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鲁维帝国,西罗马灭亡时,东罗马在做什么?

关注

著名的“3世纪危机”时期的公元292年,罗马皇帝戴克里先(Diocletianus,244年-312年)为了更好地管理庞大的帝国,将整个帝国分为两部分,在意大利和希腊地区各设立一个皇帝(称奥古斯都)和辅佐前者的副皇帝(称恺撒)。此后,被称为“大帝”的君士坦丁一世(拉丁语:Constantinus I Magnus,272年2月27日-337年5月22日)重新短暂地统一了罗马帝国。君士坦丁决定建立一个新的首都,他选择了一个名为拜占庭、最早由希腊移民所建的城市。330年,这个首都建成了,君士坦丁称其为新罗马(Nova Roma)。但一般人称其为君士坦丁堡(Constantinople,意为君士坦丁之城)!

公元395年,最后一位统治统一的罗马帝国的君主——狄奥多西一世(Theodusius Ⅰ约346年-395年1月17日)在临终前,再次将罗马帝国分成东西两部分,由其两个儿子分别统治。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的东部帝国,即为东罗马帝国。

分裂后的东西罗马帝国都面临着一个巨大的冲击、威胁与灾难——由公元376年开始的各日耳曼人部族在整个欧洲的超大规模南迁行动,即罗马人眼里的“蛮族入侵”,后世史书上记载的“民族大迁徙”。

这场持续几个世纪的民族大迁徙狂潮冲击中,西罗马帝国渐渐不支,并最终轰然倒地。公元476年9月4日,蛮族将领奥多亚塞罢免了最后一位西罗马皇帝,正式灭亡了西罗马帝国。

东罗马帝国,却在大迁徙时代的最危险时刻,顽强地抵御住了攻势,从而获得了喘息的机会,并慢慢积累力量。后世人也是从那个时间点之后,以君士坦丁堡的原名拜占庭,称其为拜占庭帝国,以表示其是罗马帝国的延续与新历史阶段。所以“拜占庭帝国”这个词是后代人的表述,所谓的“拜占庭帝国”这个名称,东罗马帝国从来没有使用过。虽然他们的文化、习俗乃至血缘都更接近希腊人,但他们始终自称为“罗马人”。其皇帝也自认为是罗马君主、古代罗马恺撒的继承者和接班人。

那为什么西罗马帝国灭亡而东罗马帝国得以生存呢?我们不妨根据中国古代传统的“天时地利人和”三要素,来分析一下原因。在天时上,东西罗马都遭遇了民族大迁徙,这个是相同的。

地利上,两者所面对的危机却完全不同!西罗马帝国的边防线西起西班牙西部,北至大不列颠地区,向南深入今天的法国,再向东横穿德国,横跨匈牙利,止于潘诺尼亚,要面对法兰克人、汪达尔人、勃艮第人、西哥特人、阿勒曼尼人、伦巴第人以及北方的盎格鲁人、撒克逊人,之后还有匈人等等攻势。

西罗马帝国的军队必然顾此失彼、捉襟见肘。而东罗马帝国北方的黑海是天然的屏障,让帝国整个小亚细亚的核心地带处于较安全的状态。而东地中海保护了帝国的重要粮仓——埃及地区。东罗马的军队仅需要防御西北方向上的“蛮族”,即多瑙河盆地与色雷斯防线的东哥特人,以及尾随而来的匈人或阿兰人。东罗马帝国另一重要防线就是面对东方大国波斯萨珊帝国的叙利亚交界区域。但这里只要是防御住了尼西比斯地区(亚美尼亚高原附近)的堡垒与防线,波斯人就无法突破。所以,凭借着地利,东罗马帝国逃过一劫。

到公元6世纪,东罗马帝国一度呈现出强盛的状态。在这个时期,日后久负盛名的拜占庭重装骑兵已经开始崛起。查士丁尼一世皇帝与名将贝利撒留这对组合,不光抵御住了萨珊波斯帝国的凌厉攻势,还灭亡了汪达尔人渡海于北非建立的王国,更短暂夺回了罗马城,灭亡了东哥特王国(宦官纳尔塞斯领兵)。但此时拜占庭帝国的国力,已经无法支撑查士丁尼的伟大理想。在其死后,罗马城、意大利与西班牙的大部分地区,再度失陷于伦巴第人之手。同时,拜占庭帝国不得不全力面对萨珊波斯帝国的攻势。也是萨珊波斯那著名的具装骑兵,让拜占庭帝国多次饱尝败仗的痛苦。

公平地说,萨珊波斯是当时世界上数得着的强悍帝国,如果是正面对决败于这样的对手,也算得上情有可原。但有一个因素,让帝国的上空仿佛开始出现“败仗庭”的阴影。这个因素就是说完“天时”“地利”之后,马上要提及的“人和”。

可以说,纵观拜占庭帝国的千年岁月,“人和”一直是个老大难问题。作为罗马帝国的延续,继承了其遗风,拜占庭的宫廷政治时常受到阴谋、政变与暗杀的影响,尤其是未能建立正常合理的继承制度,更使得国内政治很难保持长期安定。也正是这个魔咒,时不时地将拜占庭帝国变成“败仗庭”。

如7世纪初,将军福卡斯废黜并杀害了莫里斯皇帝,但他又被迦太基总督希拉克略起兵击败并处死。就在此期间,阿尔瓦人、斯拉夫人与萨珊波斯人大举入侵拜占庭帝国。大约在622-623年,萨珊波斯军队攻克了博斯普鲁斯海峡的卡尔西顿,其兵锋在海路与陆路,同时威胁君士坦丁堡。

所幸新上台的希拉克略皇帝极具英雄气概。他建立了日后对拜占庭帝国影响巨大的以小军役土地为主体的“军区制”,并亲自带领军队,于公元626年8月10日,在君士坦丁堡战役中,力挫阿尔瓦人及斯拉夫人的舰队。之后,希拉克略更于公元627年12月,在萨珊波斯首府附近的尼尼微,决定性地击败了萨珊波斯帝国军队,从而彻底收复了全部领土。

然而,似乎上天真得很想让“败仗庭”这个名号名至实归一样,在拜占庭民众刚刚为希拉克略的胜利而欢呼完,正想通过休养生息,去弥补这十几年无休止的战争与动乱对于帝国的巨大破坏时,一个更为可怕的敌人出现了。

公元630年初,以麦加城被降服为标志,阿拉伯半岛上的各部落民众开始以伊斯兰教为核心,建立一个统一的阿拉伯国家。很快,阿拉伯人掀起了长达一百多年的军事大扩张,史称“阿拉伯大扩张时代”。

在东方,阿拉伯军队以极快的速度,在数次战役后就灭亡了曾经的中亚霸主萨珊波斯帝国。在西方,拜占庭帝国则成为阿拉伯人首当其冲的目标。在很多人的印象里,阿拉伯军队的形象是骑着阿拉伯马,手拿弯刀的“阿拉伯轻骑兵”。但其实,阿拉伯帝国的骑兵数量急剧增多,是在其征服了北非及西班牙地区大片领土之后的事情。在大扩张初期,阿拉伯军队依靠的是出色的步兵弓箭手、曾经为拜占庭帝国和萨珊波斯帝国充当佣兵的重装步兵,以及喜欢使用长达5.5米的骑矛和直剑的肉搏骑兵。

另外,阿拉伯军队有一个拜占庭帝国所没有的优势——贝都因人所提供的大量单峰骆驼。这些单峰骆驼使得阿拉伯军队能轻易跨过尼西比斯南部的沙漠天险,从而在拜占庭军队意想不到的地方出现。

公元636年,拜占庭军队在雅穆克战役中虽然多次占据上风,但最终还是败给了阿拉伯军队,从而决定了叙利亚的命运与归属。此后,拜占庭帝国的东方首府安条克投降,叙利亚南部的耶路撒冷城也打开了城门。接着,阿拉伯军队又征服了埃及,逐步占领了北非,并通过直布罗陀海峡进入西班牙,消灭了西哥特人。可以说,除了攻击拜占庭的小亚细亚核心地带和君士坦丁堡遭到失败外,阿拉伯军队几乎战无不胜。一个横跨亚、非、欧的庞大阿拉伯帝国建立起来,甚至从三面形成了对拜占庭帝国的包围。

此后的拜占庭帝国可谓内忧外患,内部陷入以“破坏圣像运动”为代表的政治、宗教内乱,外部则不断受到阿拉伯帝国和新崛起的保加利亚人的冲击与劫掠。而前文提及的尼基弗鲁斯一世的战败身死、头颅被做成酒杯,可以算得上拜占庭的国运跌倒了谷底。因为自公元378年,罗马皇帝瓦尔斯在抵御西哥特人的亚德里亚堡战役中被杀以来的400多年里,尼基弗鲁斯一世是第一个被外敌战败杀死的“罗马皇帝”。

公元863年,拜占庭军队全歼了阿拉伯统帅奥马尔的主力军队。以此为转折点,拜占庭帝国逐步发动反攻。到了公元10世纪,拜占庭帝国最为强盛的“征服者时代”来临了!

公元965年,号称“白色死神”的拜占庭皇帝尼基弗鲁斯二世带领着具装铁甲骑兵,在托罗斯战役中彻底地打垮了小亚细亚东部的阿拉伯人,收复了安条克城和北部叙利亚。其后继者约翰一世与巴西尔二世则继续了其事业。

公元970 年,约翰一世仅用4个月就击败了罗斯与佩切涅格游骑兵、保加利亚联军,并将他们削弱成一个可以控制的盟友。

公元995年,巴西尔二世击败了阿拉伯人,解除了阿勒颇之围,进而占领奥龙特斯河河谷,甚至推进到了更靠南的地方(霍姆斯和美索不达米亚),只是由于兵力不足才使他没有尝试收复耶路撒冷。他的胜利使拜占庭帝国在叙利亚地区的统治得以恢复。

公元1002年,保加利亚第一帝国达到了其极盛时期,疆域扩张到了北至多瑙河,南达希腊北部,西抵亚得里亚海,东至黑海的广大区域。而这些领土都是在300年里,其从拜占庭夺走的。巴西尔决心夺回这些领土,在此后的十几年中拜占庭军和保加利亚军队在巴尔干半岛长期交战。公元1014年7月29日,巴西尔取得了萨洛尼卡战役的决定性胜利。他为了恐吓保加利亚人,将14000名保加利亚俘虏,每100人里刺瞎99人,只留1个带他们回家。由此巴西尔赢得了“保加利亚人杀手”的名声。公元1016年,巴西尔和基辅罗斯联合,击败了卡赞王国对克里米亚半岛的进攻,成功保住了拜占庭在克里米亚半岛南部的领土。公元1018年,巴西尔大举入侵保加利亚,毁灭了保加利亚第一帝国,为当年的尼基弗鲁斯一世报了仇。巴西尔之后又将兵锋转向东方,他几次出征高加索附近的地区,占领了格鲁吉亚的一部分,将亚美尼亚王国的一部分纳入帝国版图,另一部分作为拜占庭的附庸继续存在。此外,巴西尔还收复了意大利南部被诺曼人征服的大部分领土。

巴西尔二世于公元1025年12月15日去世时,他留下了一个从亚美尼亚山脉至亚得里亚海、从幼发拉底河至多瑙河的庞大帝国和诸多强将与25万精锐的军队。在其背后,更是支撑这一切的希拉克略大帝所首创的军区制。军区制的基础是“军役地产”,简单地说,就是让大量士兵在和平时期开垦、种植与训练,战争时期出征,尽可能地自给自足,自备武器与装备。军役土地制实际上造就了一个负有军役义务的小农阶层。他们以小农家庭经营方式从事农业生产,除了担负赋税以外,还要为从军作战做好一切准备。当农兵的长子继承其父的军役义务和军事田产后,其他的儿子便补充到负有军役义务但不从军作战的自由小农中。这种制度就为拜占庭帝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优秀兵源。

然而,“自毁长城”这种故事并不仅仅发生在中国历史上。在巴西尔二世死后,那个名为“败仗庭”的诅咒,又通过拜占庭帝国“人和”不足的缺口开始发威了!在巴西尔二世的后继者特别是罗曼诺斯三世皇帝眼中,帝国的外部已经足够“安全”。而对于那个无法有效控制的强悍军队,才是眼中钉。于是,他利用官僚开始逐步打击军队势力,使得巴西尔二世留下的名将们死的死,撤的撤,流放的流放,几乎一扫而光。但罗曼诺斯三世统治时期的“打击”并不仅如此,巴西尔二世时代所有保护农兵的法令几乎全部被撤销。中国人耳熟能详的一个词,“土地兼并”出现了。

其实那些代表着土地大贵族与官僚利益而登上皇帝宝座的后续者,说到底,就是为自己眼下的经济利益服务。而对强悍军队的打击,也不过是为了掌握住能帮助其实现经济利益的权柄而已。但农兵们的逐渐衰败则从根本上破坏了拜占庭帝国的经济基础,也摧毁了其军事潜力。

遗憾的是,这些统治者们没有现代国家的全球化视野和信息。他们无法看到,在西方,西西里岛的阿拉伯人被清除后,诺曼人正在崛起;在北方,无数游牧民族——佩切涅格人和库曼人突破罗斯人的阻挡开始南下;在东方,阿拉伯势力正在被突厥人取而代之。所有这些敌人即将把“败仗庭”的屈辱加诸在拜占庭帝国的头上。

公元1048年,佩切涅格人大规模渡过了多瑙河。而亲手摧毁了军区制基础的拜占庭帝国,根本无力抵御这些掠夺者。所以官僚与贵族们竟然把敌人的入侵看作是好事,他们开始大规模雇佣佩切涅格人,作为可依靠的军事力量。但这些佣兵的逐步扩大,给帝国财政支出造成了沉重负担。而且他们不易控制,时常转身进行劫掠,使得整个帝国的北方农民不得安宁。在几次镇压失败后,拜占庭帝国竟被迫用馈赠礼物的方式来收买他们,以换取暂时的和平,进而还向佩切涅格人可汗封授土地和朝廷的贵族头衔。佣兵成了饮鸩止渴的毒酒,帝国军队的崩溃成了迟早的事情。当年西罗马帝国所发生的一切,如今也在拜占庭帝国身上重现。

公元1071年8月19日,军人出身的拜占庭皇帝罗曼诺斯四世试图恢复当初的荣耀,他率领大军,在曼西克特迎战突厥塞尔柱军队。开战前,突厥统帅亚尔斯兰在正面战场对打赢享有“军队之花”美誉的拜占庭军队并没有多少信心,他甚至做好了阵亡的准备。但开战后,他才发现拜占庭军队已经成了徒有其表的空壳!军区步兵弓箭手被塞尔柱弓骑兵所压制。军区骑兵“没有遭到多大伤亡就退了回来,称无法攻击”。只有拜占庭的重步兵与禁卫军还保持着战斗力。雪上加霜的是,拜占庭的重要将领杜卡斯发动了叛乱,将整支拜占庭军队抛入深渊。

迅速,塞尔柱人趁机铺天盖地地围了上去。军区部队在混乱中溃败,将皇帝与帝国最后的精锐铁甲圣骑兵、瓦兰吉卫队丢在了突厥人的大包围圈中。最终,这些曾经骄傲的超重装骑兵及来自北欧的瓦兰吉禁军虽然战至最后一人,但寡不敌众被全部围歼,皇帝也重伤被俘。拜占庭军队的脊梁被彻底打断了。

拜占庭帝国在曼西克特会战的惨败所导致的大混乱一直持续到1080年。这段时间里,西方诺曼人、北方各游牧民族及东方塞尔柱突厥人对帝国的攻击一直没有停歇。

所幸的是,拜占庭触底反弹的“技能”再次开启。新皇帝阿历克塞一世艰难地重整帝国,经过一系列外交与军事上的努力,在十字军与塞尔柱人的战争中渔翁得利,收复了尼西亚地区,并花了20年时间去复兴帝国军队。终于,阿历克塞一世的努力有了成效,拜占庭军队于1108年击败了博希蒙德的十字军并将其擒获,又于1116年复仇性地重创了塞尔柱军队。

此后,阿历克塞的子孙继承其事业,一直为了重振帝国的军事实力而四处拼杀,帝国又渐渐出现了复兴的苗头。结果,“败仗庭”的诅咒又接踵而至。这次它所带来的威胁则来自西方——十字军!其突破口依然是拜占庭“人和”的短板。

第三次十字军东征并没有收复耶路撒冷,但中东重要的海港城市阿克重新被欧洲人攻陷(1191年)。公元1193年,阿尤布王朝的创立者萨拉丁去世,埃及陷入继承人之争的混乱,让欧洲人重新看到了夺回圣城的希望。公元1202年,在教皇英诺森三世的发动下,第四次十字军东征开始了。本来,第四次十字军的预计攻击目标是阿尤布王朝的首都——开罗,然而一个年仅20岁的拜占庭流亡王子最终改变了十字军的进军路线。

这个名叫阿莱克修斯的王子的流亡是一场典型的拜占庭宫廷阴谋。公元1195年,统治拜占庭10年的伊萨克二世在外出打猎期间被其长弟阿莱克修斯推翻,后者自称为“阿莱克修斯三世”。前皇帝伊萨克二世被戳瞎双眼、关入大牢,同时被关押的同名太子阿莱克修斯则收买看守潜逃而出。这位前皇位继承人希望十字军帮助他夺回父亲的皇位。于是,在威尼斯人的推动下,十字军将自己的兵锋直指拜占庭帝国。

而此时的拜占庭在之前短暂的科穆宁王朝中兴后,差不多每位皇帝上台之后都会大肆搜刮,然后封赏亲信、拉拢卫兵。当时帝国的军事实力基本靠雇佣兵维持,各个民族的雇佣兵汇集在君士坦丁堡:有突厥人弓箭手、亚美尼亚步兵,甚至有西欧的骑士,只有其中5000名北欧瓦良吉卫队算得上是精兵强将。这样的军事实力显然无法保卫十字军眼中那座“世界上最富的城市,它拥有天下财富的三分之二”。

1204年4月12日黄昏,十字军攻入伟大的君士坦丁堡,这是此城建城700多年以来,第一次被军队攻破。次日(4月13日),瓦良吉卫队趁夜色逃走,君士坦丁堡全面落于十字军之手。这座由君士坦丁大帝建立的“新罗马”,守卫拜占庭帝国基督教信仰的基石,就此被同为基督徒的罗马天主教徒所征服。

之后,十字军开始了整整三天的洗劫、破坏和屠杀,让君士坦丁堡淹没在混乱、哭声和鲜血中。无论是皇宫、教堂、府邸、浴场、墓地、修道院,还是国家图书馆、公众会议厅、大赛车竞技场,都成为洗劫的对象。

据事后统计,劫掠财物的价值总计高达90万银马克,以现在的市价计算,即使最底层的十字军兵士都摇身一变成了百万富翁。

征服君士坦丁堡后,拜占庭帝国被瓜分了:威尼斯人占有原拜占庭领土的3/8,非威尼斯人占有5/8。十字军在君士坦丁堡建立了拉丁帝国,同时,一批实行西欧封建制的十字军国家在地中海东北岸诞生,它们被称为“Frankokratia”,即“法兰克人统治的国家”。

同时,拜占庭残余势力也各自圈划土地,独立统治。其中最大的是君士坦丁堡陷落之前就由元老院选出的新皇帝狄奥多尔·拉斯卡里斯所建立的尼西亚帝国,此外还有在原拜占庭帝国西部,伊萨克二世的伯父约翰·杜卡斯的私生子米海尔·科穆宁·杜卡斯建立的伊庇鲁斯专制君主国。而1200年左右,因政治乱象逃出首都君士坦丁堡的皇帝安德洛尼卡一世之孙阿莱克修斯则建立了特拉比松帝国。曾经的拜占庭帝国就这样被肢解瓜分了。

但如前几次一样,“败仗庭”的诅咒之后,拜占庭的触底反弹技能又一次开始。尼西亚帝国艰难的在东西方敌人的夹攻下存活了下来,通过抵抗十字军与突厥人的胜利站稳了脚跟。在1256年,君士坦丁八世收复了君士坦丁堡重建了拜占庭帝国。

然而这个时期的拜占庭帝国,已经彻底丧失了元气与底气,但同时,之前拜占庭帝国所有的种种弊端却被继承了下来。当时仍有拉丁国家势力存在,法兰克人统治的地区,不断抵抗着拜占庭帝国的征服。在拜占庭帝国内部,长期战争和分裂导致希腊分离势力抬头。海上商道被意大利城邦控制,拜占庭帝国的财政因此受限,军事和经济资源匮乏。塞尔维亚人在拜占庭帝国混乱以及保加利亚衰落时,趁机崛起。总之,复国后的拜占庭帝国实力透支严重,在米哈伊尔八世去世之后,帝国实际上已经沦为二流国家。

13世纪,蒙古西征更导致了大量突厥人向东迁徙,东部边防压力进一步增强。同时,拜占庭帝国内部依然连连内战与政斗不歇。在突厥人的移民浪潮下,拜占庭帝国在小亚细亚地区再一次出现重大挫败。包括尼西亚在内,大量拜占庭城市落入奥斯曼手中,拜占庭帝国在小亚细亚的势力被压缩到了西部沿海。奥斯曼人至此开始正式成为拜占庭的巨大威胁。

在之后的14世纪,由于持续的内战与塞尔维亚人的侵蚀,拜占庭帝国的领土又一次变得四分五裂。虽然塞尔维亚—希腊帝国很快瓦解,但是拜占庭帝国已经无力收复故土,而奥斯曼人则得以放手征服巴尔干地区。奥斯曼人在进入欧洲,于巴尔干地区站稳脚跟后,首先将防守完备的君士坦丁堡孤立,之后便不断蚕食其色雷斯地区。然而此时的拜占庭帝国仍陷入皇子安德罗尼库斯四世与其父约翰五世的内讧之中。

最终,1453年5月29日,奥斯曼帝国大军对君士坦丁堡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君士坦丁堡沦陷,拜占庭帝国灭亡了。

值得一提的是,拜占庭帝国灭亡后,还有3个拜占庭参与国家仍旧在寻求重新复国的希望。但奥斯曼人并不打算给他们任何机会了。公元1461年8月15日,攻陷君士坦丁堡、毁灭拜占庭帝国的奥斯曼帝国苏丹“征服者”穆罕默德二世,骑马来到特拉布宗城门前,接受该城的投降。就这样,当时世界上最后一座属于拜占庭的都城被奥斯曼人所占领。就此,那个曾经有过辉煌,也有过屡战屡败屈辱,虽沦为“败仗庭”,但多次触底反弹的拜占庭帝国终就走向了历史的尘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