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是世界上最疼我的人是什么歌,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怪老头愿你来生有人疼有人爱

关注

陈子墨/文

图片来自网络

遇见怪老头

最近可能忆乡心切,总是不由自主地想起小时候。大概我读小学一二年级时,放学后,我们三五个小伙伴总是相约到小君同学家去做作业。那时的条件比较简陋,我们每人搬一个方凳,双脚跪在地上或坐在门槛上开始做口算、抄写词语。大家有说有笑,做完作业还能一起跳皮筋、打羽毛球……那真是童年里最无忧无虑的时光!

每次我们去小君家的时候,总有一个怪老头会弓着腰站在我们身后看我们写作业。刚开始的时候,我特别惶恐,他带着一副破旧的眼镜,大多数的时候他把眼镜挂在脖子上,斜着眼睛看我们;他走路的样子很怪,穿的衣服打满了各种补丁,他好像从来不洗澡,身上有一股特别的“味道”。

我们大多数时候碰到他,总能看到他手上捧着捡来的各种破烂,他把这些当成宝贝,悉数往家里搬。有人家扔掉的尼龙纸、瓶瓶罐罐、破衣服等等……。听说他家只有他一个人住,他住在小君家隔壁的隔壁,但是小君也从没见过他家是什么样的。大人们都不准我们靠近他。

对怪老头充满好奇

但是小孩有着天生的好奇心,越是不让我们靠近,我们越觉得里面有什么好玩的东西。平常我们就偷偷地谋划,什么时候能真的进去看看。但特别困难,只要我们一群孩子一靠近他的家,他就会破口大骂,但是他在骂什么,我们都听不懂。

平常他也经常在路上骂骂咧咧,路过的人都会观望一下,不知所以。至于他在骂谁,骂什么,我们都不甚清楚,骂人大概是他最大的乐趣……

等到我们放学了,他会站在旁边看我们写字,看我们玩,光看着也不说话。听说他是个聋子,我们说什么他根本听不见。有一次他用手一指,指出了我们其中一个小伙伴的一道口算题做错了。

我们当即对他刮目相看,这么疯疯癫癫的一老头,扫一眼就能看出问题,真不简单,我们在心里觉得他是一个文化人,他一定有什么故事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我对他的惶恐也越来越少。

得知怪老头鲜为人知的故事

后来奶奶告诉我,这个怪老头是地主家的儿子,我爷爷还在他家做过长工呢。解放前他还有一个很漂亮的老婆;解放后,地主被打倒了,他的老婆跟着别人跑了……

因此,他受了很大的刺激,就变得疯疯癫癫了,从此就骂骂咧咧;至于耳朵也不知道真聋还是假聋,他的耳朵里总是塞着棉花,大概他是不想听到别人的闲言碎语,他只想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我把他的故事告诉了小伙伴,大家对他的好奇有增无减……我们更想去他家里看看。我们想着等他哪天出门不在家的时候,我们偷偷溜进去,看一眼就出来,得有几个人站在门口望风,以防他回来,我们好撤退…

一个星期六的下午,机会来了。有小伙伴看到他在离家几百米的拐角处埋头捡垃圾,很大一堆,想着他一时半会肯定捡不完,我们就直奔他家……

想去怪老头的家探究竟

其实他家没有门,最外面的一扇门是半块石板,约半米高,风吹雨打,一直屹立不倒。跨过这块石板,我们看见各种垂下来的尼龙纸挂在树上,有些还是黑色的油光布,死死地挡住了太阳,里面堆满了他捡来的各种垃圾……

我的第一感觉像误入了老顽童的山洞,我惊叹现实中居然也有这样的地方,我更加确信这个老头不简单。再往里面去,是他睡觉的地方。但里面没有床,是两只水缸横在长满青苔的泥地上,其中一只水缸里放着一床破烂的棉花被,连个被套都没有,这是迄今为止我见过最怪异的床了。我想象他睡觉的时候如何把头埋进去,把两只水缸连接起来……

那时年幼不懂事最大的感受竟是好玩,觉得最好玩的是烧饭的大锅,搭在几块砖上,砖头有被火烧过的痕迹,就像我们去山上野炊似的…我们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还想往里看,门口望风的小伙伴突然喊起来,他回来了,我们慌忙往外跑……

那天见过的景象时至今日还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可能当时年纪小,好奇好玩多过其他感受,也没有去细想其他的东西。如果他愿意让我们去那里玩,我想我们是求之不得的,但仅此一次,我们还是偷偷溜进去的。

怪老头的身影留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

后来我们也常常路过,也常常听到他骂骂咧咧,好像生活中一直有一个怪老头的影子,他常常从你的记忆深处跳出来,无处不在,却又无迹可循。你对他知之甚少,只知道他是一个有故事的人,但他的故事已经变成了零碎的片段,他疯疯癫癫的,自是说不出来了。

后来的后来,也是听说,这个怪老头在那奇怪的屋里再也没有出来,一个人冷冷清清地走了,走了很多天才被邻居发现。也许他的心早就封闭了,从装聋作哑的那一刻开始,从疯疯癫癫骂骂咧咧的那一刻开始,再也没有人可以走进他的心里,再也没有人可以给他安全感,他要把自己的屋子装扮得不仅能挡风遮雨,还要抵御外界的一切,保护他最后的一道心灵防线……

世界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不管我们曾经遭遇了什么,但愿上帝再也不会剥夺我们重新爱这个世界的能力……但愿怪老头来生有人疼有人爱,可以过正常人的生活……

陈子墨,曾做过外贸、会计、半路出家的媒体人;左手文字,右手工作,有生之年想把见过的人遇到的事统统记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