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战俘,揭秘16世纪奥斯曼帝国后宫:妃子大多是战俘或进贡的女奴

关注

本文摘自《奥斯曼帝国:五百年的和平》,作者:林佳世子,译者:钟放,理想国2020年1月版,已获出版方授权。

后宫的职能

苏丹整日在托普卡帕宫殿寻欢作乐,后宫的职能日益凸显。苏丹实质的政治功能在弱化,但政治实力派须通过在后宫服务的人员,才能达到利用苏丹的目的。此外,幼主继位,母后和外戚的影响力就会加强。穆拉德三世的生母努尔·巴努开创了皇太后居住在托普卡帕宫殿的先例,此后后宫的工作人员及相应的经费也都增加。

后宫的服务由黑人宦官担任。17世纪以来,一直有三五名领薪的黑人宦官,其中的黑人宦官长位于负责侍童教育的白人宦官长之上,负责整个宫廷事务的协调与管理。他们和帝国的政治官僚不同,属于苏丹的私佣。这些人利用自身职务的特点,谋求到了管理以苏丹名义设立的宗教捐赠项目的职位,借机敛财。而且,为麦加、麦地那设立的宗教捐赠管理者也由黑人宦官长担任。黑人宦官多出生于苏丹,在埃及接受阉割手术后被进献到伊斯坦布尔。因此,很多黑人宦官在退休以后返回埃及,在那里还能发挥影响力。

黑人宦官长 黑人宦官长成为苏丹和母后与军人政治家之间的中介,掌握实权。荷兰国家博物馆收藏

从 16 世纪下半期开始,在后宫内部形成了以苏丹的母后为顶点的等级制度。母后以下,是给现任苏丹生育了男孩的妃子,她们被称为“哈塞基”。后宫的女性大部分是战争俘虏或作为贡品的奴隶。

虽说是女奴,但地位又有很大差别,后宫是她们接受教育的场所,可视作是学习日常生活的繁文缛节与森严的等级观念的女性学校。宫廷中的女性“前辈”对后来者负有教育的义务。宦官长发挥着类似于舍监的作用。在此之中,苏丹母后看上的那些优秀的女性可能成为苏丹的侧室。

另外,苏丹的母后和生育了男孩的王妃们会参与类似于欧洲王室外交的活动。从穆罕默德三世的母后萨福艾妃寄给英国女王伊丽莎白的信函来看,她们模仿欧式的皇家礼仪,并且互赠礼物。

后宫的重要作用是为奥斯曼家族传宗接代,但除穆拉德三世外,苏丹的侧室很少。其余的女性到了一定年龄,可能被许配给同样是宫廷侍童出身的军人政治家,然后就可以离开宫廷了。

穆拉德三世给奥斯曼帝国带来了改变苏丹皇位继承方法的契机。还是王子时代,他就有了穆罕默德这个儿子,并在后来任命他担任市军政官。此后,穆拉德三世生育了很多孩子,1595年驾崩时,已经有了十九个男孩。继位的穆罕默德三世不忍心杀害和自己年龄悬殊的幼弟,但不得不遵守这种残忍的传统,将他的所有兄弟一律绞死,并废除了王子在帝国担任市军政官的惯例。

托普卡帕宫殿的后宫内部 周边是女性的住所,后宫的女性有的是从奴隶市场购买的,有的是从各地进献而来。很多出生于巴尔干和高加索

新苏丹继位后,在托普卡帕宫门前,前苏丹和他儿子们的棺木排成长长一列,人们泣不成声,这是编年史留下的记载。此后继位的艾哈迈德一世没有杀死自己的弟弟穆斯塔法,新苏丹继位时的血腥弑亲在 1603 年以后逐渐淡化。当然,苏丹的继承规则没有进一步明确。不由父传子,而由一族中年长者继承的情况也很多。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苏丹作用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