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盛产毒品的地方,《经济半小时》 20150816 警惕身边的“新毒品”:向毒品宣战

关注

【金三角,相信很多朋友都听到过这个名字。它位于泰国、缅甸和老挝三国边境地区的一个三角形地带,这里长期盛产鸦片等毒品,而我国国内百分之七十以上的毒品都是从金三角流进来的。根据中国社科院的统计,2014年中国所消耗的毒品多达400吨,直接消耗社会财富超过5000亿元人民币,间接损失超过万亿元,更令人担忧的是登记在册的近300万吸毒人员当中,35岁以下的青少年占了四分之三,因此,堵截金三角毒品成为中国禁毒工作的重中之重。】

“金三角”毒品泛滥  形势严峻

瑞丽,中缅边境上一座美丽的城市,有人说这里是天堂,有着世界上最美丽的玉石翡翠,这里也是地狱,有着世界上最廉价的高纯度毒品,这一切都因为它毗邻恶名昭著的世界毒源金三角。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德宏边防支队侦查情报研判室:5月11号我们支队派出的抓捕组就在梁河边(境)道上,查获一起案件,抓获嫌疑人,这是她的同伙,化名叫李二。

2015年5月11日,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德宏支队查获一起缅甸妇女贩运毒品案,查获毒品海洛因7.5公斤,查获案件后侦察员对案情进行分析发现犯罪嫌疑人所持电话中有与境外号码保持连续通话的记录,为了跟进线索随即成立了511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专项侦查。

此次缅甸毒贩走私毒品入镜的目的地就是大理市的下关镇,大理低处滇藏、滇缅公路和通往世界最大毒源地之一的“金三角”的交通要道上。

云南公安边防总队德宏边防支队侦查情报研判室:那么这次专案(行动)我们打算决心拟在大理对交付环节进行一个收网,境外运输人员一网打尽,彻底将该线路摧毁,大家携带好相应的装备,检查武器6点准时出发。

侦察员们伴着傍晚的余辉开上了前往大理的公路,此行能否人赃俱获,一切是否能按照案情推演而发展谁也无法预知。瑞丽靠近世界著名毒源地金三角。是中国受毒品危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更使这里成为毒品走私入境的主要通道,而当地的吸毒者绝大多数都是普通的农民,原本他们有着自己平凡而安详的生活,但在被毒品吞噬后他们的一切都被改变了。而此时这座城市的另一端一场收戒吸毒人员的紧急抓捕行动也正在悄悄进行。

瑞丽靠近世界著名毒源地金三角。是中国受毒品危害最严重的城市之一,更使这里成为毒品走私入境的主要通道。

瑞丽公安边防大队副大队长李赵东:吸毒人员为了逃避我们的收戒,他也许会暴力抗法,也许会逃跑,所以在收戒过程中特别要注意安全。

满载着公安干警的车悄悄的停在村口,为了避免惊扰到嫌疑人,整队的干警从村口徒步进村。

警方:有人吗?有人吗?开门,抱头蹲下,抱头蹲下,抱头,你叫什么名字?你是哪里的?你吸过毒没有?

嫌疑人:吸了。

警方:吸了什么毒?

嫌疑人:白粉。

警方:其他的呢?

嫌疑人:其他的不吃啊?就吃白粉。

警方:你先站起来,跟我们去尿检好吧。走,跟我们做个尿检。

这名被抓捕的男子是寨子里的村民,30岁出头,岁数不大,吸食海洛因却已经有十几年了,多次被送进戒毒所,常年吸食毒品使得家中四壁皆空,久未修葺的墙砖间透入一条条的光,投射在木板床上,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恶臭。

警方:今天早上你吃的?

嫌疑人:在缅甸,缅甸买的。

警方:买了多少钱的?

嫌疑人:20块。

警方:20块钱的。

嫌疑人:蹲着,把手抱头。看清楚没有?吗啡阳性,冰毒阳性。

被抓捕的男子是寨子里的村民,常年吸食毒品使得家中四壁皆空。

这名村民吸食毒品的地方就是稻田对面的缅甸村子,两村田水相连,距离不过数百米,一条边境巡逻道将两国边境分隔开来,村中的海洛因则来源于村寨后连绵的深山中,在缅甸北部地区大量种植着海洛因的主要原料罂粟,虽然缅甸政府早已宣布种植罂粟非法,但在偏远的山区至今无法得到有效的控制。

虽然缅甸政府早已宣布种植罂粟非法,但在偏远的山区至今无法得到有效的控制。

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公布的《2014东南亚鸦片调查报告》中指出,2014年缅甸和老挝的鸦片种植面积达到63800公顷,自2006年以来连续八年呈现扩大趋势。整个金三角地区的鸦片生产量已经占到全球鸦片总产量的22%。而位于中缅边境的瑞丽,近年来的毒品交易也非常猖獗,这里是中国禁毒战线的最前沿和主战场。

轮胎 鸭子 人体   藏毒运毒方式五花八门

云南边防总队江桥警犬复训基地的官兵在一条出入国境的边道上设置临时缉查点。

缉毒官兵:同志你好,边防警察请你熄火停车接受检查;你好,请你出示你的身份证及有效证件。

嫌疑人:证件没有带。

缉毒官兵:你现在要去哪里?

嫌疑人:回家。

缉毒官兵:请你下车一下,接受我们的检查,谢谢。你好,现在我们要把你这个东西抬下来仔细看一下、

缉毒官兵:班长有货。蹲下,带走。

云南边防总队江桥警犬复训基地的官兵在一条出入国境的边道上设置临时缉查点。

这是一件发生在不久以前的真实案件的现场重现,云南边防总队江桥警犬复训基地自组建以来先后破获贩毒820余起,缴获各类毒品700多公斤,抓获犯罪嫌疑人2300余名,随着毒品种类的增多,警犬基地的训练科目也不断增加。

记者:现在搜到的是什么?刚才警犬搜到的。

云南江桥警犬复训基地副主任孔梦礁:这个就是冰毒,它的学名叫甲基苯丙胺。

记者:警犬除了搜索冰毒还能搜些什么呢?

孔梦礁:因为现在随着这个新型毒品的增加我们现在增加了训练科目,从以前的单纯的搜海洛因到现在的烟膏,就是鸦片,还有冰毒,还有涉爆物品。

随着毒品种类的增多,警犬基地的训练科目也不断增加。

缉毒犬的工作也充满危险,这条警犬名叫辉杰,是世界警犬侦破获毒案最多的记录保持者,一生破获毒案8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36名,缴获毒品50公斤。2009年辉杰在一次缉毒行动中不慎咬破海洛因包装袋误吞毒品严重中毒,几经抢救仍无法康复,三年后因器官衰竭壮烈牺牲。缉毒犬对堵截金三角毒品流入中国立下不少汗马功劳,但是漫长的国境线和天文数字的暴利还是让不少毒贩铤而走险,通过各种渠道把毒品运入中国,尤其是在边境地区吸毒贩毒形势依然严峻。

缉毒犬的工作充满危险。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我们的行话具体叫堵源截流,所谓的“堵源”就是把源头金三角地区毒品源头要堵住,不让它进来。第二个就是“截流”,所谓的截流就是说你进来了我层层截住,只要是毒品流通的任何渠道,他不管是空中进来我们在空中查,在飞机上查,铁路进来我们在铁路上查,公路上对各种各样的嫌疑车辆都要查,码头、机场、车站,现在越来越多是在物流快递邮件也要查,这就是立体查缉。

摄制组乘车沿着崎岖的盘山公路行使,整个山间弥散着浓浓的雾气和连绵细雨,不经意间转过一道山弯,山林相夹的垭口上一座军事要塞出现在眼前,这里就是通往缅北金三角的木康边境检查站。

云南木康边境检查站副教导员谢华:现在我们所的在位置是瑞丽到上海的320国道的双坡垭口,我们在这边设置检查站的目的就利用我们这个天然屏障对进出我们德宏边境管理区的人员、货物、车辆进行检查。

缅甸入境后往昆明方向的主要道路都受到了严格控制,进入内地的汽车在边境检查站会被彻底搜查,而警方查获的毒品数量记录一再被刷新,2014年中国警方共破获毒品犯罪案件14万6000起,缴获毒品69吨,是2002年查获9吨海洛因的7倍之多,这些沉甸甸的数字既说明了缉毒能力的提升,更说明了入境毒品的泛滥,运毒贩毒方式的层出不穷。

云南木康边境检查站检察员邬金洪:这就是我们刚刚破获的一起中年男性的人体带毒(案)腹部X光的造影,你们可以看到里面分布的一些他带有麻黄素的图片,他首先把麻黄素装到避孕套里面,然后把避孕套用胶袋包裹,包裹了以后然后从肛门塞入他的腹部,一大坨大概有七八十克,加起来是有两三百克这样子,有的人一次可以塞一公斤多,又塞又吞。

木康站的缉毒博物馆集中摆放了各种千奇百怪的藏毒实物。比较起人体藏毒,各种形形色色的藏毒手段更是令人匪夷所思。给缉毒工作增加了相当大的难度。

运毒贩毒方式的层出不穷。

谢华:当时它是一个从边境地区发往我们内地的一个小货车的。但是那么他这个小货车也是每天都通过,我们官兵是怎么发现疑点的呢,也就是说这个鸭子它是每天都会拉,当时我们官兵在扣下这辆小车的时候发现它这个鸭子的叫声跟平常有点不同,因为平常的鸭子的叫声可能会比较嘶哑一点,但是那一天就有一些鸭子的叫声比较尖锐,后面我们官兵爬上小货车,然后从里面拿出了一些鸭子对它进行检查,后面就发现它的喉咙里面有硬物,后面通过挤压,然后通过进一步的详细检查发现有部分鸭子的这个喉咙里面就藏有毒品海洛因。

在严格的边境检查前毒贩越来越趋向化整为零,以蚂蚁搬家方式运毒,还有的放进鞋底,女人的发髻,或者大理石雕塑里走私入境。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目的就是最大限度把毒品要堵截在境外,让它进不来,进来了我们尽可能在边境发现查获,这也是禁毒人民战争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用刘跃进的话来说,禁毒就是一场社会与毒品的全民战争,全世界的禁毒策略主要集中在四个字上,堵源截流,为了从根源上杜绝毒品流入中国,为了禁止毒品在国内流通,中国警方几乎没有一刻休停,一宗宗贩毒大案陆续侦破。中国缉毒队伍在境内的专案行动依然一丝也不得松懈,一个月前在德宏公安边防支队侦查情报研判室召开的511专案部署有了新的进展。经过漫长的等待,511重案组突然接到情报毒品可能会很快入境,抓捕行动即将实施。

德宏公安边防支队511专案组组长:(运毒犯)她有个习惯就是每次在毒品要启运之前都会有一个迷信活动,就是一个祈福,他们会看算卦的结果怎么样来决定是否起运毒品,一直到6月5号这一天,我们发现毒品即将起运,秘密力量也报告对方这一次算卦的结果比较好,这个结果实际上表明他们的毒品已经要起运了。

很快侦察员发现了嫌疑车辆,并一路跟踪监控。

德宏公安边防支队511专案组组长:这辆车辆从它的轨迹来看非常符合这个团伙一贯的一个运输线路,那么从它行驶的方式看我们基本上确定这辆车很可能就是携带运毒妇女的车辆,根据专案组预先制定的工作目标,我们希望在双方进行毒品交接的环节一网打尽,彻底的把这个团伙打掉。

在侦察员的严密监控下,嫌疑车辆一路从芒市驶入大理。

警方:各组注意,各组注意,目标车辆已经发现,是一辆黑色无牌车,侦查二三组注意在途中交替跟踪。

与此同时另一组侦察员在预定交易的区域附近发现了运毒的嫌疑人并发现她随身多了一只行李箱,由于案情的突变,没有按照专案组的案情推演顺利进行,同时抓获买卖双方。

德宏公安边防支队五一一专案组组长:她出去的时候并没有携带什么物品,返回的时候突然拉一个很沉重的密码箱,这个时候我们其它侦察组传来消息,就是接货的西北人可能察觉到情况有异样,专案组这个时候就果断决定先行收网,直接对她进行抓捕。

这次行动由于情况的突变,专案组果断决定先行收网,对运毒犯实施紧急抓捕。侦察员随后将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与随身的行李箱从大理押解回德宏,迅速展开讯问调查。

警方:你运输的是什么毒品?

嫌疑人:4号。

警方:你所说的4号是指什么?

嫌疑人:我不知道,我就知道(这毒品)叫4号。

警方:你运输的毒品数量是多少?

嫌疑人:14037克。

侦察员随后将被抓获的犯罪嫌疑人与随身的行李箱从大理押解回德宏,迅速展开讯问调查。

德宏公安边防支队511专案组组长:一件毒品今年在境外的价格大概它是一个四万到五万这样,离开木康以后,毒品价格越来越成倍的上升,到北京上海可能翻的倍数可能会越来越多,他再通过一些对精致毒品的稀释把它的毒品含量降低,最终价格达到一个几十个上百倍,比较惊人的价格,这个也是导致毒品犯罪屡禁不绝一个最根本的原因。

境外的毒源一日未除,云南依旧是中国禁毒斗争的主战场。当然,为了从源头上遏制输入中国的毒品,仅仅靠缉查还是不够的,怎么让当地农民找到更好的谋生方式放弃种植罂粟是禁毒的一个根本解决办法。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为了解决这个金三角地区这些种植罂粟的传统和当地老百姓这些生产经济的传统结构问题,中国政府应该说想了很多办法,下了很大工夫,那么近几年采取了一个重要措施就是说对当地的种植罂粟这些烟民采取叫替代种植的发展政策。

身处缉毒第一线的德宏公安边防支队,对这几年缅北金三角毒品产销状况有切身体会,2003年之前几乎在中缅边境金三角一带随处都能看到盛开白色罂粟花的大片土地,现在很难看到了。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2004年2005年开始的,应该说在开始五六年时间,应该是当地罂粟种植面积,应该是在逐年下降,一个是中国政府为代表的国际社会的压力谴责。

经过近10年的努力替代种植初见成效,橡胶、茶叶等农作物逐渐在缅北金三角产生了经济效益,缅甸、老挝境内的部分烟农也不再把种植罂粟作为唯一的选择。但是对于广大山区里的罂粟田来说这些还只是一小部分。然而,禁毒形势依然严峻并出现了新的变化。

云南大学大湄公河次区域研究中心主任刘稚:你罂粟倒是替代掉了不少,大面积的减少了,但是这个冰毒是不需要种植的,它不需要在哪一块土地上,它这个只要有合成的原料它就可以合成,它就可以生产,而且这个冰毒是没有颜色没有味道的,它有些很像维生素C,跟药品是很容易混在一起的,缉毒犬都闻不出来,它很容易就(运输)进来,要查辑的难度也比较大,而且市场对冰毒的需求很旺,还有利润更高,新型毒品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专家告诉我们,新型合成毒品近年来迅速蔓延,这种毒品不同于传统的鸦片、海洛因等毒品,它原料简单,在药品监管不严格的地区甚至可以从药店买到能够提炼毒品的原材料,通过简单的设备,轻易制成,这类合成毒品就是能够破坏生物中枢神经的致幻剂、兴奋剂,目前流行滥用的主要类型有冰毒、摇头丸、K粉以及近期兴起的浴盐等。它们比传统毒品更具有欺骗性和诱惑性。对人体大脑和精神的伤害更大。

公安部部长助理刘跃进:以冰毒为代表的新型毒品跟全世界各国一样发展比较快,现在是我们禁毒工作的重心。

1971年联合国通过的《精神药物公约》是专门针对新型毒品的管制条例,当年颁布时它管控的精神药物数量为25种,到了2012年,数量已陡增至一百多种。新型毒品在世界范围内蔓延和滥用的态势更令人忧虑。也为缉毒工作提出了更为严峻的挑战。

近年来金三角的传统毒品,比如鸦片海洛因不断加强对我国的渗透,而且新型毒品与之并行,呈现猖獗蔓延之势。中国吸毒人数近年不断地上升,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染上毒瘾,令人揪心。

边境线小村饱受毒祸侵袭  吸毒村民口述戒毒十余次经历

卡南村是中缅边境线上一个景颇族聚集的村寨,有多条通向缅甸的大路和小道,这个村寨绿树环抱、生机盎然,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它极易受到缅甸毒祸蔓延的影响。

中共卡南村党支部书记董麻干:当时我们寨子有五六个人吸毒,跟缅甸亲戚多一点的,有缅甸人来我们寨子住着。

卡南村是中缅边境线上一个景颇族聚集的村寨,因为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它极易受到缅甸毒祸蔓延的影响。

刚开始村民们只是好奇,看到鸦片能治病安神就想要试试,但谁知一试就离不开了,随着毒灾扩散,村里的治安也越来越糟糕,而吸毒的又大多是青壮年,田里的农活只有女性来做,村里的妇女非常担心在毒品的影响下卡南村的出路。

卡南村女子护村队队长排南相:很害怕,想起以前的那种情况我的心都会很难受的,我们也找不到什么办法,我们只会跟那些吸毒人说你们不要吸了,你们再吸的话我们村子都没有人了,我们边防派出所就给我们想了这个办法,你们要组织起来。

2002年卡南村女子护村队成立,6位女村民组织定期巡逻盘问可疑的陌生人,并及时与当地边防民警联络,同时她们也尝试说服和帮助吸毒村民戒毒。

排南相:有一次卖毒品的过来村子里面,他们就说我们住一个晚上你们要多少钱,只要你们开口我就给你们,我们说我们再穷我们也不会要你卖毒品的钱来收买我们。

13年过去女子护村队由6人发展到16人,卡南村如今也很少受到毒品侵染,而排南相则希望护村队继续延续下去,提醒后人远离毒品,但是西南边境地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贫困窘迫又无所事事的日子成为村民转向毒品寻找慰藉的一个深刻根源。

上海大学马斯托禁毒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张勇安:我们要解决这样的问题,必须把这些地区的经济发展,国家建设和吸毒者等等这些人的治疗结合起来,才可以得到一个有效的解决,但是我们事实上国际社会的禁毒政策往往重打击而轻治疗。

记者在卡南村采访时,见到高瘦健谈的景颇族小伙子小兰,他告诉我们,以前他有着多年吸毒史。

记者:第一次接触毒品时候你是多大?

瑞丽市卡南村民小兰:那时我十九岁。

记者:第一次接触的是什么毒品?

小兰:那个海洛因,那时候是相当流行海洛因,到处都有,又便宜,年轻人都爱玩嘛,那时候,刚碰到的时候那种毒品我都奇怪,刚吸的时候相当难受,但是吸完了以后又想吸那种,每天都想着那个什么都不想想,就想着那个,谁来跟你说话你也不想说,你再说多了我还想揍你一下。

小兰吸毒6年,人生中本应最美好青春年华就这样浑浑噩噩的度过。

小兰:青春啊,从来都不想那些,就是想着毒品了。

记者:戒毒所进了多少次?

小兰:13次吧。

记者:一次要进多长时间?

小兰:最长的7个月,最少的20多天。

记者:这十几次都没作用吗?

小兰:没作用,在里面关着的时候心里面想的是不吸不吸,但是戒毒所大门一出就想吸了。

为了戒除毒瘾,小兰辗转大半个中国去打工,最终还是带着心瘾回到了瑞丽,他说最后他明白过来,要戒毒就要回到毒品最多的地方去戒,才能真正培养抗拒毒品的意志。

小兰:我有毒瘾我就这样忍,我忍了两三次那样,我就感觉不到了,我都不想吸了, 要戒毒你要在有毒品的地方来戒,你要看着戒,你要忍着戒,那个才叫戒毒。

如今小兰戒毒已经十多年,生活日渐改善,盖了新房,孩子也上了小学,小兰说如果孩子能考上大学一定要供他继续读书,教育他好好做人,远离毒品,如果需要他会用亲身经历去警戒孩子。可能很多的吸毒者并没有小兰这样幸运,但是小兰的故事让我们看到更多抗击毒祸的希望。

半小时观察:

目前,世界毒源地“金三角”依然毒情蔓延,新型合成毒品和传统毒品一起大行其道,加强对中国的渗透,这对中国边防缉毒禁毒工作提出了极大的挑战,坚决打击堵截缅北“金三角”毒品流入是中国禁毒工作的重中之重。我们看到中国缉毒禁毒的精锐队伍正在堵源截流,坚持不懈地战斗在禁毒第一线。对抗毒品,除了大力支持禁毒第一线人员的工作外,也要从我们自身做起,永远向毒品说不!毒品只能短暂的满足人的迷幻空虚,却以腐蚀肉身和灵魂为代价,把人拖向毁灭的深渊。希望通过社会各界的努力,我们的生活能够杜绝毒品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