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漂亮的十种蛇,你认为古龙小说中最有逼格的一句话是什么?

关注

古大侠有逼格的话太多了:

1.

铁面判官看着他,上上下下的看了几眼,面上忽然露出一丝恶毒的微笑,道:"你老婆在客栈里陪一个有名的大色鬼喝酒,你居然还能在这里坐得住?"朱停淡淡道"小孩要撤尿.老婆要偷人,本就是谁也管不了的,我坐不住又能怎么样?上房去翻跟头?滚在地上爬?"铁面判官大笑,道:"你这人倒真看得开,我佩服你。"他常常大笑,只因他自己知道笑起来比不笑时更可怕。

他笑起来的时候脸上的刀疤就突然扭曲,看来简直比破庙里的恶鬼还狰狞诡秘。

朱停一直在看着他,道:"你有没有老婆?"

铁面判官道"没有。"

朱停笑了笑,悠然道"你若也有个像我这样的漂亮老婆.你也会看得开了。

老板娘施施然走了进来.用两根手指头拈着块小手帕,扭动着腰肢,在他面前走了两遍。朱停好像没看见。

老板娘忍不住道:"我回来了!"

朱停道"我也看见了"

老板娘脸上故意作出很神秘的样子,道"我刚才跟小凤在他房里喝了许多酒,现在头还是有点晕晕的"朱停道"我知道"老板娘眼珠子转动着,道"但我们除了喝酒之外,并没做别的事"朱停道"我知道:"

老板娘忽然叫了起来,道"你知道个屁",朱停淡谈道:"屁我倒不知道"

2.

古松居士笑了,道:“所以我常说你若不喝酒,一定能活到三百岁。”

木道人道:“若是没有酒喝,我为什么要活到三百岁?”

3.

白飞飞轻笑道:“我想无论这孩子会是个怎么样的人,他必定都是个十分杰出的人。他若是女的,必定能令天下的男人都为她神魂颠倒,拜倒在她的足下;他若是男的,那么这世界就必将因他而改变。你说是么?”

沈浪叹了口气,这件事,实在令他不敢想象。

白飞飞道:“有了这样的孩子,你开不开心?”

沈浪叹道:“你叫我该说什么?”

白飞飞柔声道:“你知道你将会有一个这样的孩子,你死也该瞑目了。而我,呢……我有了他,你死了后也就不会寂寞……”

她又阖起眼帘,悠悠接道:“我想起你的时候,只要瞧见他,也会觉得十分安慰了。”

沈浪苦笑道:“听你这话,好像要我死的人并不是你……一个人既要怀念我、想我,却又要杀死我,这道理我实在想不通。”

白飞飞娇笑道:“将来怀念你,和现在杀死你,这完全是两回事。”

沈浪叹道:“世上除了你之外,只怕谁也不会认为这是两回事的。”

白飞飞笑道:“你不是早已说过,我和别人不同么?”

沈浪道:“不错,我的确早已说过,你的确和别人不同。”

白飞飞柔声道:“你也和别人不同。你是我这一生中最最不能忘怀的男人。过两天,你参加我婚礼的时候,我说不定也会望你笑一笑。”

4.

白衣少女道:“等两位吃饱我就带两位去见这里的主人,他一直都在等着两位。”

燕七霍然站了起来,道:“我现在已经饱了。”

白衣少女眼波流动,嫣然道:“你怎么一看到我就饱呢?”

燕七淡淡道:“因为你长得比一只蹄膀还可爱。”

梅花白雪,曲廊雕柱。

白衣少女板着脸在前面带路,既不说话也不笑了。

她的确很甜、很美,但的确稍微胖了一点。

5.

王动虽不是死人,但动得比死人也多不了多少。

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绝不动。

他不想动的时候,谁也没法子要他动。

油瓶子若在面前倒了,任何人都会伸手去扶起来的,王动却不动。天上若突然掉下个大元宝,无论谁都一定会捡起来的,王动也不动。甚至连世上最美的女人脱得光光的坐到他怀里,他还是不会动的

6.

你有没有看过女人?有没有看过女人吃鱼?有没有看过女人躺在丈夫和情人怀里的时候?

你知不知道有很多男人的脸上是被谁抓破的?

你知不知道有些男人为什么会自杀?会发疯?

你若说猫像女人,你就错了。

其实,猫并不像女人,只不过有很多女人的确很像猫。

7.

燕七道:“但直到现在为止。我们还看不出有什么麻烦。”

郭大路道:“你看不出?”

燕七道:“人家只不过是在外面的空地上搭了几座帐篷,烤自己的肉,又没有来惹我们。”

郭大路道:“你看没有麻烦?”

燕七道:“嗯。”

郭大路道:“刚才是谁说又有麻烦来了的?”

燕七道:“我。”

郭大路道:“你怎么忽然又改变了主意?”

燕七嫣然一笑,道:“因为这地方太闷了,我想跟你抬抬杠。”

郭大路道:“我若说没有麻烦呢?”

燕七道:“我就说有。”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样子我想不跟你抬杠都不行。”

燕七笑道:“答对了。”

一个女人若想找她的丈夫抬杠,每一刻中都可以找得出八次机会来。

8.

丁灵琳咬着牙,用力用指甲掐着叶开的手。叶开道:“你的手疼不疼?”

丁灵琳道:“不疼。”

叶开道:“我的手为什么会很疼呢?”

丁灵琳恨恨道:“因为你是个混蛋,该说的话从来不说。”

叶开苦笑道:“不该说的话,我也一样从来就不说的。”

丁灵琳道:“你知道我要你说什么?”

叶开道:“说什么也没有用。”

丁灵琳道,“为什么没有用?”

叶开道:“因为路小佳已知道我们是故意想去激怒他的,也知道在这种时候绝不能发怒。”

丁灵琳道:“你怎么知道他知道?”

叶开道:“因为他若不知道,用不着等到现在,早已变成条死鹿了。”

丁灵琳冷笑道:“你好像很佩服他。”

叶开道:“但最佩服的却不是他。”

丁灵琳道:“是谁?”

叶开道:“是我自己。”

丁灵琳忍住笑,道:“我倒看不出你有哪点值得佩服的。”

叶开道:“至少有一点。”

丁灵琳道:“哪一点?”

叶开道:“别人用指甲掐我的时候,我居然好像不知道。”

9.

丁灵琳道:“喂,你听见了没有?”

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你的好朋友在替人擦背,你难道不想出去看看?”

叶开道:“嗯。”

丁灵琳道:“嗯是什么意思?”

叶开打了个呵欠,道:“若是男人在替女人擦背,用不着你说,我早已出去看了,女人替男人擦背是天经地义的事,有什么好看的。”

丁灵琳瞪着他,终于又忍不住笑了。

10.

丁灵琳忽然轻轻叹了口气,轻轻道:“我们还没有成亲,本不该这样子的。”

叶开道:“嗯。”

丁灵琳梦呓般低语道:“我总觉得这样子是不道德的,我总觉得我们好像犯了罪一样,但也不知道为了什么,我每次都没法子拒绝你。”

叶开道:“我知道。”

丁灵琳道:“你知道?”

叶开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爱怜的笑意,深深道:“你没有拒绝我,只因为你比我更喜欢做这种犯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