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王莲的造型,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温室的规划设计及植物配置---

关注

为了顺利完成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中要求的对物种保护的重大任务,保护更多的物种和储备更多的战略资源,提升华南植物园在国内外的地位及影响力,2003年中科院、广东省和广州市政府决定在华南植物园共建一个大型展览温室群。该温室群景区总占地面积75000㎡,总建筑面积13000 ㎡,建筑最高高度27.4 m,包括热热带雨林室、沙漠植物室、高山/极地植物室、奇异植物室、植物水族馆,目前共收集植物种类约3000种。

项目建设历经五年,于2008年底建成并对外开放。温室群景区主要以收集来自世界各地的热带植物为基础,集植物迁地保护、科学研究、科普旅游于一体,是广州市标志性建筑和极富特色的园林景观,也是亚洲乃至世界最大型的植物景观温室之一。它不仅展示了热带雨林纷繁多样的植物资源和神秘的自然景观,同时也是公众探索植物世界和环境保护教育的科普基地,以及科学家们从事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科研平台。

温室群的外形取自广州市花木棉花形态,其中热带雨林温室是“漂在水中的木棉花”中最巨大的一朵,占地面积7607m2,其三面由其他三个温室环抱,依山伴湖,毗邻城市景观生态园,并与室外的稀疏草原连接一起,浑然一体。

1. 建设理念和目标

热带雨林(Tropical Rainforest)被看作是地球上最大的基因库,其面积虽然仅占地表的7%,却拥有全球一半以上的物种,是植物种类最丰富的植被类型。热带雨林中大量的种质资源是人类未来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热带雨林固持有大量的碳、产生大量的氧气、以及对降雨的调节功能,对全球生态系统的维持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热带雨林中高大笔挺的乔木、巨大的板根、千奇百怪的动植物也为它披上一层神秘的面纱,是人们神往的地方。[1]然而,由于热带地区人口的迅速增加、人类对自然资源的大量攫取以及众多人为引发的灾害,使得地球上的热带雨林仍然以每年约10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在快速消失。[2]为了保护热带雨林,世界各国科学家、政治家、环境保护人员、原住民和普通民众都曾经做出很多努力,包括建立保护法规、启动若干保护热带雨林的行动计划以及探讨建立补偿机制。但是热带雨林仍在遭砍伐,物种灭绝的速度仍在加快。因此介绍和宣传热带雨林的作用和现状,保护热带雨林的重要性已经成为一个重要课题。

华南植物园的热带雨林室通过人工技术营造和再现出热带雨林地形的复杂多样,对植物种类进行科学搭配,辅以小桥、栈道等,并人工模拟了一系列的热带雨林植物的自然生境,如喷雾、涌泉、流溪、瀑布等,重现特色植物的生境,来展现优美神秘的生态景观,诠释了“虽自人工,宛若天开”的园林理念,使游客有身临其境体验效果,激发他们崇尚大自然、珍惜植物资源、保护生物多样性及生态环境的积极性。进而提高他们的科技意识、环保意识和生态意识。

在这有限的展示空间里,通过一系列植物类群、生态群落与演化、植物地理区域性、生物多样性和可持续利用等主题的展示,阐述了相关的植物学知识,展现了热带雨林所蕴涵的民族文化风情。

热带雨林展览

2. 景观与植物配置特点

华南植物园将浩瀚宏伟的热带雨林景观微缩到几千平方米的室内,系统逼真地再现其景观特征,其特点主要体现在以下几点:

2.1包容性 展览温室热带雨林虽然是一个微缩的景观,但全面地融合了热带雨林的各种特征。布局上,巧妙地将木棉花形地温室按照五朵花瓣所占的区域进行分区,把热带雨林的主要特征如板根现象、绞杀现象、多层现象、附生现象、老茎生花、滴水叶尖、独木成林等和各类热带水生植物,如睡莲(Nymphaea sp)、克鲁兹王莲(Victoria cruziana)等,棕榈科(Palmaceae)、蝎尾蕉(Heliconia)、姜目花卉(Zingerberale)、兰花(Orchids)、竹芋类(Marantaceae)等植物以及热带水果,如番荔枝(Annona squamosa)、榴莲(Durio zibethinus)、咖啡(Coffea arabica)、可可(Theobroma cacao)、胡椒(Piper nigrum)、面包树(Artocarpus altilis)等,沿观赏线路分解成不同的主题观赏区。

(独木成林)

2.2 多样性 从景观、服务设施、地形地貌、气候环境、道路交通等方面体现出热带雨林的多样性。热带雨林地区的地形复杂多样,从岩石小山散布的低地平原,到溪流纵横的高原峡谷。为真实地再现多样的地貌,雨林室内不仅营造了形态万千的雨林景观,还修建了错综复杂的游览径道,从入口的半弧形观景平台到耸入半空的旋转楼梯,从亲水栈道到直达椰林岛屿的独木桥,从迂回曲折的盘山小路到俯瞰全景的木栈道,人工地展现出多元的景观空间,极大地开阔游客的观赏视野。

(水生植物区的亲水栈道)

2.3 全面性地球上的热带雨林可分为美洲雨林、印度—马来西亚雨林和非洲雨林三大块。我国热带雨林主要分布在云南南部河口、西双版纳的河谷地区、台湾南部高雄、恒春地区,广东和海南岛的东南部,以及西藏东南部的低山河谷地区。该室的定位主要是展示地球上神奇而又多彩的热带雨林植物和景观,将科学与艺术性相融合。三大类型的热带雨林都在雨林群落模拟区中得到了全面的展现,同时根据多变的地形布置了山地雨林、沟谷雨林等群落类型。

2.4 拓展性 在树种的选择上,由于广州地处南亚热带的气候特点,考虑到存在某些室内外植物较相似的问题,主要采用室外少见的植物为主;如果是室外已有的植物种类,则优先考虑树型奇异的及室外不能完成生长发育过程的植物。在布置栽培上,根据植物的不同生态习性,选用各类型骨干树种巧妙配置,来模拟各种热带雨林的结构。但又不局限于热带雨林优势种的单一性,配置各种丰富的中层、林下、地被等专科专属植物。丰富的植物是多样的景观特征最基本的条件,为充分展示热带雨林植物的多样性,选择植物也没有严格的区域限制。

3. 总体布局

本室的造型为广州市花木棉花,共7206㎡,原地形平坦,为了营造热带雨林生境的多样性,将五个花瓣的地形进行改造,形成一定的落差,花朵的中心区则用火山石砌筑一座高20m面积达2000㎡假山,师法自然,运用各种设计手法,创造出或震撼壮丽、或秀美奇特、或质朴幽静的极富感染力的园林景观。同时灵活运用参观路线的设计,营造出一条宛似热带雨林流溪的景观情感线,使游人在观赏多姿多彩的热带雨林的同时,突破有限空间而进入无限的联想空间。[3]

按照植物布展和旅游线路的走向其分区有:横向分区:热带雨林奇观区(入口)——热带水生植物区——趣味植物区——科普活动区——热带雨林群落模拟区——龙潭虎穴中心瀑布区;纵向分区:山地雨林区——河谷雨林区

对应的景观情感变化:欣赏——认知——品位——热爱

3.1 热带雨林奇观区

3.1.1景观设计

以高大的火山石石壁为景墙,营造河道,拓展水面面积,形成岛屿和漫滩的景观效果。形成前景水面、中景岛屿大树、背景为茂密热带植物的石壁,以及隐约可见的高耸山峰,达到层层递进的景深效果。在大门入口处设置半弧形观赏平台,可产生震撼的视觉冲击力,使游客一踏进热带雨林温室的主入口,即有惊为天人的效果。

半弧形观赏平台将游人左右分散,由左侧可进入热带水生植物区;右侧则由造型独特的榕树门,将游人引向非洲植物以及凤梨植物展示区;游人还可以通过金属旋梯直接步上半空中的观景平台,回头俯瞰整个漫滩、岛屿、石壁景观,达到一步三回头,使游客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3.1.2植物配置

该区的主要特点是集中表现热带雨林的典型景观特征,如:板根现象、绞杀现象、独木成林、气生根、附生、巨藤、支柱根、茎花茎果、滴水叶尖等,让游人领略千奇百怪的雨林现象。所配置的骨干植物有:细叶榕(Ficus microcarpa)、青果榕(Ficus variegata var. chlorocarpa)、斜叶榕(Ficus tinctoria subsp. gibbosa)、露兜(Pandanus tectorius)、菠萝蜜(Artocarpus heterophyllus)、高山榕(Ficus altissima)、笔筒树(Sphaeropteris lepifera)、桫椤(Alsophila spinulosa)、蔓荆(Vitex trifolia )等典型热带雨林植物,高为5-16m;其下为灌木和小乔木,其中石壁和林下配以不同的藤本植物、小灌木和大量草本植物、附生植物及蕨类、天南星科等植物;在外包树皮的大型钢柱上着生着附生兰(Epithitic Orchids)、苦苣苔科(Gesneriaceae)植物等数10种附生植物,体现了热带雨林的多层次、多物种的特点。

3.2 热带水生植物区

该区设置有水面上行走的木栈道和贴近河道入口的拱桥2条游览参观线路,既拉近了游人与水生植物的距离,又丰富了行走体验和游览乐趣。热带水生植物区划分为热带睡莲区、王莲区和岸际水生植物区,主要展示热带水生植物的多样性;池边配置造型奇特的椰子树(Cocos nucifera)、成片的槟榔(Areca catechu)林、红槟榔(Cyrtostachys lakka)、散尾葵(Chrysalidocarpus lutescens)、琼棕(Chuniophoenix hainanensis),以及具有热带海岛风情的鹧鸪麻(Kleinhovia hospita)、牛蹄豆(Pithecellobium dulce)、琼崖海棠(Calophyllum inophyllum)等热带雨林岸边主要植物类群,组成具有明显南国风情的水路一体化立体雨林水景景观。莲池里主要栽种王莲,再配上睡莲、荷花、眼子菜类的水生植物,奇特而具有异域风情。

3.3 趣味植物区

3.3.1趣味植物区由外圈种植区和中心广场构成,是一个半封闭的观赏区。外圈种植区以火山石为材料形成高低起伏的梯级地形,主要展示植物根、茎、叶、花、果实的纷繁奇特。中心广场以巨型艺术硅化木、盘根错节的雨林艺术树根与4个观赏展示箱相连接,形成食虫植物展示区、地生兰展示区、红树林展示区、迷你观赏凤梨植物展示区,分别位于广场的四周,形成环形的展示空间。中心广场中央还配备了极具趣味性的枯树桩休息长椅,为游人提供休闲观赏场所,以及电子讲解屏幕,为公众提供科普知识。该区将热带雨林中神秘、奇特、疯狂和令人眼花缭乱的植物世界,集中展现给广大游客,构筑游客对遥远的原始雨林的无限遐思。

3.3.2植物布置 外圈主要植物有:上层树种有炮弹树(Couroupita guianensis)、弯子木(Cochlospermum religiosum)、猴面包树(Adansonia digitata)、大鹤望兰(Strelitzia nicolai)、毛黄钟花(Tabebuia chrysantha)、伞树(Schefflera actinophylla)、血桐(Macaranga henryi)等,中层树种有轮叶蒲桃(Syzygium grijsii)、枸骨(Ilex cornuta)、芙蓉菊(Crossostephium chinense)、橡胶榕(Ficus elastica)类等,下层树种主要有:观叶的竹竽类、各种凤梨、椒草、万年青、球兰、吊兰等,共收集了近300种。四个展示箱分别种植了:食虫植物包括猪笼草(Nepenthes spp.)、瓶子草(Sarracenia spp.)、茅膏菜(Drosera sp.)、捕蝇草(Dionaea muscipula)、捕虫堇(Pinguicula sp.)、狸藻(Utricularia sp.)等5个科8个属,近50种;地生兰包括建兰(Cymbidium sp.),兜兰(Paphiopedilum sp.)、墨兰(Cymbidium sinense )等原产中国的国兰品种;迷你观赏凤梨主要有铁兰属的近20种,胎生植物红树林主要品种有:秋茄(Kandelia candel)、木榄(Bruguiera gymnorrhiza )、白骨壤(Avicennia marina)、海槡(Sonneratia hainanensisko)、老鼠簕(Acanthus ilicifolius)等近10种红树林树种。

3.4 科普活动区

3.4.1从多彩缤纷的趣味植物区出来,便是连接科普活动区的小径,沿着这条约30°坡的小径上去便来到科普广场,美景尽收眼底。这个区面积1000 ㎡,设计上利用地形高差形成2个台地,营造雨林温室中相对独立的科普教学空间,可用于中小学生科普教育和展示,兼有游人集散和空间组织的功能。

上层台地为第一科普活动场,以单臂廊架为主体,设置展示牌,可临时放置座凳满足整班学生科普教学的需要。第一科普活动场边缘是涌泉池,水流顺台阶而下到达第二科普活动场汇聚形成水景墙,与对应的半弧座凳形成对景,座凳后的双层廊架种植锦屏藤,其无数条细长的气生根从棚顶一直拖到地面形成帘幕景观。科普活动场的四周分为民族与宗教植物区,饮料植物区,香料、佐料植物区,热带水果展示区。

3.4.2植物选择 在此区布展的植物中,特意选择了一些和人们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但还不太为人所熟知的植物。如饮料植物:可可(Theobroma cacao)、大(小)咖啡(Coffea liberica)、鹧鸪茶(Mallotus furetianus)、苦丁茶(Ilex latifolia )等;香料、佐料植物:咖喱(Murraya koenigii)、胡椒(Piper nigrum)、依兰香(Cananga odorata)、肉豆蔻(Myristica fragrans);热带果树:榴莲(Durio zibethinus)、红毛丹(Nephelium lappaceum)、油梨(Persea americana)、蛇皮果(Salacca edulis)、莲雾(Syzygium samarangense)、刺果番荔枝(Annona muricata)、毛柿(Diospyros strigosa)、蒲桃类(Syzygium sp.)等;工业原料植物:橡胶树(Hevea brasiliensis);油料植物:油棕(Elaeis guineensis)、椰子(Cocos nucifera)、油楠(Sindora glabra);食用植物:腰果(Anacardium occidentale)、辣木(Moringa oleifera);药用植物:曼陀罗(Datura sp.)、海南粗榧(Cephalotaxus hainanensis)、龙血树(Dracaena draco);家具与工艺材料植物:红藤(Sargentodoxa cuneata)、白藤(Calamus tetradactylus)、省藤(Calamus platyacanthoides)。此外,还特意精选了佛教文化的植物,使人们了解宗教信仰与植物的关系。此处以寺庙常种的“五树六花”为基本树种,五树为菩提榕(Ficus religiosa)、大青树(Ficus altissima)、贝叶棕(Corypha umbraculifera)、槟榔(Areca catechu)、糖棕(Borassus flabellifer);六花为荷花(Nelumbo nucifera)、文殊兰(Crinum asiaticum)、黄姜花(Hedychium flavum)、黄缅桂(Michelia champaca)、鸡蛋花(Plumeria rubra ‘Acutifolia')、地涌金莲(Musella lasiocarpa)。还有与佛主一生中的几个关键时刻相关的植物,诞生之树无忧树(Saraca dives),得道之树菩提树和圆寂之树娑罗双(Shorea assamica)。通过这些植物的展示和相关知识解说,使人们认识和了解热带雨林所蕴藏着的丰富资源,以及人类开发利用这些资源的智慧和能力,从而唤醒和激发人们认识自然、热爱自然、保护自然的意识。

(饮料植物区)

3.5 热带雨林群落模拟区

3.5.1热带雨林植物群落模拟展示区面积2000㎡,主要展示亚洲热带雨林、美洲热带雨林以及非洲热带雨林植物群落景观。在营造过程中,从群落种类构成、内部结构、景观效果等方面模拟群落的组成特征,力求真正表现出自然合理、原始神秘的热带雨林环境和景观特点。区内有蜿蜒曲折的河道与温室外人工湖湿地相连,形成完整的水生生态系统,这里丛林密布,小溪驳岸,有奔腾的溪流,清静的小池,缠绕的藤蔓,飘逸的树木,青青的苔草,荫幽的环境给游人一种如身临其境般的热带雨林体验和感受。此外,结合主题的要求和景观需要,在适当的地方还安置了一些科普性和趣味性比较强的景点,以丰富其景区内容,增加游人的乐趣,如空中花园、空心树、鹊桥树、连理树、见血封喉等。

(亚洲雨林区)

3.5.2植物选择此区通过真实的植物造景,采用自然式配置方法,创造郁郁葱葱的热带森林氛围。因此,乔木层Ⅰ选择了热带雨林的优势成分属于龙脑香科(Dipterocarpaceae)、桑科(Moraceae)、楝科(Meliaceae)、无患子科(Sapindaceae)、梧桐科(Sterculiaceae)、豆科(Leguminosae)、大戟科(Euphorbiaceae)、樟科(Lauraceae)、番荔枝科(Annonaceae)、橄榄科(Burseraceae)、山榄科(Sapotaceae)、藤黄科(Guttiferae)、肉豆蔻科(Myristicaceae)、玉蕊科(Lecythidaceae)等各科属。如望天树(Parashorea chinensis)、狭叶坡垒(Hopea chinensis)、无翼坡垒(Hopea exalata)、青梅(Vatica mangachapoi)、蝴蝶树(Tarrietia parvifolia)、油楠(Sindora glabra)、见血封喉(Antiaris toxicaria)、大果榕(Ficus auriculata)、粗叶榕(Ficus simplicissima)、长柄银叶树(Heritiera angustata)、玉蕊(Barringtonia racemosa)、面包树(Artocarpus altilis)、假苹婆(Sterculia lanceolata)、海南粗丝木(Gomphandra hainanensis)、海南红豆(Ormosia pinnata)、亮叶猴耳环(Pithecellobium lucidum)、大叶山楝(Aphanamixis grandifolia)、海南风吹楠(Horsfieldia hainanensis)、铁力木(Mesua ferrea)、木防已(Cocculus orbiculatus)等构成林上林的景观。乔木二层配置典型的雨林成分如泰国大风子(Hydnocarpus anthelminthica)、澳洲五月茶(Antidesma ssp.)、橡胶(Hevea brasiliensis)、铁冬青(Ilex rotunda)、光叶红豆(Ormosia glaberrima)、海红豆(Adenanthera pavonina var. microsperma)、象腿树(Moringa thouarsii)、天料木(Homalium cochinchinensis)等几十种。下木层包括幼树和灌木层如血桐(Macaranga tanarius)、菜豆树(Radermachera hainanensis),还有柳叶桢楠(Machilus salicina)、珊瑚树(Viburnum odoratissimum)、水杨梅(Adina rubella)等小乔木。最底层布置了耐阴的吉祥草(Reineckia carnea)、白蝴蝶(Syngonium podophyllum 'White Butterfly')、海芋(Alocasia macrorrhiza)、魔芋、竹芋等植物。为了体现群落结构的多层次性还布置了不少层间植物,包括附生、藤本和寄生植物。此区共布置了约600种植物,约1.5万株。

3.6 中心瀑布景观区

3.6.1中心瀑布景观区面积1500㎡,主要以假山飞瀑为景观焦点,假山平均高度6 m,最高20 m,由沙积石建成,具有土壤的特征,能够种植植物。整体瀑布造型采用下半部真石材上半部塑石的真假结合手法,形成一瀑三折的景观,并在对角设计观瀑亭,使游客可以通过下层的观瀑平台,上层的观瀑亭,以及穿梭瀑布山体中的栈道和山洞等四个视角,进行不同的瀑布观景体验。瀑布顶部有两层道路系统,并在最高层的五边形木栈道新设置了一条木楼梯,直达次高层与原有道路连接,使道路系统更加便捷与通畅。

本区还用先抑后扬的设计手法进行一线天造景:瀑布水声由峭壁间隐约传出,空中栈道穿行于茂密的植被中,游人在头顶一线天的幽深的空间体验过后,曲折迂回地下行到龙潭虎穴景点,原本依稀可见的庞大瀑布刹那间就在眼前。巨大的瀑布在山体底部形成龙潭虎穴景观,龙潭虎穴由龙潭和虎穴2个池组成。龙潭左侧边通向由“连理树”形成的门洞,“连理树”是由垂榕(Ficus benjamina)和斜叶榕(Ficus tinctoria) 两种榕树合生在一起共同形成的一个大树冠的植物生态奇观;游客还可以选择从龙潭的右边出口出去,在这里可以观赏到奇特的“空心树”景观,“空心树”是细叶榕绞杀大树形成的高约10 m、直径约1 m的网状空心根茎,空心茎干中可容纳1人。中心瀑布景区集中体现了移步换景和别有洞天的中国传统美学景观。

(中心瀑布区)

3.6.2植物选择 在假山最高处,种有望天树以及一些龙脑香科的种类,组成龙脑香科纯林; 整座假山呈垂直分布的山地雨林景观,在相对平缓的地方种植了长叶木兰(Magnolia paenetalauma)、荷木(Schima superba)、茶花(Camellia sp.)、杜鹃花(Rhodedendron sp.)、红花荷(Rhodoleia championii)、鸡毛松(Podocarpus imbricatus)、竹柏(Podocarpus nagi)、厚壳桂(Cryptocarya chinensis)等植物。崖壁上是龙血树(Dracaena angustifolia)、大型的桫椤、各种蕨类植物、附生的热带兰花、苦苣苔科、秋海棠科、天南星科、凤梨科、竹芋科等荫生草本植物;各种植物配合假山瀑布的造型,突出古朴、幽暗、深邃的山地景观效果。龙潭周边沿壁种植有耐潮湿的水翁(Cleistocalyx operculatus)、水石榕(Elaeocarpus hainanensis)、蔓荆(Vitex trifolia)、亮叶猴耳环(Pithecellobium lucidum)、水黄皮(Pongamia pinnata)等乔木。此外,该处还特别选择了以“虎”和“龙”来命名的植物种类如:老虎须(Tacca integrifolia)、虎颜花(Tigridiopalma magnifica)、虎头兰(Cymbidium hookerianum)、龙血树(Dracaena angustifolia)、龙吐珠(Clerodendrum thomsonae)、龙船花(Ixora chinensis)等来增加“龙潭虎穴”氛围。

3.7 河谷雨林区

河谷纵横、鸟兽众多、森林茂密,是热带雨林风光的重要体现。热带河谷雨林区结合雨林温室长约150m的河道洞穴、空中栈道和假山景观,与室外人工湿地、园区水系浑然一体,形成郁闭幽深的雨林河道空间特征,成为穿越温室水体的精彩片段。该区科学配置水生植物、近水植物、热带蕨类植物、藤蔓植物、岩生植物以及一些造型奇特飘逸的景观树种,布展了千屈菜(Lythrum salicaria)、菖蒲(Gladiolus gandavensis)、香蒲(Typha orientalis)、芦苇(Phragmites australis)、风车草(Cyperus alternifolius)等亲水植物和藤蔓植物、岩生花卉,共同营造出热带雨林河谷郁闭幽深的立体景观,形成了完整的水生生态系统,使游人仿佛置身于亚马逊河谷雨林的探险体验中。

(河谷雨林区)

(河谷雨林区2)

4. 结语及展望

展览温室的建设是一个涵盖了建筑、景观、园艺等多学科的系统工程, 需要各专业充分协作, 同时它也是一个持续的过程, 无论是设计阶段、建设阶段还是后期的维护管养阶段, 都需遵循科学性、艺术性与经济性原则。在满足保存、展示植物以及供游人游赏功能的同时, 降低成本, 提高效益, 实现温室的可持续经营, 促进科学文化的传播与社会经济的发展。[4]由于在国内建设大型热带景观展览温室还属少数,有很多问题处于摸索阶段。目前华南植物园热带雨林温室的植物配置的方向:加强引种力度,进一步增加热带雨林植物种类和数量,特别是热带雨林的典型树种;继续引进树形奇特的树种,以达到营造雨林景观为目的;加强引进植物的养护工作,做好日常管养及物候记录,建立良好的研究平台。

(作者:邹丽娟)

 

参考文献:

[1 ]朱华,王洪等. 西双版纳热带植被及其多样性保护的迫切性[J ] . 热带植物研究,1999,44:1-10.

[2]许再富,许又凯,刘宏茂等. 热带雨林漫游与民族森林文化趣谈[M ] .昆明:云南科技出版社.

[3] 李艳玲,褚太恒.黄承彬.华南植物园竹园改造规划设计构思[J].广东园林.2005,28(2):23—25.37.

[4] 魏勇军, 秦华, 周倩. 论展览温室室内空间的优化利用设计—以重庆市植物园展览温室景观设计为例.西南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 2008,2 第33 卷第1 期:126-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