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诺优能,成就亚马逊的3大战役

关注

一次高峰论坛上,以色列总理问马云“你们淘宝卖导弹吗?”,马云回答说“卖导弹是违法的,但如果你们缺少制作的零件,淘宝什么都有”。一句玩笑话体现了淘宝“万货商店”的强大。我们都知道淘宝是中国电商的霸主,而全球的电商霸主则是亚马逊。作为全球第一大的电商平台,亚马逊在1995年以线上书店起家,到2020年亚马逊已成为一个连接全球商品与消费者的零售平台。而这个过程也由3场重要的战役让亚马逊完成多次蜕变。

电商与传统零售之战——亚马逊VS巴诺书店

亚马逊最开始的业务是线上书店。在最开始没有仓储物流、用户没有线上消费习惯的背景下,亚马逊非常机智的选择了卖书作为电商事业的开始。

在1995年亚马逊刚上线的时候,美国人买书首选是去拥有500多家线下书店的“巴诺书店”。在这种情况下,亚马逊刚上线对外宣称自己是拥有100万图书的线上书店,以此竞争只有10万图书量的线下书店。因为亚马逊的书类更多,消费者也就更愿意在线上购买图书。之所以敢号称有100万本图书是因为当用户线上下单后亚马逊就会把订单分发给渠道商,渠道商再把商品邮寄给用户。这样不但可以有更多种类的图书资源而且还免去了库存、线下门店、中间渠道商的成本,让自己售卖的书更便宜、更有竞争力。

就这样依靠线上商品品类更多、价格更低的优势,亚马逊赢得了和巴诺书店的战役并成功上市。当后来巴诺书店准备开始做自己的线上平台时,亚马逊已经从一个只有书类的电商平台转变为了一个包含衣服、快消品等多品类的综合电商。巴诺书店从此失去了和亚马逊竞争的能力。

电商与电商之战——亚马逊 VS eBay

2000年亚马逊进入到全品类电商市场,这时他遇到一个与他相似的对手eBay。亚马逊是用户以商家标定的价格购买商品,eBay则是用户竞拍商品。在亚马逊和eBay竞争的这段时间里,亚马逊几次关键的决策让他赢得了胜利。

第一,亚马逊为了让商家更专注的提供优质商品,他为商家提供了FBA(Fulfillment by Amazon)服务,意思是用户只需要关心自己卖什么商品,对仓储、发送货物、售后等环节全都由亚马逊来提供标准化的服务。通过这项服务极大的降低了商家开店的启动成本,因此引来更多的商家在亚马逊上开店。更多的商家意味着更全种类的商品,也能满足用户更丰富的需求,也就有更多的用户开始在亚马逊上购物。因而形成了正向反馈,让亚马逊越做越大。

第二,因为亚马逊有了流量,就有了更强的话语权。他不断让商家降低商品价格的同时,还严格控制商家提供的商品和服务质量。商家一旦遭到用户投诉,系统就会降低商家的权重,严重时甚至会被关店。

在电商这一同纬度的竞争上,亚马逊凭借更多、更优质、更便宜的商品,以及更快的送达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也让他开始了自己“多快好省”的零售哲学。

零售与零售之战——亚马逊VS沃尔玛

当亚马逊称霸了整个电商行业时,它的目光逐渐聚焦到了线下门店。比如:2015推出线下书店Amazon Books、2017年收购了全食(Whole Foods)、2017年推出自己的生鲜配送Amazon Fresh、2018年推出了自己无人超市Amazon Go等。这些动作的目标都直指沃尔玛。

亚马逊起家就是依靠线上比线下更高效而战胜了巴诺书店,那为什么现在又要开始走老路了呢?因为电商永远都无法取代线下,只会线上和线下不断的融合。线上电商有一个永远都无法解决的问题,就是商品使用的即时性。比如下班回家路上你突然口渴,想马上喝一口冰镇可乐。这时如果选择线上消费最少要等30分钟~1个小时,远不如旁边10米处的便利店方便。即时性对应“多快好省”的快,而快也是线上、线下融合的第一步。用户消费场景中对获取商品时长的需求是有几个档位的:1天以上送达、当天送达、1小时以内送达。而如果想要1小时以内送达,仓库就需要在用户居住的3公里半径以内。所以便利店就成了分散式仓储的最优选择。它既能满足用户即时性的消费需求,同时用户也可以实现1小时以内收货。因此线下超市也成为亚马逊零售扩张的第一步。

而另一端的沃尔玛凭借遍布全球的零售超市开始与亚马逊正式抗衡,一边提升自己在线上的销售能力,另一边不断收购各种品牌来扩充自己的商品品类。沃尔玛与亚马逊这一零售与零售之间的战争才刚刚开始,而最终决定胜负的是他们谁能更先变成对方的样子。

亚马逊是“多快好省”零售哲学的最佳实践者,而每一次和市场的竞争后都会让亚马逊距离零售的真相更进一步。也期望在亚马逊和沃尔玛的竞争中双方都能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同时也推动人类文明向前更进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