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西雅图地址,选址深入微软大本营,亚马逊疏远西雅图?

关注

据北京商报消息,继第二总部之后,亚马逊没有停下在西雅图之外扩张的步伐。下一个受到亚马逊青睐的是雷德蒙德(Redmond),距离西雅图市仅30公里,亚马逊不仅将其卫星业务Kuiper项目立足于此,也将在此开设新的AWS云计算办公室。更值得注意的是,微软的总部也位于此,两大云计算巨头的正面对决一触即发。

直面微软

11.1万平方英尺,约合10300平方米,亚马逊的新办公园区将位于华盛顿州雷德蒙德镇中心的一个综合性购物中心。当地时间6月15日,亚马逊宣布,已租用了前梅西百货购物中心,包括一些大型商店和酒店,将其作为新的AWS云计算园区,可容纳600多名员工。

根据亚马逊的说法,新的办公园区初步定于2021年投入使用,届时AWS技术工程部门部分人员也会搬迁到这里工作。

这一选址的引人注目之处在于与微软几乎是咫尺之隔。微软的总部正位于雷德蒙德,距离亚马逊选定的新地址只有3英里;而亚马逊总部位于西雅图市South Lake Union地区,两地相隔30多公里,均属于大西雅图地区。

在整个云计算市场,亚马逊和微软一直处于你追我赶的态势。国际研究机构Gartner发布的最新云计算市场追踪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云计算IaaS市场持续快速增长,同比增长37.3%,总体市场规模达445亿美元。其中,亚马逊AWS、微软Azure、阿里云AliCloud组成的3A格局仍然稳固,但亚马逊的市场份额被微软和阿里云挤压,从2018年的47.9%下降到45%,微软则从2018年的15.6%增长至2019年的17%。

对于亚马逊来说,云计算业务是其业务重心之一。2012年三季度至今年一季度,亚马逊云计算业务的营收已连续增长了23个季度。在这增长的23个季度中,云计算业务共为亚马逊带来了超1000亿美元的营收,达到1110.47亿美元,平均每个季度的营收超过48亿美元。

而作为亚马逊最大的竞争对手,云业务之于微软的地位也愈发重要。微软刚刚发布的2020年第三财季财报显示,截至今年3月底的一季度,微软总营收增长15%,而包括Azure在内的智能云业务营收同比增长27%至123亿美元,是增长最快、对总营收贡献也最大的业务部门。

最近,为了价值高达百亿美元的美国国防部JEDI(联合企业防御基础设施)云服务项目订单,微软和亚马逊还掀起了一轮接一轮的诉讼战和骂战。

互联网分析师杨世界表示,在美国本土市场,基础设施比较多,toB端的需求比较大。而亚马逊由于起步比较早,在技术方面有一定的优先性和成熟性,相对来说比微软要强,所占的市场份额更大,但在起步的红利期过去之后,市场竞争也会逐渐白热化,亚马逊的增速也会随之放缓。

扩张新计划

抛开与微软的竞争不谈,亚马逊对于雷德蒙德的青睐也值得玩味。这座位于西雅图东北部的小城,最近在亚马逊的布局中正显示出越来越重的分量。AWS云计算园区并非亚马逊在雷德蒙德的首个办事处。

早在去年底,亚马逊便宣布,将在雷德蒙德开设一处包含两座楼的办公室,用来作为其Kuiper卫星项目部门的总部及研发中心,总计2万多平方米。

而在太空事业方面,亚马逊CEO贝佐斯几乎可以和特斯拉CEO马斯克的狂热程度相提并论。据悉,Kuiper项目是亚马逊卫星互联网计划的一部分,它计划发射3236颗近地轨道卫星组成一个互联网络,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dam Jonas直言,Kuiper项目代表着一个“1000亿美元的机会”。

同样巧合的是,在雷德蒙德,马斯克的SpaceX也拥有自己的卫星业务。

对于选址雷德蒙德,亚马逊全球房地产和设施副总裁约翰·舍特勒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在雷德蒙德的新办公室是我们在普吉特湾地区继续增长创造就业计划的一部分。雷德蒙德有强大的人才储备,与西雅图和贝尔维尤之间联系紧密,这些新设施将为员工提供更灵活的工作选择,使我们能够在未来几年继续在该地区实现可持续增长。”

正如约翰·舍特勒所言,亚马逊在邻近的华盛顿州贝尔维尤也有雄心勃勃的增长计划。今年2月,亚马逊宣布,计划在贝尔维尤建造一座43层大厦Bellevue 600,提供100万平方英尺的办公空间,预计2024年完工。同时在未来几年,亚马逊还会在贝尔维尤继续扩大办公园区,招募1.5万名员工,整个海外业务部门都会搬迁到这里。

无论是东边16公里的贝尔维尤,还是东北边30公里的雷德蒙德,都可以看出,相较于西雅图市区,亚马逊已经把华盛顿湖对岸的东区作为其新的扩张区域了。对于选址问题的考虑,北京商报记者联系了亚马逊媒体联络中心,不过截至发稿还未收到具体回复。

冷落西雅图

事实上,近年来,亚马逊和西雅图市的关系越来越微妙。作为亚马逊的大本营,目前亚马逊在该市有4.5万多名员工,并占据该市近1/5的优质办公空间。西雅图市中心协会主席曾指出,亚马逊以及近年来进驻西雅图的其他科技公司创造了数十亿美元的税收。

但相爱相杀总是相伴而生。另一方面,亚马逊与西雅图政府之间的税收争议也日益加剧。2018年5月,为了解决无家可归者不断增加的问题,西雅图市政府在加大交通费和地产等税收之后,又提出了向企业征收“人头税”,即向每位员工每小时征收26美分,一年约为520美元,只适用年收入超过2000万美元的大公司。

这几乎是为雇佣了上万名员工的亚马逊量身打造的税种,双方的矛盾瞬间点燃。难以接受的亚马逊立即作出了反应,叫停了正在施工的两个办公楼项目,西雅图也因此减少了最少7000个工作岗位。

与此同时,亚马逊的第二总部也提上了日程,虽然在西雅图市被针对,但在全美,亚马逊作为巨头的吸引力还是足够大的。超过200个城市参与了亚马逊第二总部的竞选,最终2018年11月北弗吉尼亚和纽约市胜出。

不过,即便是新总部,亚马逊仍然逃不过与当地政府之间的博弈。比如纽约,当地官员强烈反对在政策上补贴亚马逊,而在纽约民众看来,亚马逊的新总部落地以后,地铁服务质量下降、学校人满为患、租金上涨等一系列状况只会恶化。

为此,亚马逊不得不放弃了花费25亿美元在纽约建造第二总部的计划。最新传闻是亚马逊的第二总部已经在建设中,借此扩张在美国东部地区的网络零售和实体零售业务,一期项目占地面积为大约20万平方米,预计在2020年初开始项目建设,2023年完成。

鱼和熊掌难以兼得,要想收获巨头落地带来的红利,同时也要被迫让出一些主动权,特别是对于亚马逊这种体量的巨无霸而言。“随着资本在全球的流动越来越不受限制,地方政府会渴望大企业带来的就业红利,但同时资本权力会膨胀,政治和社会权力则会被瓦解,这其实在全球都是适用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副研究员魏南枝坦言。

事实上,不仅是市政府,就连美国政府也对亚马逊的“嚣张”颇为不满。就在宣布新园区选址的同一天,亚马逊方面确认,贝佐斯将与其他科技企业CEO一起出席听证会作证,听证会的内容仍然是已经被讨论过多次的垄断问题。过去一年,随着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评估科技公司的隐私和主导地位问题,亚马逊一直面临着监管的审查。除了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的调查外,亚马逊还面临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

不过,魏南枝指出,美国近几十年各行各业的垄断问题都比较明显,不只是在科技领域,反垄断的法律实际的执行滞后于现实状况,实际的效果也并不如预期,之前的微软就是例证。

原标题:选址深入微软大本营 亚马逊疏远西雅图?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