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罚帝国,辛巴被罚90万元,快手账号封禁60天,“直播卖货帝国”终沦陷?

关注

文:李晓光、石丹

ID:BMR2004

“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事件终于有了结果。12月23日,广州市场监管部门拟对辛巴旗下和翊公司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90万元的行政处罚。

根据通报,在直播带货过程中,主播仅凭融昱公司提供的“卖点卡”等内容,加上对商品的个人理解,即对商品进行直播推广,强调商品的燕窝含量足、功效好,未提及商品的真实属性为风味饮料,存在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行为,其行为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第一款的规定。

燕窝背后的生产方广州融昱贸易有限公司,市场监管部门则拟对其作出责令停止违法行为、罚款200万元的行政处罚。

同时,《商学院》记者从快手官方获悉,快手电商从12月23日起,对涉事主播“时大漂亮”追加封停账号60天;对事发后在直播间存在不当言行的和翊公司负责人辛有志,封停其个人账号60天。对和翊公司及其关联公司旗下猫妹妹、初瑞雪、蛋蛋小盆友、陈小硕、徐婕、达少、赵梦澈、安若溪、Angel安九等27名电商主播封停账号15天,要求该公司组织旗下电商主播进行相关培训与学习。

辛巴,这位自称农民儿子、在快手拥有7102.2万粉丝的头部网红,正经历成名以来最大的争议,他辛苦打造的“直播卖货帝国”会轰然倒塌吗?

持续发酵的燕窝风波

辛巴或许没有想到,小小的一碗燕窝让他栽了个大跟头。2020年10月25日,他旗下的主播“时大漂亮”在直播时向粉丝推荐了一款燕窝产品——茗挚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

据了解,这款即食燕窝在“时大漂亮”直播间售价为258元15碗,也就是每碗17.2元,最终一共销售出去57820单,销售金额达15495760元。

很快,有消费者质疑该款燕窝“是糖水而非燕窝”,并要求辛巴对此作出解释。随后,辛巴现身其徒弟“猫妹妹”直播间进行回应,为了验证品牌的真实性,辛巴连开数罐新燕窝进行演示并拿出了产品检验报告自证清白。

在直播中,辛巴甚至表示自己有录音,该名消费者需要加价才下架视频,这样看来就是赤裸裸的敲诈勒索,辛巴信誓旦旦地表示:

倾家荡产也要告这些人诽谤。

随后,辛选官方微博甚至还发布了律师声明,称“时大漂亮”在直播间推广销售“茗挚品牌小金碗碗装燕窝冰糖即食燕窝”均为合格正品。

“公司和时大漂亮对部分网络用户对原视频进行于剪辑和修改后发布诋毁评论的侵权行为,将委托律师调查取证,采取法律措施,追究相关人员的法律责任。”在声明中,辛巴方面提到。

职业打假人王海的加入,改变了“燕窝事件”的走向。从2020年11月7日开始,王海发布多篇博文表示,辛巴燕窝是风味饮料不是燕窝,消费者可要求退一赔十。

更为关键的是,在2020年11月19日,王海在微博发布了中广测出具的检测报告,直指辛巴所售的即食燕窝产品“就是糖水”,且“该糖水不含蛋白质和氨基酸”。

在王海拿到的检测报告中,唾液酸含量为万分之一点四”,而市场上每100g含量的唾液酸售价是500元,0.014g价值也只有7分钱左右,加上包材、内容物、加工费、工业成本不超过1块钱。

辛巴方面的态度也发生了转变。

在王海发布检测报告的第二天,辛巴方面随即通过辛选官方微博发布了“燕窝事件回应”声明表示,所售产品除了冰糖燕窝制品本应含有的糖分外,还含有燕窝成分唾液酸,如果消费者对产品有任何不满可向商家申请退货退款,己方团队会全力帮消费者维权。

2020年11月27日晚间,辛巴在微博上发布了《辛有志写给广大网友的一封信》,承认该燕窝产品在直播推广销售时,确实存在夸大宣传,将召回全部售出产品,并退一赔三。

与此同时,辛巴方面还公布了团队的整改方案,将深刻反省内部管理,严抓品控,启动内部整改升级,所有主播和团队加强专业学习与培训。

针对赔偿进度以及具体如何整改等问题,《商学院》记者向辛巴方面发去采访函,截至发稿没有收到回复。

或面临15年刑期?

不同于其他主播,辛巴团队实行的是家族制,旗下主播需要拜其为师。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辛巴818家族的GMV(成交金额)高达133亿元。

2020年以来,辛巴家族更是展现出了强大的带货能力,一份8月份快手主播带货销量排名显示,前四名都是辛巴和他的徒弟:第一名辛巴,第二名蛋蛋,第三名时大漂亮,第四名猫妹妹。

因此,辛巴也有了叫板平台的底气。2020年4月,辛有志在直播间公然喊话快手:

快手,我希望你们把眼睛擦亮一点,我辛巴在大部分的类目当中,可以调动整个国内的资源,请运用好我身上的本事和资源……

这一次,一向我行我素的辛巴最终选择了道歉,甚至还引来了监管部门的介入。据人民日报消息,在2020年12月8日广州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已经介入“燕窝事件”12月23日,广州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公布了“辛巴带货燕窝”处理处理结果:辛巴旗下公司被罚90万。随后,网络上更是疯传辛巴将面临最低十五年有期徒刑的牢狱之灾。

依据是《刑法》第140条规定,生产者、销售者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二百万元以上的,处十五年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严哲瑀律师表示,对于“辛巴被立案调查或被判15年”的新闻,从刑期上判断报道真实的可能性不大。

根据现有的辛巴团队声明来看,辛巴本人和其控制机构并非问题燕窝的直接销售方,辛巴本人是MCN机构的实际控制人,MCN机构在整个营销过程中更多是偏向广告发布者和广告经营者的角色。如果要构成十五年的刑期,需要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并且销售额要超过200万以上。

“即使辛巴本人在这个过程中具有主观故意,也更符合虚假广告罪的构成要件,刑期也是在两年以下,辛巴究竟责任如何,关键还是他在整个燕窝销售过程中的真实角色问题以及知晓程度如何,这个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调查。”严哲瑀进一步说到。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丁梦丹律师则分析依据《食品安全法》第148条第二款主张“退一赔十”惩罚性赔偿,不以人身损害为前提。辛巴团队带货销售的产品声称“即食燕窝”,按照“即食燕窝团体标准”,每100g即食燕窝至少不低于1g唾液酸;而对于“透明胶状物”,系燕窝中的唾液酸还是添加物“冒充”,需深度鉴定本质及含量,不能一概而论。

在丁梦丹看来,如若未按标准要求作标识的,且经营者“明知”含量不达标、配料“冒充”情形下仍然销售,属于不符合食品安全标准,可以向经营者主张“退一赔十”惩罚性赔偿。

据丁梦丹透露,对于“明知”的认定标准,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食品安全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五条明确“明知”违法而提供其他便利条件,个人认为在此次事件可以扩大解释包括“直播带货”的便利条件,以此拓宽销售渠道,有关单位和个人应承担连带责任。

“在该事件中,需要考量辛巴团队作为经营者对于产品的进货查验义务、进货来源、价格分润等多方因素综合考量,不能简单套用法条。”丁梦丹进一步说到。

丁梦丹表示,此次事件,也给众多直播、机构甚至电商平台以示警醒,即使履行了进货查验义务,但基于“直播带货”面对受众更广,且作为公众人物对于产品来源具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和查验义务,而非简单要求提供和查看检测证书,资质等“形式主义”,或是将责任通过合同“撇清”,更应自主结合法律法规、相关标准作深度查验、鉴定,以尽可能避免产品安全标准、产品质量的问题,尤其是食品安全。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则表示,直播电商行业不能一味地只顾发展,不顾安全和合规,漠视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在他看来,王海的出现某种程度上可以促进行业的健康发展。

售假风波之下,平台该如何担责?

12月15日,微信公众号“罗永浩”发布《关于11月28日交个朋友直播间所销售“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为假货的声明》称:11月28日,“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了“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经检测非纯羊毛,而是假货,将对消费者进行3倍的赔偿。

与此同时,另一快手头部主播二驴,近期在直播间主动承认妻子卖酒时夸大宣传,并称呼打假人王海为“爸爸”,请求放自己一马,以后改进。

在直播电商的热潮之下,主播虚假宣传、销售假货等损害消费者权益的事件时有发生。在人民网2020年6月推出的直播投诉平台中,短短几个月投诉量就已经突破了2000。在黑猫投诉上,关于直播带货的投诉已超过20万。

在近期,央视也屡屡报道了直播带货中发生的一系列案件,有数额巨大的假口红,有直播带货假冒注册商标商品,有假奢侈品,还有宣传与实际不符的服务产品等。

但到目前为止,只是主播道歉赔偿,却没有看到相关直播平台为此公开表态,甚至涉事的主播们在对着镜头真诚认错之后,到了晚上还是可以继续直播带货。

产业观察家葛甲向《商学院》记者表示,直播带货与之前的电商有所不同,电商有平台和商家作为责任人,但平台要负有主体责任。而直播带货则有电商平台、店铺所有者、直播平台、直播人这四个责任人。电商平台负责商品链接落地,店铺所有者负责商品陈列展示,直播平台为主播的带货行为提供场地,而主播则负责向用户推荐商品。

在他看来,如果出现了假货问题,首先店铺所有者要负有最终责任,这种责任有可能是刑事责任,主播如对假冒伪劣商品来源知情,应负有与商家同等的责任,甚至于被追究刑事责任。

他认为,作为电商平台和直播平台,在出现假货之后可以刑事免责,但还是应该承担相应的主体责任,这两者有责任对平台上发生的假货陈列展示和销售行为进行治理,绝不是像他们现在这样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

“在直播带货假货风波中寂静失声的平台们,‘沉默是金’仅仅是相对而言,在一些关键时间节点恰恰要拿出应有的态度,不要等到不可逆的结果出现,再去做游说,申辩、诉苦、求支持。”葛甲进一步说到。

在丁道师看来,尽管平台能采取的措施有限,但只要对违规的主播进行严厉处罚,很快就能遏制这股不正之风。“当然,这会导致平台的交易额受到较大的影响,关键还要看平台的取舍。”他进一步说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