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溪帝国,《中国各通商城市考察纪事》 中的宁波(上)-新闻中心

关注

宁波城墙上眺望城内

天封塔

鸦片战争结束后,宁波和上海、广州、厦门、福州一起,成为近代中国最早对外开放的港口城市。当时的欧美来华传教士普遍认为,与广州相比,宁波的排外情绪较弱,而且气候也更加有益于健康,所以将宁波选定为在华传教活动的重点区域,纷至沓来。1845年6月,英行教会传教士四美(George Smith, 1815-1871)来到宁波进行考察,盘桓了3个月的时间,“留下了一生中最美好的回忆”,并在对其他四个通商口岸和香港、舟山进行比较后,选定宁波作为该差会在华传教的中心。1847年,四美整理出版了他在华期间的“纪事”,中文译名是《1844、1845、1846年代表英行教会对中国各通商城市及香港、舟山诸岛考察纪事》(简称《中国各通商城市考察纪事》)。该书共有36章,其中第12章至20章讲述了四美等人在宁波、舟山、普陀等地的观察与活动。由于他的来华目的是勘察地形、探明情况,搜集详尽数据,为差会选择在华传教基地提供参考,所以书中对于宁波的自然地理、风物胜景、人文习俗、社会阶层、宗教信仰、政治局势、社会制度等情况都描绘细致,可以说是从异域的视角,较为全面地展现了宁波在鸦片战争结束初期的实际面貌,具有很高的地方性史料价值。

该书第14章的标题是“宁波概况”,书中对于宁波的基本情况和居民特征等都做了简介,也反映了作者对于宁波的总体印象:

“宁波是府城所在地,位于浙江省境内。浙江省首府为杭州,在宁波西北约80英里外,本省巡抚亦驻该城,受闽浙总督节制,而总督则坐镇福建省首府福州。因此在中国对外通商的五个口岸城市中,有三个,即浙江宁波、福建福州和厦门,均隶属于同一位总督治下。宁波的地方政府设道台一职。现任道台为三品官员,籍贯南京,名陈之骥。为了方便起见,他的管辖地可以被称为专区,除了宁波外,还下辖分别位于宁波西面、南面60英里的绍兴与台州。就重要性和权力而言,位居第二的官员是知府,管辖宁波一地,现任知府是李汝霖,籍贯山东省,官拜四品。每个府或者行政区,又分为若干县。每个县又由被称为知县的下级官员管理。知县还有两位助手,分称‘左堂’、‘右堂’,左堂地位稍高些,位居衙门左侧,此方位被中国人认为更加尊贵。宁波府下辖六区,即:宁波城、慈溪、奉化、象山、镇海、定海(舟山的首府)。现任宁波知县,籍贯福建,名叶堃。政府机构中最为完善的是监察机制,3000年的民族内聚力凝合而成现在的体系。地方政府的文官从来不任用当地人,文官们也很少能讲管辖地的方言,因而不得不雇佣译员。由于地方方言繁多,使得京城方言得到广泛应用,成为帝国各官员之间进行交流的通用语言。政府官员的俸禄微薄,致使贪赃贿赂、敲诈勒索之风盛行。唯有如此,方能设法达到与其官衔相称的富裕程度。不过,也有许多官员一生清贫,家中器具陈设通常简陋廉价。

现任道台曾报告说,宁波有10万所房子和店铺向政府交税,若其所说不虚,保守计算一下,宁波的人口就有约40万。然而,若以建筑物真实的覆盖面积衡量,似乎又估计过高。宁波由城墙环绕,周长约5英里,六座城门开向郊外或者设在水上。这六门分别是:北门、西门、南门、灵桥门、东门和盐仓门,每座城门上都有哨所,派士兵守卫。

在城内一些地方,有相当大的面积被用作花园和墓地。墓地上到处种植灌木和各种瓜果,使城墙内的这些区域显出一派田园风光。

宁波城里寺庙众多,私家建筑宽敞,实属罕见。主要街道宽阔、整洁,令人不禁联想到当地居民生活富裕、社会地位颇高。然而,城内能够出租给外国人的那些相对便利的房屋中,有许多建筑年久失修,还有些屋子无人居住。种种迹象表明,宁波正在迅速地失去往日的繁华。不过,它仍然是个重要的地方,与内地的杭州、苏州都有相当规模的贸易。宁波与福建省、台湾岛的海上贸易规模盛大,从两地进口蔗糖和大米。宁波和山东的贸易亦十分广泛。城内驻扎约3000名士兵,其中800名是骑兵。不过大部分士兵都是当地武装。所有文职官员均为汉人,武将中仅有两名是满人。”

四美到达宁波后,先是去城北的佑圣观拜访了寄居于此、行医布道的美国传教医生玛高温和麦嘉缔,并且短暂借宿。他“将宁波看作是将来传教工作的可选之地,若可能,欲寻觅一个较长久的住处,置身于当地居民当中”。故而在当地人协助之下,很快于东门和盐仓门之间租赁了一幢房屋。这也使得四美有了更多的机会与当地人接触,游览甬城大街小巷,观察当地风俗民情。

1845年7月23日,四美在中国教师的陪同下,登上了当时宁波城的最高建筑——天封塔,一览全城景色:

“在穿过附近一处佛寺的重重院落,来到一块空地,只见一座高塔巍然矗立在那里。地上覆满了厚厚的草本植物,墓碑林立,依据华中和北华各省的习俗树于地面之上,看上去宛如欧洲的墓地。天封塔高七层,呈六角形,游客可沿着塔内的木质楼梯直抵顶层。拾级而上,窗外景色一层比一层更为壮观、宏伟,脚下是一座繁华城池,芸芸众生正在辛勤劳作。形形色色的物体、大大小小的尺寸、缤纷绚丽的色彩,增强了新奇的效应,让眼前万物平添了一份罗曼蒂克的情愫。因迷信而建造的林林总总的庙宇、设计古怪的楼宇、怪诞的建筑风格、精心修饰的屋顶、雕刻奇特的牌楼、行政机构多种多样的徽章旗帜、公共建筑的不规则排列,凡此种种,构成了斑驳杂乱又绵延不断的一组群像。城墙绕城而筑,每边相距一、二英里,城墙外观原显单调,多亏城门上设置哨楼,才略有变化。宁波城三面被相当宽的溪流环绕,明渠暗流将城内污水、垃圾排入溪流。城东,大江横流,江上帆影叠叠;城墙外,一马平川,土地肥沃、物产丰裕。一、二十英里外,山岭轮廓分明,接连天际,使得眼前景致完美无缺。此时此地,游人啊,望着这感人的生活全景,是否会有一种置身于一个崭新世界的感受?

当我们下楼时,一位僧侣正站在下面收取几文钱作为他的管理费。据说这座宝塔建于900年前的后周王朝。一种仰仗城市守护神庇佑的似有似无的迷信,或许是这座宝塔的唯一起源。千秋万代之后,人们仍兴致勃勃前来观赏。

因为天灾人祸,宝塔受损严重。塔的外表显示出岁月的痕迹,看上去有种摇摇欲坠的感觉。塔内维护得较好,据说在6年前,一位当地颇有声望的王姓士绅,出资3000元修缮宝塔。他的公益心和善举使得另一位冯姓富翁起而仿效。冯先生在东海上搞帆船运输,赚得巨额财富,现居住在一个叫慈溪的地方,离宁波不远。他在那里享受荣华富贵,也用中国人的方式广施乐善:修缮寺庙、美化公共建筑、为乡邻出资修补道路。”

宁波自古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港口城市,境内保存了丰富的“海丝”文化遗址,位于月湖的清真寺便是其中之一。该寺俗称“回回堂”,其历史可追溯至北宋咸平年间(998-1003),原是由来宁波(时称明州)互市的阿拉伯、波斯等地商人所建,后几经毁建。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重建于海曙月湖畔的西后营巷,一直延续至今。四美从天封塔出来后,就去参观了清真寺,并与寺中阿訇(即伊斯兰教教职人员)进行交谈:

“回回堂位于湖西(Woo-se),靠近城内著名的湖泊。该建筑不大,但极为整洁。主院中植有花卉与灌木,安排有致,典雅悦目。二、三间房屋,门开向庭院。清真寺(若用此名称显得庄重的话)本身占据主院的远端,地面略微垫高。年长的阿訇,睿智和蔼,举止轻快,彬彬有礼地接待了我和中国教师。

宁波的穆斯林信徒不多,200年前从山东迁来,现在男女老少共有67人。他们都是蒙古鞑靼人的后裔,以经商为主。有些人在公共机构中担任文书,也有人从军。

这位老阿訇籍贯山东,40年前,根据阿訇任命的惯例,由原籍派来宁波补缺。我们饮茶一番,互赠薄礼。阿訇遣其孙取来几本阿拉伯文书籍和《古兰经》章节,一看便知是其常读之物。他所知道的地名,远远超过北华地区一般的民众。他列举了伊斯兰教盛行的国度,如布哈拉、马德拉斯,以及阿拉伯的几个地方。

我们进入寺内继续交谈。寺中到处写着出自《古兰经》中的经文。屋里有一个小小的书柜,里面放着经书。此外,还有一个可以移动的宣谕台。在此之前,我曾赠送他和另外一位穆斯林信徒各一册中文版的福音书和使徒书。我请阿訇念寺内的几段中文题词,但惊讶地发现,尽管他中文说得很流利,在宁波居住了40年,却不识一个汉字。他提到南京,说那里穆斯林信众最多,估计超过2万人……”

在中文史籍中对于宁波的伊斯兰教情况记载不多,例如,《民国鄞县通志》中仅说:“至嘉庆间,殿宇两庑,渐就荒落。道光十二年,冯振川阿轰租得陈恭洁祠地若干,以廓寺基。太平军后寺院教务日益废弛。”四美的记载无疑丰富了宁波伊斯兰教史的内容。

本版图片出自原英籍署理浙海关税务司包腊(Edward Bowra)的相册,约摄于19世纪70年代。

  宁波晚报田力

纠错:171964650@qq.com 编辑: 李霞君

沈阳一母婴护理中心部分婴儿感染肺炎 核酸检测为阴性

国家卫健委:新增确诊病例12例 其中本土病例4例

6787亿美元!美国2020年贸易赤字创12年新高

浙江昨日新增无症状感染者1例 为印度输入

杭州湾新区奔向万亿级汽车产业集群杨正平当选江北区区长林斌当选镇海区区长2020年12月"中国好人榜":宁波两位老人上榜2月5日至20日城区将实行临时限制供水非必须不陪护规定下病房内上演温馨"云探视"美国总统拜登发表上任后首份外交政策演讲甬江南岸这个片区规划明确!重点调整范围看这里关于今晚23点的临时限制供水 这些问题值得你关注!五年跃升12位 宁波跻身全球航运中心五强还有多远?今年的春运高峰有点冷彭佳学:党建引领聚英才 为建设现代化滨海大都市提供坚强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