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立得相片尺寸,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机来了,宝丽来这波太圈粉了!_

关注

如果你曾是拍立得爱好者,相信在这个速拍的数字年代,你会更加怀念宝丽来带来的那些独特记忆——

比如斟酌再三后的咔嚓一声,比如每张照片缓慢显影后的惊喜,比如看到一张好照片大家争着收藏的快乐。

为了让人们更方便携带,也让拍立得更惹人喜爱,最近,他们推出了一款世界上最小的即时成像胶片相机——Polaroid Go。

这也是几十年来,宝丽来的拍立得相机在规模上最大的变化。

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机来了

这款拍立得相机的三围,仅有 10.4cm 长、8.4cm 宽、6.1cm 高,一手就可以掌握,也能轻松带身上出门。

而宝丽来前代拍立得相机 Polaroid Now,尺寸为 15 x 11.1 x 9.4cm。

新一代的重量也比上一代轻了两倍,只有242g。

为了配合 Polaroid Go 的小尺寸,宝丽来还推出了专属的缩小版 Go 方形胶片。

这款胶片也一改宝丽来过去的经典方形胶片规格,进行了重新设计,是迄今宝丽来所制造的最小的即时成像胶片。

它整体尺寸为 6.66x5.39cm,画面区域 4.7x4.6cm,和一张证件差不多,成像时间大概是 10-15 分钟。

不过这款相机「麻雀虽小」,倒是「五脏俱全」。

Polaroid Go 内置了一颗 750mAh 的电池,在电量满格的状态下,最多可以拍摄 15 盒胶片,和传统的宝丽来胶片一样,每包胶卷也是 8 张胶片,而且,它还能通过 USB 充电,更是提高了便捷性。

其他参数方面,相机快门速度为 1/125-30 秒,可选 f/12 和 f/52 两档光圈,等效焦距 35mm,快门速度为1/125-30秒,还内置了一个自动闪光灯。

作为一款聚焦年轻人潮流的相机产品,自然少不了自拍。

它新研发了支持自拍的很多功能,机身上有内置的自拍镜帮用户取景,有着定时器、动态闪光灯和胶片计数器,还能玩双重曝光。

与此同时,它保留了经典的宝丽来设计,比如白色机壳、圆润外形、图案 Logo 元素等等,依然是宝丽来的风格,盒子里还会附赠 24 款不同的贴纸图案,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随意贴在机身上。

售价方面,Polaroid Go 相机价格是 919 元,双包彩色胶片套装 155 元,一共 16 张。

比起手机上一秒就能连拍几十张的摄像头,这个张数确实足够让人珍惜和谨慎对待每一次拍摄,以及按下的每一下快门。

很多人以前都会觉得宝丽来相机太大了,而 Polaroid Go 便捷、小巧的特性,想必也会为宝丽来带来新一批消费者。

宝丽来 CEO Oskar Smolokowski 表示,自从 3 年前新团队接管公司以来,他们的工作重心一直都是将创新、产品设计、创意以及些许态度带回到宝丽来,而 Polaroid Go 是他们目前最大的一次突破。

这款全球最小的拍立得相机,就是宝丽来又一次「玩创意」的体现。

现在,宝丽来喜欢「玩创意」

不止推出世界上最小的拍立得相机,宝丽来现在已经成了一个极具辨识度的生活方式品牌。

它们大张旗鼓地和影视、时尚、设计甚至音乐领域跨界合作,也推出了一系列的活动和联名产品,告诉消费者它们依然还在年轻群体中活跃着。

在 Polaroid Go 上市时,宝丽来就启动了一个新的创意活动:Go create。

他们想把不同艺术门类及全球文化的创作人士都聚集起来,一起分享他们灵感和创造的故事,这样就能制造一个宝丽来的线上线下联动的社区,让宝丽来的文化通过这些人在全球传播。

传统胶片和拍立得,似乎已经成为了怀旧的代名词,但宝丽来依然让自己的触角伸至各个角落。

去年,宝丽来还为《曼达洛人》粉丝制作了一部即拍即得的胶片相机。

它基于 Polaroid Now 型号,把相机外形的颜色、纹理,都变成了曼罗达人装甲的样子,发布时间也赶上了《曼达洛人》新一季的开播。

前年,《怪奇物语》大火,宝丽来也推出了一款特别版的OneStep 2拍立得「颠倒相机」,上面的文字是完全颠倒设计印刷的,因为《怪奇物语》里的主角也生活在一个颠倒的世界。

不止影视作品,宝丽来也积极和时尚潮流类品牌玩「宝丽来风」的创意。

2018 年,PUMA 和宝丽来联名推出 RS-0、RS-100 两款鞋,不仅选取了Polaroid OneStep拍立得相机的经典配色,还把拍立得的五彩条纹设计在鞋带处,一眼就能看出它的宝丽来影子。

除了和外部各界玩转创意,宝丽来对于自身产品也没有落下。

前年,宝丽来发布了一款名为宝丽来实验室(Polaroid Lab)的打印机,只要把手机放在打印机下,就能翻拍打印出手机中的照片。

去年 8 月,宝丽来就推出了一款名叫 Hi-Print 的袖珍照片打印机,它能在一分钟内将手机照片转换为 2.3×3.4 英寸的相纸输出,然后可以把这张相纸贴在电脑、背包、桌面等各个地方。

近些年,宝丽来还推出过无人机、电视和显示器、自带打印机的数码相机 Snap Touch、可以连接 Instagram 的数码相机、运动相机 Cube、甚至还有 3D 打印笔……

当我们看到宝丽来现在不断用出奇制胜的新动作,博得消费者的眼球,搅动市场的潮水时,其实创意的基因,一直以来就潜藏在宝丽来的历史之中。

创造者的基因,曾在数字化中倒下

回到 1937 年,宝丽来创立的那一年,只是因为女儿问的一个问题:为什么照片不能拍下就能立刻看到?

于是,宝丽来诞生了。

宝丽来的创始者埃德温·兰德,也是当时最伟大的发明家之一,他也是乔布斯的偶像,当年宝丽来相机的火热程度,可完全不亚于现在的苹果。

第一张宝丽来照片,是兰德本人的肖像

1937 年宝丽来刚成立时,其实早期主要生产太阳镜和发明其他光学技术,直到 1947 年,兰德发明了第一种即时成像系统,一年后,宝丽来推出了一次成相相机 Polaroid Model 95 和专用胶卷,立刻轰动了整个世界。

1972 年,全球第一台可直接「吐出自印相片」的照相机:SX-70 诞生,十几秒就能让一张照片显影,改写了摄影文化的历史。

拥有一台 SX-70,在当时就是象征着「时髦」。

从社会名流、一线明星、摄影家、艺术家,到每个追赶潮流的年轻人,人人手中都挎着一台宝丽来。安迪·沃霍尔、萨尔瓦多·达利、荒木经惟等艺术家,都对它爱不释手。

《LIFE》杂志封面上,Polaroid 公司创始人 Edwin Land 正在向孩子们展示 SX-70 相机

一时之间,宝丽来风靡全球、风光无限。

兰德也通过宝丽来,找到了艺术、科学、商业的最佳结合点,在 1982 年兰德退休时,宝丽莱已经是一家资产数十亿美元的巨型企业。

不过宝丽来的「创意」,在很长一段时间都停滞不前。

之后,宝丽来在高额盈利的势头下不断扩充团队,1983 年,公司高达 1.3 万人,推销员涨了 5 倍,内部越来越臃肿;还借下了巨额债务打官司,以防被迪斯尼家族企业吞并;不过最关键的原因,就是宝丽来没有跟上数字时代的热潮。

技术和产品,一直以来是宝丽来的核心竞争力。不过当 20 世纪 90 年代数字摄影崛起时,「即拍即得」的优势逐渐被削弱。

宝丽来面对数字化的趋势,依然只守住「即时成像」业务,担心底片销量,担心影像品质下降,当然现实原因也是因为宝丽来在底片制造上投入太大,很难轻易舍弃。

宝丽来工厂, 图片来自:Mee-Lai Stone

之后,命途多舛的宝丽来两次破产被收购转卖,一次是 2001年宝丽来因举债过多宣告破产,被明尼苏达州企业派特斯全球集团买下后,宝丽来又因 CEO Tom Petters 陷入旁氏骗局被判入狱,第二次申请破产。

曾经在相机领域创意无限的宝丽来,也逐渐成为大家眼中小众甚至返古的存在。

2008 年 2 月,宝丽来宣布停止制造底片。但它的粉丝依然不愿放弃,发起了「The Impossible Project」运动,救下了荷兰最后一家宝丽来工厂。

直到 2017 年,宝丽来成立 80 周年,它也有了新东家——Impossible Project 团队。

他们收购了拥有宝丽来品牌的控股公司,然后重塑品牌,将速印部门改为「Polaroid Originals」,还让经典回归,推出新相机 OneStep 2,随后复刻多款机型,随后,也开始让「创意」重回宝丽来身上。

接着,就出现了上文提到,在各种外界合作和活动上「玩创意」,频频出现在我们视线中的宝丽来。

去年,宝丽来又将 Polaroid Originals 更名为 Polaroid,建立全新的视觉形象,还发布了新相机 Polaroid Now。

接下来,宝丽来的创意之路还将继续下去。

创意背后,我们怀念的仍然是复古情怀

2008 年,宝丽来为了抵债售卖大部分藏品时,一张安迪·沃霍尔的自拍像,卖到了25.45 万美元,创下了宝丽来照片的拍卖纪录。

宝丽来估计自己也没想到「情怀」能够卖出如此高价。

安迪·沃霍尔用宝丽来自拍的照片

数字化的虚拟时代确实给很多「实物」造成了极大的冲击,拍立得相机也不例外。

但当数字化浪潮快速席卷一切时,同样人们也会抗拒过度数字化的生活,开始怀念起旧时缓慢、静止、等待的美好,作为对无法避免的数字生活的缓冲。

当一张拍立得相片出来,人们不会觉得这是一张像手机相册里的照片一样,能够被删除、被遗忘,它已经来到了人们手中,可以挂在墙上、贴在冰箱上。

图片来自:Marcus Branch

宝丽来、富士、柯达及其它一些实验性相机,都勾起了千禧一代的复古情怀。

Instax 算是其中最畅销的即时成像相机之一。2016 财年,富士就卖了 660 万台 Instax 相机和打印机。

数字化的浪潮,同样也为拍立得相机带来了新生。

拍立得相机的照片从旧时到现在,一直都存在着强烈的社交属性,当人们把私藏的照片和他人分享,当人们拍下拍立得照片再传上社交软件获得大量点赞,当明星们用拍立得照片展现自己的独特味道……也会引来越来越多人的跟潮。

泰勒 · 斯威夫特在专辑《1989》封面采用宝丽来快照时,就引起很多粉丝和年轻群体掀起快照相机的「文艺复兴」。

现在,宝丽来已经不再只象征着拍立得相机本身,而是升级成一种「摄影次文化」。

很多 app 推出的复古、黄褐、白色边框的拍立得滤镜,都是为了满足人们对拍立得的复古文化的追求。这份怀旧,不止在线下,也会在线上。

当复古的事物用新形式出现,它们也会在当下的市场重新复活。

2014 年曾有一份报告指出,如果用户被怀旧情绪打动,他们会更愿意为产品掏钱。

《爱丽丝都市漫游记》剧照 © Wim Wenders

不过,制造拍立得照片的缓慢过程,以及把它拿在手中那种怀旧、复古、粗糙的气息与质感,拍摄背后的交流感、游戏感和故事感,都是数字滤镜无法模拟的。

所以我们现在可以看到,拍立得的即时成像相机仍然在更新换代,以一种更受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因为人们仍然对它留有热爱。

正如即时打印照片的初创公司 Prynt CEO Clément Perrot 所说:

90 年代时,你的邮箱会收到无数邮件,你甚至都不关心,看都不去看。现在呢,你还是会收到无数电子邮件,不过你更加不再关心了。但当你收到一封真实的信,或者明信片,你会兴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