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的帝国,北宋帝国的遗民_起点中文网

关注

元丰二年,曹家宣被指派到西南前线指挥战斗,打了三个月,平定了战斗。随后,出兵入侵大理——其实不能够叫做入侵,应该说是反击。宋朝的大军一直杀到了昆明城门口,神宗要求退兵了,真是不了解状况。于是,曹家宣含着泪退兵了。

曹家宣十分赞赏曹汪俊,上表朝廷,请求加赏他。神宗皇帝封他做惠州太守。曹家宣又去拜访了长沙太守丁泳越。曹家宣现在正是名气旺盛的时候,丁泳越听说曹家宣要来长沙,激动的直接从马上跌落下来,立即准备一桌子好菜来款待他。曹家宣大喜,径直回京师了。神宗皇帝亲自在城门旁边迎接,皇上看见曹家宣的中央军回师了,大喜,在城楼上招手致意。第二天上朝,曹家宣特地为丁泳越说了几句好话,结果,丁泳越被封为长沙候。

这时,曹家宣在朝上朗声问道:“是谁上奏圣上要求退兵的!”曹家宣环顾四周,见无人敢应,大怒,厉声道:“敢做不敢当吗!”这时,中书舍人章惇尴尬的站了出来,小声说道:“我上奏的。”曹家宣怒极,掣剑欲斩章惇,王安石见了,劝道:“好了好了,这件事到此为止,算了吧。”曹家宣没办法,大声骂道:“你他妈的知道我离昆明多近了吗!”章惇冷汗直出,不敢说话。幸亏神宗出言阻止,不然还真是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夜里,章惇怀恨在心,差人将几箱交子搬到了曹家宣府的后院里,第二天,就状告神宗,说曹家宣贪污官银。神宗皇帝起初根本不信,知道被章惇逼逼叨叨的说的不耐烦了,派兵去搜,结果,还真就搜出了几箱子交子。神宗在震怒之下,将他贬到了黄州做酒监——说白了,就是在政府开的酒吧当老板。曹家宣整天除了买酒就是作诗,生活十分自在。

过了四年,曹家宣被升到黄州做刺史,苏东坡当黄州太守,刚好和他搭伙。苏东坡这个人天生爱玩,经常和他下棋——有时和看门的士兵一起搓麻将,倒是让那个看门士兵发了一笔小财,辞职做生意去了。一天,苏东坡被输的实在是没钱了,他心里十分愁苦,跑去和张怀名玩了,没有叫上曹家宣这个丧门星一起去。当晚,他就写了一篇游记,叫曹家宣看见了。曹家宣大怒,找苏东坡去说理,大声质问道:“昨天你和张怀名一起夜游,为什么不叫上我?”这篇夜游的内容大致如下:

元丰六年十月十二日夜,结衣欲睡,月色入户,欣然起行,念无与为乐者,遂至承天寺寻张怀名。怀民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庭下如积水空明,水中藻、荇交横,盖竹柏影也。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曹家宣当天就要求张怀名和他今天晚上一起搓麻将,以表歉意。结果,他们两个输的一塌糊涂。如果惩罚真的就这么爽,那张怀名也许会经常犯错误。

元丰八年,神宗驾崩。太皇太后摄政,全面罢黜革新党,司马光政府上台,司马光官拜宰相,全面的、大规模的废除新法,王安石辞去宰相职务。元祐之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