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沉思者,新潮沉思录:世界足坛已进入帝国主义最后阶段

关注
足球是当之无愧的世界第一运动,拥有世界上最为广阔的爱好者基础,据一项14年的调查显示,全球有固定观看比赛习惯的球迷(有别于四年一度的朋友圈球迷,嗯)大约有16亿多,而仅中国国内,就有将近2亿球迷。

由于大家都懂的原因,为了防止自己对于足球的热爱不至于被磨灭殆尽,在国足之外,绝大多数球迷都会选择另外一支国家的国家队作为自己的主队来充值信仰,获取力量。而不管是央视的正式调查,还是各类媒体靠谱或不靠谱的评测,我们都不难发现,中国这一亿多的球迷资源主要被几个国家所瓜分殆尽。

细究原因我们不难发现,每一支被球迷们所喜爱的外国国家队的身后,总能找到一个顶级联赛的身影,英格兰球迷多半同时喜欢英超的曼联、利物浦、切尔西或者阿森纳,西班牙球迷一般都会在西超双雄皇马与巴萨两家选择其一,意大利球迷大都是意甲中两个米兰和尤文的支持者,而德国球迷则几乎全都同时投在了德甲拜仁慕尼黑的门下。再算上拥有半支巴西国家队的法甲,这欧洲五大联赛已经主宰了中国乃至全球的足球市场。

对于五大国之外的国家而言,不管你的国家队实力再强,如果你不拥有几名效力在这五大联赛的著名球星,那你几乎不可能在自己国家之外拥有太多的拥趸,而即便拥有了这些球星,也几乎不可能吸引球迷纡尊降贵地来收看自己的本国联赛。自然,在流量即金钱的现代社会,本国的足球市场也注定难以收割到全球化的资本红利,而只能被反向收割。于是,“凡有的,还要加倍给他叫他多余;没有的,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马太效应之下,催生了足球特色的帝国主义。

列宁同志教育我们,自由竞争资本主义阶段的单一单位企业和在此基础上的分散竞争已经成为历史,主要产业部门大都已形成寡头垄断格局。我们知道,在九十年代中期以前的欧洲足球市场还远谈不上自由竞争,因为当时的足坛管理模式还类似于封建社会或者早期资本主义的行会学徒性质,和俱乐部的球员即使合同到期之后也不能自由转会。

1995年欧盟法院裁定了博斯曼法案,彻底打破了这一阻碍球员(自由)流动的制度,让欧洲足坛一夜之间进入了自由资本主义。在那之前,欧洲的中小联赛尽管市场小、资金弱,但一方面可以留住自己培养的优秀球员,另一方面也能从这些球员的转会中得到巨额报酬,因此在欧洲足坛还有着相当强大的存在感。

在95年之前的四十年间,欧洲足坛的顶级赛事欧洲冠军杯中,我们能多次看到荷兰、比利时、匈牙利、葡萄牙、罗马尼亚、土耳其、波兰、希腊、瑞典甚至保加利亚的俱乐部杀进四强甚至夺冠,可在那之后迄今为止的23年间,只有区区五支非五大联赛球队进过冠军杯的四强,而上一次发生这种事清已经是0506赛季的埃因霍温了。

伴随着球员的自由流动,拥有更大市场和更多资金的五大联赛网罗了全球最优秀的球员的同时,也无需再付出过高的代价,这彻底摧毁了五大联赛之外的许多国家的青训系统,让本来充满竞争力的国家和联赛陷入崩溃,让欧洲足坛进入了寡头时代,五大联赛就是五大垄断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