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書教學,南臺科大瘋狂maker教師李博明:教年輕人就要比他們更像年輕人

关注

強調手作精神的李博明不只曾開著自家車讓同學拆解,也讓學生透過3D列印做出坦克車與電子小提琴。他的Linux系統課程曾當過七成學生,但扎實的實作課程,仍舊獲得高於全校教學評鑑平均分數的好評。

「如果拿掉電腦,你還會什麼?」這是南臺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副教授李博明常常在課堂反問學生的問題。

李博明志在把手作精神帶入課程,他認為這才是真正能帶著走的能力。他曾在校內開設車用電子課程,開自家車讓學生在課堂拆解;也曾因興趣進修學校家電研修課程,DIY換掉家中抽油煙機,堪稱是「超級自幹王」。

實作派的李博明,從Linux作業系統到3D列印課程,樣樣強調做中學,他曾獲得校內多屆教學優良教師,2018年獲得全教總SUPER教師奬全國大專組,2019年再獲得中華工程教育學會(IEET)教學傑出獎肯定。

要求學生前自己絕對先練起來

1973年次的李博明在南臺科大任教15年,出身一般大學、研究所與博士班,問他怎麼會成為現在的「瘋狂創客」?他說起初要求學生閱讀論文,卻發現他們興趣缺缺。另一方面,他幾年前帶學生參加校外創客競賽,發現不少隊伍拿著廠商的模板、材料進行加工或改寫。他認為技職教育訓練不該如此,因此決定改變教學方式,培養學生從零動手做的能力。

儘管這是過去沒試過的途徑,但國中時,李博明自己不僅看書自學電腦,還會手作毽子、降落傘等玩具,可以說「不會,就想辦法學到會」的信念,早已融入在李博明的DNA中。像李博明開設的「3D建模及快速成型實務」,全面實行上機考,課程由淺入深。

他教學生畫出機械剖面製圖,從最基本的三角椅、桌子開始畫起,一路變難,期末考題則是要畫出一支湯匙。別小看一支小小的湯匙,湯匙從湯杓到握柄涵括三個曲線弧度,堪稱是高難度製圖題。「我到開課第三年才學會畫湯匙,才敢加入成為期末考考題,」他自信地說。

李博明在新設立的「J-Maker實作工坊」教學生3D列印實作內容,桌面上為3D列印作品。 ▲李博明在新設立的「J-Maker實作工坊」教學生3D列印實作內容,桌面上為3D列印作品。

李博明除了自己編寫、安排上課教材,還會時時更新。他也會在家中等孩子入睡後,半夜去找各國考題。日本、西班牙相關證照考試的題目,都曾成為他的上課練習教材。

積極更新教材,是因為機械製圖有一套國際共通標準,「我希望他們學完,到外面的世界可以實際應用。」日夜不分地在教材上下功夫,背後有他對學生實力與世界接軌的期待。

大學修過李博明課程、現為碩二研究生的陳書賢認為,相比於有些老師會用一套「萬年教材」教上五年、十年,從李博明的考試題目,就可以看到他不斷學習跟進步。

「老師真的覺得這是『玩』,不是痛苦地在『學』,」陳書賢觀察。

此外,先前準備「智慧車用機電整合系統應用專題」課程時,李博明為了讓學生更有實戰感,他開來自己的車子拆給學生看,教學生如何裝車用電腦和接線。教學過程中,李博明在安裝車機時,真的碰到兩條電線不小心短路、火光一閃,還好檢查發現,只要換掉保險絲而已,他苦笑稱:「差點以為真的要換新車了。」

正式上課時,學生情緒都很「嗨」。「畢竟不是每次上課都可以看到老師拿他的車來拆給你看,要好好把握才行。」李博明半開玩笑說。

課程嚴格,紮實程度仍獲學生好評

李博明另外一門Linux作業系統課程,系統本身需要紮實練習,課程難度高。他不諱言,這門課常常當人比率超過一半,有幾個學期甚至高達7成同學被當掉。

然而,如此「硬」的學分,仍得到不少好評。打開學生教學意見調查,李博明得分往往超過系上和全校平均分數,評語有的說「信博明得永生,我過去自己沒有宗教信仰,但真的很推老師這堂課。」或直接推薦「課程不簡單,但這是我在南台上過非常有收穫的課。」

不過,也有少數同學認為李博明課程偏快。李博明表示,鑑於自己過去經驗,有老師曾經因為學生反應,最後一學期只教了一半的進度。他認為,雖然教得慢,大家都開心,但後來考研究所還是要考一整本的完整份量。所以他選擇盡可能在學期中教完,並開設額外實習課讓同學操作與發問。

曾是李博明大學導生的碩一生吳伯律直言,難免有同學覺得老師評分太過一板一眼,但他認為,老師不僅會把課堂筆記放到部落格上,今年還開設自己的YouTube頻道,把課堂螢幕側錄也上傳到網路上,平日晚上也有實習課可以練習,目的就是希望同學動手多做。吳伯律認為:「他是嚴格的老師,但他的做法讓人心服口服。」

像李博明很堅持自己要先學會,才能拿來當教材和考題。他以推動證照過程為例,先前要學生及早拿到紅帽認證工程師(Red Hat Certified Engineer, RHCE)證照資格時,他笑說學生可能會挑戰:「老師你說這張證照很重要,那你的 RHCE 證照在哪裡?」

為了讓學生服氣,他選擇以身作則,先學會再說。2006年他取得RHCE資格,更為了進一步提高學生國際證照得通過率,在 2015 年取得紅帽認證講師 (Red Hat Certified Instructor, RHCI) 和紅帽監考官(Red Hat Certified Examiner, RHCX)的資格。

曾有學生畢業後回來跟老師說,後悔沒有在在學期間考到證照。李博明認為自己嚴格歸嚴格,目的還是希望同學能與產業緊密接軌,因此他也積極負責學生的校外實習與訪察。2014年,李博明以產學升等的方式取得副教授資格,更為全校第一例。

知識老化快速,活得比年輕人更年輕

「凡事不會就學到會」的信念,李博明不只在課程實踐,他除了電腦技能之外,也有滿滿的興趣。

李博明認為,電子系所學其實很生活化,他額外修系上另一門跟聲寶家電合開的「家電原理與檢修實務」,直接去維修站實習,他藉機學習家電維修,並以此為例,跟學生講解如何利用知識解決專題實作碰到的問題。

他還因此DIY修理自家使用多年的抽油煙機。本來找人維修需要花費2~3萬,李博明有些得意地說,自己零件成本花不到5,000元就搞定,他半開玩笑說:「所以別人要賺我的錢有點難。」

這些看來費時費力的維修過程,李博明卻樂此不疲,甚至反問記者:「你不覺得很好玩嗎?」他後來連續兩年到校外上「液晶顯示器維修人員培訓班」,學習修理液晶螢幕。

前幾年,李博明因為興趣,花了一個暑假學會「蛇板」。蛇板需要雙腳踏在板子上、講求全身平衡。他也帶大學導生班學生一起練,他現在滑得得心應手。面對記者的好奇,他反倒覺得詫異:「你為什麼覺得學不會呢?等下花點時間,搞不好今天就可以學會了。」

李博明身體力行,自學蛇板跟飄移板。▲李博明身體力行,自學蛇板跟飄移板,他直說「你下午學一學搞不好今天就會了!」

從3D列印軟體、修冰箱、拆車子、拉二胡,李博明無所不學,甚至練就一手好廚藝。他臉書上有個名為「李爸爸的私房料理」相簿,每次做料理都拍照、撰寫筆記上傳。「我確實很不像一般大學老師,」他講完又哈哈大笑起來。

這種樂在學習的精神,連學生都佩服。陳書賢表示,李博明活到老學到老,儘管時間明明很少,但學習的毅力很驚人。

教學10多年,問他如何在第一線教學現場保持熱情,46歲的他笑著說:「我們教學對象是年輕人,所以當然要活得比年輕人更像年輕人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