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印欧帝国,我的大历史观④——(古印欧人『罗马』vs古华夏人『汉唐』)

关注

​沉浸在中国三千多年的历史中,会让人有一种莫名的快感。三皇五帝的高风亮节,商汤周公的文治武功,春秋战国的纵横捭阖,秦皇汉武的赫赫武功,开皇贞观的巍巍峨峨………… 一系列的荣耀萦绕在这个古老民族的周边,我为这个民族的后人而感到骄傲。同时,我又在想世界舞台的C位一直都在东亚大陆嘛?其他土地上又在发生着什么?他们为什么一直和东亚大陆都若即若离?为什么我们的祖先没有冲出去?为什么他们的军事力量没有强势入侵?是“天朝上国”的震慑力?还是四海蛮夷的“自知之明”?

这些问题在我看唐朝末年历史的时候一股脑的出现了,在“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的贞观开元中,哪怕是丢了儿子折了王位的唐高祖李渊都不得不对李世民啧啧称奇,慨然叹服。因为在一次宴会上,李渊第一次看到蒙古高原的人,百越之地的人,山东河北的人,甚至于白皮肤蓝眼睛的人,在一起莺歌燕舞。这次万国来朝的盛宴代表了古典中央之国的巅峰,而我就在想为什么那些白皮肤蓝眼睛的人心甘情愿的俯首称臣呢?他们何时到了东亚?又为何一直没有形成一股力量呢?之后的宋明为什么又销声匿迹?

直到那个“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的黄巢一路南征北战最终从河北平原一路南下直到广州城,史料记载,黄巢疯狂屠杀十数万的阿拉伯人,波斯人,大秦人。看到这里我还有疑惑,这群人的国家为啥不管不顾,他们的国家又在如何运转!

一直都想看看中国之外的历史,于是我用了20岁之前的时间,把中央之国的历史顺了个便。不能说代代精通,只是悄悄涉猎。对其他国家的好奇心驱使着我不断的看中国历史,直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为止。终于我能够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我的前提就是最起码顺一遍古典中央之国的历史。

东非大裂谷这个地球的伤疤对于人类来说是有非凡意义的,我们无须对所有的古人类做一个阐述,能人,智人,匠人……都是为了活命的人。只需要明白,最后一批从非洲大陆走出来人就是我们的祖先。这批人走处之后,慢慢熟悉适应了地球,最终他们成为这个地球的主宰。

之后,走过了好久好久的路,终于遍布了整个地球……

老规矩,除了亚美利加洲,大洋洲和撒哈拉以南的非洲,剩下的欧亚非大陆成为大航海时代之前的舞台。最终在里海西北黑海东北孕育了印欧人,东亚核心区孕育了华夏人。当然了,这两个人种还有两个苦大仇深又相依相随的邻居(敌人?)新月沃地的闪含人,蒙古高原的阿尔泰人。这四个地区的人们构成了整合古典时代的历史缔造者。

整个欧亚大陆可以看做一个整体,而这块大陆中间却有一个平均海拔6000-8000米的山结。阿尔泰山天山喀喇昆仑山喜马拉雅山兴都库什山共同在今天的阿富汗塔里克斯坦地区形成了一个帕米尔山结。帕米尔山结的东边是一望无际的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北边是两个大沙漠以及山脉构成的人类禁地,更北边是高纬度游牧民族的寒冷领土,如果没有超乎寻常的意志力和财宝的诱惑力的话,帕米尔山结两边的民族国家很难有穿越这片地区的动力,这也是博望侯张骞的伟大之处!就这样,整个欧亚大陆被这片恶劣的土地硬生生的划分为两个单元,从人教版的历史教材中,我们有意无意的都觉得古典中央之国三千多年来一直都独立自主的发展自己的文化,没有被其他有结构性差异的国家强势入侵。(不要提蒙古人,元史有明确记载,从忽必烈 元 开始,元就是正统,看看他的继承者,而如果蒙古高原那些廓尔克部落和东北地区的满族一样没有独立出去的话,这个疑惑也就不成立了。)是古典中央之国自己的实力使然,因为强大所以独立,因为伟大所以自主。当然了,不能否认古典中央之国的成就,只不过看看世界历史的话,很容易就会发现一个事实,欧亚大陆除了帕米尔山结以东的华夏政权,剩下的所有地区才是他们的世界。最西边的印欧人后代希腊罗马实在是鞭长莫及,哪怕是亚历山大大帝也止不住帕米尔山结,为山九仞功亏一篑了。倘若没有这个地缘阻挡的话,他很有可能一路直达北海道。而闪含人的后代犹太人阿拉伯人还在沙漠中孕育着自己的力量,直到基督纪元七世纪才开始展露锋芒。印欧人的另一支南下的部落在占据了波斯高原之后成为了第一个地跨欧亚非的大帝国,而另一部分继续南下的印欧人在到达印度河流域之后疯狂屠杀创造古印度文明的达罗毗荼人,并自称高贵的雅利安人,开创了印度的种姓制度和吠陀文明。而无论是早期的印欧人还是七世纪的闪含人都没有穿越帕米尔山结深入东亚核心区。(印欧人后代雅利安人在印度犍陀罗地区融合了亚历山大带来的希腊雕塑文明把佛教雕塑传到了东亚核心区。闪含人后人阿拉伯人凭借伊斯兰教的凝聚力和渗透力在七世纪横空出世,同样是沙漠属性的穆罕默德的安拉胡阿克巴最终在西域天山南北扎了根。)通过了解这一段民族的迁徙,我们可以看出来,人类再开始,无论是军事上的硬着陆还是宗教文化上的软着陆都很难穿透帕米尔山结深入东亚核心区。帕米尔山结以西的印欧人和闪含人都是通过宗教的方式渗透到了古典中央之国,而军事硬着陆直到大航海时代之后才随着伊丽莎白的坚船利炮第一次到来。

所有的迁徙或者说人类的流通无怪乎两种,战火摧残下的逃命(唐朝时册封波斯都护府)。经济财富上的贸易)

『北欧凯尔特日耳曼哥特维京诺曼人』

同样都是印欧人后裔的北欧人就是威胁罗马帝国的最大一股力量,而四世纪压垮西罗马最后一根稻草的也是北欧日耳曼的几个大部落(法兰克人,凯尔特人,勃艮第人)。以及以后更加狂野的日耳曼人(维京海盗,诺曼战士),这些来自北欧的日耳曼蛮族几乎就是一波一波的打击着罗马。

『东欧斯拉夫人蒙古人』

而东欧平原一马平川的地理更是让欧洲的东大门没有任何依托,在日耳曼蛮族逐渐融入罗马希腊文明圈的时候,斯拉夫人就是全新的蛮族,法兰克,德意志,英格兰,意大利这些日耳曼人和斯拉夫人的结构性矛盾更是缠绵了数千年之久,两次世界大战爆发的历史渊源也是这一点,甚至占据重要地位。知道今天北约和俄罗斯也是针尖对麦芒。当然了,斯拉夫人之后就是更加恐怖的蒙古人,蒙古三次西征都是走的东欧平原这条路。

『东南波斯人闪含犹太人阿拉伯人突厥人』

而东南的闪含人更是可以凭借新月沃地创造对欧洲的威胁,亚伯拉罕犹太教更是力量强大,从大卫之星蜕变出来的基督十字军更是在『米兰敕令』之后成为整个欧洲的精神支柱,而贝因都人的后代阿拉伯人更是从犹太教基督教更新出全新的凝聚力更强的伊斯兰教,历时两百多年的欧洲十次十字军东征,以及哈里发的圣战就是最好的诠释,直到今天也是世界的主题曲。当然了,最早的是印欧人老家人的另一个分支——占据波斯高原的雅利安人,最晚的就是今天盘踞在小亚细亚半岛的奥斯曼土耳其人。

『北非汪达尔人迦太基人伯伯尔贝因都人』

而南边的地中海让欧洲大陆可以享受和谐的地中海暖风,橄榄油和葡萄酒虽然好,但是马哥里布地区的力量总是能够轻易跨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伊比利亚半岛,迦太基的汉尼拔·巴卡家族就是通过这里开始了翻越阿尔卑斯山的壮举,这也是对罗马共和国本土最大的威胁,汉尼拔在罗马意大利长达16年,罗马执政官费边的牛皮政策和大西庇阿才没有让罗马元老院与人民提前夭折。后倭马亚王朝的绿衣大食哈里发甚至统治了比利牛斯山脉以南700年之久,今天的基督教天主教国家西班牙葡萄牙。

这就是欧洲的地缘优劣,和古典中央之国比起来,这里实在是太悲惨了,哪哪儿都是兵家必争之地,哪哪儿都是各方力量犬牙交错之地,哪哪儿都是未知的危险孕育的地点。当然了,正是来自四面八方的威胁才把罗马共和国硬生生催生成了罗马帝国。欧洲可以看成是整个欧亚大陆升入大西洋的半岛,而北欧南欧也是一样的状况都是一些零星散碎的半岛。罗马的老师就是希腊,事实上希腊从来就不是一个国家,而是一个地区。山脉纵横,各自为政的希腊半岛就是最好的分权政治的孕育地。当然了,你也可以认为古希腊是最早的民主政治的起源,而实际上古希腊是一种贵族—寡头统治下的平民民主政治。作为古希腊文明继承人和接班人的古罗马把这些东西都贯彻到了罗马共和国,而罗马也从来就不是一个帝国。从我们古典中央之国的历史政治家看来,和中国的帝国非常的相似,一样的庞大,一样的强大,一样的南征北战,一样的赫赫武功。可事实上除了古罗马帝国第三个王朝安敦尼王朝的『五贤帝』时代之外,整个古罗马都是在贵族元老和保民官,奥古斯都的妥协中。在战争状态嫡亲儿子会继承王位,而很多时候都是奥古斯都寻找一个合格的人作为养子来继承。罗马从王政阶段到罗马共和国到罗马帝国到四帝共治到东西罗马分裂到拜占庭帝国,罗马一直都是不稳定状态,并不像古典中央之国一样嫡长子继承制度或者一家天子一家王朝。事实上,罗马的本名一直就是『罗马元老院与人民』。这个单词缩写直到今天在意大利随处可见。罗马帝国的出现就是在恶劣的地缘环境中逼出来的,罗马也一直在不断的征战,因为维持罗马运行就必须通过扩张土地和奴隶制度来推动经济的发展,而把地中海变成自家游泳池以后,罗马的商业文明气息愈发的浓郁,这和以农为本重农轻商的古典中央之国走向了两个对立面。

,九州。那么“九州”是哪九个州?它们为什么会成为中国历史上的九大军事战略要地呢?同时让中央之国成为一个农业帝国呢?

评价一个地方是不是战略要地,主要就是两大要素:其一,山;其二,水。也就是古人常说的山川之险。山的作用毋庸置疑,在飞机发明之前,高山几乎就等于不可逾越。那么在山脉之间的一些谷道,就成了连接两大区域间的唯一通道。历史上又经常在这些谷道上修筑一些易守难攻的关隘,就成了兵家必争的咽喉要道。河流同样具有防御作用,但不如山脉那样明显。然而河流却同时具有另外两大功效:一,交通运输;二,农田灌溉。一个光险要而没有经济实力的地域是缺乏战略价值的,因而山、水两要素,必不可少。就这两条而论,中华大地上最为得天独厚的地方,莫过于秦国的故土——关中。

『关中渭河平原』

在中国历史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关中都是绝对的天下第一重地。这重地的中心,就是中国第一古都,长安。长安周围,是渭河、泾河、洛河以及它们的支流所冲出来的一些平原,统称关中平原。周族人的老家,秦国的老家,都在这附近。因此这里也是中国开发最早的地区,沃野千里,人烟稠密。这些河的许多支流,都从长安旁边流过,古有“八水绕长安”之说(泾、渭、灞、浐、丰、镐、潦、潏),简直就是天然的护城河。秦与西汉年间,又不断在此地修建水渠,使得长安周边无论是交通还是防御,都极其发达。以上说的是关中的腹心之地。下面再向外延伸,说说关中的四面边界。关中最扎实的边界,当属南边的秦岭。秦岭是相当险峻的一条山脉,海拔在2000米以上的就有好几座,以奇绝壮美著称的华山也是秦岭的一支(不过海拔只有 1000米左右)。诸峰之中最重要的,是秦岭东段的崤山。我们还记得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场歼灭战,先轸导演的崤山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到战国初期,秦国就在崤山北麓上修建起了一座天下名关——函谷关。函谷关夹在崤山与黄河之间,旁边就是三门峡,与中条山隔河相望。也就是说,无论从南边还是北边,除非大范围迂回,否则很难绕过这里。它牢牢扼住了关中与中原的咽喉。只要守住这里,中原势力很难进入关中。战国时代,就有好多次多国部队攻打函谷关未遂的事情。除了南边的秦岭之外,关中西边是陇山,北边也是群山环绕,只有东部边界的黄河算是稍稍容易过的地方了。所以战国时期秦魏对河西之地展开激烈争夺,争的其实就是关中的门户。另外,除却函谷关,关中东南有武关通向中原,西南有散关通向汉中,西北萧关则是长安出发的丝绸之路上的重地。这四关史称“关中四塞”,差不多是进出关中最直接的四个直线出入口。其余的路,走起来就不大方便了。这一点我们后面还会提到。关中就成了进可攻、退可守,安全而又富庶,这就难怪“得关中者王天下”了。

『三晋盆地高原』

从关中向东,便是山西。所谓“山西”,是说太行山脉以西,指的是黄河“几”字右下角的直角弯与太行山夹出来的一个长条地带。这也算是一个被包起来的地方。东面太行山脉极长,其间只有著名的太行八陉与东面的河北相通。它西面和南面的黄河内岸还有吕梁山、中条山为屏障,北面便是中华与蒙古草原的重要分界线阴山山脉。阴山以南,云中、雁门这等重要关隘把守着中国的北面门户。整个山西地区,就像楔子一样插进关中与河北之间,是整个中国北方的枢纽地带。战国时秦图大业,商鞅力主首先攻魏;楚汉相争韩信略定北方,也自山西始。日后更有不计其数的大战在山西地带展开。但山西内部的地形,就不像关中那么好。虽然一条汾河贯穿南北,可其间大小山脉交错纵横,使得山西很容易分裂成小的政治集团,所以历史上经常由外部力量统一山西。而山西一旦统一起来,由于它四面均易守难攻,就成了一个极佳的战略地带。

『​河北平原』

从山西向东,来到河北。河北,自是指黄河以北。它南面是黄河,东、西、北三面又分别由渤海、太行山、燕山所包,据此亦可割据一方。然而河北之地,没有关中八百里秦川的富庶,也不如汾河流域各平原丰饶,反而还饱受黄河改道的水患。自古它都不是一个经济发达地区。但有一点,河北民风彪悍。燕赵多悲歌慷慨之士,自古闻名天下。赵武灵王胡服骑射之后,河北更是中国骑兵的重要产地。因此,凭借河北精兵,妥善运用,亦可与天下争雄。

『齐鲁山地丘陵』

河北向南跨过黄河,便是山东。前面讲关中、山西、河北,都说了四面屏障。可是对山东来说,没有。它除了东面的渤海、黄海算是安全之外,其余三面,几乎无险可守。整个山东地区一马平川,一打就穿。战国时乐毅一口气吃掉整个齐国,然后田单又一口气将整个齐国吃回来,这种事情,也只有在山东地区才会出现。但山东却又是兵家必争之地,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这里很富。山东渔盐之利天下闻名,而且山东也是中国传统的工商业发达地区。平原之上,粮食自然也相当充足。此地便成了历史上重要的经济基地。对于山东的战略地位,清代地理大家顾祖禹在他的名作《读史方舆纪要》中写道:”山东以自守则易弱以亡,以攻人则足以自强而集事。“堪称至理。

『伊洛盆地』

山东向西,便是古代中国的中心地带,自古战事最为激烈的地区——中原。逐鹿中原、问鼎中原……尽管没有什么割据势力是从中原起兵的,但任何有野心的人物,心里都装着一个中原之梦。至于中原地区究竟是个什么概念,说起来却有些复杂。只得将其再细分,划成四个小区域。

西北,为三川河谷。所谓三川,指的是黄河、伊河、洛河冲积出来的小平原,中原重镇洛阳正位于其上。三川地区除了北临黄河之外,三面环山。山间亦有险关,西面是函谷,东面是成皋,南面是伊阙,北面是黄河南岸的重要渡口孟津。这四处都是历史上的知名地带。函谷自不必提;当年刘邦为了给韩信的战略包围赢得时间,顶住项羽的疯狂进攻,守的便是成皋;战国时秦国与魏、韩争夺伊阙,白起斩杀二十四万人,足见此地之重要;周武王”八百诸侯会孟津“,虽有传说成分,但也能说明孟津的地位。三川河谷,可谓中原的重中之重。

西南,为南阳盆地。此地地势虽说不上有多险要,但确实是兵家必争的枢纽之地。它北面,是中原重地洛阳;西北面的武关是关中门户;南面的汉水、方城山又是荆楚的门户;另兼西接汉中、东临江淮,四通八达,不可不取。历史上,围绕南阳盆地两大重镇宛城、襄阳,发生的战争故事数不胜数。

东南,为淮河上游地区。此地最大的特点,河流众多,淮河、汝河、颍河、涡河、汴河等等,水运发达,堪称中原水系的命脉所在。我们知道在古代,河运极其重要,走水路比走陆路便宜太多。因而掌握这片地区,对于本国经济发展至关重要。又加上南面靠着大别山,是中原少见的有所屏障之地。

东北,是太行山与黄河夹出的一个区域,是关中、山西、河北、中原之间的一个过渡地区。汉代在此置河内郡,郡治在今河南沁阳地区。在即将讲述的刘秀统一战争中,此地便被刘秀定为兵马、粮草的转运中心。可见这里与中原其它地区一样,起着至关重要的枢纽作用。

『汉中盆地』

中原西边,为汉中。汉中地区,是秦岭和巴山之间夹出来的一个长条地带。秦岭隔开了汉中与关中,巴山则把汉中与巴蜀分在两侧。汉中这个地方,在九大战略要地里面差不多是最小的。单独占据汉中,很难成事,必须要向关中或者巴蜀挺进,才能把根据地建得更加厚实。所以汉中的意义,主要在于与关中和巴蜀的联系。汉中与关中隔着秦岭,其间只开了四条谷道曲折相通。自西向东,分别是陈仓道、褒斜道、傥骆道、子午道。陈仓道自不必说,韩信暗度陈仓之策已是中国战史的经典,它的北口正是关中四塞之一的散关。褒斜道并不出名,但却开发最早,当年司马错正是从此道进入汉中,进而拿下蜀地的。傥骆道最为险峻,极少用兵,更加少为人知。而子午道却由于《三国演义》的宣传而极其有名。它实际上是公元5年才开发出来的,而且相比其它的谷道也有些绕远,当时不太受重视,所以魏延才觉得能起到奇袭的效果。至于汉中与巴蜀间的巴山之中,谷道更少,只有两条。其中直通成都的叫金牛道,由于路途最短,最直接,所以为兵家必争。道上的剑门关也是古代名关之一,李白《蜀道难》中创造的名句“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说这儿的。金牛道东边,还有条米仓道,就需要从巴中、阆中,绕到成都了。

『巴蜀盆地』

顺着这两条谷道穿过大巴山脉,来说说巴蜀之地。就防御的角度而言,巴蜀比关中更加稳固。其南面是云贵高原,西面是青藏高原,敌人根本不可能攻上。仅有的两条通路,在北边和东边。北边我们说过了,掐住剑门关,守住米仓道,便可保巴蜀腹心成都的安全。而巴蜀的东面门户,在重庆。重庆是全国有名的山城,因此从东面陆路进攻巴蜀,几乎不可能,只能走长江水路。而巴蜀又位居长江上游,顺流而下易,逆流而上难,加之有三峡阻隔,可谓万无一失。所以说,巴蜀之险,几不可破。但这里有个问题,就是崇山峻岭太多,外面不容易进去,里面也不容易出来。因此巴蜀最容易出现局部割据的势力。然而,一旦巴蜀脱出局域,则变得极其重要。与东面的荆楚相连,则占尽长江天险,足以与北方抗衡;与北面的关中、汉中相连,则可顺流而下,直取荆楚、中原。加之成都平原也是一个巨大粮仓,使得巴蜀虽不是兵家必争(因为很难打下来),却是得之可安天下的重地。

『荆楚山地』

从巴蜀向东,跨过长江三峡,便是荆楚之地。这是整个南方的枢纽地带。与巴蜀相连,则顺江而下,江东岌岌可危;与江东相连,则据守三峡,足可困死巴蜀;又凭借长江、汉水之险,堪与北方对峙。任何一个立足于南方的政权,如果不拿到荆楚,就不会任何前途。因此,有人统计说《三国演义》一百二十回里有七十二回提到荆州,就是这个道理。中国历史越往后发展,长江流域越发重要。

『长江中下游平原』

我们再从荆楚顺江而下,便来到了最后一站——江东。由于长江在安徽境内拐向东北,所以长江中下游的皖东南、江浙一带,历史上又称江东。此地是中国地图上水网最密集的一个地方。因而北方铁骑要想从此地跨江南渡,几乎不可能,必须取道荆楚。因而江东政权只要在西线防住荆楚,便足可割据一方。若能拿下荆楚,便有望争雄天下。春秋时期吴国可以置其余大国于不顾,盯着楚国打,就是这个道理。只不过没想到侧背出了个越国,才骤然灭亡。若吴越连成一体,则大事可图。又由于发生在江东内部的战事极少,北方由于战乱所致的流民大量涌入江东,使得这个地区在历史上是越来越发达。江南鱼米之乡,三江五湖之利,此地便渐渐成为中国新的经济重心所在。江东政权的另一个优势,就在于与它隔江相望的江淮之间地区,常常是各方势力的真空地带。它便很有机会跨过长江,在江北淮南之地建立根据地,为北进中原做好准备。

关中、河北,居高临下,为天下之上游,西北、东北之边患,泰半源于两地。

山西又为关中、河北之上游,自古山西攻河北易,河北攻山西难,如高欢之并尔朱,则追亡逐北之余也。刘秀之入河东,则所对皆乌合之众也。

山西的优点是形式完固,自成一国,应有尽有,春秋时晋以此立国争霸,缺点是出击不如关中、河北平坦方便。山西吕梁、太行包住的中间类似于一个葫芦,葫芦腰容易被切断。

山东似一小关中,故齐之地,东有大海,西有大河,南有穆陵关,亦非全无险要可守,且擅渔盐之富,也是根据地的一选,后期运河发达,更是掐死北方咽喉,朱元璋取大都,则先定山东,断其运道,不过确实是利攻不利守。

洛阳西有崤山、函谷,东有荥阳、虎牢,北有黄河、孟津,南有龙门、伊阙,看似天险,实为天牢,因为从四处险固进至洛阳城下,都只须一天,战略纵深狭小,所以张良反对在此建都。

后来李世民灭王世充,大部分时间都用在攻占洛阳周围的据点上,等到占领四处险要,反而方便唐军阻断救援,王世充空有河南、安徽的大量援兵,只得做了瓮中之鳖,就连来救的窦建德也屯兵虎牢关下,被李世民寻机一并灭了。唐军河阳之溃后,李光弼弃洛阳守河阳,就是把史思明关进了天牢,任自己揉捏。可见洛阳看似天险的迷惑性害人不浅啊。

此外,方城山似在伏牛山与桐柏山交界之处,南阳盆地北端,而非南端。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比喻说法,二地貌似相距甚远。

楚灭申、邓,得方城,强则从此进取中原,宰割陈蔡郑宋,弱则退入方城,据此自守,晋人悬师在外,束手无策,且由于山西南下不易,晋人行动常比楚人慢半拍,直至用孟献子之策筑城虎牢,取得战略前沿。荀文若曰:昔汉高据关中,光武定河内,皆深根固本以致天下。后汉之世,寇恂则比于萧何,邓禹则差强张良,耿弇则仿佛韩信,但又都是缩水版。

从地缘上看,古典中央之国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个集权主义产生的土壤。封闭的地理环境,东西高山大海的阻隔,让东亚这片土地可以很好的产生一个内敛的专制主义中央集权制度的王朝。相反,帕米尔山结以东的欧亚非大陆由于欧洲大陆支离破碎的半岛土地,开放无障碍的东欧平原自己那片欧亚非共有的地中海都让罗马不得不选择做一个扩张成性的外放的国度。同时由于地缘上的结构性差异导致东西方两个帝国走向了两个对立面,四面八方的强敌环绕带来的危机感和八方蛮夷万国来朝的安逸感让东西方两个国家一步一步渐行渐远。在此我并不倾向于哪一个优秀哪一个出色,只能是更加适合自身吧!

支离破碎的欧洲,环绕地中海的土地,催生出西方的商业帝国,同时为了商业往来贸易的沟通,西方最终选择了以希腊拉丁字母为根本的表音字母。因为可以用很少的几个字母表示许多的含义,这种容易学容易记的字母最终在印欧人群中生根发芽。英语学的很好的人应该会发现,英语基础词和高级词之间基本看不出什么递进联系来,因为有一半都是直接从拉丁字母抄的。世界上是不存在什么英语字母,法语字母,德语字母的,这些都是从拉丁字母中衍化出来的。而继承了拜占庭帝国东正教的的东斯拉夫民族沙皇俄国也继承了希腊字母即俄罗斯的西里尔字母,这种文字语言之间的破碎性更是让欧洲的分裂性愈演愈烈。你无法想象一群字母文字的国家让他们选择放弃自己的特色是多么悲痛,这也是欧洲大分裂的很大原因。看到这儿的朋友就应该明白秦始皇嬴政书同文车同轨的历史意义了吧,走过更多土地的华夏人,选择了表意文字——象形字来作为自己的文化根基。这种驳杂大量的文字更强调了整体的和谐以及意思之间的关联,虽然有点难,但是可以很好的保证自己的文明独立性。上世纪下半叶,土耳其和伊朗就曾经为了中亚五国疯狂的兜售打字机,因为表音文字可以跟容易被其他特色的文字影响乃至于覆盖。这也是伊朗彻底消失了曾经波斯特色的悲剧所在吧!

多神信仰祖先崇拜+集权制度+共产主义+儒释道+农本思想

亚伯拉罕一神信仰+分权制度+资本主义/哈里发国+基督教/伊斯兰教+商本思想

同样是印欧人的希腊罗马和波斯帕提亚斗了数百年,而同是闪含人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水火不容知道今天。同样是基督徒的天主教徒和新教徒在欧洲大陆上杀得更加眼红,都喊着:“哈利路亚,上帝的旨意”,同样是穆斯林的逊尼派和什叶派斗了数千年,还都喊着:“真主安拉,安拉胡阿克巴”。

这就是东西方结构性的差异所在,同时各自势力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不过意识形态都是受地缘板块的影响,同样的道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明白了这一点,东西方的天子和奥古斯都因势利导,顺应『势』的变化来谋取利益最大化即可。这或许就是皇帝与凯撒二者的相同点吧。

已委托“维权骑士”(http://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侵权者追究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