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界帝国梦,魔导帝国帝都_路人君的异世界

关注

整个路线规划就是先传送到魔导帝国帝都尝一尝特色菜品,第二天再从帝都那传送到魔导帝国传送阵覆盖范围的最北端,之后一路往东,走到哪吃到哪。

“到了,到了,这就是那个什么帝国首都泽,泽……”

“是泽格席。”

一阵强光过后,墨冬等人来到了一个和学院传送阵所在的房间相似布置的房间,墨冬看到看见小丫头卡了好一会都记不起来,便出声提醒。

“对,没错就是泽格席,诶嘿嘿嘿。”

小丫头一出映月学院像是出笼的小鸟整个人都变得活泼起来,只是被提醒一句就无故傻笑起来。

“这里的空气怎么回事。”

““咳咳咳咳。””

在室内还感觉不到,一到室外蒂娜立刻皱起了眉毛,小丫头和海瑟薇更是咳嗽不止。

魔导帝国克劳伦首都泽格席的空气十分浑浊,是某种废气混合着类似机油和焦炭的味道,这种气味无疑让小丫头她们感到不适,不过这种气味对墨冬来说只是毛毛雨,甚至还让他有点怀念。

“这是大型魔导器运行时排出的气体,别的地方可闻不到,这算是魔导帝国的一大特色,是让帝都人民自豪的气味。”

还有另一个不为所动的家伙,艾伦,不过他的话让墨冬难以理解就是了。

放眼望去帝都没有想象之中让人惊艳的街景,街道两旁基本都是一些造型单调的方形双层建筑,少数例外的也只是比一般所见更大更高罢了,建筑的外墙也是统一的灰黑色。

更远处是一些直耸天际的高塔,这些高塔不断冒着黑烟。

或许因为这些黑烟的缘故,帝都总有一种笼罩在一层灰雾之中的感觉。

“亲爱的,我们先找旅馆住下,收集帝都有哪些值得一尝的美食再行动吧,一直漫无目的的在这种空气下走动可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事情。”

“唔唔。”

在面临这种恶劣的环境,蒂娜还是没有放弃一尝帝都的特色美食的想法,小丫头自然是赞同,至于早就化作蒂娜脑残粉的海瑟薇对蒂娜所说的一切更是无条件执行。

“既然难受那就离开帝都,直接传送到下一站啊,你们对吃的到底有多执着。”

墨冬也只是嘴上说说,他自己其实也想好好看看,目前西大陆最强国家的首都到底是何模样。

旅馆是墨冬到目前为止看见唯一一间外部带有装饰的建筑,虽然只是稀疏常见的石像鬼。

进到里面,旅馆内部奢华的装潢更是让墨冬目不暇接,白熊的皮毛,手工印染的毛毯,水晶大吊灯,黄金,白银嵌合的木家具,这一切甚至让一直大大咧咧的都小丫头变得有些拘谨。

这种格调,一看消费水平就不低,现如今早墨冬口袋内金币数量为个位数,要不是艾伦感谢让他一同旅行,帝都内所有消费由他来支付,墨冬还真没勇气在这旅店住下。

不起眼的艾伦看来也是一枚低调的土豪。

“啊,好饱好饱,再也吃不下了。”

饭菜一上桌,小丫头就原形毕露尽显吃货本色,风卷残云一番,她满足的拍拍微微鼓胀的小腹,满足的眯起眼睛。

这让第一次看见小丫头吃饭的艾伦惊得合不拢嘴,同样合不拢嘴的还有餐厅之中另外几桌客人,他们清一色商人打扮,那和帝都格格不入的氛围光凭感觉就能猜到并非魔导帝国本土人士。

“等会的下午茶也不知道吃什么好,等会问问这里有什么特色糕点。”

“确实让人期待。”

上一刻才刚说饱到吃不下的小丫头,没一会又开始惦记着下午茶,蒂娜表示赞同。

“在学院那边你们不是要午休过后才是下午茶的时间吗,怎么现在实行无缝连接了。”

“出门在外,当然是要抓紧机会不能白白浪费时间。”

小丫头的对吃执念不仅没有缓解反而更加严重了,胃口也越来越大了。

“难得来一次魔导帝国的帝都,我到外面看看,增长一下见识。”

“我,我也要去参观一下帝都最先进的魔导技术。”

墨冬实在是塞不下了,女孩子的胃真是个神秘的空间,艾伦也紧随墨冬其后,抓紧机会逃离。

““呼。””

感觉逃出生天的两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然后默契的相视一笑。

“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参观一下当今最先进的魔导技术。”

“我对那没兴趣,我只是想随意走走,促进一下消化。”

看见墨冬没有兴趣艾伦也不勉强,挥挥手独自一人潇洒离去,墨冬也随意找了一个方向缓步行走。

旅馆之中,已经完全进入到下午茶的平和时光。

“姐姐,为什么同意和不认识的人一起旅行?”

海瑟薇不会质疑蒂娜的决定,也不会隐瞒自己心中的疑惑,小丫头也放慢进食的速度抬起了头。

“这只是淑女的高雅爱好。”

蒂娜的话还是一如既往的值得深思。

海瑟薇认真思考企图理解蒂娜话中的含义,小丫头看见蒂娜又再说些自己不懂的话,翻了翻可爱的小白眼就不再理会。

“呜呜呜呜。”

信步而行的墨冬耳边传来像是汽笛的声音。

前方一大群身穿灰蓝衣裤的人快速向墨冬走来,他们队列并不整齐,甚至可以说有点杂乱,不过他们的速度相当快。

他们神情亢奋,瞳仁内倒映着狂热的光彩,脸上带有病态的潮红,和他们的精神相比他们的身体枯瘦,有种稍微碰撞一下就倒地不起的感觉。

饶是自认见识过大场面,看见这么一群人墨冬也有点发怵,他自觉的躲到一边让出空间,任由他们先行通过。

直到他们完全通过,墨冬才慢慢回想起刚才的一幕,那群灰蓝衣裤的人给墨冬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总觉得在那里看到过类似的情况。

“谁可怜,可怜我这个糟老头啊,哪个好心人赏口饭啊。”

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惊醒了墨冬的思绪,他循声望去,一个邋遢的老乞丐,像是被抽掉脊骨似的倚靠在一间破房子的墙根下。

这一回神带着帝都特有的气味混杂着阵阵恶臭的空气直冲墨冬脑门,这种复杂深奥的气味让他难以忍受,他立刻拉起衣领遮挡口鼻。

周围的房屋虽然和之前所见的不论造型还是颜色都没有太大区别,不过明显的更为破旧,有些屋子墙上的破洞大到都已经可以供人进出了。

墨冬再迟钝也知道自己来到了帝都的阴暗面‘贫民窟’。

“老头子,我快要饿死了,快要饿死了。”

“要是不嫌弃的话,老人家尝尝这个。”

地上那个老乞丐看见墨冬没有理会自己,只是在东张西望又再加大的声音,这下墨冬也不好再装作不知,在小次元戒指之中拿出硬面包和水,蹲下身递给老乞丐。

老乞丐一见墨冬拿出食物一改之前瘫坐的姿态,以墨冬难以扑捉到的速度抢过食物,老乞丐不仅中气十足,牙口也是一等一,那足以当作自卫武器的硬面包,喀嚓,喀嚓直接的啃了起来。

看到老乞丐自顾啃着黑面包,墨冬再次打量周围的一切。

过去贫民窟给墨冬的印象就是,治安差,混乱无序,可这里……,不等墨冬正确形容心中的感觉,老乞丐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里是帝国堆放废弃物的地方。”

“这里的人有的是为帝国许诺的高额报酬所激励,有的是为了纯粹的梦,有的是为了狂热的忠诚,他们为帝国燃烧梦想,生命,当最后燃尽一切的时候,这里就是他们的最终的归宿。”

看见自己的话引起了墨冬的注意,老乞丐指着一些地方,墨冬细细观察那里或躺,或坐着一些人,他们穿着破旧,褪色的灰蓝衣裤,眼神空洞的看着远方,老乞丐开始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

不错,这里太安静,比起贫民窟,这里更像坟场。

“不过这个一直吸收着人的梦想,靠着他们堆砌起来的帝国不会长存,很快这个国家就会迎来终末。”

老乞丐打开话匣子之后,就没再停下来过,他不是在和墨冬交谈,他只是将自己的所思所想一股脑的说出来,不管对方是否相信,不管对方是否理解。

“你认为对于神来说什么样的世界才最理想的世界,是一个孕育着文明,不过却并不发达,对着神有着敬畏和恐惧的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经过演变,一切都是直接按照规划被创造出来。”

“神也禁止这个世界产生变化,上古文明之所以毁灭,就是因为上古文明企图让这个世界产生变化。”

“魔导帝国发掘上个文明的遗产,并将之重现已经触及神的逆鳞,一切将重归于无。”

老乞丐说着说着从忧国忧民的智慧长者,变成疯狂偏执的神棍,快速的转换让墨冬难以适应。

“额,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不管这个老乞丐是真疯子还真智者墨冬都不想和他扯上关系,趁着牵扯不深墨冬立刻起身快步离开。

“那群神神叨叨的家伙还是有点作用的,终于让我找到你了,异世界人。”

在墨冬离开之后原本神色疯狂的老乞丐自怀中拿出一颗珠子,里面灰蒙的幽光不停的流转。

“无论你怎么逃,约定之日终究还是会到来,不过还真是巧合,想不到那个东西竟然会在你的手里。”

除去我自己已经有101个人收藏,本来应该想办法多更一些庆祝一下,奈何手残心有余而力不足,我们这天气忽冷忽热昨天是实在受不了,憋不出来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