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国风云6,施诚:1519年竞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外交风云

关注

摘要:法兰西斯深信,“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真的想要什么,无论是教皇、还是皇帝或别的什么,你只能通过贿赂或武力获得”。

神圣罗马帝国的“皇帝”头衔本身,可以追溯到962年奥托一世被教皇加冕为皇帝。1356年,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卢森堡王朝的查理四世,为了让诸侯们承认其子继承皇位,在纽伦堡颁布“黄金诏书”,承认7大选帝侯选举皇帝的权力。不过,7大选帝侯选举出来的人,还只能称“罗马人的国王”,只有经罗马教皇加冕后,才能称“神圣罗马帝国皇帝”。

哈布斯堡王朝家族徽号

1519年1月12日,哈布斯堡家族的神圣罗马帝国皇帝马克西米连一世去世。按常规,其孙查理继承皇位,但是从马克西米连去世到6月28日查理正式当选,法国国王法兰西斯一世、英国国王亨利八世都声称拥有皇位继承权,深深卷入欧洲世俗事务的罗马教廷也对选举结果表示关切,甚至奥斯曼帝国也被牵涉其中。这些外部势力的干预使皇帝的选举变得更为错综复杂。

“阁下,我们在追求同一位淑女”

从历史上看,神圣罗马帝国被讥讽为既不神圣、也非罗马、更非帝国,一定程度上还是有根据的。但是,到1518年,它占领了欧洲大片领土,包括德意志、低地国家、勃艮第、萨伏伊和意大利北部大部分地区,皇帝的地位不完全是有名无实。如果查理当选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法国将面临哈布斯堡王朝的三面包围。

带有各诸侯国国徽的双头鹰(1510年作)是神圣罗马帝国的象征

法兰西斯与查理之间的选举竞争,真实而关键。法兰西斯参与竞选的愿望非常迫切,理由也非常充足。

有“骑士国王”之称的法兰西斯一世

第一,虽然神圣罗马帝国的基础在德意志,但是它具有国际声望,是罗马教廷的世俗抗衡体,皇帝享有的外交特权是其它国王难以企及的。

第二,也是最关键的原因,正如法兰西斯所说,如果帝国仍然由哈布斯堡家族控制,那么“考虑到他(查理)的王国和领主权,这将给我带来巨大伤害:他将把我从意大利驱逐出来。”[1]

第三,法兰西斯的支持者声称,唯有他当选,才能让德意志(或哈布斯堡家族的领土)免受奥斯曼帝国入侵的威胁。法兰西斯自己也宣称,如果当选,他将带领基督教世界进行反对奥斯曼帝国的“十字军”战争。

第四,在1515年9月马里尼亚诺战役中,法军击败米兰公爵的军队,为法兰西斯在国内外赢得巨大声望、赞赏和大量的实际权威。法兰西斯的自信和必胜之心溢于言表:他写信给查理说,“阁下,我们在追求同一位淑女”。[2]

反映马里尼亚诺战役的油画《法兰西斯一世下令停止追杀瑞士军人》

从理论上说,查理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者。首先,从1438年起,神圣罗马帝国皇帝一直由哈布斯堡家族世袭;其次,他不仅是马克西米连的长孙,而且是他指定的唯一继位人。最重要的是,查理还拥有雄厚的财政资源。

但是查理也有不利因素,一是查理太年轻,缺乏实际政治经验和战争经历;二是查理身体虚弱。这两点都使他无法与“强壮、富有、尚武、善于战争和富有战争经验”的法兰西斯相提并论。更糟的是,有人甚至担心查理遗传了母亲胡安娜的“精神病”;三是查理的姑姑、尼德兰的摄政玛格丽特一度阻止他当选。1519年2月,她建议查理放弃竞选,将皇位让与弟弟费迪南。[3]

“如果你真的想要什么就只能通过贿赂或武力获得”

为了赢得竞选,法兰西斯与查理展开了针锋相对的外交活动,主要包括贿赂选帝侯、许诺政治联姻和武力威胁。

法兰西斯深信,“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你真的想要什么,无论是教皇、还是皇帝或别的什么,你只能通过贿赂或武力获得”。

1516年11月,选帝侯特里尔大主教派遣使节向法兰西斯表示,一旦马克西米连去世,选帝侯愿意选举他为下一任“罗马人的国王”。这标志着法兰西斯与查理的竞争正式开始。

1517年6月,被称为“贪婪之父”的勃兰登堡边地侯,也许诺把选票投给法兰西斯,以换取法国公主Renee(此前曾许诺给嫁给查理)与他儿子结婚,外加15万克朗嫁妆、他本人的终身年金。

1517年10月,美因茨大主教选帝侯也把自己的选票出售给了法兰西斯。此后2年,他6次改变投票意向,每次转变都是为了更高的报酬承诺。

1518年4月,帕拉丁宫廷伯爵选帝侯步上述三位选帝侯的后尘。至此,法兰西斯得到了皇位选举中的多数票(4票)许诺。

法兰西斯耗费了300多万克朗收买选帝侯们。为了筹集这些现钱,他不惜公开出售官职和王室土地。[4]

四大选帝侯既不是因为特别热爱法国国王,也不完全是因为反对哈布斯堡家族的感情,而是因为贪婪:有竞争的皇帝选举可以为他们带来更丰厚的财政利益。

正如当时法国驻神圣罗马帝国的大使所观察到的,“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两个国王给予和承诺的多少将决定他们的胜负”。[5]现代学者罗伯特・耐彻也认为,“法兰西斯一世不明白,选帝侯们对他继位远不如对挑起选举竞争的兴趣那么大”。[6]

法兰西斯一世探望临终的达・芬奇(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安格尔绘于1818年)

面对法兰西斯咄咄逼人的活动,查理也不甘示弱。首先,他对外宣称,“我们密切关注帝国的继位问题。我们越来越认识到,这个对我们是多么重要,我们致力于把各个王国、领地、领主权和皇帝在德意志、西班牙、意大利和尼德兰的臣民置于安全、和平的最好方法。因此任何人都不能伤害他们,如果有任何统治者试图压迫、进攻或入侵它们,无论他多么强大,我们都会强大到足以阻止他”。[7]

其次,他遵循祖父和姑姑玛格丽特的竞选策略。马克西米连告诫查理,“如果你渴望获得这顶王冠,那么就不必吝惜任何资源”。他还为查理列举了一份竞选所需“资源”清单:其中主要包括金钱、把查理的姐姐卡特琳娜许配给勃兰登堡边地侯的儿子以及丰厚嫁妆(以防止他迎娶法国公主Renee)。[8]

马克西米连一世(查理祖父)和他的家庭

1519年3月,玛格丽特决定支持查理竞选。在给查理的一封信中,她建议:“我们认为,你只有两种方法才能在选举中获得成功。一种是通过金钱”,因为每个选帝侯现在需要的金钱回报远多于马克西米连1493在奥格斯堡选举中所提供的,“第二种方法,阁下,就是使用武力”。这意味着查理必须调集尼德兰和西班牙的军队去阻止法国的武装干涉,在德国吓唬选帝侯们――这当然也需要金钱。“我们都意识到马是昂贵的,但如果你不想要,别人就会准备购买那匹马。”[9]

第三,1518年7月,马克西米连在奥格斯堡召集帝国会议,迫使5个选帝侯在会上表示,同意选举查理为新的“罗马人的国王”。作为回报,马克西米连(以查理的名义)向选帝侯们承诺选举当天给他们50万佛罗琳,此后每年70万佛罗琳年金、金银珠宝等。[10]

第四,1519年2月,查理亲笔写信给勃兰登堡选帝侯,承诺将自己的姐姐卡特琳娜许配给他的儿子。[11]

1547年哈布斯堡王朝在欧洲领地示意图

第五,就在1519年6月正式选举前不久,查理派遣使节前往奥斯曼帝国拜会苏丹塞里姆,希望他保证基督教会的利益和教徒前往耶路撒冷朝圣的权利,实质上是试探他对哈布斯堡家族皇位更替的态度。塞里姆不仅热情接待了查理的使节,并且承诺,如果查理与他签订和约,那么他就答应查理的要求。后来,查理及其支持者谴责法兰西斯一世与奥斯曼帝国建立外交关系,其实查理比法兰西斯更早就这么做了。

第六,炫耀武力。1519年6月8日,7大选帝侯齐聚法兰克福投票选举。为了“保护选帝侯和抵御法国的入侵”,查理下令调集亲信、拿骚的亨利伯爵率领的“士瓦本同盟”的军队驻扎在城外。亨利宣称,除非踩着他们的长矛和利刃,否则法国人休想进入德意志境内。但是选帝侯们都知道,他们的安全取决于他们是否选出了正确的皇帝(查理)。

查理五世像

1519年6月26日,在获悉教皇立奥十世也支持查理当选的消息后,法兰西斯放弃了候选人资格。28日,查理全票当选为“罗马人的国王”。1520年10月23日,教皇为查理加冕为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称为“查理五世”,但是加冕地点不是传统的罗马,而是加洛林王朝的都城――亚琛。英王亨利八世和法兰西斯一世都接受了各自的失败,并祝贺查理当选。

参考文献:

[1]John Julius Norwich, Four Princes-Henry VIII,Francis I,Charles V,Soleiman the Magnificent and the Obsessions That Forged Modern Europe,Atlantic Monthly Press,2017,p.24.

[2] Leonie Frieda, Francis I, the Maker of Modern France, 2018,p.121

[3]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21.

[4] Leonie Frieda, Francis I, the Maker of Modern France, 2018,p.122.

[5]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23.

[6]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16.

[7]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17.

[8]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17.

[9]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22.

[10]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19.

[11] Geoffrey Parker, Emperor: A New Life of Charles V, Yale UniversityPress, 2019, p.117.

作者介绍

施诚,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先后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北京大学历史系;承担本科生、研究生多种课程(含双语)教学,2012年,获得“首都师范大学优秀主讲教师”称号;在《历史研究》、《世界历史》、《史学理论研究》、《光明日报・理论版》、Sixteenth Century Journal等国内外报刊杂志上发表多篇学术论文,出版个人专著2部、参著3部;独译1部、主译1部、参译2部; 承担国家社科基金后期资助项目1项、北京市哲学社科重点项目1项、教育部重大攻关招标项目子课题1项、北京市委组织部优秀人才资助项目1项,参与省部级科研项目2项;获得过国家级、省部级、校级科研奖励。

这里是每天带给你惊喜的小石头

微信公众号:yimeishit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