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帝国司马昭,帝国漩涡_第八十四章:头晕_起点中文网

关注

“别,别别别,小冉你就别让我喝了吧。”魏长元把段冉送到嘴边的一勺药用手给轻轻推了去。

魏长元抢一般把段冉手里的药给夺了过来,放到了床边的桌子上:“小冉你不能光听父亲的话,你夫君的也要听啊,来听我的咱们把药给倒了去。”

说是把药给倒了,魏长元却是左手不老实的把段冉搂在了自己怀里,再搭上右手一用力把怀里的美人放倒在了床上...

东宫书房里,魏弘昭心里仍然认为自己的儿媳妇可以把他交代的事情给完成,对面的文道元把一本小折子放在了魏弘昭面前。

文道元微言道:“太子殿下身住皇城应该知道了赵王府的事了吧。”

魏弘昭的身子往后靠了靠,摇了摇头后又是点了下头,脸上一副难堪的样子,道:“谁会想到是弘闵呢,不过父皇这样的决断可能长元,长玄两人在城郊猎场一事与弘闵本身关系不大吧。”

文道云把刚才的折子往魏弘昭身前推了推,接着微声道:“方才司马宰相和老臣在宫里相遇,宰相大人大体上和老臣讲了一帆宫里的事,说是赵王府的一个随从,府人所为。”

文道云咽了下口水又道:“要说平日里宰相大人对于老臣都是稍有理睬,今日主动告知老臣此事,怕是知道赵王已经失势,再无人和太子殿下争位了。”

魏弘昭拿起文道云拿过来的折子,里面记载了赵王府事发的详细内容,魏弘昭打开折子仔细的看了看,心中默默的叹了口气。

无视了文道云的后一句话,魏弘昭把折子关上,默默的道:“三弟也是做人难哪,家门不幸。”

“家门不幸?”

文道云稍有惊讶的看着自己曾经的学生,现在的太子殿下,道:“太子殿下您莫非真觉的此事和三皇子没有关系吗,一个府人随从没有人授意的情况敢做这样要杀头的大事。”

见着魏弘昭没有说哈,文道云一把子老骨头的有些坐不住了。“太子殿下吗你也是年过三旬的人了,怎么会...”

话讲了半句文道云马上意识到了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搬好椅子重新在魏弘昭面前坐了下来,向着魏弘昭行礼赔罪。

魏弘昭坐在椅子上,他并不在意文道云的过激举动,他也清楚文道云为何如此,但是他更明白身为大雍嫡长子加太子的人,他就只有一个弟弟了。目前没有证据说明猎场一案是魏弘闵做的,尽管现在全城的人都觉的是魏弘闵谋害皇孙未遂,然做为哥哥的他依然会去相信自己的弟弟不会去做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想着想着魏弘昭的视野开始模糊了起来,文道云的身影在魏弘昭面前不再清晰,一股强大的眩晕感袭来,魏弘昭开始用手捂着额头,轻甩着头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文道云见魏弘昭此异状,询问道:“太子殿下你这是。”说着文道云起身想去帮着魏弘昭的身子,魏弘昭拼命的着摔着头,口中慢慢发出了些许带头痛苦的喊声。

“太子殿下我去请太医吧。”文道云看这样不是事,准备去宫里叫太医来东宫。

魏弘昭用着左手拍了下桌子,一边痛苦的叫住文道云:“文太傅你停下。”

把捂着头额的手放了下来,魏弘昭的头似乎又有了好转,他不知道是在什么开始身子先是不停的咳嗽,近几天咳嗽是没了,但却时常出现了头晕目眩的状况。

魏弘昭自诩一直把身子照顾还行,出现这样的情况虽然异常,可魏弘昭也只当是自己时常帮助皇帝处理政务,劳累所致,无需去请太医。

文道云被魏弘昭叫住,但没有坐回位子上,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去叫太医。魏弘昭指了指文道云坐的椅子,道:“你快坐回来,本宫没什么大碍。”

文道云难言道:“可太子殿下您应该不是第一次出现异状,若是有什么痛病需要尽早医治才可。”“文太傅你多虑了。”魏弘昭笑着对文道云说道:“本宫一向身体无大碍,此等异样,小疾罢了。”

“这~好吧,就听太子您的。”魏弘昭不让去文道云也没拿他没辙,只得坐回了自己的椅子上。

傍晚,

与赵王府里那自早上就没有停下的繁忙相比周王府里魏长玄与小茵她们用完晚膳后,打算接着回书房看些书籍,刚走到院子里清脆的敲门声巧合样的传入魏长玄的耳朵里。

四下无人,魏长玄只能自己打开王府的大门,打开大门魏长元英俊,尊贵的脸的出现在魏长玄眼中,魏长元的脸上还有着几块绯红,像是不久之前做完幸事般留下的。

见着开门的是魏长玄,魏长元兴奋道:“玄弟用完晚膳了不,大哥来的是时候吧。”

兄弟两关系虽然甚好,不过魏长元来弟弟的王府的次数却是不多,大多情况下都是魏长玄去东宫的。

魏长玄把王府的大门又是打开一些,让魏长元的身子得以完全走进王府。“刚用完膳,大哥对周王府可是稀客呀。”

魏长元大笑一声,道:“我就知道玄弟你会这么说,那以前是这城西确实不是个人来的地方,现在不同了,城西有个周王府了。”

二人边说边走魏长玄准备让吃好饭的小茵去泡茶,被魏长元一手拦住:“不用麻烦,大哥我来是特地找玄弟去天礼楼的,三叔可算是要离开京州了,大哥在东宫思虑一会觉的城东那些地方不太适合我们兄弟,天礼楼那是个卖宝贝地方我们去那得当。”

魏长元的目的和吴徽的目的有些如出一辙,都是为庆祝赵王府失势一事,以前魏长玄没有留意魏长元对赵王一家的态度,没曾想到魏长元也是有些幸灾乐祸的表现。

“大哥天礼楼是皇城边上的一个花楼吧,怎么成了个卖宝物的地方了。”

魏长玄自然是知道天礼楼的,在他的印象里天礼楼和城东明春院那些地方没有多大的区别。

魏长元又是大声一笑看了眼魏长玄,道:“没错天礼楼以前是个花楼,可今时不同往日了,里面已经少有美人美酒,多的则是重银叫卖的珍宝了。

“我让侍从准备了足够的钱,已经在府外的马车里等着了,我们这就走吧。”说罢魏长元拉起魏长玄的袖子往府外走。

魏长玄有点不想前去,他白天拒绝了吴徽带来的酒,为的就是没必要幸灾乐祸,可魏长元和吴徽不同,毕竟是他如同亲父所生的大哥,要是驳了面子也有伤兄弟间的感情,最后,在魏长元强拽之下魏长玄屈服的上了大哥的马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