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与霸权,历史的指引:霸权与兴衰对中国人的启示

关注

​​昨天文章《地缘与人口:美印联盟对中国的百年挑战》引起群内读者一些讨论,今天做一个说法,本文从国家博弈的成败与国家力量的兴衰来抓取其中的关键要素。

1、为什么外交因素乃是大国竞争中最关键的外部因素?从英美攫取世界霸权的四百年过程中,我们可以轻易看出这一点。在盎格鲁撒克逊人争夺世界霸权的过程中,其先后战胜了六个不可一世的强大对手,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非常明确的关键因素何在。

1568年-1609年:击败西班牙+哈布斯堡巨无霸

以17世纪初的欧陆霸主西班牙+哈布斯堡帝国为例,这个脱胎于旧时代超级霸权的崩溃(人口、经济、资源最庞大),乃是三十年战争被列强联合针对的结果(英法荷瑞+德意志北方诸侯),并西班牙+哈布斯堡旧帝国霸权失败的基础上,诞生了以法国、荷兰、英国和瑞典四国为主的四个新强国,其中法国、荷兰刚开始因为拥有最多的人口和财富最为强大,英国、瑞典则次之;

在这个过程中,英国击败人口6倍于自己、最可怕强敌的西班牙+哈布斯堡大帝国,靠的就是优秀的外交政策。

期间战争:

尼德兰战争(1568-1609)

三十年战争(1618-1648)

1652年-1674年:击败荷兰海上霸主

到了17世纪中后期的二十多年里,英国与荷兰围绕着海上霸权进行了多次艰苦的对抗,但荷兰海军拥有更多的财力和更大的优势,并在1667年攻入伦敦,摧毁了英国舰队,使得英国一度无力对抗。那么,英国如何击败如此强大的荷兰人呢?答案是外交。1672年,英国联合路易十四的法国对荷兰宣战,在法国人的帮助下,尽管英国依然在特赛尔海战中耻辱性的败给以少胜多的荷兰海军,但最终重创了荷兰的国力,使得英国海军真正超越荷兰,实现了海权上的真正崛起。

在这场争霸中,英国击败财力和海军素养远强于自己的荷兰人,靠的就是优秀的外交政策。

1667年6月19日的伦敦,遭到荷兰舰队的进攻,大批舰船被摧毁,英国遭遇耻辱性的海上惨败,堪比清帝国的中法马尾海战

1673年特赛尔海战,荷兰海军以绝对的素质优势击败了英国海军的数量优势,迫使英国退出战争,这是荷兰海上霸权最后的辉煌

期间战争:

第一次英荷战争(1652-1654)

第二次英荷战争(1665-1667)

第三次英荷战争(1672-1674)

1688年到1815年:击败人口巨兽法兰西

当历史进入17世纪末的时候,随着西班牙和荷兰的衰败,人口极为庞大的法国成为英国最大的威胁。当时的法国拥有四倍于英国的人口和经济实力,海陆军欧洲最强,乃是英国生死大敌。

在接下来的一百年里,英国先后联合荷兰、奥地利、普鲁士、西班牙、瑞典、俄罗斯,与法国进行了超过百年的对抗,并在1815年的滑铁卢彻底粉碎了法国的威胁。

在这个过程中,只要英国外交政策能够做到以多击少,英国就会在对法战争中取胜,如组建反法大同盟与强大的路易十四作战,击败不可一世的拿破仑;与之相反,假若英国被对手外交政策以少击多,如北美殖民战争,英国就会被击败(英国VS法国、荷兰和西班牙)。但最终,如同卡斯尔雷所言,“英国的敌人(法国)永远比英国拥有更多的敌人”,借助优秀的外交,盎格鲁撒克逊人击败了他们四百年来最危险的对手,取得了百年博弈的辉煌胜利,最终跻身为大英帝国。

期间的战争:

大同盟战争(1688—1697年),

西班牙王位战争(1701—1714年),

七年战争(1756年-1763年),

北美殖民地战争(1775年—1783年),

大革命战争(1793年-1802年)

拿破仑战争(1805年-1815年)

“法国将像罗马粉碎迦太基一样,以绝对的优势摧毁英格兰”——法国首相韦尔热纳

1813年10月的莱比锡会战,这是英国外交战略的巅峰,借此,英国人真正彻底击败了四倍人口于自己的法兰西,赢得了霸权

1815年-1905年:击败俄罗斯帝国

拿破仑灭亡后,英国迎来了新的强敌——人口规模更加庞大却相对落后的俄罗斯帝国,双方进行了长达一百年的对抗,这一历史被地缘政治家称之为“大博弈”。

在这个过程中:英国借助法国、奥地利和土耳其的联合,在1853年-1856年的克里米亚战争中击败了不可一世的俄罗斯帝国,阻止了其向近东的扩张;在1905年,英国通过财政、技术和资源支持日本,借其在东北亚地区打垮了俄国的远东陆军,消灭了他的舰队。通过这两次战争,基本击败了俄罗斯民族的扩张势头。

1904年11月,日军向被俄军占领的旅顺203高地发起进攻,乃是日俄战争中最关键血腥的一次交手,也是英国对俄代理人战争战略的一部分,日本电视剧坂上之云曾经生动再现了其中的残酷,此战过后,俄罗斯大国地位急剧衰落,德国变成了英国的主要对手

1905年-1945年:英美击败德意志民族

随着俄罗斯帝国的挫败,在20世纪初上升到英语民族视野的最大敌人,乃是德意志人,按照丘吉尔的说法,在1900年,条顿民族(日耳曼人的别称),如果加上奥匈帝国的话,实际上已经控制1亿欧洲人口(丘吉尔的说法包括捷克、匈牙利人等,与此同时,法国人口是3800万,英国3900万,俄国1.2亿)。而且,德国人现代化程度最高,从识字率就可以看出来,1900年德国人达到99%,相比之下,法国为80%,英国90%,俄罗斯仅仅为10%。这无疑是一个令人敬畏的强敌。

由此,英美与德语民族进行了长达40年的对抗,直到1945年彻底击败对方。在这个过程中,英美之所以能够取胜,最重要的秘诀与过去一样,就在于英美能够联合更多、更强大的盟友。

期间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1914年-1918年)

第二次世界大战(1939年-1945年)

1945年-1991年:冷战击败苏联

当德意志的威胁土崩瓦解之后,随着苏联人占领东欧,莫斯科成为英美的最大威胁。在整个冷战期间,英美对苏战略的最大特质,就是尽可能拉拢更多的盟友,以遏制苏联的扩张,消耗苏联的财政和军事资源,这一战略在冷战后期取得了更大的成功。

1975年之后,面对美国表面上的相对衰落,苏联开始向世界范围急速扩张,但地缘政治的反身性恰恰在此:苏联扩张得越快,他的对手就会越多,他的敌人就会越坚决——在也门,苏联人遭到美国诱使下沙特的抵抗,在阿哥拉,苏联人遭到美国诱使下南非人的抵抗,在阿富汗,苏联人遭到美国诱使下伊斯兰世界的抵抗,在印度支那,苏联遭到了中国人的抵抗。

久而久之,苏联发现自己落入了一个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摆脱的四面包围网,如同掉进自己亲手编织之蜘蛛网中的猎物。

美国前国防部长、前中情局局长罗伯特盖茨的《冷战》,讲述了美国战略精英对苏联政策的应对,那就是尽可能利用莫斯科的失误诱使更多的国家加入美国反抗苏联的阵营中,这一政策加速了苏联活力的枯竭和毁灭

期间战争朝鲜战争(1950-1953)越南战争(1955-1975)阿富汗战争(1979-1988)

回顾历史,就会发现,从17世纪到18世纪,无论是从经济发展水平,还是人口规模上看,相比于对手西班牙、荷兰和法国,英国都没有任何优势可言,但他依然能够在长达数十年甚至上百年的对抗中战胜力量数倍于之的敌人,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英国人能够比对手争取更多、更强大盟友的支持,相比之下,对决双方本身的力量并非最重要的,否则就不能解释英国为何能够在17至19世纪初先后打败西班牙、荷兰人和法国。

等到历史驶入19、20世纪,尽管英语民族的物质力量已经逐渐具有优势,但他们依然在与俄罗斯帝国、德意志民族和苏联的对抗中,争取到了远比对方更多更强大的盟友,赢得了对抗的胜利,这种胜利反而使人容易忽视英美相对正确外交政策的重要性。

从以上我们可以看出,优秀的外交政策,乃是大国相对竞争战略能否成功的最关键因素,这个是最重要的外部政策。

2、如果说外交影响国家博弈的成败,那么良好的人口生育率(太高了也不行)将决定一个国家长期力量的发展。

客观来说,无论是西班牙、荷兰、法国,还是德国、俄罗斯、日本,这些大国在国家博弈中的失败,固然是离不开更糟糕的外交政策所致,但导致他们自身力量衰败的真正因素,却是本国人口生育率的枯竭——实际上,哪怕大国对抗的失败都做不到这一点。

西班牙的兴衰

以西班牙为例,在17世纪初,该国与法国乃是欧洲人口最多的国家(西班牙人口900万VS法国980万),当时的西班牙再加上美洲的财富使得该国成为欧洲最强大国家;但到了18世纪初,西班牙人口沦落到不足法国的二分之一(西班牙850万VS法国2200万),西班牙从此开始滑向二流国家。西班牙的人口相对枯萎史就是该国国力不断跌落的最本质原因。

说起来,17世纪前期三十年战争中的外交灾难只是毁掉了西班牙的霸权战略,但西班牙在整个17世纪的人口萎缩则毁灭了西班牙的国家长远实力,个人不清楚17世纪西班牙人口为何出现减少,从后来的历史来看,这简直是灾难。

法国的兴衰

以法国为例,这个国家在17世纪初的人口规模与西班牙等同,那个时候,法国几乎无法单独挑战西班牙的,但在整个17世纪,法国出现了人口爆炸,从980万人暴涨到1700年的2200万人,又在18世纪从2200万人暴涨到19世纪初的3000万人,国家实力迅速跃升。这人口规模飞快扩大的影响就是,路易十四和拿破仑先后称霸,并带领法国人侵略整个欧洲。

这就是法国强大背后的根本原因。相比于1700年的法国人口2200万,1700年的整个中欧德意志邦国哪怕加在一起,人口也只有1300万,英国只有不到600万,法国这简直是碾压的优势。然而,等到历史进入十九世纪,整个法国地区人口竟然出现了惊人的停滞,1800年,法国人口为3000万,但1900年,法国人口仅为3800万。

相比之下,英国人口在此期间从不到1000万暴涨到3900万,德国人口从不到1800万暴涨到超过5000万。

与西班牙的命运一样,这种人口生育率的变化和累积效果,最终彻底消灭法兰西民族的大国地位,从此法国从横扫欧洲之令人生畏的巨人沦为被周边国家欺压的衰败二流国家。路易十四和拿破仑的失败,只是打破了法国称霸欧洲的战略构想,但19世纪的人口相对萎缩,则永远剥夺了法国基于自身实力重新崛起的任何希望。

而英国人口和德国人口的暴涨,则使得十九世纪乃是大英帝国的维多利亚黄金时代,以及让德意志民族成为二十世纪前五十年最令人生畏的挑战者。

俄罗斯的兴衰

1700年,按照非常不完善的俄国统计数据,当时的俄罗斯族人口规模是2000万人,到了1800年,这个数字扩充为3500万,这个数据扩张,使得俄罗斯成为当时欧洲最有潜力的大国,并在整个19世纪成为英国的最大对手,尽管俄罗斯现代化程度在列强中最低;等到了1900年的时候,俄罗斯族人口已经超过1亿。

正是这一亿二千万人口,使得俄国在先后经历了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国内大规模战争和第二次世界的诸多灾难摧残之后,能够拥有实力重新成为称雄世界的超级大国。

然而,历史的奇迹也就到此为止了。在苏联时代,俄罗斯族人口出现了严重的增长停滞。

1900年俄罗斯族人口规模为1亿,1950年俄罗斯族人口依然为1.1亿,仅仅增长了1000万,哪怕到了1980年,俄罗斯族人口仅为1.38亿,整个人口趋势出现明显的停滞。相比之下,俄罗斯的对手美国人口,从1900年的7600万,增长到1980年的2.27亿。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不仅仅无法应对西方的外部挑战,甚至也难以维系本国边疆领土的安全,新生人口的锐减带来俄罗斯大帝国的土崩瓦解和俄罗斯民族的永久衰败。

所以,如果说地缘决定了一个大国的霸权斗争成败,那么人口就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现代大国实力发展的长远轨迹。从西班牙哈布斯堡帝国的兴衰,到法兰西民族的崛起与没落,再到俄罗斯大帝国的扩张与瓦解,历史从未有过例外。

在1990年,日本人曾经自视为世界经济霸权的接手人,但人口锐减的重力最终彻底消减了这种幻象。实际上,自西班牙霸权奠基以来,现代文明世界地缘力量的起伏,最根本的主轴,就是文明大国人口的相对增长与衰减。

哪个文明大国的人口能够维持相对健康增长,他的力量就会强大——这是17世纪法国人、18世纪俄国人、19世纪英国人、俄国人、德国人和20世纪美国人、日本人、中国人的经验;

哪个文明大国的人口出现相对萎缩,他的力量就会衰减——这是17世纪西班牙人、19世纪法国人、20世纪俄罗斯、欧洲人,以及近三十年日本人的命运。所以,从地缘政治的角度可以透视国家间博弈的成败,但若是要看一个民族力量的长远兴衰,则人口的趋势则往往指明了历史的方向。

“(德国)出生率在下降,而它是一切的基础……奶瓶(出生率)才能拯救我们(德国)……决定着历史。”——阿道夫希特勒

中国的生育率越来越低,与之相应,我们的主要对手印度拥有较好的生育率、美国则拥有发达国家中最高的生育率和移民优势,这代表着最值得警惕的历史图景,每一个中国人必须做出努力,致力于改变这一趋势

参考回溯链接:

2018年3月《中国外交的最大地缘风险:周边列强联合遏华》

2018年8月《评估中国未来的最大挑战:老龄化与危机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