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大墓,探路|关闭八十载复十三年:屋大维墓终于要向公众开放了

关注

一座皇帝陵墓的风雨飘摇史

公元前28年,消灭埃及的托勒密王朝,彻底扳倒政治对手安东尼和克里奥佩特拉之后,屋大维便开始着手修建自己的陵墓。如今的屋大维墓呈圆锥状,但最新的考古发掘表明,这种形状只是屋顶和最外层墙壁坍塌的结果。

当年的屋大维墓应当是圆柱体,直径接近90米,高度至少有45米,是一座砖结构建筑,表面覆盖着一层凝灰石大理石。巨大的规模使它几乎和附近的苹丘一样大,且由于位于台伯河边,人们可以从城市的大部分地方看到它洁白的轮廓,以及顶端高高耸立的屋大维本人的青铜雕像。

现在的陵墓遗存

陵墓的墓室在建筑的中央,其中装有屋大维多位亲属,包括他的妻子、继任的几位罗马皇帝在内的骨灰盒。而屋大维本人的骨灰盒,据专家推测,就位于陵墓顶端雕像正下方的圆柱内。

两千年来,屋大维墓遭遇过多次破坏与重建。公元410年的“罗马之劫”中,入侵罗马的西哥特人严重破坏了这座陵墓,他们将陵墓洗掠一空,并且扔掉了皇帝的骨灰。

到了中世纪时期,曾有部分古罗马建筑被改建成城堡遭,其中最有名的,是被改建成圣天使城堡的哈德良陵墓。屋大维墓也未能免俗,它被自称是屋大维所建立的儒略·克劳狄王朝后裔的科隆纳家族改建成堡垒,结果在一场与敌对家族的混战中被摧毁。

陵墓内部已经破坏严重

到了16世纪,它又被改造成一处花园,在其后的几百年中,陵墓先后成为难民庇护所、斗牛广场和音乐厅。1936年,音乐厅关闭。当时的法西斯政府想要恢复古罗马的荣光,打算挖掘和保护屋大维墓。

1936年绘制的剖面图

然而,三年后的二战中止了修复工作,建筑逐渐沦为废墟。它的屋顶现在已经倒塌,四周柏树疯长,表面的凝灰石也只留下了些许痕迹,早已与附近保存完好的斗兽场和罗马论坛相去甚远。

1963年的航拍图片

专家认为,目前屋大维墓的建筑遗存部分仅有当年的三分之一大小。由于保存情况不佳,过去的80年间,屋大维墓一直向公众关闭,仅在2000年庆祝千禧年到来时,以及2014年8月19日屋大维逝世两千周年纪念日当天短暂开放过。

十三年,两阶段的修复

多年来,屋大维墓年久失修的情况一直饱遭舆论诟病。2006年,墓园对面的和平祭坛修复后开放,它也是屋大维时期的建筑,是为了庆祝皇帝于公元前13年从高卢和西班牙的战役中归来而建。美国建筑大师理查德·麦耶为它设计了玻璃钢结构的“罩子”,洁白的大理石台阶和祭坛被保护在其中。两相对比之下,要求修复屋大维墓的呼声更高了。

被认为成功范例的和平祭坛博物馆

2007年,屋大维墓的考古挖掘工作启动,这也意味着修复工作正式展开。屋大维陵墓官方网站上写道:为了让陵墓获得新生,团队决定开展保护性修复,不仅尊重古罗马时期的原有结构,也尊重两千年间建筑的变化。

陵墓内的墙体

目前,陵墓尚遗存有大约13000平方米的墙体,其中近一半是屋大维时期的原始建筑,差不多等量于20世纪30年代的修复遗存,剩下的,则是中世纪到文艺复兴时期的城墙遗迹。这些后来的建筑遗存,都不会被拆除,但会被仔细修复。如果它们面临倒塌风险,团队会对墙体“逐米”检查,以决定是将其拆除,还是安全修复。

修复工作包括两个阶段:1、巩固现有结构,确保其安全;2、改造建筑,使其成为可以接待参观者的公共空间。

保护性修复开展后,修复团队首先移走了153件文物,它们将在修复工作完成后回来。接着,团队在陵园的半个圆周上搭起了脚手架,这样可以在清理填埋和保护墙壁之前,先清除墙壁上生根的植被。人们还在墙体顶部覆盖了一层保护材料,防止新的水渗入砖石内部。修复工程还将对部分房间封顶,对整个空间做防水处理,以及加固楼梯。

在加固过程中,修复团队发现古罗马人在建造这座巨大的陵墓时,并没有搭建过脚手架。他们采用了建造同心墙的方法:每升高70厘米,便用土填满两层墙之间的空间,便可以在此基础上再增加70厘米的墙体,以此类推。

直到今天,这些层次在外墙上都非常清晰:每隔70厘米,就可以看到一条细长的浅色线条。

第二阶段的改造由意大利电信公司的社会部门TIM基金会出资600万欧元完成,将陵墓建设成了一间现代博物馆,还重建了一道通往纪念碑屋顶的螺旋楼梯。

博物馆内部

保护性修复后的墙面原貌将被保留,挖掘过程中得到的文物,目前由罗马国家博物馆保存,在陵墓开放时也会回到此处,对公众展示。此外,TIM基金会还负责改造了陵墓所在的奥古斯都广场,使它成为一个将城市生活和古迹结合在一起的公共空间。

陵墓周围将有供行人休憩漫步的公共绿地,通过宽阔的阶梯与外部连接。此外,陵墓外还将建设一条走廊,使市民、游客从外面也可以欣赏到这座宏伟的建筑。

修复完的屋大维墓全景效果图

从3月1日到4月21日,也就是罗马建城2774周年当天,屋大维墓供游客免费参观。4月22日后,参观内容将包括虚拟和增强现实游览。我们只能期待,疫情可以早日结束,有更多人可以亲眼目睹这座饱经沧桑的传奇陵墓。

(澎湃新闻记者 钱成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