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秦帝国屠,大秦帝国怎么就被大泽乡一把火给烧没了?六个原因是其致命伤

关注

大泽乡一场雨,逼出了陈胜吴广揭竿而起。这一闹不要紧,居然应者如云,硬生生把强大无匹的秦帝国给弄了个底儿朝天。

不过说秦帝国不堪一击也不完全正确。在章邯主军的时候,临时成军的刑徒军都把所谓的义军逼在戏这个地方动弹不得,直到项羽破釜沉舟,局面才渐渐向义军倾斜。而镇守九原的原蒙恬部,并没有在正确的时间赶到,甚至于说没有发挥力量。

加上朝廷赵高心存不轨、欺瞒消息,导致上峰对章邯施加了巨大压力,直接造成章邯投降,才真正断了秦帝国的手足。说不堪一击未免太低估秦帝国的战力了,但是灭亡之快确实令人咋舌。

图片来自头条

图片来自网络

这其中,有以下几个主要原因:

1、国力空虚,外强中干。

秦始皇晚期,连续多年的浩大工程,包括但不限于秦驰道、秦长城、始皇陵,以及拆除六国境内的城郭等,耗费大量人力财力,这其中除了正常的徭役、税赋之外,更多的是苛刑峻法、苛捐杂税。

展开剩余83%

到秦二世时期,更是一系列倒行逆施的行为,过乃父而无不及。加上之前灭国大战消耗的元气,秦帝国早已外强中干、摇摇欲坠。六国为新征服的新地,无论民心还是制度都远不及老秦国的向心力,所以主要承担这些任务的大多还是当年共赴国难的纠纠老秦。

老秦国一共就那么些土地、人口,刚完成灭国大战,又一下子要应付这么多任务,人口、积蓄大大被抽空,导致一有战乱,无兵可征,无军可成。所以才有监修帝陵的章邯临时组建刑徒军。

图片来自头条

图片来自网络

2、边军远戍,回马不及。

灭国之后,秦国领土扩大N倍,边陲需要驻军,新秦地需要驻军、官员。王翦当年的大军下百越,赵佗的大军在南越,蒙恬军在九原防守匈奴(当然,此时蒙恬已死)防区还要加上原来的燕国和赵国承担的抵御匈奴和东胡的任务。

可以说,秦帝国当时就像一只大长腿蜘蛛,爪子伸的老长,肚腹却柔软袒露。

3、失去民心,百姓苦秦。

秦始皇中期开始到秦二世亡国,秦国处在所谓的“大一统的诅咒”中。

秦始皇是野心大,穷兵黩武要于有生之年毕万世之功,完全不顾修生养息之道,导致竭泽而渔。

至于秦二世,则是浑浑噩噩懵懵懂懂,生于深宫长于妇人之手,被赵高玩弄于股掌之间。秦法素来以严苛闻名,商鞅孝公时代就引来众多非议,可想而知如果从咸阳到地方各级官吏再胡来一点儿,老百姓会过成什么样子。

睡虎地秦简表明秦法规定,戍边逾期不死,有人说陈胜吴广没学问误读秦法。其实我觉得,从基层老百姓的经验看,当时并非误读,而是秦法早已走样。

当老百姓都活不下去,尤其是老秦国人都觉得活不下去的时候,这个朝廷亡了最好。

有几个有意思的例子可以看下,农民起义蜂起的时候,人在南越的赵佗选择了封锁道路、隔岸观火。而义军兵锋所至之处,大多不战而降或者杀官而降。老百姓恨秦王朝到什么程度,可想而知。

比较近的例子是大清国,面对慈禧向全世界宣战的疯狂行为,南方几个巡抚们居然搞了一个“东南互保”,可谓是晚清版赵佗。真是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图片来自头条

图片来自网络

4、制度惰性,能人缺失。

秦法是秦国从秦国从当年被诸侯夷狄遇之的边陲小国变成君临天下的大秦帝国的不二法宝,我们也知道,秦始皇是千古一帝,其强势超过包括秦孝公以降的任何一任君主,是典型的强人政治。

但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如果太依赖制度,就会压抑人的能动性,培养出一帮言听计从的执行力很强但几乎没有变通能力的随扈。

如果老大太强,手下就不会有独当一面甚至力挽狂澜的二把手。

自灭国大战后,随着王翦、李信、杨端和等一干能臣武将的老去、退隐,朝廷里几乎没有能够和李斯、赵高抗衡的大臣。

蒙恬,虽然不甘心,却也只能任人宰割。这就是强人政治+过度依赖制度的悲哀:一头狮子管理一群绵羊,当狮子老去,来了豺狼的时候,绵羊只能坐以待毙。

所以赵国可以有平原君赵胜,魏国可以有信陵君魏无忌,但秦国,对不起,谁也指望不上。

当年刘邦教育儿子是把棍子上的荆棘给弄没了,相比之下,秦始皇更彻底,他直接把棍子给撅断了。

5、始皇帝贪恋权势、疑心太重,以至于秦国既没有强力宗室,也没有强力外戚。

自四贵之后,秦国王室尤其注意限制宗室的力量,以至于“无军功不得芬华”。锦衣玉食是有的,可政治影响力和军事武装,想都不要想。

始皇帝或许是受其母赵姬之事影响,终生不肯立后,导致秦国没有外戚可以倚重。

于是我们看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试图二世三世万世家天下的秦国王室,居然被赵高这样的邪恶管家把持朝政却没有一个一呼百应的“自己人”。

章邯这个职业经理人,尽管热爱秦国,但发现KPI根本无法完成的时候,断然选择反水。可以说,秦国的去家族化管理、职业化管理进行的很彻底,以至于有些超前,把自己折了进去。

反观汉,王莽篡汉后,义军里还有个好歹算是汉室宗亲的汉光武刘秀登高一呼民心所向。当然,汉献帝形如傀儡的时候,还有个中山靖王之后孝景帝玄孙刘备跑到四川延续刘家香火。

图片来自头条

图片来自网络

6、接班人制度缺失,风控意识薄弱,接班人培养失败。

这与秦始皇贪恋权势、疑心太重有很大关系,始皇帝迟迟不立皇储,导致合法继承人始终缺失,以至于被赵高在沙丘行宫钻了空子。

如果早早确定合法继承人,断不会有通过改遗诏就可以轻易改天下这样的事发生。

而接班人培养更是比较失败。长公子扶苏,自尊心过强而承受挫折能力太差,对父亲盲目顺从,对形势完全没有判断力,更没有政治斗争的经验,纯粹一个傻白甜。

以至于一封假诏书就可以让他自杀。其余的公子、公主,更是没有什么想法,被得势后的秦二世如同猪狗般屠戮殆尽,连个逃亡的都没有。我甚至严重怀疑始皇帝的子女普遍存在智力或常识上的缺陷。

子婴,有说是扶苏的儿子,有说是嬴政的弟弟,不管是哪个身份,在杀了赵高后选择开城投降,连个李代桃僵易装而逃的想法都没有,真不知道是不是宋襄公转世。结果就是撞在项羽的刀口上,断了大秦最后一根香火。

图片来自头条

图片来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