆着一个小桌子,桌上放一盒子,写着自觉供奉400日元香油钱。

原来这地下,有一层4米高的弧形围墙,红色木质结构,造型像是一块块长长的木板围成的木桶。 通道 入口写着“土足严禁”,还放着一个鞋拔,看懂了,要脱鞋进入。

若不是安装了地灯, 通道里视线会更加昏暗。但红色的光线已经跟外头的世界截然不同。弧形通道看不到尽头,又是一种安藤签名式的“ 通道诱惑”,它在加温来客的情绪,勾起人们的好奇,让人禁不住想象黑暗的尽头是什么在等待。

当我觉得走到最黑暗的地方,再迈两步,就会发现眼前又越来越亮,然后右侧就出现了圆形的大殿,红光扑面而来。

这圆形大殿象征生生世世﹐循环不息的轮回,而大殿的方框屏风则悉数采用 日本传统建筑里的方柱造型。佛祖像背后是通过窗棂射入大殿的光线,整个空间就此被红光笼罩,恍如佛光四射,令人震撼。(殿内不允许拍照,我也仅仅是在殿门之处拍了一张而已。虽然没有任何人管理,但肃穆庄严之下,总觉得不能越界)

磕头,许愿。更多的规矩不太懂,于是只好安静观察大殿的细节。大殿里有护身符和经书之类的物品可请,写上了数额,自觉投放。请了四本心经随身带走。

从大殿出来继续往前,就会抵达大殿的后部。这时候就会看到大殿红光四射的光源从何而来。原来最外层的混凝土围墙开了一个大口,安装着巨大的窗棂。

还记得我上面明信片里提到的那个右下角的红色区域吗?那就是下面这个开口所处的位置,窗棂外是一个采光井,这样光线就能透过窗棂,化身成为照亮大殿的柔和的“佛光”,构思是不是妙到毫颠了?

走到这里,内心已经激动得走不动了,盘腿坐下来,好好地思考一下人生。在这静到深处之时,乃是广阔的虚无,是见过天见过地然后见自己。

通过这样如凤凰涅槃般的红色,再走出来的时候,抬头一看楼梯之上,狭窄的混凝土世界顶上是一片天空在等待自己——象征着新的天地在接纳自己的重生。

这一进一出﹐意味着当我们从烦嚣乱世踏入地下,深入到最黑暗的低处,才能明了贪嗔痴的虚幻,见心见性,置之死地而后生,最后方可能重见天日。

放下,净化,死亡和重生,这就是本福寺水御堂全部的意义

它的设计简单到了极致,却也拥有了足以震撼掉宇宙观的真义……

日本各地遍布不少安藤的作品,也可见其勤奋。但生意越做越大,手下的人越来越多,反而慢慢淡化了他成名的清水混凝土风格。的确,时代的审美和材料的偏好都在进化,建筑同理,成名的绝技未必能保障自己后来武林霸主的地位,安藤忠雄自然也要跟随潮流而成长与变化;其次,77岁的他只是一个金字招牌,即便亲力亲为仍旧是他的作风,但很多动作我相信都是由工作室里的其他设计师完成。

关键一点,我之前也只懂得从“清水混凝土诗人”的角度去理解他,因为当时没有亲自到他的建筑前参悟过。就像看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的湿壁画,就得在壁画所在的教堂环境下观看,任何一个将壁画挪到美术馆里的做法,都削弱了画的整体意义和效果。同理,安藤“清水混凝土”的建筑理念,的确只有去日本国内观看,才能体味那原汁原味的内涵。

但他远远不是这个头衔所束缚的人,他是“光的诗人”,他有着永远出奇制胜的思路,材质只是一个肤浅的方面,最终他只是“利用最基本的几何形式,就改变了光的形式。

最后一点感悟,就是安藤第一品的好作品,绝对不是他做的各种商业类型的公共建筑项目,而是那些小而精、带有浓烈宗教意味的建筑。不信教的他,以匪夷所思的创意,让经手的宗教建筑都成为可传世的绝品。只有在这种建筑类型里,似乎才看到先生一生所求,是完美的极简主义,是一气呵成画出来的一个干净的圆。除了宗教建筑,还有就是他做的很多私人住宅项目,也是颇有让人惊艳的效果。

如果有兴趣看看我当时去看安藤忠雄建筑的游记,可以点击下面的链接:

一场因梦而生的日本建筑朝圣​www.mafengwo.cn

三、法罗群岛的“外星人民居”

在法罗群岛旅行时看到的两个小屋,我们叫它们“外星人派来的飞船”。其实是当地人的民居。第一眼看到时,也是相当惊艳。

北欧人的那种随性和创意,的确是现代主义里最有质感的存在。

———— 更新于2020.9.9————

四、斯图加特的市立图书馆

勾引我来的是因为之前在网上看到过一幅它的照片,被说是德国最美图书馆之一,所以特地来此一探究竟。 倒了几趟地铁从Stadtbibliothek (Handwerkskammer)站出来后,我被复杂的商场给搞晕了,谷歌地图一时之间出了点问题,于是我愣是绕了几圈才找到图书馆,站在大楼外还问行人,图书馆在哪,人家一指,你眼前这个就是啊。

好像也没有啥特别啊……难怪我有眼不识泰山。它内部跟我想象的一样吗?

顺利进门,我正准备要看看这里头是如何个参观法,一位微胖的保安径直走向我,然后指了指我身上的相机,问我:你要拍照? 我一惊,生怕他说这里头严禁拍照啊。但也只能点头说是啊。

保安说:你需要拿拍照许可的permission?

我问:Form where?(从哪拿?)

他指了指自己:From me(从我这里拿)。说完,他忍不住笑了。

靠,吓死我了。看来他觉得吓到我了。这下就简单了。

登记处另一个保安拿出表格让我登记基本信息,发了一个标签贴身上,“现在你可以到处拍了。” 拿到官方许可的我松了口气,然后就沿着楼梯开始一层层的解密。另外,向柜台的两位大妈咨询后,花了5欧押金拿了一台英文的Audio Guide,需要配合一张地图使用,否则你不知道何时何地需要按数字来听介绍。

站在一楼中堂来一张。这简约的设计第一眼还是蛮特别的,天花上那个方形天窗,其实还不是图书馆的顶部天花,待会我们会看到这个天窗上是什么东西。

前面三层楼,都是正常图书馆模样。没啥特别啊!?

从四楼开始到八楼就要进入到一个全新的空间了。壮观的部分开始了。

是不是“哇”地一声叫了出来?是不是想尖叫“Holy shit”?

我很矜持的,我只不过现场Holy了好几层楼。

性感到原地爆炸。

我们在地表一层看到的天窗,其实就是通到上面这个巨大的空间里。整个屋顶也是半透明的天花板,可以最大限度使用自然光。这个理念,大概就是通过畅游知识的海洋,就能通过层层的楼梯通往最顶上的光明之处。而楼层之间四通八达的楼梯,也不仅仅是为了方便通行,其寓意同样是:有知识,通四方啊~

的确被它惊艳到了。查查资料才知道这座图书馆是由德国的韩裔设计师YiEun-young设计的,其立方体结构的设计灵感来源于古罗马的万神殿。当年他参加政府竞标时候设计方案中标,但因为种种原因,最后图书馆在10年后才建成。

——————

高抬贵手,图文原创不易,多多点赞哦同志们 ~~你们的点赞是我继续更新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