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匈帝国塔菲,尼古拉的救赎_第63章 三皇协议修订_起点中文网

关注

柏林

德国宰相俾斯麦,俄国首相本格,奥地利首相爱德华·塔菲正在举行会谈。

俾斯麦和本格还没说话,爱德华·塔菲先提出条件了,希望在原有条约基础上加上对塞尔维亚的条款,本格看着红光满面的爱德华·塔菲,心里想着还好有考虑到。

其实奥匈还是有一些底气的,19世纪80,90年代,奥匈正处于急速工业化的阶段,工业经济发展迅速,维也纳、布达佩斯、布拉格、利沃夫等城市的人口增长都超过了60%,在内莱塔尼亚,奥地利和波西米亚-摩拉维亚是工业区,人民识字率超过85%,伊斯特利亚半岛的里雅斯特是帝国重要海港,联系着英国和美国等重要贸易伙伴。在外来塔尼亚,则是欧洲传统的大粮仓匈牙利大平原,是继美国之后的第二大面粉出口国。

现在俄国已经在巴尔干退出,奥匈的对手只剩下一个西亚病夫奥斯曼,怎么看奥匈都处于历史上最好的阶段,所以爱德华·塔菲觉得这要求并不突兀,很合理。

本格先不说话,扭头看向俾斯麦,俾斯麦沉默了一会说道:“首相,虽然是奥匈的内政,但我还是要说一句,最近捷克地区的德意志人似乎受到了很多不公正的待遇,贵国在捷克地区颁布法律,只允许会捷克语的人当公务员,他们可不是贵国的皇帝陛下,会说8种语言,捷克语是最难的,很多德意志人都失去了工作,我希望你们能重新考虑一下这件事。”

俾斯麦说完,本格继续说:“是啊,贵国的匈牙利王国总是在帝国中央政府层面追求更多的自主权利,可是却忽视在匈牙利王国内部其他少数民族的权利,那里有很多斯拉夫人,我们国内的斯拉夫主义者您是知道的,我也希望贵国政府能真正落实下你们的民族平等自治政策,不然我们的压力会很大啊。”

爱德华·塔菲被这两个人的言语给刺激到了,两人说的话都是事实,尤其是匈牙利,在爱德华·塔菲看来就是奥匈的毒瘤,每一次政府拨款都要在帝国会议上争吵,行政效率低下,可是他这次来的目的也是为此啊。

奥匈皇帝弗朗茨想把塞尔维亚人的势力引入,以此对抗匈牙利王国,从而在中央层面维持一种三元帝国平衡。

塔菲还在思考着,本格又说话了;“其实贵国想吞并塞尔维亚我们可以理解,贵国内部本身就有很多斯拉夫人,如果在保证民族平等自治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考虑,塞尔维亚太落后了,我们也希望斯拉夫同胞们能过得好一点,只是贵国必须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俾斯麦扭过头意外的看着本格,猜想这不会是他背后那位皇储出的主意吧?

塔菲紧跟着问道:“什么代价?”

本格喝了口桌子上的咖啡,不慌不忙的说到:“之前,我们同意贵国吞并波黑地区,贵国是付出了一大笔贷款的,波黑地区可全是山区啊,塞尔维亚怎么说也比波黑好很多吧,如果贵国能提供足够的无息贷款,那我们可以考虑。”

“多少?”

“恩,贵国的货币比较混乱,就拿卢布算吧,约合5亿卢布”

“这不可能。”

“恩,估计贵国的匈牙利王国也不会同意,上一次的贷款听说是在弗朗茨陛下的压力下,帝国议会才勉强通过的,既然不行,那就算了吧”

塔菲看向俾斯麦,俾斯麦也说了句:“如果有这些钱,贵国政府还是考虑更新一下军事装备吧。”

塔菲悻悻的不说话了。

轮到俾斯麦和本格交锋了。

“首相,相信您也知道法国最近发生的事,这对于我们君主制国家来说是绝对不能接受的,我希望在新的协议中能把之前的法国特殊条款取消。”

本格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俾斯麦,那意思是,钱呢?多少钱啊?不得不说,本格在尼古拉的影响下已经掉进钱眼里去了。

俾斯麦实在没见过俄国代表这个样子,说好的欧洲宪兵呢,说好的欧洲压路机呢,说好的欧洲君主制维护者呢?这才过去多少年啊,怎么现在俄国上下就像个商人一样。

“恩,如果贵国答应废除法国特殊条款,那么我们德国可以提供约合1亿卢布的贷款。”

“宰相,法国最近与我们俄国贸易增长很快,如果你们故意把这份协议泄露出去,那我们是要独自承担来自法国的怒火。那样的话我们的经济会受到很大影响。”

“不会泄露出去的,我们都是秘密协议。”

本格不接话

俾斯麦无奈,只得说道;“我们可以保证这份协议的秘密,同时可以把贷款提高到2亿卢布,无息贷款。”

“宰相,听说你们德国最近在世界各地的殖民地投资很大啊,比起其他各国来,你们投入了那么多资金用于基础设施建设,我们德俄两国是传统的伙伴,是不是···”

俾斯麦考虑到德国的未来不由忧心忡忡,特别是在那次与尼古拉谈过之后,现在德国议会原本支持俾斯麦的民族党已经快失去多数地位了,天主教会,社会民主党等对手都在蠢蠢欲动,德皇和皇储的身体也不是很好,唉,为了德国的未来,哪怕只是短短几年,俾斯麦决毅作出让步。

“5亿卢布,无息贷款,分10年还清,贵国可以自己做主贷款的使用,不过必须将协议的期限延长,从原有的3年增加到5年。”

本格考虑了一下,觉得这个条件可以了,与之前和尼古拉商议的差不多,再过分就不合适了,所以就点了点头“可以”

1887年4月3日,德俄奥三国在柏林签署了新的三皇协议,为期5年,与之前相比只有一处改变,将法国特殊条款剔除,而俄国则换回了5亿卢布的无息贷款。

尼古拉看着那一串串数字,心想这一次可把俾斯麦给得罪的不小,不过还是值得的,俄国现在急需这笔资金。

说起来,这几年俄国的发展已经很快了,政府收入增加了不少,就拿刚刚过去的1886年来说,虽然已经取消了人头税,降低了一部分关税,酒收入也由于清醒运动降低了不少,但截止到1886年底,国有公司利润已经回到土地改革前的水平,再加上增加的矿产税,城市固定资产税,企业营业税所得税等。

1886年俄国政府收入达到了创纪录的13.56亿卢布(历史上1886年俄国收入9.58亿)。支出为13.9亿卢布,财政赤字3400万卢布,这还是真实的,不像以前那样军事开支特别列出,国防开支现在已经都统一归纳到政府支出里面了,在所有的支出中,教育支出占比达到了惊人的6%,当然了,主要是前期建设花的太多,后面应该会降一点,毕竟这个占比已经达到后世西欧发达国家的比例了。

科技经费也很恐怖,占政府总预算的5%,尼古拉铺的摊子有点大,但他相信这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