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制造帝国,号称“日不落”的大英帝国,统治全球近百年,为何面对德国这么怂|大英|张伯伦|帝国

关注

在20世纪初的列强俱乐部中,英国的地位无疑是最为显赫的。截至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若从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1701一1714年)算起,大英帝国操控欧洲均势前后已有二百余年。如从拿破仑战争(1803-1815年)结束算起,全球处于大英帝国治下和平亦达一百余年。虽然这个帝国鼎盛时期人口也不过四千七百万,但却控制着五十块殖民地,统治着约四亿四千万人口(超过当时中国的人口总数)和三千五百三十万平方千米的土地(超过日后苏联的国土面积),并因为领土环绕全球而号称“日不落帝国”。

但我们也看到了,这个庞大的“日不落”帝国在二战中,面对德国的咄咄逼人却显得唯唯诺诺,用我们现在的话形容有点“怂”,是什么让曾经领地环绕地球的大英帝国低下了它高贵的头颅?1938年9月30日,英国首相张伯伦从慕尼黑返回伦敦。面对充满期待的大众,他挥舞着一张纸,满怀信心地宣称,他带回了“一个时代的和平”。就在此五个月前,德国宣称捷克斯洛伐克境内的苏台德地区的日耳曼人遭到种族迫害,为了解决这一人道主义危机,德军已经做好军事解决的一切准备,转瞬间,大半个欧洲都陷入战争阴云之下。

危急关头,意大利领袖墨索里尼出面斡旋,英国首相张伯伦、法国总理达拉第与德国元首希特勒在慕尼黑进行了高峰会谈。经过紧急磋商,英法决定“劝说”捷克斯洛伐克代表顾全“大局”,通过放弃苏台德地区的主权换取欧洲的和平。作为交换,希特勒以条约的形式郑重承诺,此后他不再提出新的欧洲领土要求。英德与法德之间还分别签署了共同宣言,决心用协商办法处理一切问题,“永远不再投入彼此之间的战争”。张伯伦在伦敦挥舞的那张纸,就是有希特勒签名的承诺书。正是靠了这承诺,张伯伦才敢于宣称,他带回了一个时代的和平,从这次会议就能看出,面对德国的来势汹汹,英国却显得底气不足,宁愿牺牲他国的利益,也要避免直面战争的风险。可是,这“时代”也真是短暂。仅仅半年后,希特勒就肢解了残余的捷克斯洛伐克,展开了新的领土扩张。又过了五个月,德国闪击波兰,英法对德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

此时暗夜中,两种声音越喊越响,至今不息。一种声音怒斥张伯伦的愚蠢,批判他对希特勒的轻信,更批判他对小国利益的牺牲,对侵略者的纵容。其结论是,正是张伯伦的愚蠢,加速了希特勒的崛起和二战的爆发。另一种声音则怒斥希特勒的不讲信义,批判他利用张伯伦的“君子可欺之以方”,放弃英德和解的大好良机,反而急于上演一场现代外交版的“农夫与蛇”的故事。至于张伯伦的失败,反而让人产生“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的扼腕。其结论是希特勒过于阴险卑鄙,把大家一起拽进火坑。这两类观点虽然立场不同,对张伯伦的评价尤其各执一端,冰火不容,却都倾向于用绥靖政策一词来指代张伯伦的对德策略,都认为是张伯伦对扩张势力的姑息纵容,加速了希特勒崛起和二战的爆发。

而那些以为张伯伦懦弱的人,其实是忽视了另一个基本事实:当张伯伦接过这帝国的掌舵大权时,表面上看“日不落帝国”风采依旧,实则千疮百孔,危机四伏,早已风光不再。英国依靠海权崛起,海权兴则英国兴,海权衰则英国衰。大航海时代的来临戏剧性地改变了海洋在人类文明史中的地位,使之由人类交流的屏障变成交通的坦途。作为一个岛国,英国既不会像内陆国家那样缺乏优质海岸线,也无需像半岛国家那样,始终要在陆海两个战略正面间苦苦挣扎。而其位置又恰好位于欧洲大陆与海外市场的交会点上。这不仅令英国海军可以低成本捍卫国家安全,更可以轻易控制其他列强的海上生命线。英国的传统战略就是借助这个优势,以均势战略平衡欧陆国家,使其中的任何一国都无法获取欧洲霸权,而英国自己则可进行海外扩张。

这帝国拥有领先全球的外交政策、产业革命、国内制度、金融体系,又拥有压倒群雄的超级海军,自然可以一步步控制遍布全球的贸易网,建立环绕世界的殖民地。所以能最终成为“日不落帝国”,执全球霸权之牛耳。但是,铁路的出现宣告了陆权的复兴。随着陆上资源的整合,美国的崛起,德意志的统一,以及苏俄的复兴,共同将英国主导下的世界体系冲得七零八落。新的制造业中心开始形成,全球物流渠道开始变化,而英国能动员的相对战斗力却开始衰退。这个上一轮地缘革命的受益者,在新一轮革命面前实在显得相形见绌,其本土空间过于狭小的弊端日趋明显,严重限制了其在大国牌局中的影响力。

在19世纪中期,英国的煤产量占世界总产量的三分之二。1840年,英国的生铁产量同样超过世界其他所有国家的产量总和,是德国的八倍,到1850年,已达到十倍。可是,到一战爆发的1914年,德国的煤产量达到了二亿七千七百万吨,已经非常接近英国的二亿九千二百万吨。该年德国的钢产量则达到了一千七百六十万吨,超过了英、法、俄三国的产量总和。新时期的战争也日趋由大规模的地面战来决定,这是英国很难应对的。第一次世界大战就是这种新式战争的大规模展示。这场战争,可以说是英国历史上代价最大、收益最小的一场国际大混战。

一战后,在民族解放浪潮的冲击下,其海外领地的离心力越来越强,帝国越来越脆弱。至二战爆发的1939年,加拿大、南非、新西兰、澳大利亚、爱尔兰已成为完全的自治领,印度和缅甸则被允许成为自治领。而澳大利亚已汲汲于成为南太平洋上的战略棋手,南非、爱尔兰内部反英情绪日渐高涨。作为亚洲国家的印度和缅甸更不甘于成为自治领,而是要谋求彻底独立。当这种独立浪潮与陆权复兴带来的巨型地面战结合后,英国的困境更深。历史上,英国之所以能用极少数文官统治大片殖民地,在于英国能做到以极有限的军事力量和极高明的均势外交,实现“大英帝国治下的和平”。在这种和平中,英国提供公共安全和集体福利,各殖民地、自治领则安享太平。后者只需提供经济和资源助力,一旦战争胜利,还可分的战争红利。

但是,在新的世界大战中,英国无法只靠英伦三岛的军事力量来抵御强敌,这就陷入了一种政治上的进退两难局面:要想打败强敌,必须全面动员。可此种动员一旦启动,必将激发殖民地、自治领的觉醒。像一战和二战这种全面战争,争的是生死存亡,打的是全面战争。在这种情况下,既无红利可分,各殖民地、自治领又要组建自己的武装力量去捍卫英伦三岛的“社稷宗庙”,这就不免引出“彼可取而代之”的心理了。即便是在这帝国的核心一英伦三岛上,形势也不容乐观。一战的惨重代价,让大多数国民将战争视为危途。在一场血肉与机器、人海与火海的残酷较量中,几乎一代年轻精英,都毫无意义地牺牲在佛兰德的泥沼中。

大英帝国失去的不仅仅是一百零三万一千条生命,还有整整一代人的朝气和信心,以及帝国的光荣与霸权。所以当张伯伦接手之时,大英帝国除了空有个“日不落”名头,实际上内里已经空了。所以,如果认怂或者牺牲小国的利益,换得自己国家一时安稳,甚至喘息机会,张伯伦是绝对会这样做的,但是可惜,遇到了希特勒这么个疯子,一个捷克斯洛伐克根本喂不饱他,他要的是全欧洲,乃至全世界,所以英国最终还是陷入了战争的泥沼中。(参考资料:《大国的兴衰》、《二战大牌局·七强国的战略博弈》)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