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彘帝国,吕后地位比戚夫人高的多为什么还争不赢太子位?

关注

吕后是正宗的皇后加皇太后,地位比刘邦其他后宫都要高的多,但是在争太子这件事上吕后差点输给了戚夫人。如果让戚夫人的儿子称帝,两人最后的结局可能就要倒过来了。但是既然刘邦更喜欢戚夫人,为什么不把戚夫人提前给保护好呢?刘邦应该也是知道自己死后,吕后是不会放过戚夫人的,从这个角度来看的话刘邦内心还是比较犹豫的。

汉十二年,做了七年皇帝的刘邦翘辫子了,吕后秘不发丧。

若非有忠臣得知,或许刘邦会跟他的同龄人秦始皇一样,在尸体腐臭之际,和臭鱼混在一起。

足足死了四天后,吕后才对外公布刘邦驾崩的消息,太子刘盈袭号为帝,刘邦第三字刘如意从赵地入京朝拜当了皇帝的二哥刘盈,被吕后毒死,随后,刘如意的亲生母亲、年轻貌美的戚夫人被吕后做成「人彘」,一代芳华绝代的美人,竟然以如此丑陋的方式香消玉殒,实在可悲可叹,他年蔵侬知是谁?

但在刘邦生前半年,局势还不是这样的,那时候,刘盈的太子之位岌岌可危,戚夫人母子随时有可能上位,而吕后母子只能俯首称臣,怎么一转眼一闪神,形势就发生了惊天大逆转呢?为什么人老诸侯的吕后竟然击败了年轻貌美的戚夫人呢?人们不是一直说颜值即正义吗?

形势的逆转,得益于一个人,这个人叫吕释之,是刘盈的舅舅。

在舅舅吕释之的强力帮助下,谋圣张良为刘盈献上一计,此计一出,刘盈必胜无疑,而以吕后的残忍狠毒,戚夫人母子只能是待宰羔羊。

张良原本是不想过问易太子之事的,张良的原话是,这是刘邦的家世,他是一个外人,不当说。实际上,张良就是不想帮刘盈,或者说,张良也认为,刘盈不是太子的合适人选,所以以不搀和的态度来表示对刘邦的支持,奈何吕释之对张良动粗,张良无奈,只好献上一计。

此计便是让刘盈去请四个人,四个人的名号分别是东园公、角里先生、绮里季、夏黄公,合起来称「商山四皓」。

刘邦年轻时便很仰慕信陵君,信陵君便是战国四君子中的魏公子毋忌,但在刘邦想要投奔魏毋忌的时候,魏毋忌已经过世了,刘邦只能投靠曾给魏毋忌做过门客的张耳。

若干年后,风云际会,刘邦成了义军领袖,每过一地,刘邦便效仿魏公子毋忌,招贤纳士,当刘邦成了帝国的首脑后,更是表现出明显的求贤若渴的形象,刘邦在回到沛县时,还曾唱出「安得猛士兮守四方」的诗句,可见刘邦是真心地招贤纳士。

但是,有四个名头很大的人,刘邦就是请不来。

这四个人便是我刚刚提到的商山四皓。

商山四皓始终不来,让刘邦很受挫,在刘邦看来,自己作为魏公子毋忌的学生,是不合格的,自己作为一国之君,虽修文德,但远人不服,不能来,自己的国君之职,也是不相称的。

虽然刘邦在《史记》中的形象常常是傲慢无礼的,但从细微处却可以看到,刘邦心下是自卑的,傲慢无礼不过是他的保护色罢了。

因为商山四皓不肯出山的事,让刘邦的自卑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张良面前。

或许早在张良和刘邦初遇的那一天,张良就发现了刘邦的自卑了,因为布衣出身,刘邦很自卑;因为不受父母兄嫂待见,刘邦很自卑;因为没有良臣名士辅佐,刘邦很自卑……有个电视剧叫《汉刘邦》,把刘邦内心的自卑渲染得很到位。

于是,刘邦看到自己请不来的商山四皓被儿子刘盈请来了,便产生一种错觉,错以为自己一直不看好的刘盈其实也是棒棒的,于是决定不再改易太子,仍由刘盈当太子。

最后,我要额外说一句。

从《史记·留侯世家》中的记载来看,商山四皓的本事挺一般的,大局观则是更差,为刘盈献过的唯一一计则沾满了自私和冷漠。这样的人,刘邦没请到,是刘邦之福,不是刘邦之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