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黑客帝国,马斯克的脑机接口技术像极了《黑客帝国》

关注

都市快报讯 8月28日,美国知名企业家埃隆·马斯克展示了他的“神经连接”(Neuralink)创业公司在“人机结合”方面取得的进展。

在发布会上,马斯克在线直播展示了大脑被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小猪,其脑部活动信号可以被实时读取。这意味着向

利用这类植入设备治疗记忆力衰退、颈脊髓损伤等人类疾病

又迈进一步。

01

头顶打洞装“硬币”?

“神经连接”公司创立于2016年。去年,这家公司终于揭开神秘面纱,首次举行公开发布会,并展示所取得的三项成就——比头发丝还细的新型“线式”电极,长得像缝纫机的神经外科手术机器人,以及可植入脑机接口的芯片。

去年展示的植入设备位于耳后。而今年的新设备简化成了一个圆圆的“硬币”,且位于头顶。这枚名为“Link”的设备植入大脑后能够读取大脑活动。这一设备可通过蓝牙连接智能手机,电池续航时间为一整天,可在夜间充电。

马斯克表示,植入手术可以在一个小时内完成,而且不需要全身麻醉。只要处理得当,手术中都不会流血,术后脑袋上只有一个小疤痕。

和去年一样,马斯克说,“神经连接”展示会的首要目的是“招新”。目前,该公司大概有100名雇员,而马斯克希望这家公司能形成1万人左右的大型团队。

02

相比去年头顶USB接口的实验鼠

今年的演示更容易让人接受

去年的展示会上,曾出现略为惊悚的一幕——研究团队将设备植入实验鼠脑内,并在它的大脑上安装了一个USB接口。

而今年的演示现场,似乎更能让人接受。马斯克展示了3只实验小猪:一只在两个月前被植入了脑机接口设备,一只未植入任何设备,还有一只曾植入过脑机接口设备、后被取出。

植入了设备的小猪的口鼻,名叫“格特鲁德”。当它碰触到物体时,脑机接口设备会获取神经元发射的信号,在显示屏上呈现点状图像并发出声音,这显示它的大脑信号可实时被采集。工作人员摸摸它的鼻子时,可以看到“格特鲁德”的神经元开始兴奋。

为了表明相关设备是安全的,马斯克还展示了另外一头活蹦乱跳的小猪,这头小猪植入设备后又移除,看起来并无异常。

03

首次人体植入实验正在筹备中

马斯克表示,“神经连接”公司已于今年7月获得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的“突破性设备”认定,目前正在筹备进行首次人体植入实验,但尚待获批以及通过进一步安全测试。

首批人体临床试验将针对因颈脊髓损伤导致的截瘫或四肢瘫痪人群,计划招募少量此类群体来测试脑机接口设备的有效性和安全性。

马斯克表示,随着时间流逝,几乎每个人都会出现某些神经系统问题,包括记忆力减退、焦虑、脑部损伤等,因此希望这种脑机接口设备未来能用于应对这些问题。

他还表示,最终该公司设备的价位会在数千美元,相当于一件可穿戴设备的价格。设备植入外科手术,也会像“激光矫正近视手术那样安全”。

04

除了头顶打洞

还有哪些脑机接口方式?

马斯克团队采用的,是头部打洞的侵入式脑机接口。外来物入侵大脑,很容易引起免疫反应。人体可能会在电极和神经组织之间生成疤痕组织,导致信号传输的衰退甚至消失。不过相应的,侵入式脑机接口获得的信号质量也更佳。

当天在演示现场,马斯克团队中一名工程师承认,如何让设备在大脑中至少存留数十年,是他们目前最大的挑战。

除了侵入性脑机接口,现存的脑机接口技术还有部分侵入性脑机接口和非侵入性脑机接口。侵入式脑机接口将电极植入大脑灰质,部分侵入性脑机接口则植入到颅腔内,但位于灰质外。非侵入式脑机接口看起来最安全,往往是佩戴一些可穿戴设备来测量大脑信号,因为信号要穿越颅骨,所以非侵入式的脑机接口记录到的信号的分辨率不高。

由于侵入式的脑机接口带来的风险过大,目前业界更青睐于非侵入式脑机接口。社交网站公司“脸书”正在开发的项目就是非侵入式脑机接口。他们为丧失说话能力的病患设计的脑机接口是不用动口、不用动手,动动脑就把字打出来。

05

植入脑机接口设备

10多年前就有人做过这样的手术

马斯克的“神经连接”公司并没有发明脑机接口,相关技术至少10多年前就已经出现了。2004年6月,一个名叫马修·内格尔的男子接受了植入脑机接口设备的手术。内格尔因为被人刺伤,导致下半身瘫痪。接受手术后,他能够用意念控制电脑光标。当时的报道说,他花了4天,学会了玩电子游戏乒乓球。自那以后,接受脑机设备植入的瘫痪病人,已经能够用意念控制机械手臂了。

马斯克的野心是要把“神经连接”设备做成“全脑接口”。他说,为了赶在人工智能超越人类之前,决定先发制人,将人类和机器相融合,打造“超级人类”。

不过,神经科学家忍不住要给马斯克泼冷水。打造“全脑接口”,意味着要同时测量大脑中800亿个神经元。马斯克曾说,“神经连接”设备大概最多能有3000多个电极(每个电极对应约500个神经元)。目前看来,“神经连接”设备仅有数百个电极。

按照马斯克的设想,未来,脑机设备的功能包括意念呼叫特斯拉电动汽车、保存和重播记忆,甚至可以下载音乐到大脑。这就意味着,相关设备不仅需要“读取”数据,还要做到“写入”数据。但目前看来,做到“读取”数据都非常困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