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太郎死亡,【承仗】刺青

关注
【承仗】刺青

双向暗恋→表白的过程

   东方仗助是被亿泰拉到这家店门口的,高中生之间突然开始流行起纹身的风潮。由花子和康一悄悄的在手腕下纹了一个可以拼合的情侣纹身,这让亿泰羡慕坏了,非想去纹身店一探究竟。

   东方仗助怀着一颗躁动的心半被强迫的跟随着亿泰到达了纹身店。店外挂着店家的作品,有可爱小巧的情侣纹身也有色彩繁复的花臂,而正中间是一头猛虎与女性交缠身边堆满枯骨的纹背,亿泰看着猛虎眼睛都亮了,他觉得那图真是太帅了。于是宏村亿泰就拉着看花了眼的仗助进了门。

   店里比较晦暗,只有纹身师附近似台灯一样的灯具发着强烈而刺眼的光芒,亿泰兴致冲冲跑去和纹身师交流去了,徒留东方仗助一个人无所事事的站在原地。

   墙上各种光怪陆离的刺青,混合着药水淡淡的刺鼻气味让东方仗助恍惚进入了另一个奇妙的世界,很快他的视线黏着在一副简单的花体英文纹身上再也挪不动脚。心脏在胸腔里鼓动,像是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嗓子也紧得发疼。

     “这个...会要多少钱?”

     这是东方仗助瞒着所有人,甚至牺牲自己的游戏时间偷偷来到纹身店提出的问题——亿泰准备纹帅气纹身的打算最后被可怕的价格给击败,就算有着五百万奖金的三分之一,亿泰也是不敢乱花的,毕竟家里还有老爹和猫草。

    纹身师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比出一个数字又补充道:“如果想定制的话会再贵一点。”

    东方仗助默默盘算了一下自己的零花钱肉疼的答应了。

    “刺哪儿?”纹身师起身开始收拾工具,图样在收费前东方仗助就给了他,看起来像是个名字的缩写。

   “胸...左胸可以吗?”纯爱系大男孩儿脸都涨红了。还好纹身师只是看了眼他的装扮没有什么其他表示,只示意东方仗助将上衣褪下。

    油滑的乳膏涂抹在胸部,随着强烈的刺痛那个名字一点一点的刻在了心脏上方,就像是东方仗助不能告人的秘密感情一样。

    东方仗助喜欢上了比他大十二岁的侄子,奇妙的年龄,奇妙的辈分以及...奇妙的感情。他很惶恐,但少年人的爱情是来得那样朦胧而猛烈,他崇敬他,他爱慕他,这让他每每想要逃避的时候又期望能在不大的社王町街道上偶遇他,然后兴奋的打声招呼就足够东方仗助快乐好几天了。

   距离纹身已经过了一周了,纹身的地方开始结疤,瘙痒的感觉环绕着东方仗助,但又不敢去抠挠,东方仗助实在无法想象如果因为自己的动作那漂亮的五角星缺了一个角可怎么办。

   那真的是一副很小的纹身,只有简简单单的两个图案,一个花写的大写J和一颗小小的紧靠着的星星。这让东方仗助在浴室时不得不托起自己的乳肉才能在镜子里更好的看到它。

    他们都是JoJo,这一点让东方仗助无比的开心,像是在森林里发现糖果屋的兄妹一样兴奋。大约世界上所有的暗恋都是这样,不由自主的就会去寻找他们能将彼此联系起来的共同点,并且乐此不疲。

    东方仗助想要主动,带着伤口愈合的瘙痒踏着愉悦地步伐哼着不成曲调的歌去社王町大酒店,那瘙痒早已分不清是心底的窃喜还是纯爱系高中生脑子里可疑的幻想。

    空条承太郎知道他的舅舅喜欢他,单纯的高中生,少年人朝气蓬勃的喜爱,恨不得用每一个眼神,每一次皮鞋踏出的音符,连汗毛都在大声呼喊着,嚷嚷着,我喜欢你。甚至身上散发出的气息都带着轻微的甜腻。

   这股甜腻愈久愈熏人,像酸甜的葡萄发酵成酒,醉得人不分东西。

   但他不能接受,也不能卑鄙的享受这样一份纯炽的爱恋。为了保护妻女他离了婚,高中生的他经历了伙伴的死亡,每每梦中他总能感受到那埃及炙热阳光的灼烤,也只有海洋能带给他一丝宁静和清凉。

   孤独的英雄只用一个人走向不知何时的死亡就好。

    事情总是那么的发生得那么猝不及防,一街之隔的战斗,直到最后他才赶到,在东方仗助昏倒的那一刻,他的呼吸都停止了,他以为他又没有赶上。

    医院里,东方仗助在修养几天后恢复了精神,空条承太郎寻了一个单独的时间探访。

  “承太郎先生!你是来探望仗助的吗?!”拥有治愈能力的替身能把差点死去的伙伴救回来,自己反而伤得最重。空条承太郎看着惊喜万分的东方仗助暗道一声抱歉。

   “仗助,那个纹身找个时间洗了吧。”

  刚刚还开心到爆炸的东方仗助愣了,兴奋的表情定格在脸上显得格外滑稽:“那个,承太郎先生你在说什么啊?仗助君怎么听不懂呢。”

   “仗助。”空条承太郎没有再多说,沉默蔓延开来。

   “太过分了承太郎先生,明明仗助君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告白的。”

   “我们都是男人,还是舅甥,你妈妈不会希望你这样的,仗助。”

    “空条承太郎,我喜欢你。”男孩儿倔强的看着他,眼睛里含着泪花,蓝色的眸子里像藏着泛起波浪的海洋:“明明承太郎先生也对仗助君有好感为什么要拒绝,狡猾的大人。”情绪激动的东方仗助开始说着奇奇怪怪的话,用着小朋友的自称:“承太郎先生喜欢海洋生物,那仗助君也可以努力接受海龟的存在的说...如果是担心替身使者,疯狂钻石也不是好惹的......”

     “总之,我希望承太郎先生给仗助我一个机会,我会努力跟上承太郎先生的,不会让承太郎先生再担心我。”东方仗助是一块钻石,经过粗略打磨过后的他已经开始发出耀眼而温柔的光芒,就算是空条承太郎也无可避免的被吸引着,早在自己也没有察觉的时候,他就总能第一时间在视野里找到这颗熠熠生辉的钻石,然后再也无法将视线转向别处。

   孤独的英雄总是一个人,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总也停不住,但孤独的英雄总会有一条帅气的,能时刻带给他温暖的披风。

   毫无疑问价格让东方仗助肉疼的刺青留了下来,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有着一颗爱心陪伴着的jojo会出现在另一个人的胸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