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輓,匈奴每次被击败之后,动不动又几十万骑兵,到底哪来这么多人?

关注

你以为的匈奴骑兵:人马全身铠甲,装备精良。

实际上的匈奴骑兵:穿件皮袍子,拿着单体弓,箭头是骨头做的。

你以为的匈奴动员:大单于一声令下,无数牧民齐聚王庭。

实际上的匈奴动员:千夫长和女巫告诉大家,秋天到啦,适合南下放牧,顺便看能不能抢点东西过冬,出发啦!

你以为的匈奴行军:一排排青壮整齐有序,马蹄阵阵。

实际上的匈奴行军:拖家带口,男人放牧打猎,女人小孩收集食物,老人赶车,边走边放牧。

你以为的匈奴作战:前面有队汉骑,冲上去砍死他们。有座汉城,咱们攻打。

实际上的匈奴作战:苍黄,你带百人队去右边游射,呼啦贝你去左边骚扰,汉军追你就跑,汉军疲惫了咱们就吊着他们。有座汉城,不好打,绕过去,去抢汉人农夫的粮食。

你以为的匈奴战败:全军被围困,不是被杀就是被俘虏。

实际上的匈奴战败:兄弟们,点子扎手,风紧扯呼!下次找机会再来!反正汉军追不上。

——————以上是原回答。

以为知乎把我的回复吞了,准备删除再统一回复,才发现原来是评论多了给排到后面了...

注意!以下内容很长,有断章取义和脑洞的成分。

首先回复题主的:

第一个疑问,匈奴动不动就有几十万骑兵是错觉,《史记》明文记载最高是40万,这其中还有老弱,也就是说,这40万(《汉书》是30万)是匈奴倾国之兵,而且只有这一次。

这个数据也不一定准确;因为军队不是给武器就行的,动员组织能力、指挥能力等这些才是关键(这也是军队和土匪的区别)。

第二个疑问哪来那么多人,

儿能骑羊,引弓射鸟鼠;少长则射狐兔:用为食

意思就是几岁孩子就骑着羊用小弓箭射土拨鼠

这个从小养成的骑射技能既是生存需要,也是军事技能,可以说是全民皆兵。

第三个疑问匈奴的经济和后勤补给,除了上面所说的打猎,还有“咸食畜肉”,养牛羊自然是拿来吃的;不够再去抢点才能维持生活的样子。

其次回复长城的问题,长城的作用解毒有很多,我把它比作门,弱小时,它可以帮助抵御强盗入侵;强大时,它是用来监视强盗邻居的,强盗打个喷嚏没有事先申请都可以出去暴打他一顿。

如果还不懂,可以参考美国人部署在韩国的萨德系统,它表面上看起来也是防御武器系统,然而中国却把它当作进攻武器,因为在战争上根本没有单纯的进攻或者防御;长城,就是古典版萨德,古代农耕文明智慧的结晶。

对比下西汉初期地图就知道,这长城都修到匈奴老家去了,漠南无王廷可不是吹嘘。(图来自网络)

再次就是回复评论区关于前期汉军打不过/汉匈孰强孰弱和白登之围的问题:

刘邦建立的汉朝初期那是大乱之后,民生凋敝,人口骤减,皇帝出门都找不到有牌面的马车,国家之间,强弱是随着时间转换的;军事也一样,兵者死生之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双方为了活命会不择手段,包括但不限于学习对方的经验和技术;所以军事实力也是动态的、战场形势更是动态的,不讲时间去谈论实力和战争,用知乎的话说就是耍流氓。

白登之围很有意思,《汉书》的记载比较简略,就以《史记》为例;起因是汉高对韩王信(不是兵仙韩信)起疑心,被匈奴单于冒顿率大军攻打就顺势投降匈奴,并和匈奴狼狈为奸一起入侵汉境。

汉高亲自带兵32万出征,当时是冬天下大雪,许多汉军将士手指脚趾都被冻掉了;冒顿先是假装败退,引诱汉军追击,于是汉军骑兵和步兵追着追着就脱节了。

接二连三的胜利,汉高这时点飘了,毕竟刚击败韩王信的军队,又连续大败匈韩联军,后来又打败匈奴军队,派出去的几波斥候都说匈奴尽是些老弱病残,因此不听劝阻,率轻骑冒进。

冒顿纵精兵四十万骑围高帝於白登,七日,汉兵中外不得相救饷。匈奴骑,其西方尽白马,东方尽青駹马,北方尽乌骊马,南方尽骍马。高帝乃使使间厚遗阏氏,阏氏乃谓冒顿曰:“两主不相困。今得汉地,而单于终非能居之也。且汉王亦有神,单于察之。”冒顿与韩王信之将王黄、赵利期,而黄、利兵又不来,疑其与汉有谋,亦取阏氏之言,乃解围之一角。於是高帝令士皆持满傅矢外乡,从解角直出,竟与大军合,而冒顿遂引兵而去。汉亦引兵而罢,使刘敬结和亲之约

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几十万人围着,信使都出不去,陈平居然能派出使者、带着几大车礼物穿过重重哨卡和军营去见冒顿的女人,冒顿是聋了还是瞎了呢?如果是提前潜伏在匈奴的间谍,那级别应该很高,不然哪来的厚礼,有能力早在被围之前就示警。

还有冒顿突然降智,一句“两王不相困”的鬼话竟然信了,再来看看冒顿是什么人:

冒顿既质於月氏,而头曼急击月氏。月氏欲杀冒顿,冒顿盗其善马,骑之亡归。头曼以为壮,令将万骑。冒顿乃作为鸣镝,习勒其骑射,令曰:“鸣镝所射而不悉射者,斩之。”行猎鸟兽,有不射鸣镝所射者,辄斩之。已而冒顿以鸣镝自射其善马,左右或不敢射者,冒顿立斩不射善马者。居顷之,复以鸣镝自射其爱妻,左右或颇恐,不敢射,冒顿又复斩之。居顷之,冒顿出猎,以鸣镝射单于善马,左右皆射之。於是冒顿知其左右皆可用。从其父单于头曼猎,以鸣镝射头曼,其左右亦皆随鸣镝而射杀单于头曼,遂尽诛其後母与弟及大臣不听从者。冒顿自立为单于

练兵那段是不是感觉很眼熟?眼熟就对了,兵圣孙武给吴王练兵也是这么干的;可以说,冒顿的军事才能在当时是可以和韩、项比肩,堪称军事家。

高帝也是打了多年仗的马上天子,怎么会轻易中圈套呢?

於是冒顿详败走,诱汉兵。汉兵逐击冒顿

短短几个字,其实也有很多东西;假装败走,人少了不行,人多了汉军不会那么蠢去追,不打就跑汉军也不会去追,唯有送了一些人头再跑汉军才会去追!

加上前期匈韩联军几次败逃的铺垫、后期老弱残兵的欺骗,一环扣一环,刘邦才会不听劝阻执意追击......

那么这个劝阻刘邦的人是谁呢?就是那个被派去议和的刘敬 --《史记刘敬孙叔通列传》

刘敬者,齐人也。汉五年,戍陇西,过洛阳,高帝在焉。娄敬脱輓辂,衣其羊裘,见齐人虞将军曰:“臣原见上言便事。”虞将军欲与之鲜衣,娄敬曰:“臣衣帛,衣帛见;衣褐,衣褐见:终不敢易衣。”於是虞将军入言上。上召入见,赐食。高帝问群臣,群臣皆山东人,争言周王数百年,秦二世即亡,不如都周。上疑未能决。及留侯明言入关便,即日车驾西都关中。於是上曰:“本言都秦地者娄敬,‘娄’者乃‘刘’也。”赐姓刘氏,拜为郎中,号为奉春君。汉七年,韩王信反,高帝自往击之。至晋阳,闻信与匈奴欲共击汉,上大怒,使人使匈奴。匈奴匿其壮士肥牛马,但见老弱及羸畜。使者十辈来,皆言匈奴可击。上使刘敬复往使匈奴,还报曰:“两国相击,此宜夸矜见所长。今臣往,徒见羸瘠老弱,此必欲见短,伏奇兵以争利。愚以为匈奴不可击也。”是时汉兵已逾句注,二十馀万兵已业行。上怒,骂刘敬曰:“齐虏!以口舌得官,今乃妄言沮吾军。”械系敬广武。遂往,至平城,匈奴果出奇兵围高帝白登,七日然後得解。高帝至广武,赦敬,曰:“吾不用公言,以困平城。吾皆已斩前使十辈言可击者矣。”乃封敬二千户,为关内侯,号为建信侯。

这也是个牛人,一个戎卒,穿着布衣见皇帝,一见皇帝就说首都必须要建在关中,几句话就成了贵人,

娄敬脱輓辂,衣其羊裘

輓辂代指车辆,裘就是裘皮做的衣服,他真是平民百姓吗?

刘邦派了10组斥候都没有发现匈奴隐藏的精锐大军,他估计也没看见,回来却说不可以追击小心埋伏......又升级成了侯爷。你以为这就完了吗

刘敬从匈奴来,因言“匈奴河南白羊、楼烦王,去长安近者七百里,轻骑一日一夜可以至秦中。秦中新破,少民,地肥饶,可益实。夫诸侯初起时,非齐诸田,楚昭、屈、景莫能兴。今陛下虽都关中,实少人。北近胡寇,东有六国之族,宗彊,一日有变,陛下亦未得高枕而卧也。臣原陛下徙齐诸田,楚昭、屈、景,燕、赵、韩、魏後,及豪桀名家居关中。无事,可以备胡;诸侯有变,亦足率以东伐。此彊本弱末之术也”。上曰:“善。”乃使刘敬徙所言关中十馀万口

什么叫未卜先知,文武双全,这就是!

本纪和列传都记载刘邦在平城(今山西大同)郊外白登山被围困“七日”,还是天寒地冻的冬天,利于匈奴不利于汉军,匈奴人怎么没攻下?看

令大将军青、骠骑将军去病中分军,大将军出定襄,骠骑将军出代,咸约绝幕击匈奴。单于闻之,远其辎重,以精兵待於幕北。与汉大将军接战一日,会暮,大风起,汉兵纵左右翼围单于。单于自度战不能如汉兵,单于遂独身与壮骑数百溃汉围西北遁走。汉兵夜追不得。行斩捕匈奴首虏万九千级,北至阗颜山赵信城而还--《史记匈奴列传》

是不是感觉伊稚斜好怂,临战丢下大军畏战潜逃。别急,再看

陵至浚稽山,与单于相直,骑可三万围陵军。军居两山间,以大车为营。陵引士出营外为陈,前行持戟盾,后行持弓弩,令曰:“闻鼓声而纵,闻金声而止。”虏见汉军少,直前就营。陵搏战攻之,千弩俱发,应弦而倒。虏还走上山,汉军追击,杀数千人。单于大惊,召左右地兵八万余骑攻陵。陵且战且引,南行数日,抵山谷中。连战,士卒中矢伤,三创者载辇,两创者将车,一创者持兵战。陵曰:“吾士气少衰而鼓不起者,何也?军中岂有女子乎?”始军出时,关东群盗妻子徙边者随军为卒妻妇,大匿车中。陵搜得,皆剑斩之。明日复战,斩首三千余级。引兵东南,循故龙城道行四五日,抵大泽葭苇中,虏从上风纵火,陵亦令军中纵火以自救。南行至山下,单于在南山上,使其子将骑击陵。陵军步斗树木间,复杀数千人,因发连弩射单于,单于下走。是日捕得虏,言:“单于曰:‘此汉精兵,击之不能下,日夜引吾南近塞,得毋有伏兵乎?’诸当户君长皆言:‘单于自将数万骑击汉数千人不能灭,后无以复使边臣,令汉益轻匈奴。’复力战山谷间,尚四五十里得平地,不能破,乃还是时,陵军益急,匈奴骑多,战一日数十合,复伤杀虏二千余人。虏不利,欲去,会陵军候管敢为校尉所辱,亡降匈奴,具言“陵军无后救,射矢且尽,独将军麾下及成安侯校各八百人为前行,以黄与白为帜,当使精骑射之即破矣

摘自《汉书 李广苏建传》,《史记》的话李陵遇到的匈奴骑兵更是达到了八万骑;不管三万还是八万,以上这些都揭露一个深层原因:匈奴人不擅长阵地战和攻坚战。

冒顿是军事天才,优势兵力围攻刘邦,搞那么大阵仗,最后议和,只有一个原因:攻坚不行。而拖延下去,汉军外围大部队赶过来就被反包围了,深知匈奴优势和弱点的冒顿自然是见好就收。

伊稚斜为什么临阵脱逃,因为阵地战并不符合匈奴人的战术;更不符合匈奴人的国情,匈奴才多少人,汉朝多少人?别说一个匈奴骑兵杀死两个汉军,就是杀死五个,匈奴也是亏的,因为匈奴人经不起消耗!

遇上卫青这种能逆风翻盘的对手,不跑可能会被抓被杀,作为大单于冒不起这个险。

利则进,不利则退,不羞遁走

《汉书》、《史记》匈奴传都是一样的记载,这句话回答了为什么匈奴人难以被围歼,为什么打败了又来,因为匈奴人其实都是记者摄影师---跑得快。

有人会问,匈奴人不擅攻坚为什么有入关破城的记载,我只能说攻城≠攻坚;还有人会问,既然匈奴不擅长打阵地战,那李广利为什么会失败?因为匈奴人也会揣摩学习汉人的经验和技术,战争也会使一个国家进步,何况还有中行说这样的汉奸帮助。

白登之围的结果史书也记载得很意味深长

卒至平城,为匈奴所围,七日不得食。高帝用陈平奇计,使单于阏氏,围以得开。高帝既出,其计秘,世莫得闻--《史记陈丞相世家》

前面都说了是用间收买阏氏,后面却说是秘密,太史公莫不是姓周?

政治智慧超群的布衣天子、被忽视的军事家、疑似穿越者、众多的良臣将相和士卒百姓共同演绎的白登之围大戏,真相是什么呢,谁扮演了什么呢,可能永远都是个谜语......

最后,请不要陷入唯武器装备制胜论,决定战争的,过去是、现在还是,人。

本来想写关于武器装备问题的,发现自己没什么干货不献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