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女少佐,日本帝国海军少佐大礼服(原主人岛风号驱逐舰舰长 上井宏)

关注

​​二零一八年生日(前天 ),喜得全套原品昭和十二年(1937年)制日本帝国海军少佐大礼服送自己作为礼物,原主人为海军军官上井宏。全套海军大礼服和配件总共分两个箱子,较小的箱子装两角帽和正肩章,大礼服和其他配件装在另一个长方形大号箱子中。这套是上井宏任少佐时期的大礼服,往后几年日本战事吃紧,猜测他没再有闲工夫订制匹配更高军衔的大礼服。

(声明:此文主题是介绍个人藏品和客观历史,没有任何政治倾向,没有为日本帝国主义洗地的内容;评论区禁止一切给日本鬼子洗地的评论内容,同时拒绝小粉红爱国蛆无理取闹。本文禁止转载)

日本帝国海军正装着用包含以下配件:

1. 正帽

2. 正衣

3. 胴衣

4. 正袴

5. 正肩章

6. 正剑带

7. 长剑

8. 黑皮革短靴/皮鞋

个人收藏的这一套衣服里面包含除了鞋以外的所有东西,全套东西都是正常偏好的品相,海军长剑日后再配。废话不再多说,直接开箱上图:

两只箱子是在东京市的鈴木皮革店订制,两个箱子上和衣服上均有标志(鈴木カバン(鞄)店,鈴木皮革店,東京・桜田本郷町 鈴木カバン本店)。

東京市芝區櫻田本鄉町 水交社特約店 鈴木カバソ店制原店外景,图源@无点亦无声

以下展示衣服和各配件的细节(附昭和七年四月一日制定的条例“海军服制”):

一、正衣

立领燕尾服,前襟双排扣,一边各八颗。

背面囊被特写,还可见正衣只在左侧有一个腰带构,中间两颗支撑扣条例正衣线图,各官阶底版型均一致纽扣细节,图案为浮雕的樱花在海锚正中心袖章细节:少佐袖章三条金线,两条中线+一条细线条例中的少佐袖章线图领章特写,这套衣服最大的遗憾就是领章刺绣不行了,需要谨慎保存领口内部绣有原主人的名字“上井”佐官领章刺绣图样戴上大肩章的样子

二、胴衣

穿正衣里面的夹克,上井宏这一件保存极其完好,近乎未使用过的品相。

纽扣特写,与正衣扣子图案一致,纽扣尺寸小一圈背后系带上的原主人姓名刺绣

三、正袴

原主人姓名刺绣“上井“上村工業株式会社C.Uyemura & Co.Ltd. 衣服的金属配件制造商商标佐官正袴,金线宽度一寸二分

四、正剑带

佐官正剑带两条金线,带扣图案为浮雕的樱花压在海锚的正中心。浮雕漆为白色,带扣金色。

佐官正剑带线图佐官正剑带扣线图

下一步打开小箱子,里面是两个重要配件:正肩章和正帽,箱子正面有原主人的名牌“上井宏”。

红垫为保护外壳原主人姓名牌“上井宏”

五、正肩章​

佐官正肩章线图肩章饰线图

六、正帽

正帽为日本海军(照搬大英)的两角帽,或称为仁丹帽。位于帽子右侧的饰章通过金属丝盘数体现军衔级。

佐官正帽饰章中间金线麻花,中盘银线外金线金属丝饰章特写帽内绣有原主人姓名正帽线图和军衔级章饰介绍

上身试了一下,尺码正好,除了鬼子日常袖子短以外。。☕️

领章刺绣变酥,为减少伤害没系住领子。不规整之感敬请忽略

衣服原主人上井宏(Uwai Hiroshi)还比较有来头,以下是他的履历:

上井宏(兵51、239/255宮崎 江田岛海軍兵学校第51期),最终军衔为大佐。

1923年7月14日-少尉候补生

1924年12月1日-升任少尉

1926年12月1日-升任中尉

1929年11月30日-升任大尉、馬公防備隊分隊長

1934年11月15日-驱逐舰“曙”水雷长

1937年12月1日-升任少佐、第17号掃海艇长、第11戦隊司令部

1939年1月20日到1939年4月1日-驱逐舰“葦”舰长

1939年4月1日-第11号掃海艇艤装員長

1939年7月15日到1939年10月10日-第11号掃海艇艇长

1940年10月15日到1941年9月10日-驱逐舰“朝風”舰长

1941年9月10日到1942年7月20日-驱逐舰“漣”舰长

1942年7月20日到1943年9月20日-驱逐舰“浜風”舰长

1942年11月1日-升任中佐

1943年10月5日-驱逐舰“島風”舰长

1944年11月11日-“島風”号沉没时负重伤

1945年9月5日-升任大佐

第17号掃海艇驱逐舰“朝風”驱逐舰“漣”驱逐舰“浜風”驱逐舰“島風”

上井宏在海军兵学校担任过教官,1937-39年末任第17号扫海艇和第11号扫海艇期间参与了中日战争在华北、华中一带的作战;1942-43年任滨风号驱逐舰舰长期间所罗门岛链一带战斗,参与了发生于科隆班加拉岛附近的库拉湾海战。

上井宏中佐在1943年10月任岛风号的第二任舰长,其人是一个暴躁老哥,脾气奇差无比 ,但能力强技术精湛。在他的任期中直到战舰沉没,岛风号护航摩耶,鸟海,冲鹰,数次往返横须贺至特鲁克岛,直至1944年3月末均在内南洋海域从事护航任务;1944年6月马里亚纳海战时为大和武藏护航,此后参加了菲律宾海海战。

1944年10月,莱特湾海战期间,岛风号编入栗田舰队,隶属于第二水雷战队,护航期间岛风号位于以大和号为中心的第一阵列的前锋位置,战斗中遭到攻受伤后与滨风号交替任务。

岛风号位于阵列最前锋

11月11日岛风号负责掩护增援菲律宾莱特岛的运输船时,被发现后在美国海军第38特遣舰队超过350架飞机攻击,岛风号动力舱被舰载机机炮枪多次命中。由于损害管理不及时,加之长时间维持高航速机动使得动力系统严重超负荷,最终因锅炉过热引起爆炸,岛风号与另外三艘驱逐舰在奥尔莫克湾沉没,全舰仅21人生还(包含上井宏舰长)。

具体发生的情况如下:

11月9日:“岛风”号编入第三批运输队,于黎明前从马尼拉起航(全舰载450余人出发,超过编制载量)驶往莱特岛西岸的奥尔莫克湾,编队中还包括其他四艘驱逐舰和五艘运输船。

11月10日:晚9时以密集炮火击退美军数条鱼雷艇。

11月11日:· 编队遭遇近350架美军舰载机围攻。

· 岛风号虽未被直接命中但仍受到大量失弹冲击,造成损伤。

· 十七时三十分左右,锅炉蒸汽爆炸。

· 船体遍布弹孔,全舰动力丧失。

· 全舰将近430人战死,包含战队司令早川干夫少将,上井宏舰长重伤。

· 上村岚大尉接任,成为代理舰长。

· 弃船,包括上井宏舰长在内的21名幸存者离舰。

· 乘救生艇漂流至莱特岛海岸,途中救起一名落水的日本飞行员,登岛遭遇菲律宾人的袭击后返回海上。(原文:“艦で致命弾を回避し続けた艦長の上井 宏 海軍中佐は重傷を負いながら生き残

りの生存者に救助され機関長の上村 嵐 海軍大尉と二水戦参謀の2名を含む21

名と途中救助した神風特攻隊員1名を含む22名が穴だらけのカッターで10時間

に及ぶ漂流の後にオルモックに上陸し”)

11月12日:幸存者登岸得到援助。

1944年11月11日遭到美军飞机围攻的岛风号驱逐舰

战后上井宏与其他几名幸存者于昭和四十年(1965年)11月11日给岛风号战死者立碑。

駆逐艦島風戦没者之碑碑文

「碑文」(表)

呉教育隊司令上村 嵐 謹書

「碑文」(裏)

駆逐艦島風は帝国海軍艦艇中40節の高速を発揮し得た唯一の優秀な駆逐艦であった。同艦は昭和18年5月造船技術の粋をあつめ試作艦として舞鶴海軍工廠において建造されたが、その性能は大型艦代表の戦艦大和に匹敵する高度のもので正に小型艦中の代表艦であった。同艦は呉鎮守府に属し、就役するや直ちに第2水雷戦隊に編入され太平洋戦争中常に第一線にあり、北に南に転戦して赫々たる戦果を挙げた。乗組員一同も呉鎮管下の精強な戦士を以って編成されていた。そして昭和19年11月11日比島沖海戦に続いておこなわれたレイテ島輸送作戦の際、敵機の熾烈な波状攻撃を受け、勇戦奮斗の甲斐なく同島オルモック湾において護国の楯となり、450余名の乗組員の大多数は壮烈なる戦死を遂げたのである。我等九死に一生を得て生存した島風乗組員は共に闘った戦友と島風のみ霊を慰め、長くその名を後世に留めようと決意し、ここに我等の誠意をこめて慰霊碑を建立した。

昭和40年11月11日

発起人上井 宏 友兼 久夫上村 嵐 森脇 武夫

(以上碑文谨代表其人之原意,笔者仅持客观态度)

同样还值得一提的是,笔者还找到了上井宏本人的一套勋奖章,虽然不是全套也没找到勋记,不过能找到几个原主人的章已经非常走运(图源王老板):

勋三等旭日中绶章勋三等瑞宝章昭和六九从军记章(九一八事变)支那事变从军记章(七七事变)纪元二千六百年祝典纪念章昭和大礼纪念章

上井宏少佐时期还获得了勋四等旭日小绶章和功五级金鵄勋章,记载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