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薪资待遇,亚马逊爆发全球大罢工,向“血汗工厂”发起抗议

关注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I前线(ID:ai-front),策划:陈思,作者:刘燕,编辑:Natalie,头图来自:东方IC,原标题:《工伤不赔、福利全无?亚马逊爆发全球大罢工,向“血汗工厂”发起抗议》

导读: 你可能难以想象,这家全球市值第二的科技巨头公司的员工竟然有如此残酷的工作环境,他们为全球最富有的日进“斗金”的男人工作,却仍需要领救济金生活。然而,这却是在亚马逊长期发生的最真实的情形。

美东时间 7 月 15 日,亚马逊迎来了今年最重要的销售日 Prime Day ,一场公司史上规模最大的购物活动拉开了帷幕,它承载着创造新销售额记录的希望,也承载着亚马逊重返万亿市值的希望。不料,在这个万分重要的购物节首日,亚马逊美国和德国的大批工人举行了罢工活动,以抗议恶劣的生活环境和微薄的薪资待遇,工人们希望亚马逊“听到他们的声音”。

一、美德工人 Prime Day 首日大罢工

据 CNBC 报道,7 月 15 日,亚马逊美国明尼苏达州和德国的大批工人开始了罢工和游行活动,以抗议残酷的工作环境及低廉的薪资。

这个日子显然是经过了精心选择,时值 Prime Day,这是亚马逊一年之中最重要的销售日,它承载着创造新的销售额记录的希望。据 Coresight Research 预测,今年的 Prime Day 可能会带来高达 58 亿美元的全球销售额。在 Prime Day 期间,亚马逊会为其“Prime”客户提供折扣优惠来提振销售额,然而亚马逊的员工却被剥夺了基本的薪酬保障,这似乎十分“讽刺”。

这是亚马逊年度 Prime Day 期间美国工人的第一次大规模罢工。去年,亚马逊已经将员工最低薪资增加到 15 美元 / 每小时,由此看来,这并没有令工人们感到满意。

“亚马逊,听到我们的声音!” 、“我们工作,我们出汗,亚马逊工人需要休息!” 游行队伍中的工人高喊着上述口号,他们希望通过罢工和游行的方式为自己争取合理的工作环境和能够保障基本生活的薪资。

在亚马逊仓库工作了两年多的 William Stolz 表示,“亚马逊有能力为所有员工做更多事情,我们希望有更少的劳动力付出,希望有更好的工作保障、福利、奖金,希望那些因工受伤的员工可以得到更好地治疗 “ 。

对此,亚马逊回应称,参与罢工的工人队伍在捏造谣言,亚马逊已经满足了他们的诉求,提供了行业领先的每小时 15 美元的工资、相应的福利及安全的工作场所。

据悉,此次罢工由一个东非工人团体 Awood 中心组织,罢工参与者也多是来自东非的工人,另一个让他们深感不满的因素是,亚马逊没有承认他们的宗教活动。工人希望通过此举继续向亚马逊施压,为东非劳动力争取安全可靠的工作、增加尊重和晋升机会、倡导更好的工作条件的权利。

一些政客在社交媒体上声援亚马逊工人的罢工活动,2020 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支持亚马逊工人争取安全可靠的工作,她认为这是让大公司承担责任的一种方式。

德国的罢工活动更为激烈,据 路透社 报道,德国七个亚马逊工厂的 2000 多名工人已罢工至少两天,罢工的口号是“我们的收入不再折扣”。

自 2013 年以来,德国工会就长期和亚马逊展开各种罢工活动,为争取高工资和良好的工作环境不断抗争。

亚马逊官方回应称,(这次)德国的抗议活动不会对运营或交付产生任何影响。

二、屡被质疑“血汗工厂”

长期以来,关于亚马逊“血汗工厂”的指责和质疑不绝于耳。

2015 年,《纽约时报》 曾发表了一篇引起巨大轰动的长文,揭开了巨头亚马逊光鲜的背后极为丑陋的一面。报道中提到,在亚马逊仓库中,员工会受到复杂电子系统的监控,以确保他们每小时包装足够的箱子。2011 年,亚马逊曾因工作环境恶劣遭到抨击,宾夕法尼亚州东部一个仓库的工人因在 100 华氏度(约 37.8 摄氏度)以上的高温下劳作而晕倒了。

报道中还提到,Kindle 团队的一位早期成员曾因照顾患有癌症的父亲,在晚上和周末减少了工作时间。没过多久,她就被上司告知“工作表现有问题”。上司认为,她已经无法全力以赴每周工作 80 小时,这是最大的弱点。

还曾有一位患有甲状腺癌的女性在从治疗中恢复后被评为低分并加入到了“绩效改善计划”,这意味着她很有可能会被解雇,她的上司认为该员工在个人生活中遇到的困难已经让她无法达成工作目标。

其他曾在工作过程中遇到健康问题困扰的员工大都有过这样的遭遇。在亚马逊,工作第一,生活第二,员工不会被给予恢复(身体)的时间,而是因此受到了严格的惩罚。不少亚马逊的仓库员工在因公意外受伤后,也不会得到相应的工伤赔偿,甚至有员工因为丧失工作能力而无家可归,成为流浪汉。

2017 年,英国媒体前往亚马逊在英国的仓库暗访发现,员工的工作环境非常糟糕,工作时间长就罢了,员工在工作中的任何一项行为都要被计时,甚至连上个厕所也要被计时。因为货仓太大了,员工上一趟厕所要花 5 分钟,为了节省时间,很多员工不敢喝水,还有一些员工甚至用瓶子接“小便”。

今年 4 月,AI 前线曾 报道 过亚马逊的“花式裁员”手段——AI 监控。亚马逊用 AI 系统来追踪每一名物流仓储部门员工的工作效率,统计每一名员工的“摸鱼”时间,然后自动生成解雇的指令,已经有近 900 名员工因为被系统判定“工作效率低”被解雇。

此外,很多亚马逊工人工资非常低。经常有媒体、政客指责亚马逊“压榨薪水”,导致员工被迫申请国家援助,只能依赖公共援助的食品券、医疗补助或住房维持生计。

然而,与上述情形形成“天地之别”地是,截止 7 月 15 日,亚马逊市值 9949 亿美元,位居全球第二;2019 年,贝索斯以 1310 亿美元(约 8804 亿元人民币)的财富蝉联全球首富。

你可能难以想象,一家市值逼近万亿的全球科技巨头公司的员工竟还要依靠政府救济金生活,为全球最富有的男人工作的人竟然还要被迫睡在公司的车里,然而,这样真实的残酷却长期在亚马逊发生。

参考链接:

https://www.cnbc.com/2019/07/15/amazon-workers-prime-day-strike-begins-in-minnesota.html

https://www.nytimes.com/2015/08/16/technology/inside-amazon-wrestling-big-ideas-in-a-bruising-workplace.html

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amazon-germany-strike/amazon-workers-in-germany-to-strike-over-pay-verdi-union-says-idUSKCN1U90NZ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AI前线(ID:ai-front),策划:陈思,作者:刘燕,编辑:Natali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