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六件,变局(六)-特战先驱-特战先驱书名在线阅读-业余狙击手

关注

石门口。

沿着通往里垄村方向的道路边,临时搭起的木架上,摆放着一长排鬼子尸体,足有五六十具!

摆放在地上的鬼子伤员,也有三十多人。

川口正弘铁青着脸看着伤亡的这些帝国勇士,狠狠握紧了拳头!

如果说,在己方无重火力优势且伴随的支援火力也无法压制住占据绝对有利地形又有充足爆炸物的敌方守军时,冲不破防线尚能勉强接受。那么,对于急救药品充足,战伤急救技术普及程度极高,常规受伤人员死亡率仅为五分之一,无敌的大日本皇军,竟然被一支“土八路”打得阵亡人数多于受伤人数,这就超出了川口正弘的接受范围了!

这些卑鄙的支那人,在如此狭窄的山道,竟然如此密集地使用爆炸物!

他们所使用的做工粗糙的自制手榴弹如果是在有掩护的相对开阔地形,杀伤力简直可以忽略不计!可在无遮无拦的狭窄空间又是集中使用,威力就惊人了!

更不用说那仿佛不需要制造成本一样重达十几公斤一个的土炸药包!

据随行的军医判断,不少阵亡的帝国军人都是被爆炸后的冲击波在狭窄的空间反复震荡致死的!

还有就是,当面“土八路”的射击精度和战术!

尽管从射击的声音和尸体上起出的弹头判断,当面的八路军装备的都是以射击精度高著称的帝国“三八式”步枪(涞阳县大队三连和配属的两个区小队都是日制装备),可他们的射击精度之高对于一支支那军队来说,也的确高得有点可怕!

另外,传说中八路军射击最多五轮后就发动冲锋的现象也没有出现!当面的“土八路”不但射击五轮后没有发动冲锋,反而依靠有利地形隐蔽得更深,继续射出一发发致命的子弹!似乎他们的子弹也很充足!

这至少表明,他们都接受过严格、正规的射击和战术训练(他自然不会知道虎头山八路军的训练有多严格!),而且他们的弹药并不缺乏!

这一下子就推翻了一贯以来在川口正弘心目中弹药不足,缺乏训练,战术水平低下,只会使用密集队形冲锋,除了不怕死以外一无是处的八路军形象!

“土八路”什么时候也变成训练有素战斗力极强的正规军队了?

这才是最让川口正弘难以接受的!

在愤怒之后,川口正弘渐渐冷静下来,在他的心中,已经隐隐想到,现在是不是到了该重新评估虎头山八路军战斗力的时候了?

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被他帝国军人的荣誉感强压下去了!

是啊,如果遇到这么一点小小挫折就意志消沉,岂不堕了堂堂大日本皇军的威名?

想到这里,川口正弘不由挺起了胸膛,向拿着火把早已准备好的几名士兵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可以开始点火以火化阵亡勇士了。

得到命令的几名士兵立刻点着了路边的木架。

火越烧越旺,在熊熊烈火的掩映下,川口正弘和其他鬼子兵开始为阵亡者唱起了葬歌。

现在虽然还是白天,但李得久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尽管那些日本兵拼死救回伤员,甚至将阵亡同袍的尸体也抢回来的举动让李得久颇有些感动,但他却总觉得眼前这情形有些诡异,更像是一种不祥的预兆!

火葬仪式终于结束。

当火焰渐渐熄灭后,一群鬼子捧着小陶罐上前,往每个小陶罐里装入一个阵亡者的部分骨灰(为了便于携带,陶罐不大,所以不能装入一个阵亡者的全部骨灰),再贴上写有阵亡者姓名、籍贯、所属部队番号的标签。

这一切都进行得有条不紊,不由让远远看着的李得久心中突然有了个古怪念头――这些日本兵做起这种事来动作这么熟练,不会是习惯了自己队伍总是死人吧?那自己的人马跟着他们不是铁定要倒霉?

好在托朱老大带来口信的福,由于和日本人离得远,目前为止,自己这个营的弟兄除了在刚刚的战斗中有几个傻头傻脑爱看热闹的家伙被流弹击中现在正躺在地上哼哼唧唧外,基本没有伤亡!在如今的乱世,李得久对“有人有枪就是大爷”这句话可是深信不疑!八路军既然没有要打警备队的意思,他李得久自然是感激不已!同时也坚定了离日本人越远越安全的想法!

不过李得久还没来得及继续想下去就感到有人轻轻碰了碰自己。

李得久带着怒火迅速转身,看向有人碰自己的那个方向――难得正经地思考问题还被打断让他感到很不爽!

李得久看见的是陪着笑的胡四,不由皱了皱眉,说:“老四,什么事?”

胡四指了指日本人的方向,说:“大哥,好像川口太君在叫您呢!”

顺着胡四所指的方向,李得久终于看见川口正弘在向他招手,好像还叫着:“李得久君,请过来一趟!”

李得久忍不住低声骂道:“一个中队长,还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话虽这么说,李得久却也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向川口正弘。

来到川口正弘面前,李得久强压下满肚子火立正向他敬了个礼,以尽可能谄媚地语气说道:“不知川口太君有何吩咐?”

川口正弘和气地说道:“李君多礼了,我们本就是同进退的友军,自当合作无间!”

李得久暗暗骂了一句:“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嘴上却说道:“太君客气了,有事请尽管吩咐!”

脸上甚至还带着点热切的神情,从这点看,李得久倒有些佩服自己的表面功夫!

川口正弘满意地点了点头,说:“有件事情我们希望得到李君的帮助!”

说着,一指地上的伤员,继续说道:“作为此次扫荡作战的先头部队,我们中队理当继续前进,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们还有伤员,如果分出人手照顾他们,必将影响到我们的机动能力和战斗力。所以我希望在我们中队继续前进的时候,李君能派人照顾并护送我们的伤员返回涞阳!”

李得久先是一愣,随即在心中将川口正弘的女性亲属问候了个遍!

刚刚的战斗已经证实了虎头山八路军对日本人有多狠,他可不想再亲眼见识虎头山八路军从来不留日本兵俘虏的传说!用脚趾头想也想得到,这三十几个日本伤兵对八路来说可是不小的诱惑!自己如果接下这些日本伤兵,八路军真要打起这些伤兵的主意来,子弹可分不清谁是日本伤兵,谁是曾经的江湖好汉!

但这些念头也就是在心里转转而已,表面上李得久还是毫不犹豫地说道:“请川口中队长放心,卑职一定竭尽所能保护皇军伤员的安全!”

既然披上了警备队的这张皮,有些事情就由不得自己了!不说自己如果拒绝一旦回到涞阳后川口的秋后算帐,就算是眼下,真要闹僵了,自己这四百来号人也没有把握对付得了川口中队剩下的那一百多精悍的日本兵啊!再说了,自己现在只身一人站在人家当中,说“不行”那不是找死?

想到这里,李得久心中只有苦笑,看来为了大家好,现在也只有舍下一部分弟兄了!

川口正弘第一次脸上露出了感激的神色,说:“李君对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忠心,川口铭记在心!回到涞阳后,一定向联队长阁下禀明李君的忠勇!”

李得久自然是装作感激涕零地连声说道:“谢太君,谢太君!”

直到回到自己队伍后,李得久心中还是有些恼火。

虽然做出了舍下一部分弟兄的决定,可这毕竟是自己的队伍,那可都是自己身上的肉啊,哪这么容易说割就割的?而且现在还有个烦心事,那就是舍下谁?

这时,一连长小六正好迎了上来,说:“大哥,川口太君找您有什么事?”

李得久随口道:“还能有什么事,不就是……”

说到这里,突然心中一动,脸上却不动声色,把小六悄悄拉到一边,说:“小六,你想不想立个大功?”

小六立刻脸上放光,说:“大哥有事尽管吩咐!”

李得久低声说道:“不是我有事吩咐,是川口太君有个差事派下来!大哥知道你心细,所以想把这个差事交给你去办!”

小六感慨道:“大哥对兄弟的好就是没得说!但不知川口太君派下的是什么差事?”

李得久心中暗笑,低声说:“这个差事其实很简单,就是护送皇军的伤员回涞阳。你想,这一路上都是皇军的地盘,护送三十几个伤员回去实在是再容易不过的事情!可差事虽然容易,毕竟是太君派下的,你办好了,太君也领你的情不是?你说这种好事到哪里找去?”

小六脸上简直要乐开了花,连声说:“谢大哥提拔!谢大哥提拔!俺现在就带人动身!”

说完,转身就要走。

李得久一把拉住他,说:“别急着走啊,大哥话还没说完呢!”

小六呵呵笑着摸了摸头,说:“大哥,您瞧俺这急性子!您吩咐!”

李得久说:“你这次护送皇军的伤员,两个人抬一副担架,带两个排就够了,剩下一个排还让他们跟着皇军扫荡去!这样一来,你这个连护送皇军伤员和扫荡八路的两项功劳可都跑不了!”

小六感叹道:“还是大哥有见识,好,就听大哥的,俺带一排二排护送皇军伤员,三排留下!”

李得久假意赞许道:“不错,行事果断,不婆婆妈妈,有点干大事的样!去吧!”

小六立刻乐呵呵地转身准备去了。

看着小六的背影,李得久在心里说道:“小六,你可别怪大哥狠,谁叫你和大哥不是一条心?朱老大的事,俺可不想让日本人知道!”

在小六带着两个排伪军护送鬼子伤员往回走的同时,川口中队和警备队剩下的三百多人也继续前进。

队伍前进两公里后,终于和之前派出的第一批三名斥候会合。

留守的斥候回报:目前为止,未发现敌情。

川口满意地命令道:“继续搜索前进!”

斥候立刻领命而去。

可是这回这三名斥候的运气似乎不是很好,前进了不到五百米,就踩响了地雷!

川口立刻就从沉闷的爆炸声判断出,这应该只是“土八路”自制的地雷,杀伤力有限。

川口的猜测很快就被证实。

三名斥候虽然都受了伤,但除了那个走在最前面的斥候被直接在脚下爆炸的地雷炸断了一条腿,其他两人只是轻伤。

看见救护兵抬下的那个虽然腿被炸断但却咬牙忍住剧痛的尖兵,川口的眼睛湿润了,不由大声骂道:“无耻的支那人!为什么不敢光明正大和我们决战?”

李得久表面上虽然也装出痛心的样子,心里却忍不住骂道:“奶奶的,自己不会打仗还要怪别人!”

在发泄过心中怒火之后,川口正弘还是冷静地向前方派出了两名伴随的工兵排雷,同时命令全体警戒。

不过很快川口正弘就发现自己的这个命令下得多余了。帝国军人不用他吩咐早就据枪全神戒备了,而警备队就算他下了这个命令,也照样没有多大动静。

这使得有气没处发的川口更添对警备队的鄙视!

两名鬼子工兵接近到离刚刚斥候踩响地雷的地方还有二三十米距离时,就打开了探雷器,开始小心翼翼地前进。惹得川口正弘在心里又骂了两个工兵几句“懦夫!胆小鬼!”

不过很快川口正弘就闭上了嘴,因为这时前方突然响起了两声微弱的枪声,随着这两声枪声,两名工兵都是一头栽倒在地!不过从他们倒地后不断发出的**和仍然在移动的身体看,他们还活着!

川口正弘一惊,立刻大叫道:“敌人有狙击手!找掩护!火力压制,救回工兵!”

所有鬼子立刻分散卧倒,一部分鬼子迅速开始朝枪声传来的大概方向进行概略扰乱射击,大多数鬼子则继续据枪警戒,以便等敌人狙击手再次射击时根据枪声或枪口火焰确定其位置后进行精确火力压制,同时有两个鬼子弯腰快步上前将被打倒的鬼子工兵往后拖。

日军彼此之间默契的配合和熟练的战术动作倒也让远远趴在后面看着的李得久暗暗佩服。

百忙之中,川口正弘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警备队。

这一眼,又让川口正弘有些哭笑不得!

这回警备队根本就用不着他提醒,早就趴在路两边了!

川口嘴角不由露出了嘲弄的笑容,看来这些支那人的脑子虽然笨,倒也怕死!

上前救援工兵的两个鬼子刚刚拖起工兵往后跑,前方就再次响起了两声枪声。

这两个鬼子可就没有工兵那么幸运了,子弹直接就从他们的心脏穿过,当即毙命!

让川口正弘恼火的是,第二次枪声响过后,他还是没办法根据微弱的枪声和根本看不见的枪口焰判断出对方狙击手的具**置!

川口正弘脑中灵光一闪,突然明白了,对方狙击手使用的是由帝国“三八式”步枪加厚枪管,加装瞄准镜座和瞄准镜变型而来发射专用减装狙击弹的“九七式”狙击步枪!

明白这点后,川口正弘不由倒吸一口冷气,没想到虎头山的“土八路”竟然都有了正规的狙击手和专门的狙击步枪!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川口中队和警备队仍然趴在原地,两名鬼子工兵也继续在因救援他们而死的两具鬼子尸体边上**着。

良久,川口正弘终于一狠心,命令道:“放烟幕弹!救回工兵!”

十几名士兵立刻从身上取下烟幕弹,拉发后朝前扔了出去。

烟幕渐渐笼罩了那两名工兵,就在这时,枪声再次响起!

枪声过后,工兵的**声也突然消失了!

两名原本受命上前救援工兵的鬼子不由面面相觑,不知究竟该不该冲上去。

川口正弘低声怒骂道:“可恶!”

随后向那两名鬼子摆了摆手。

烟幕消散后,川口正弘从望远镜里看过去,见那两名工兵果然已经死亡,心中多少感到一丝安慰。刚刚那两声枪声不用说也是敌人的狙击手眼见要失去诱饵了便干脆开枪!

不过他们的举动也证明了烟幕弹的确有效!

想到这里,川口正弘立刻命令道:“烟幕弹掩护探雷!前进!”

更多的士兵取出了烟幕弹,拉发后朝前仍了出去。

不一会儿,烟幕就浓了起来。

在烟幕的笼罩下,两名鬼子捡起了工兵的探雷器,继续往前探路。

直到越过斥候踩响地雷的地方,探雷器都没有反应,这让两名鬼子松了口气。

就在这时,爆炸再次发生!

两名鬼子当场就有一人死亡,另一个鬼子也是奄奄一息。这鬼子在拔出身上的一块弹片后,突然发现,这竟然是一块陶片!在死之前,他总算明白为什么探雷器没反应了!

等了半天还没有动静后,川口正弘狠心下达命令:“第二小队,继续扔烟幕弹;第一小队,拿上探雷器,搜索前进!”

第二小队士兵立刻朝烟幕有些变弱的地方补充扔出了烟幕弹,而第一小队则迅速呈战斗队形前进。

一个鬼子走着走着,突然觉得自己被什么绊了一下,他刚刚稳住身形,就见从土中弹出一个大陶罐,陶罐的尾部,正冒着“土八路”标志性引信的青烟。

察觉不妙的鬼子小队长立刻大声叫道:“地雷,找掩护!”

训练有素的鬼子兵立刻就地卧倒隐蔽。

可惜,这回他们熟练的战术动作并没有帮上他们。

大陶罐在弹至一米多高时,发出了一声剧烈的爆炸声,随着爆炸声,被轻易炸碎的陶罐外壁和陶罐中混装的石块、碎瓷片、陶片等立刻四散飞溅,空爆的陶罐没有一点杀伤死角,很多鬼子兵在弹片切入自己脖子时还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

随着第一声爆炸,更多的陶罐被倒地的鬼子触发后弹了起来……

这就是兵工厂研制成功不久的反步兵跳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