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易,[理论研讨]这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问题,这是世界上最容易解决的问题。_经济论坛_论坛

关注

中国需要建立经济与股市的良性循环,美国需要打破银行与地产的恶性循环

中国经济当前最独特之处在于,一方面有8万亿银子藏在地窖里,另一方面还有几千万劳动力失业。在正常的情况下,人们会认为这是中国的经济优势,因为资本和劳动力充足可以让经济高速发展而不带来恶性通胀,所以,即使不降存款利率,资产市场和经济也会繁荣,而资金和劳动力也会很快融入市场体系之中。但是,在一个百年难遇的全球金融危机国际大环境中,人们会把每一件事情分割开来,然后分别从负面去看,也会从负面去做。结果,资金充足变成了“流动性过剩”,所以要不断发央票把钱藏到地窖里;结果,劳动力充足变成了失业和内需不足,内需不足会带来通缩和资产价格下降,所以股市楼市还要跌;结果,央票不断增加,失业不断增加,楼市不断下跌,股市不断下跌。

处于这样的环境中,必须采取坚决果断的手段,快刀斩乱麻。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金融危机对中国的直接影响是非常有限的,但是对于中国人心理上的影响却是巨大的,贪婪与恐惧是人类的天性,并且是互相传染的,只有圣人才不会受周围环境的影响。如果国人由于对前景不明朗而减少消费和投资,经济和股市很容易陷入恶性循环。政府的4万亿投资计划、十大产业振兴计划、汇金增持银行股等等,都有助于提振信心,引导百姓和股民往积极的方向前进。但是,市场力量才是最终的决定力量,而市场力量说到底是钱的力量,不论产品市场、房地产市场、劳动力市场还是资本市场,只要不差钱,市场就会繁荣,只要缺钱,市场就会萎缩。所以,美国走出恶性循环,中国进入良性循环的关键都在于货币政策,都在于怎么把钱用好。

如果中国央行能停止发央票并且降存款利率,而不是通过继续发央票控制银行的流动性,中国的股市和经济就会进入良性循环为什么呢%3f前面说到,全球金融危机对中国的负面影响集中表现在出口下降带来的失业问题,在就业和收入状况没有根本改善的情况下,鼓励老百姓增加消费是不太现实的.就业和收入状况的改善取决于劳动力市场的需求,而劳动力市场的需求又取决于其它市场(包括楼市股市债市和车市)是否繁荣,政府的投资(不论是4万亿还是8万亿)主要是改善市场环境而不是要取代市场机制.有什么方法能让市场繁荣呢?降低贷款利率,让个人和机构(包括政府)借钱去买楼买股买债买车买机器设备买原材料当然是一种方法,因为中国的个人和机构,除了地产商以外,总的说来负债并不高,还有潜力增加杠杆.

但是,如果能降低存款利率,让有钱的个人和机构去买楼买股买债买车买金银不是更好吗?我国金融机构的总存款大约50万亿,其中的10万亿属于老百姓的保命钱,也是银行和金融体系的稳定器,另外的40万亿存款属于机构和富裕的个人,这些钱是可以用于投资的.对于中国的投资者来说,银行存款利息尤其是一年期存款利息,是投资决策最重要的标竿,如果存款利息降一厘,富裕的个人会考虑买楼收租,保险公司会增加债券和股票的比例,基金公司会减持现金,证券公司会调升上市公司的评级.在中国,让有钱人用自己的钱去投资,比让没钱的人去借钱消费或投资,更为实际可行,也会使经济体系更健康.

很多人都知道资产价格的“财富效应”,当资产价格上升时,人们觉得自己富有,所以会增加消费然而,我这里讲的“市场繁荣”,却并不意味着资产价格一定要上升,而是指供销两旺,交易活跃。只要楼市股市债市和车市供销两旺,交易活跃,即使资产价格没有任何上涨(甚至下降),对劳动力的需求也会大增;相反,如果楼市股市债市和车市死水一潭,交易萎缩,即使资产价格上涨,对劳动力的需求也会下降。如前所述,就业和收入状况的改善,是进一步扩大消费需求的先决条件,而最终消费需求的稳定增长反过来带动企业利润和实业投资的增长,经济(GDP)的繁荣反过来推动股市的上升。一旦股市的融资功能(包括IPO和再融资)恢复,上市公司必定增加在实业方面的投资和兼并收购,而优秀上市公司的扩张正是产业升级和经济结构转型的必由之路,也是A股重上5000点的必由之路.

市场上流传着一个著名的问题“股市能救经济吗?”,同时还有另一同样著名的问题“经济好股市一定好吗”,其实,还有一个不那么著名但却是客观存在的问题“GDP上去了老百姓就富裕了吗?”。这三个不同问题的答案其实是相同的:短期来说是“不一定”,长期来说是“一定”。但是,如果有人问,市场繁荣的话,股市经济和财富都会增长吗?答案是肯定的,不论短期长期都一样,不论古今中外都一样。这就是市场经济的美妙之处,然而却是常常被人忘却之处。是“市场”提供就业和财富,不是GDP,不是股指,GDP和股指只是市场的其中两个指标而已,就像身高和体重是人体健康的两个指标一样。市场才是人体本身,市场的繁荣才是经济和金融体系(人体)健康和活力的根本。

一提到“市场”,人们立刻会联想到“自由放任”,联想到“看不见的手”,就像我们一提到大自然就联想到野外和自由自在一样。我们都热爱大自然,我们喜欢它的清新空气、蓝天白云、湖光山色,鸟语花香,然而有谁愿意像“白毛女”或我们的祖先猿人一样生活在原始森林中吗?我们喜欢在动物园里看豺狼虎豹虫蛇,但是,你愿意在森林里与他们共同生活吗?我们都喜欢看动作片、警匪片、西部牛仔片,但是,你愿意穿着兽皮树叶拿着石头跟其他部落争夺地盘吗?自由市场就跟大自然一样,既有清新空气、蓝天白云、湖光山色,鸟语花香,也有狂风暴雨(如金融海啸),有豺狼虎豹虫蛇,有地盘争夺。所以,建立一个现代市场经济体系,就如我们利用和改造自然生态系统一样,需要许许多多的努力。

市场是有地域和规模大小之分的,并非每一类产品和资产都在一个全球统一市场中定价和买卖,因此,同样的产品和资产在不同的市场可能有不同的价格,就如同一个人做同样的工作在不同的市场中可能拿不同的工资一样,就如A股和H股可能有差价一样因为市场越大,买家和卖家越多,市场越能有效率地分配资源,经济和金融体系越有效率,所以,从长期来说全球化会促进世界经济发展,所以WTO之类的机构和理念是促进人类社会进步的然而,现实世界中,“国家”仍然是不同的利益实体的代表,并且采用各自不同的货币作为交换手段和财富储存手段,而货币的供应权也掌握在各国自己手中,各国都在用货币政策为本国的利益服务,并不存在为全世界人民服务的货币政策,也不存在一个对每个地球人都公平合理的全球市场

在这种世界格局中,不发展市场经济的国家是会落后的,因为内部的资源不能够得到有效利用;但是,不能够在世界市场上保护本国利益的国家是不能崛起的,因为国际市场远不是一个公平竞争的市场,每一个国家都在利用自己的每一点优势在每一个市场上争取定价权中国如果要发展要崛起,必须搞活国内市场,让人财物和自然资源得到有效利用;同时,必须在国际市场上上争取定价权,争取自己的利益这种策略显然不符合许多人的利益,也不符合市场经济原教旨主义的教义,但是,对于13亿中国人来说,这是最优选择“最优选择”是很时髦的词汇,当今最流传的术语中就包括“降息不是最优选择”,“降息空间不大”,“零利率不是最优选择”等等。

关于具体利率政策是否“最优”的问题,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观点,因为“利率”本身包括许多不同的概念,比如说存款利率、贷款利率、隔夜拆借利率、贴现率等等,降不同的利率会有不同的效果。而零利率对中国来说还是一个很遥远的事情,就像一个中年人(日本经济已经进入老年)说进养老院不是最优选择一样,不合时宜。虽然什么是最优的问题有待讨论,但把8万亿银子藏在地窖里同时让几千万人失业,一定是最差的选择,因为最重要的国内资源没有得到充分利用。从大多数中国人的利益来说,尽快让闲置的资源融入国内市场经济体系才是最高的纲领,财政政策货币政策产业政策等等都应当为搞活国内市场服务。至于这些政策是否符合什么教义,实施的时间是否与其它国家同步,等等,完全不应当成为决策的依据。

从搞活国内市场来说,降低存款利率,激活40万亿的存款,让资产市场繁荣,让中国经济和股市进入良性循环,是当务之急。为什么现在降存款利率的效果会如此显著呢?因为在此之前,产业振兴计划为企业指明了方向,各种减税(费)措施已经让楼市股市和车市的交易成本降了很多,而银行贷款的大幅的增加使得民间借贷利率急剧下降,降低了资金进入资产市场的机会成本,所有这些都为市场的繁荣创造了条件。有了这些前提条件再降存款利率,就好比打开一个蓄满水的阀门,效果当然明显(累积效应)。而存款利率的下降,也为国债地方债和企业债的发行打下基础,为银行增加中小企业贷款创造条件。只有当利差足够大时,银行才会有动力去做交易成本管理成本和财务风险都较高的中小企业贷款。

中国的人口占全世界四分之一,而经济和股市的规模远不到十分之一,这是中国经济和股市发展的潜力所在,也是中国崛起的动力所在。但是,另一方面也说明中国的经济政策就目前而言对世界市场的影响是非常有限的,要解决全球金融危机,关键还在美国。

如果美国把钱用在收购银行的断供楼上,而不是用在补助业主和入股银行,结果会截然不同。为什么呢?因为补助业主和入股银行是在破坏市场机制,对于股市和地产投资者来说,你既看不到楼市的底在哪里,也不知道银行的底在哪里,更不知道政府会资助那家银行,市场的不确定性比没有政府干预的时候更大了,而金融市场上不确定性就是风险,风险大了当然是走为上。要命的是,政府也不知道楼市的底在哪里,也不知道银行的底在哪里,因为银行自己也搞不清楚自己的资产值多少钱,因为很多金融资产已没有市场了。结果是,投资者、银行和政府大眼瞪小眼,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家一起看着股市楼市天天跌,企业天天裁人。(奥巴马说,他并不能保证美国的经济能在年底复苏)

如果美联储把钱用在收购银行的断供楼上,就不会破坏市场机制,因为断供楼是有数的,每一个楼是有市价的,按市场价全数收购对每家银行是公平的,对每个业主是公平的。政府知道自己要掏多少钱,银行知道自己能套现多少钱,而股市和地产投资者可以看到楼市的底在哪里,也可看到每家银行各自的底在哪里。有了这种确定性,楼市股市才会稳定下来。“稳定下来”的意思不是说楼市股市不跌了,不是说企业不裁人了,而是说,参与市场的各方都有理性了,市场买卖和企业行为是因为各自的需要而不是因为恐惧心理。前面说到,贪婪与恐惧是人类的天性,没有任何个人可以免疫,只有政府才有能力打破银行和地产之间的恶性循环,因为它代表公共利益,因为它可以印钞票。

美国的金融体系就像一座复杂的(连建筑师们也找不到出口了)城堡建立在沙滩(房地产市场)上,美国如果要结束金融危机,最直接有效的方法是美联储购买银行断供的(客户付不起按揭的)房地产,打断银行和地产之间的恶性循环,这是对银行最大的支持,也是对房地产市场最大的支持(把城堡下的沙滩稳固了)。美国的房地产市场是金融海啸的发源地,只要房地产市场稳定了,金融市场就稳定了。美联储是绝对有能力稳定房地产市场的,因为它可以印钞票,并且不需要国会批准。如果美联储现在动用几千亿美元买银行的断供楼,其效果会跟香港当初(不是指港股直通车)一样,24小时之内,全球的金融危机烟消云散它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只是因为以前没做过而已-----美国人也需要解放思想。

中国发展的金融战略竟然如此简单,解决世界金融危机的方法竟然如此简单,连我自己也很难相信!不过,这倒符合老子“大道至简”的道理。任何金融难题,说到底是钱的问题,对于现代中央银行体系来说,钱并不是问题,怎么用钱才是问题---这是世界上最难理解的问题,这是世界上最容易解决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