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人物的都市小说,第一卷少年时光第一章中毒,一个天才的平凡人生,现代都市

关注

一个天才的平凡人生全文阅读

1978年10月的一天,在湘中的一个小山村的一户普通人家“生了,生了!是个大胖小子”村里的赤脚医生肖医生说道,这时一个男人从屋外走了进来。

肖医生:“恭喜,朱老师,是个大胖小子”。朱老师笑呵呵,磋了磋手就来抱着小婴儿,走入进里屋,笑容可掬的对床上的女人说“老婆,你看我们的儿子终于出生了,哈哈,谢天谢地啊”!床上的女人顿时也露出因生了小孩而劳累的笑容,“抱给我看看,看是像你还是像我”

“司其,小心的,不要乱跑”

“知道了,妈妈”一个大约三岁的小孩回答道。

这时是1981年了。我们的主人公也有三岁的,但这三年来也过的不是很顺利,刚生下来不足三个月,全身就长满了红色的小包,把全家人都急坏了。妈妈抱着他到处求医,附近的大小医院、赤脚医生、游方郎中也看了不少,每天都要都要擦草药。当时差点还以为养不大了,但小生命很顽强,最后还是挺过来了。

现在也已经三岁了,病倒是没有了,只是很顽皮,是个大捣蛋鬼,每天到处乱跑,跟在别人屁股后当小兵,只要有玩的就不放过。一般到了吃饭时间是没办找到人影的。

说到这里我们还是来认识这一家子吧!家里男主人叫朱坤,是附近中学的民办教师,教了十几年书了,村里都叫他朱老师。女主人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家妇女,一年四季除了忙地里、田里的农活外,就是赶赶集添一些日常用品,平时基本上都不串门,本村公认的贤妻良母。

他们有三个子女,大女儿今年已经10岁了,叫朱其,二女儿今年7岁,叫朱梅,小三就是主人公了,叫朱司其,今年三岁。1978国家开始实施计划生育,因为生了三个小孩,再生的话朱老师这个民办老师也别想干了,所以朱司其只能在家里做老幺了。

家里生活水平在村里只能算中等,有几亩地,因为朱坤还能拿份工资,所以也还算过得去。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过下去了,如果不是发生了一件意外!

“司其,玩去”说话的是一位五、六岁的小男孩,是朱司其堂哥“好勒!走吧,太哥”朱司其一听到有人叫马上就跑出来了。

“要早点回来吃饭”母亲在后面叫道。“知道了”

当时在山村里也没有幼儿园,只有一个学前班,一般也要六岁才准去读的,村里的小孩子也没什么娱乐场所,每天都是东逛西逛的。小孩天生就对任何东西都好奇,就是一块石头他也能玩的津津有味。

“去哪里玩?”

“就到后山吧”他们说的是靠在这个小山村的一个小山包,平时他们玩的地方也不多——村边有一条铁路,离村五六里远就有一个小站;村后面有一座小山,只有几十米,但在这里也算得上是海拔高。平时不是在铁路边玩石头,就是在后面的小山包里玩爬树、捉迷藏、学解放军打仗今天几个小孩结伴来到山上。“今天怎么玩?”小司其一看人多就大叫“捉迷藏,怎么样?”有人说玩什么无所谓,只要能玩就行。“好”无人反对就行了。接下来就得指定寻人者啰,一般是一个人找,其他人藏,全部找出来就算赢了。

老规矩,剪刀石头布!

“好”大家没意见。开始剪刀````````哈哈!朱代标今天又是你找!来,我来蒙眼。

开始!一声令响后,大家开始手忙脚乱的寻找隐密地方。

其实藏的地方也没多少,一般是树上、小洞里、石头后、坑里边、树丛里什么的。听到开始了,朱司其也一下子跑开了,他人小,不会爬树(也爬不上呀),这次的目标是一个大树丛,一下子就钻进去了,屏住呼吸,不做声。

这时朱代标一把扯下手绢就开始寻找”猎物”。因为玩的次数也多了,一下子就找了两个出来,不一会就朝朱司其躲藏的树丛边走过来了。小司其看到他一步一步的挨近自已,心崩得越来越紧,简直透不过气来,唉,过来了!因为树丛不小,朱代标看一下感觉没人就又跑开了,小司其暗中松了一口气,看你怎么找到我,蹲到里面纹丝不动。

天啊!一条蜈蚣顺着他的脚爬过来了,一般的蜈蚣是青色或黑色的,但这条却是红色的,小司其的脚正好挡住它的洞口。这条红色的蜈蚣从小司其的脚背爬过去,一看挡住了,又转过来从右边爬过去,也挡住了,这下蜈蚣可能是“生气”了,一般情况下蜈蚣是不主动咬人的,这时没办法要回家呀,对着小司其的脚背一口就咬下去了。小司其感觉到脚痛,它咬得我好痛。

忍住,不能被找到。小孩子求胜的欲望很大,随手捡起一根树枝就把这该死的蜈蚣挑开了。感觉不怎么痛了,无知即无畏,一看也没什么,就像被蚊子咬一口,随便拿了些草一擦就忘了。

又过了一段时间,那朱代标也找了几个人出来,还有两三个他实在找不到了,只好在空地上大叫,”好了,好了,找不到了,你们出来吧,认输了”小司其一听这话,马上就钻出树丛了,高兴呀,好久没赢了,要不是今天钻了个大树丛可能早就被找出来了。这时所有的小孩子都出来了。

“今天就到这里了,回家算了吧”

小孩兴一哄而散,兴冲冲的就下山回村了。

晚上

“妈妈,我的脚痛!”小司其这时感觉脚有点不对劲了,就对妈妈说道。

“我看看,啊,脚都肿起来了,怎么回事?小三!”因在家里排老三,父母亲一般都这样叫他。

“下午玩的时间,好像有条蜈蚣在脚上咬了一口,当时不怎么痛就以为没事,现在好痛啊!”小司其口带哭腔说道。

妈妈马上放下手里的事,把小司其背上到村上肖医生那里去了。

“肖医生,小三这脚没事吧?”

“没什么大事,擦点消炎药,再打一针,明天就好了”肖医生以为只是被普通蜈蚣咬了。

“那就好,那就好”司其妈妈说道

“以后要注意一点,别到山上去玩了,知道吗?”妈妈说道。

“知道了”小三随口答道,心里想:不去山上是不可能的,脚好了,一样去。

肖医生把小司其的脚背消毒,擦药,配好了药,准备打针了。

“妈妈,打针好疼的,不打行不?我怕痛”

“不打可不行,你的脚也好不了呀,小三你聪明的,听说你现在这么小就会算术了对吗?肖医生在边上接道,同时也转移了司其的话题。

“是的,我现在会背九九乘法表了,还会数数,能从一数到一百,还会打算盘。一上一,二上二,三上五去二,四去六进一,五上五,六上一去五进一,七上七,八去二进一,九去一进十”一说到这个,小司其滔滔不绝,因为父亲朱坤是教数学的,好像有点遗传,小司其对数学很感兴趣,也学的很好,要知道一般这么大的小孩能从一数到十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其它乘法和算盘了。

“那好,打针也不要哭噢,小三好勇敢!”肖医生很会把握小儿的心理,毕竟做赤脚医生也有二十几年了。

“我不会哭的”小司其一听表扬也不怕痛了

打完针后,妈妈把小司其背回家了。但第二天早上小司其的脚不但没消肿,反而更大了,小司其痛的好难受。妈妈一看马上又背到肖医生那里,肖医生一看,不对呀,应该一个晚上就会消肿了的呀!

“小三,咬你脚的真的是条蜈蚣吗”肖医生问小司其,怕他看错了。

“是的,肖医生,但这条蜈蚣是红色的”小司其回答“红色的?没听说过有红色的蜈蚣呀”

“小三妈妈,朱老师呢,我看还是到镇中心医院或是县里人民医院去查一下”

小三妈妈一听急了“老朱这段时间都呆在学校,因为快毕业考试了,他也没时间回家,一心帮学生辅导功课,我这就去学校把他叫回来。”

下午朱坤就带儿子去了县人民医院,医生也没听说过红蜈蚣,只是打了一般的防蜈蚣的针就回来了。

一到家里,左右邻居都来问问情况,一听也都帮忙出主意,有什么偏方或听说哪里有专治蜈蚣的人都来告诉朱坤。但因为自己也读了点书,知道这个事还得大医院才行,但还是感激不已。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声“有饭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