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烧钱的国家是哪个,虚拟世界政权化时代来了——网络平台显示了统治力量!

关注

美国现任总统可以被网络平台剥夺发声的权力,这是一个标志性的历史事件,告诉我们每一个人,网络政权时代来临了​!虚拟世界网络平台政权化,并且影响和控制了现实的世界​!

虚拟世界政权化时代来了——网络平台显示了统治力量!

在数字虚拟时代,一个人在虚拟的世界,在社交平台上的行为,社交平台带给人的虚拟空间,已经越来越重要和难以离开了。人在虚拟空间,其实可以看做一个虚拟的人存在的。而这些构成的虚拟世界。而到2021年,虚拟世界的力量之强大,已经超过了大家的想象,已经显示出对现实世界的统治力量!

虚拟世界已经政权化,我们讲交易学,讲网络经济,现在已经是政治经济学,在数字虚拟时代,只有理解了新时代的政治生态,才能够理解很多网络经济行为,理解网络平台的估值和投资逻辑,理解这个时代的经济运转。

“有一国家的元首被切断了媒体发声渠道,他的副手违背他的意愿通过了不利于元首的决策,国内民众愤怒上街游行抗议,反对派势力控制了媒体和军队,而元首的权力已经被架空。请问,这是哪个国家?”这段话当年说的是前苏联,解体前的819,现在则是2021年1月的美国。是在实体世界最强大的国家,不同的是一个是传统的媒体,一个是网络新媒体,是虚拟世界!

在2021年西方新媒体和社交平台集体行动,永远封禁了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等于是宣告了他在虚拟世界的死亡,他的声音瞬间消失了,他的影响力也瞬间消失了,等于宣告了他在虚拟数字空间的死刑。他的影响力迅速蒸发。特朗普是依靠新媒体和社交平台发挥影响力上台的,现在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虚拟平台有了决定性力量!

特朗普的推特账号被封,然后他的团队已经很多支持他的人的账号也被封,此前,脸谱已宣布,冻结特朗普账号24小时,后来小扎又加码,至少延长两周。也就是说,特朗普在卸任总统前,都没办法用脸谱了。特朗普“转战”美国总统官方推特账号(@POTUS),连发数条推文。结果几分钟后被删除了!没有被封,因为这个官方账号以后要交给下一任总统。

更进一步的是特朗普小儿子的账号也被封了,他的言论难以被叫做有害,是一种有罪推定!

对孩子的虚拟身份,也搞起了株连。以往西方标榜的价值观都不再了。网络平台的公权力是无比的强大的。

当几大互联网公司按照自己的判断,认定特朗普的账号存在违反自己社区规定的行为,他们就可以让特朗普闭嘴。这种认定标准本身就可能存在巨大的问题。看看对特朗普小儿子的认定,完全是一种没有公允标准的随意性行为,有罪推定和株连的行为。什么时候,从什么时候开始,要有互联网社交网络公司来决定 “什么对美国人民是好的”,“什么对美国人民是坏的” ?

但我们要进一步的想,一个人在虚拟空间的权利,是不是一项人权?!如果在信息数字世界,一个人被剥夺了可以在虚拟空间发声、社交等生存的权利,未来的网络信息社会,一个人的生存权会怎么样?是不是可以认为生存权的不完整?谁给了网络平台那么大的权力呢!这个权力大到可以不经过法律程序,!连现任总统的虚拟权利都给剥夺了,这个不是经济权力,是虚拟空间的政治权力!

对人的虚拟身份虚拟人权,网上流传的评论是:当下的人类,其实都有两重身份。一个是生物意义上的人类,你是一个人,另一个是社交意义上的人类,你是一个有着社交网络和人设的个体。而第二种身份,可能对于现代人来说更有意义,这决定了我们的收入,社会地位,等等一切,但这种社交身份,很容易遭遇“社会性死亡”,当有一种力量控制了媒体和社交网络,将一个人进行“社会性死亡”打击的时候,这个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就已经死亡了。特朗普现在遭遇的,就是这样一场社会性死亡。

网络虚拟世界,谁拥有可以让你社会性死亡的权力?谁能够判你虚拟空间的死刑?!有这个权力的,难道不是统治者么?在网络高度平台化垄断化,人类的生活数据化信息化的今天,有谁能够离开网络而生存?把你的手机拿开一天试试?!

在虚拟空间,平台拥有可以对他人虚拟资产进行赋予、占有和处置的权利,在现实世界,这些都是政权才有的权力。这个是虚拟世界合法的暴力,与非法的各种网络暴力一起,构成了网络生态。网络政权的价值,是不能用货币衡量的。因此平台的力量,已经不是经济学而是政治经济学来看待了。

政权是基于暴力和税收的,网络虚拟平台,可以彻底封杀你,相当于死刑,也可以禁言你,相当于坐牢。还可以表扬你给你导流,可以限制你的粉丝数量、黑名单数量等等。税收就更容易了,你都绑定网络平台以后,收费是他说了算的,同时你的网络身份和信用,也是他认证的,他要你的信息,你是要提供的。这个与一个政权的职能,区别只不过是一个在实体空间,一个在虚拟空间。而虚拟世界的交易和传播,对实体的影响越来越大,虚拟的政治权力,也必将延伸到实体的领域。

本人在2016年就对网络平台的问题进行了分析,这个是一种政权的行为,是虚拟世界对现实世界的田氏代齐!

社交平台可以合法删除川普账号,法律依据是1996年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 中著名的230条款:平台公司对他人在平台上发表的内容不承担责任,但可以限制删除平台认可的任何不良内容。230条款被认为是最重要的互联网法律,甚至有230条款“创造了互联网”一说。平台被授予的权力可以删除包括受到宪法保护的内容,背后等于说平台可以高于传统实体世界的宪法,或者说平台在虚拟世界,与实体世界不是一个法域。虚拟世界的网络平台可以有自己的宪法,则意味着网络平台已经成为了政权,平台政权化!

此文是我2017年发表的期刊论文,在网络平台可以对一个人的社会虚拟身份生杀予夺的时候,他们已经是拥有了政府的权力!而且这个权力是不受制约的,它可以控制人类在虚拟世界的行为。当年对此文很多人是不理解的,但在2021年开年,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被封杀以后,我们可以看到不掌握虚拟世界政权的传统政权,在虚拟权力面前的脆弱无助,总统的账号被封杀了,总统也没有办法,那么谁是总统呢?!剥夺总统的权力,是要法律程序的,但在虚拟世界,剥夺一个人的权利,完全是平台“人治”的,与中世纪的贵族对待农奴没有啥两样。

我们可以再想一下网络平台为啥值钱,为啥资本可以为之烧钱,可以资本倾销?背后就是要平台垄断,垄断之后比其他垄断更有力量,因为有政权的价值。想一下如果电商平台成为了网络工商局税务局,叫车平台成为了网上出租汽车管理局,把政权的权力你可以到市场上去卖,那该估值多少?是一般的商业价值能够比拟的么?能够在虚拟世界,处置你的人身权,肯定比你仅仅处置财产权要厉害多了。在世俗领域,关于人身权的是政治问题,关于财产权的才是经济问题。

网络平台为啥有那么大的权力?我们虽然看到的问题的一面,也要看到问题的另外一面。我们再看230条款,你让网络平台承担责任,其实是不现实的,你把网络平台的审查权揽过来,其实也不现实!原因就是现在的虚拟世界,不但有我们实体上每一个人的虚拟身份和虚拟人设等等,虚拟世界还有很多的虚拟人呢!

现在是网络上可以通过算法创造一大群的仿真虚拟人,他们也在网络上发帖、灌水、点击等等,以前是人工帮助刷单,现在都可以通过机器人的仿真来实现。那么对如此多的虚拟创造的机器人在中间,其实平台处理很多不良信息,依靠的也是算法!这里要是依靠传统的法律程序你才可以封禁,那么机器人出来太容易了,根本无法人工识别,是人工根本干不了的。

人在虚拟空间的行为,还可以构成虚拟空间的一个虚拟人,那么虚拟数字算法,可以仿真,就可以有类似的定义出虚拟的机器人算法人!就如在实体经济的经济主体有了人的属性之后可以定义法人一样。现在的虚拟空间就是有大量的这类机器人的存在,我们在虚拟社交上认识的朋友,很可能就是机器人,而且这个已经发生了,就如:我们加过卖茶的美丽小姐姐吧,这些网络社交上的朋友,可能是抠脚大叔,也可能是AI算法下的一台机器。

在仿真技术之下,你能够区别啥是人啥是机器么?只要有了充足的数据,你是看不到人和虚拟人的差别的!所以个人的生物特征数据就是最关键的隐私和资源,同时虚拟世界,仿真机器人的生产资料,也是数据,机器人的运行目的,也是数据,数据是资源,是核心价值来源。

只要是抓取了各种真人数据,就可以仿真出来一个真人在网络上。现在机器人也可以起名是名人,也可以与你按照设计好的对话脚本聊天,全部是算法实现的,他们的行为对传统的人而言,符合宪法,但他们可以以各种网络暴力,来扰乱虚拟平台。你要平台保持正常的运转,依靠传统的方式肯定不成的,一定是算法来解决的。因此230条款,你不给网络这样的权力,其实也是不行的。

在虚拟世界,机器人的存在和大规模使用,与人的效果相当,一样是在创造价值的。就如卖茶的营销小姐姐机器人,电商平台的刷单机器人,还有各种金融平台高频交易的算法机器人,都依靠数据同时贡献数据。他们的存在,让虚拟世界带来了社会属性。

虚拟世界可以仿真人,人在虚拟世界的权利,越来越被平台占有,算法创造的机器人、算法人被平台操纵和不断繁衍,虚拟世界的数字信息平台带有了虚拟世界政权的属性,在虚拟世界平台的力量政权化。有了政权的管理,可以不依赖现实的实体管理能够进行暴力惩戒,从而使之拥有了超越现实的力量。

所以在虚拟世界,AI算法的作用,你的处理程序算法化,技术算法化,平台的权力就是要膨胀的,因此我们看到问题,还要知道问题怎么解决。

其实解决问题的关键,就是算法和平台,应当掌握在谁的手里!是网络的所有者,还是传统的公权力!平台的私有化,那么拥有平台的就是统治者,统治者的权力,是否可以被关进笼子?怎么被关进笼子?传统的政权已经是乏力的,特朗普被封号,现任总统可以不经法律程序和行政程序就被封号,说明他们的权力已经在传统之上了。

对于中国,对于网络的渗透,网络平台是外国资本的,是VIE结构下的协议控制,问题还更深一步。平台已经是最重要的生产资料和权力要素了。

这个问题,实际上是公有制还是私有制的问题!是美国的网络资本控制全球,从经济已经到政治的问题,那么我们的主权国家、政权、民族在哪里?美国的主体民族白人都不成,中国该怎么办?

在农耕时代,土地是最重要的生产要素,所以谁控制土地才是根本,以前是封建主,我们搞了土地公有制;在工业资本时代,金融是根本,西方的央行是私有的,我们的央行是国有的!在网络虚拟的数字时代,网络信息平台取代了过去的土地和金融,但网络平台却是外来资本的,被外来资本控制,不仅仅是社会是私有制,而且是被外来殖民的,是网络殖民地。

其实问题很简单,就是要有自己的网络,自己的平台,自己的算法,自己的主权数字货币。对网络的管理,可能是国家越来越重要的事情,对平台的公共服务,是政府应当提供的义务,也是政府的权力所在,这个权柄,国家不能失去。

所以在虚拟数字时代,在网络社会,谈网络经济,谈虚拟经济学,谈虚拟交易学,首先搞明白政治生态和政治制度,在啥权力体系的框架下去搞,怎么样构建我们的网络政治制度,已经到了必须考虑的问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