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农民拆塔,武侯后传_我就是个小农民_第27章 洛阳茶行

关注

诸葛晨和苏木阳三人,坐在二楼的雅间里,慢慢的听着两人讲述自己的故事。

苏木阳此番前来洛阳参加诗词大会,是家中拼凑了盘缠来的,他的家人当然希望他能够入仕途,但是,普通人家的学子,如果没有背景的人的推荐,在小地方是无法出头的。

所以家境过的十分清贫,苏木阳在家里,一边靠着给人写写书信,也帮助妻子做做豆腐生意。

而诸葛晨通过与这两人几天的聊天,如果让他们两人转变思路,从单一的仕途的方向,转而到商人的角色,应该还是一条不错的出路。

“沐阳兄,陈涛兄”诸葛晨说,“不知道二位兄弟对于经商怎么看待?”

苏木阳略作思考,沉默了一会,“看来从政这条路是太艰难了!”

陈涛倒是看得比较开,“虽然经商被读书人所不耻,但是,我们总的要生活!”

诸葛晨说,“士农工商,其实咱们都看低了经商的价值了!”

诸葛晨接着说,“从政的目的是让自己可以大展宏图,但根本的意义是让自己有保障,让家人有面子,让老百姓有生存!”

“其实,我们经商不也是一样的理念吗?”诸葛晨用手指在桌子上蘸了茶水,画了一个圆圈。

“从政是一个国土的游戏,帝国,”。

诸葛晨接着说,“而商业,其实也可以打造一个帝国,一个同样没有硝烟,但是关系民生的战场!”

苏木阳对于诸葛晨的观点,不禁有些好奇。

“商业可以改变什么呢?他怎么给帝国相比呢?”

诸葛晨说,“商业可以影响到老百姓的衣食住行,甚至可以影响到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比方说,如果一国国家一穷二白,如何抵御一个富裕繁荣的国家呢?”

苏木阳突然有些醒悟,“是呀,一个贫穷的人怎么斗的过富贵的人?”

陈涛说,“就像这次我们来找仕途,感慨太深了,士族子弟可以凭借关系和金银打开仕途的门!”

“而我们普通人,却没有办法进入,特别是我们这样普通的文化人!”

诸葛晨看两人似乎有些开窍了,叫人从房间里取了一套茶具过来。

叫伙计打了一壶刚烧开的水壶,摆开一溜的茶具,精致的陶瓷水杯。

泡茶用的是紫砂壶,然后从装茶的瓷罐里面,用竹子做的夹子,夹取了几片清茶出来,放在紫砂壶里。

然后慢慢的上半壶水,第一泡3分钟后,在两人差异的眼神中,把茶水倒掉。

重新加上开水,让茶叶慢慢的浸泡,大约5分钟之后,把紫砂壶里的茶水,缓缓的倒给了两人面前的陶瓷杯里。

仅仅看这个过程,紫色的紫砂壶,给人予厚重的感觉,而雪白晶莹的陶瓷杯,两人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精美的瓷器。

这几件物件,不要说拿来喝茶,就是摆几件在家里,都是富有的象征了。

“两位仁兄,你们来品一下,这个茶水的味道如何呢?”

苏木阳两人虽然没有大富大贵,但是于品茶却是凭感觉,也不会太差,至少能够准确的表达出来。

“此茶清香甘咧,略有回甜;”

陈涛接着说,“初出粘口,就有清凉醒脑的感觉,有点略略的苦涩;然后第二次入口,感觉苦尽甘来的感觉,略有清香、回甘;”

苏木阳借着说,“我来说,喝到三口,感觉嘴角留有余香不断,沁人心脾!绵绵不断!”

诸葛晨向两人竖起大拇指,看来这两人的描述还是比较到位的,不愧是文化人。

“孔兄,你是从哪里寻找这样的好茶叶的?”苏木阳说,我们也来洛阳不少时间了,但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好喝的茶叶。

诸葛晨见二人茶杯已经空了,又帮助他们续满了茶水。

“那么孔兄,你为什么要把这个茶水的第一次都倒掉了呢?”陈涛好奇的问道。

诸葛晨说,“这是此种茶叶的一种品法,而且第一泡的茶水比较苦涩,而第二泡去掉苦涩之后,刚刚在有苦转甜的过程中!”

苏木阳说,“如此说这个茶叶的文化是很复杂的罗!”

“是的,两位兄弟,”这个茶叶的泡茶、品茶的方法也是一门文化,简称——茶道!”

“不错,茶道!”苏木阳接着说,“却是有道理!”

诸葛晨问道,“两位兄弟,如果我们在洛阳开一间甚至许多这样的茶坊,你们觉得如何?”

苏木阳点点头,“能够喝上这样的茶,一定是走的高端路线了,但是仅仅靠一款茶叶,就能够开店铺吗?”

诸葛晨在桌子上画了一个店铺的大概,“倒也不仅仅如此!”

“这是一个茶楼的模型!”诸葛晨分析到,就像开一个酒楼一样的,茶楼分两层,一层主要是普通的茶客和卖茶叶的地方;

“而二楼是雅座,主要是品茶和提供私人聚会的地方!”

苏木阳说,“意思到不错,可是会那么多人来喝茶吗?”

诸葛晨说,“茶叶按照历史分类有三种,分别是传统名茶、历史名茶、新创名茶,”

"如果按焙火程度分类有六种,分别是绿茶、黄茶、乌龙茶、红茶、黑茶以及白茶"。

"按季节分有四种,分别是春茶、夏茶、秋茶、冬茶。”

苏木阳两人被这么多的茶的分类所感染了,原来茶叶有那么多的分类。

“所以说,茶叶的品种,我门是不用担心的落!”苏木阳说。

诸葛晨借着到,“至于这个文化的包装,你们更是不用担心了,以后这个茶庄就是文化人和商人聚会的首选地方!”

“孔兄还有什么建议?”苏木阳两人已经有些心动了,有了好的产品,这么有吸引力的茶水,害怕那些有钱人不来消费,是个傻子都会明白这里面的商机、市场有多么的大了。

“如果在一楼设置说书的舞台,中间可以请来著名的琴师,弹奏几曲高雅的古筝、琵琶等!”

苏木阳和陈涛一拍桌子,“那就绝了,这样的地方,一定是文人最爱去的场所!”

两人终于明白了诸葛晨这个茶行生意的未来,潜伏着极大的商机。

“而且,我们的目的,还在于将我们的茶叶通过这种方式,推广给与那些有钱人家,给他们消费;也可以批发,让一些外地的客商,销售到其他地方去,这个市场就更大了!”

苏木阳说,“这就是一个富人消费的商品了!”

诸葛晨说,“也不尽然,至于茶叶我们也可以生产一些低端、价格低廉的,出售给于普通的老百姓!”

“毕竟,茶叶不仅有解渴生津的作用;还有消食,保健的功用!”

两人听完诸葛晨这番神样的操作,对于茶坊的未来不禁有些许的期待起来了。

诸葛晨说,“那么,二位兄弟,你们是否愿意协助哥哥我,一起来经营这个茶行的生意了?”

苏木阳羞涩的说,“这倒是一个好事情,可是我们二人没有本钱,又能够帮助孔兄你做什么呢?”

诸葛晨说,“这道不用担心,我会让人培养两位兄弟的经商之道,然后,只需要你们二人用心做事就可以了!”

苏木阳说,“那么,我这就向家里人捎信,告诉家里人我在洛阳找到事情了!”

诸葛晨说,“我希望我们兄弟能够长期合作,所以,我会安排好你们的家人的!”

诸葛晨叫人取来了一些银两,“苏兄、陈兄,你二人可以把你们的家人请到洛阳来,这里各给你们20两安家费,可以安排你们的家人来洛阳茶行工作,也可以把钱寄给他们生活!”

见诸葛晨如此坦诚,两人十分感动,赶紧向诸葛晨跪地谢谢。

苏木阳更是感动的眼泪鼻涕都下来了,“孔兄真是雪中送炭,再生父母,自今日起,苏木阳奉孔兄为主公,唯孔兄马首是瞻!”

陈涛也是如此。

诸葛晨连忙把二人扶持起来,“两位兄弟不必如此,不如我们三人今日结义金兰,兄弟二人可否助兄弟我在商业上建立一番伟业!”

两人自然十分乐意,三人于是在关二爷像前,就在茶坊,烧香拜了兄弟。

诸葛晨虽是年龄最小,但是二人却是尊他为主,称呼上苏木阳为大哥,陈涛二哥,但是主事以诸葛晨为主。

诸葛晨还是说了“两位哥哥,其实我还有另一种身份,但是我不便此时向两位坦白,请两位哥哥谅解!”

两人皆表示能够理解!

陈涛说,“虽然弟弟你不说,但是哥哥们知道,你一定是一个非凡的家族出来的,这个隐私是应该保留的!”

诸葛晨说,“时机成熟了,我一定告诉两位哥哥,倒是一定是我们商业帝国最够强大的时候!”

于是,诸葛晨开始与两人进行了开设茶行的准备工作。

并且三人之间,诸葛晨还准备了一些相互联系的方式,便于以后联络。

苏木阳两人走出了同福客栈,感觉阳光灿烂,如沐春风,自己的人生从此开始走上了另一条不同的道路,倒是似乎有诸葛晨在后面支持,就有源源不断的力量。

苏木阳和陈涛去找店铺开设茶铺去了,而在西街这边,刚好有一家比较大的客栈需要转让,老板可是苦苦经营了半年,已经无力回天了。

花了一笔不小的费用,诸葛晨拿到了这个客栈,客栈的口岸还是比较好的,门口有一个很大的广场的,可以规划出来,停放马车。

接下来,就要按照诸葛晨的设计,重新包装这个茶坊了。

按照诸葛晨的设计,茶坊的所有外柱子,全部重新进行了粉刷,老气的颜色全部去掉了。

而后,把二楼老式的窗户全部拆了,打开成为比较敞亮的大窗户,贴上半透明的窗纱,从里面可以看到街上,另一面可以看到串流而过的内城河;

一楼的大堂也进行了大量的改装,把门板全部拆了,做成大量半透明的大门或者窗户,一下子就宽敞明亮起来了。

孔晨亲自操刀,用瘦金题,写了茶楼的名字,开业前,用大红绸布遮住。

由于采用了许多现代风格的装修方法,结合古典的木质结构,加之诸葛晨把茶楼前面所有阻挡视线的障碍都拆了,这个茶楼在这一片就十分显眼起来了。

茶铺前,树立了一个活动的广告牌。

开始打广告了,而且这个广告是十分的新颖。

用彩色笔画勾勒了一副美妙的茶水图片,晶莹剔透的白瓷茶碗、端庄厚重的紫砂壶,清莹明澈的茶汤,看起来就给人一种美好的味觉。

“全新的茶行,即将开业,敬请洛阳名流,前来捧场!”

“凡是第一日前来参与开业品茶的文人雅士,可以获得一杯免费的西湖龙井品尝;现场更有春日坐者亲自书写的《春日》书法真迹作品一幅,以及几首全新的清新派诗词的出现!”

如是间,洛阳城的文人骚客,都有了新的去处!

再看下面:

“本茶行开业期间,将请来洛阳当红的名伶,李思思小姐,现场演奏一首《春日》改变的新曲!”

我勒个天,这是要一口气轰炸洛阳名流的动作哇。

现场邀请来宾以茶作诗,一等奖赏纹银100两。

开业时间,10日后,3月20日,春分之日,翘首期盼吧!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

wap_17K下载17K客户端,《武侯后传》最新章节无广告纯净阅读。17K客户端专享,签到即送VIP,免费读全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