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亚方舟主题公园,义人挪亚

关注

摘要:

1、没有人能凭着良心得救,无论是在耶稣降生之前还是之后,都是靠着信福音而得救。

2、神把要发生的事情启示出来,却又把要经过的时间隐藏起来,让我们可以眼望着终点,却又持守、活在当下。

3、不传福音的基督徒,需要反省自己是否真的得救。

大家平安。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些圣经中关于挪亚的信息。我们一起先来看一些圣经中的相关经文:

挪亚的后代记在下面。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挪亚生了三个儿子,就是闪、含、雅弗。世界在神面前败坏,地上满了强暴。神观看世界,见是败坏了;凡有血气的人,在地上都败坏了行为。神就对挪亚说:“凡有血气的人,他的尽头已经来到我面前,因为地上满了他们的强暴,我要把他们和地一并毁灭。你要用歌斐木造一只方舟,分一间一间地造,里外抹上松香。方舟的造法乃是这样:要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三十肘。方舟上边要留透光处,高一肘。方舟的门要开在旁边。方舟要分上、中、下三层。看哪,我要使洪水泛滥在地上,毁灭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气息的活物,无一不死。我却要与你立约。你同你的妻,与儿子、儿妇,都要进入方舟。凡有血肉的活物,每样两个,一公一母,你要带进方舟,好在你那里保全生命。飞鸟各从其类,牲畜各从其类,地上的昆虫各从其类,每样两个,要到你那里,好保全生命。你要拿各样食物积蓄起来,好作你和它们的食物。”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创世记6:9~22)

挪亚造方舟的故事大家都很很熟悉了。关于挪亚,其实给我最深印象的是唐崇荣牧师在创世记查经中有一次提到,他认为挪亚是最伟大的传道人,因为挪亚传了100多年关于得救的信息,但真正信的只有他自己一家人。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挪亚的工作其实没有什么效果。但这并不妨碍他衷心地为神做工、执行神的指令。

于是我再去查考关于挪亚的一些经文,自觉有很大的收获。

一、挪亚因信称义

创世记第6章第9节开始,提到挪亚。开篇即对挪亚定了性:挪亚是个义人,在当时的世代是个完全人。挪亚与神同行。

所谓义人,就是没有罪的人;所谓完全人,英文是blameless,就是没有什么好责备的,一切都做得很好的人,无有瑕疵的人,也就是没有罪的人。罪是什么呢?约翰一书3:4说“凡犯罪的,就是违背律法;违背律法就是罪。”所以罪就是违背神的律法。所以,义人、完全人,都是指着律法说的。说挪亚是义人、完全人,就是指他没有罪。

但罗马书第3:23却说: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5:12说,“这就如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诗篇14:2~3说,“耶和华从天上垂看世人,要看有明白的没有,有寻求神的没有。他们都偏离正路,一同变为污秽;并没有行善的,连一个也没有。”根据以上的经文,所有人都犯了罪的,都是不义的、污秽的,而非完全的、没有瑕疵的。

那挪亚怎么称为义呢?有一种可能性,就是罪既然是和律法联系在一起的,那么没有律法,也就没有罪。我听到过有的人引用罗马书2:12的一句话:“没有律法犯了罪的,必不按律法灭亡”。这句话如果我们用现代的法律语言来说,就是“法无明文规定不判刑”。罗马书5:13还说“没有律法,罪也不算为罪。”如果说前面那句话还只是量刑的问题,那么这句话就走得更远了,意思就是不仅不判刑,在定性上,根本连犯罪都不算了,换成现代的法律术语,叫做“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

按照这个逻辑,挪亚那个时代神似乎没有给他什么律法,所以他的罪也就不算为罪了。既然不算为罪了,就是义了。细想一下好像是这样的,神给了亚当一条律法,就是不可吃那善恶树上的果子(创2:17);我们也可以说神给了亚伯拉罕律法,或者另一个词叫呼召,其实就是要求,就是离开本地、本族、本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创世记12:1);我们更知道神透过摩西给以色列人传了律法。那么从创世记来看,神这个时候没有给挪亚什么律法。所以,虽然根据罗马书,世人都犯了罪,但挪亚那个时代,因为没有律法,同样根据罗马书,就不按律法灭亡,甚至罪也就不算为罪。

但等等,不对吧?如果挪亚没有律法,所以他的罪不算为罪,那么其他人的罪也不应该算为罪啊,那为什么其他人要被审判呢?

挪亚真的没有律法么?我们再看罗马书2:14说:“没有律法的外帮人,若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他们虽然没有律法,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所以没有律法的外邦人,其实是有律法的,他们的本性就是自己的律法;挪亚和他同时代的人,他们的本性也是他们自己的律法。所以他们是有律法的。这个本性是什么呢?就是神造人之时,按照神的形象和样式所造的人的本性(创世记1:26)。那是甚好的。(创世记1:31)

人若顺着这本性去行,就是服从律法,就不是罪了。这一点其实从申命记中也能看出来,神在造人时,是把律法写在人心里的。申命记中申明的律法几乎都是道德律。在耶和华透过摩西重申了这些律法后,其中30:11~14这样说“我今日所吩咐你的诫命不是你难行的,也不是离你远的。不是在天上,使你说,谁替我们上天取下来,使我们听见可以遵行呢?也不是在海外,使你说,谁替我们过海取了来,使我们听见可以遵行呢?这话却离你甚近,就在你口中,在你心里,使你可以遵行。”大家注意,神颁给以色列人的这些道德律法,并非是什么难行的、没听过的,这些律法本来就应该在我们的口中、在我们的心中,我们行这些律法,才是符合我们本性的。

既然这样,那么挪亚有他的律法,而罗马书又说世人都犯了罪,犯罪就是违背律法,也就是说挪亚按照他本性的律法,也是犯了罪的,他并没有行出自己的律法来。罗马书3:20也说了,“所以凡有血气的,没有一个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称义,因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挪亚虽然没有神直接启示的律法,他的本性就是他的律法,而他又不能顺着本性行律法上的事,所以他是犯了罪的。那么其他的没有得到过神特别颁布的律法的,或者也可以说没有看过圣经的人,能够完全顺着他的本性去行么?当然也是不能。所以人人都是犯了罪,罪的工价乃是死,人人都该死,不管你看没看过圣经。

那么挪亚为什么被称为义人呢?希伯来书11:7说:“挪亚因着信…自己承受了那从信而来的义。

所以,挪亚是因着信而承受了义,并不是靠自己顺从自己的本性,守了律法。因为按那种方式,他只能是一个受咒诅的罪人。他这信是信什么呢?注意不是因为神说了让他造船,他就信神而造船,希伯来书提到挪亚时,提到了这件事情,因此这是他的信心高峰,没有错。但注意创世记先说他是义人,然后神才让他造船。

因此顺序是这样的,他首先信了,然后被称为义,之后神让他造船,他信神而造船。那么他首先信的是什么呢?

信神,信有神么?这没错。但这足够么?我们知道,古往今来有很多人都信有神,这是否足以让他们被称义呢?答案显然是否定的。秦始皇信有神,而且还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去寻找神,心不可谓不诚,但显然,他不能被称义。

信神的属性么?信神是自有永有的、天地都是由他造成的。这也没错,但这足够么?印度教的梵天神,也是自有永有的、创造天地的,但很显然,信梵天神并不能被称为义。

当然我们知道,唯有信靠耶稣基督,才能被称为义。但在挪亚那个时代,耶稣基督都还没有降生,他如何信耶稣基督呢?

耶稣基督是神赐给人类的救主,我们这些出生在他以后的人,靠着信他,我们的罪就被神赦免,我们就得称义。约翰福音14:6说耶稣是道路,真理,生命。若不借着他,没有人能到父那里去。那么出生在他以前的人,都不知道他,如何靠信他而称义呢?

其实,在耶稣降生以前的人,都应该知道他。人类的救主,在亚当刚犯罪的时候,就被神启示出来。创世记第3:15,神咒诅魔鬼说:“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为仇。你的后裔和女人的后裔也彼此为仇。女人的后裔要伤你的头,你要伤他的脚跟。”这里很清晰地启示,从女人将会产生一个后裔,他会消灭魔鬼。这就是最原始的福音。

但这女人的后裔是谁?他如何被魔鬼所伤?他如何消灭魔鬼?在这最初的福音里,是不清楚的。上帝对这救主的启示,也即他带给人类的福音,是随着时间的进展,借着众先知的口而不断清晰。直到主耶稣在历史时空中道成肉身,来到我们中间,为我们死在十字架上,并且三天后复活,这福音才完全清晰起来。

在耶稣基督到来之前,那些被神在创世之初就拣选的人,虽不能靠信耶稣基督的福音,但仍可以靠着信那神在他们当时的时代所启示的福音,盼望那将来的救主,而被神称义。只要他们存着这盼望,待那救主来到,他的救赎之功不仅遮盖了那之后信他的人,也向前追溯及他到来之前的那些盼望他的人。所以希伯来书9:15说:“为此,他作了新约的中保,既然受死赎了在前约之时所犯的罪过,便叫蒙召之人得着所应许的产业。”所谓的新约,就是借着耶稣的血而在神与人之间所立的约,如果不进入到这个约中,没有人能够与神和好,得称为义。我们今天信耶稣的人是靠着耶稣的血与神和好,是在新约之中;那在耶稣到来之前的人,也是靠着耶稣的血与神和好,也是在新约之中。那在旧约中犯罪的人,靠着耶稣的血,也进入到新约当中来。

所以,挪亚被称为义,不仅因为他信有神,他信神是创造的主、自有永有的神,更重要的是他信神那六千年前即启示出的救赎的福音,因着这信,他就进入新约当中,被那后来的救主耶稣的血洗净,得称为义。

说到这里,我觉得有必要对一种似是而非的教导予以澄清。我们常被问到,没有听过福音而死的人,是否得救。问这个问题,往往是因为我们心里清楚,某些已经过世的但我们至爱的人没有听过福音,没有信耶稣。有人往往会依据罗马书2:12“没有律法犯了罪的,必不按律法灭亡”,来安慰别人或自我安慰。

所以论到得救,往往会说:听过福音的人没有信,死后会下地狱。没听过福音的人,死后不知道是不是下地狱。因为不在律法之下的,不按律法灭亡;没有律法,就不算为罪。论到传福音,他们会说,我们不确定这些没有听过福音就死了的人是不是得救,我们传福音,是让活着的人能够靠着信而确定地得救。所以按照他们的逻辑,传福音只是增加活着的人上天堂的概率而已。

按照这种认识,其实是间接肯定了靠自己的良心和行善是有可能得救的。殊不知在神看来,“没有行善的,一个都没有!”如果认为 “听过福音的人没有信,死后下地狱。没听过福音的人,死后不知道是不是下地狱。”我们不禁要问,福音是律法么?我们给人传福音,是在给人颁布律法么?照这样的逻辑,传福音不仅增加活人上天堂的概率,也增加了活人下地狱的概率。本来没有律法的人,因为你的福音,而有了律法,他要是恰好又没有信,那这不是确定下地狱了么?

这显然是荒谬的。虽然我们在传福音的时候,往往需要讲述神的律法,因为律法是一面镜子,能够照出人的罪,能够让人知罪,而知罪悔改是得救的第一步。但不要忘了,福音毕竟不是律法,传福音也不是给人颁布律法。人人都有律法,这一真理不以你传不传福音、听没听过福音而变化!没有看过圣经的人,自己就是自己的律法,神创造人之时写在他们心中的本性就是律法。只是在人类堕落之后,因着亚当的遗传,人人都生在罪中,人人都违背了律法,所以每个人都本该确定的、百分之百地下地狱。这不因他在生前听没听过福音而改变,只因他在生前有没有信福音而改变。传福音不是在传律法,而是在传恩典;不是在增加活人得救的概率,而是在告诉现在活着的人那唯一可以不至于落入永恒的死亡的方法。

二、挪亚因信而行神的道

挪亚因信而称义。当神决定要毁灭当时的世代时,祂使用了挪亚。神的话临到挪亚说,你要用歌斐木建造一个方舟,方舟如何建造、方舟用来做什么,都清清楚楚地交代给了挪亚。这个方舟有多大呢?长三百肘,宽五十肘,高一肘,即长大约140米,宽23米,高13米。这是什么概念呢?这里有两张图,是美国一个基督教组织建造的方舟博物馆,按照圣经记载的尺寸1:1建造的。可以看到,这个方舟非常的庞大。

(按照1:1建造的挪亚方舟主题公园Ark Encounter,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按照1:1建造的挪亚方舟主题公园Ark Encounter,位于美国俄亥俄州。图片来源于互联网)

这么庞大的方舟,在四五千年前,没有吊车、没有起重机这些现代工具的辅助。神说,挪亚,你来把它做出来。挪亚接到这个命令,我们不知道他心里面怎么想的。他有没有想,神啊,为什么是我?神啊,造方舟的钱从哪儿来?神啊,我花时间造这个船,那我靠什么来生活呢?神啊,你派谁来帮助我呢?神啊,为什么非得是歌斐木吗?神啊,为什么不可以用其他木头呢?神啊,为什么非要造这么大呢?神啊,为什么非留着透光的地方呢?我们不知道他怎么想的。但我们知道的是,“挪亚就这样行,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行了。”

我们的生命无法成长,往往是因为问得太多,行得太少;讲条件太多,照神所吩咐地去行得太少。神啊,你为什么要让这个事情这样发生?神啊,为什么要让世界有战争?神啊,为什么不医治我的妈妈的疾病?神啊,你为什么要让我遇上这样的导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不是说不可以问为什么,但更重要的,我们应该思考,要怎么做?在遇到神所加给你的、看似不合理的、难以承受的情境或者功课时,你要怎么做?你还能“凡神所吩咐的,都照样行么”?你还能不去忧虑、充满喜乐么?你还能继续过圣洁的生活么?你还能每天有心思读经、祷告、灵修么?你还能去爱你的邻舍如同爱自己么?

如果没有对神完全的信靠,我们绝对不能。没有这种信靠,我们脱离不了那种以自我为中心的生活,无法享受在神当中的安息。弟兄姐妹们,我们一定要有属灵的眼睛。我们要看到万事万物背后,都是神在掌权。无论今天神加在你身上的担子是多么地大,我向神祷告,让你有一个属灵的看见,就是“我靠着那加给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做。”(腓利比书4:13)这里的凡事是指什么?是去堕落么?是去忧愁么?是去怨恨吗?不是。是遵从神的旨意,在重担当中,活出圣洁、喜乐的生命来。

挪亚领受了神的命令,要造这样的船,困难大不大?要付出的多不多?但他只是照样去行,因为他相信神在万有中掌权,相信神会供应一切所需。

其实我觉得,对挪亚的信心最大的挑战可能还不是任务的艰巨性,神只下达了任务,没有同时向他说明会供应他什么样的资源来完成这任务。这种情况下,去行神的道,确实需要巨大的信心。但这些都不是最大的信心挑战。

大家来看神对挪亚所说的话:挪亚,我要用洪水毁灭这个世界;挪亚,你要如此如此造方舟。挪亚听了会怎么样?赶快造方舟,洪水要来了啊!这洪水什么时候来啊?挪亚不知道。但有一个事情他一定知道,就是洪水来之前必须得把船造好。宜早不宜迟。所以他一定是全副精力都投入在这个事情里面。因为不知道洪水什么时候要来,只相信洪水一定要来的。如果等洪水来了,船还没造好,那就完蛋了。

一年过去了,洪水还没来;两年过去了,洪水还没来;十年过去了,洪水还没来;五十年过去了,洪水还没来。真的有洪水么?我是不是当年听错了?从来没有听过之前世界上发生过什么洪水啊!我为什么要把这一生的年月花在这件事情上?是的,我的船已经造了那么多了,但剩下的,不然我慢慢再做吧,或者干脆先停一停,我先想一想这个事情吧。

大家要注意,我们虽然从创世记6:3大概可以推论出,神从呼召挪亚造方舟到洪水来临,中间有120年的时间,但圣经中并没有说神把这个时间启示给挪亚了。第3节中的“耶和华说”,并非是对挪亚说,更可能是三位一体神互相的交流,记载在圣经上,神对我们表明了这时间,但对当时代的人,很可能是一个隐密的旨意。

神喜欢把时间的事隐藏。在时间的流逝中,在对不确定的时间的等待中,神让我们看清自己信心的真相。因为时间会让一切无根基的热情褪去。

神啊,你说我的后裔要多如海边的沙、天上的星,我相信你!一年了,我还没有孩子;五年了,我还没有孩子;十年了,我还没有孩子,我的妻子莎莱都绝经了,我还没有孩子呢。神啊,我真会有后裔么?

主啊,你说过你会再回来,我们相信你!我们热情的盼望你的再来!五年了,你还没回来;三十年了,你还没回来;好多弟兄姐妹都已经睡了,你还没回来;都两千年了,你还没回来。主啊,你真的还会再回来么?

神啊,你说过,在我们受试探的时候,必给我们开一条路,让我们承受得住(哥林多前书10:13)。我相信你!两周过去了,我还在经受试探;两个月过去了,两年过去了,神啊,你真的会给我开路么?

感谢神!他用时间帮我们看清自己,在无根的热情随着时间冷却之后,我们是否还剩下对神的信靠呢?

感谢神!他隐藏一些时间,来陶造我们谨守等候的信心。人都是有拖延症的,如果神把具体的时间启示给我们,我们往往会在最后一刻才警醒。而他隐藏了时间,让真正相信他的人,借着忍耐、等候,那殷勤侍奉的心就被陶造出来。

挪亚不知道洪水何时会来,因此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关注他能把握的每一天,毫不懈怠地造船;

我们不知道主耶稣何时会再来,我们不知道神何时把我们从困境中解救出去,我们甚至也不知道自己何时会死,回到神那里去,因此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关注现在能把握的时间,毫不懈怠地为神做事情,这样当新郎再回来的时候,不至于成为那愚拙的童女,“说,主阿,主阿,给我们开门。新郎却回答说,我实在告诉你们,我不认识你们”(马太福音25:11~12);或者等到向神交账的时候,不至于被斥责为又恶又懒的仆人,被“丢在黑暗里面,在那里哀哭切齿”(太25:30)。

感谢神!他把要发生的事情启示出来,却又把要经过的时间隐藏起来,这真是给我们一个莫大的祝福。让我们可以眼望着终点,却又持守、活在当下。

希伯来书11:7说道“挪亚因着信,既蒙神指示他未见的事,动了敬畏的心,预备一只方舟,使他全家得救。”挪亚正是靠着他对神的信心,不仅在接受神的呼召时,刚强壮胆;且在时间的流逝中,也殷勤谨守。凡神所吩咐的,他都照样去行。

三、挪亚因信而传神的道

挪亚领受了神的呼召,建造方舟。在这120年间,挪亚除了造方舟,还做了什么呢?彼得后书2:5说“神也没有宽容上古的世代,曾叫洪水临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却保护了传义道的挪亚一家八口。"

这里说,挪亚除了造方舟,还传义道。他所传的这义道是什么呢?我想一定是包括了如下的信息:神要用洪水来毁灭这个世界了,你们要上神让我所建的那方舟,不然就要被洪水毁灭了。

那些听见他的信息的人一定会问:神为什么要毁灭这个世界?挪亚的回答也一定是:神说,他看见地上满了强暴。

挪亚的义道,其实是在给那时代的人传讲一个福音:即进入那个方舟,就能得救。但要愿意进入方舟,首先要相信挪亚的话;而要相信挪亚的话,首先要认识到的是自己是何等地有罪,并且要相信那创造天地的主,也必是行公义的主,他绝不会对罪恶放任不管;要相信那创造万有、并以他的大能托住万有的神,又必定是慈爱的,因此他为那愿意悔改的人,预备了一个得救的方法。

这福音与我们今天传讲的福音其实没有本质的区别。我们的主耶稣基督就是那条方舟,凡进入他里面的,就不致灭亡。但要进入他,必须要相信这个福音,要能相信这个福音,必须认罪悔改。

挪亚传讲的福音,就是神对他的完整启示,那里面有罪、有认罪、有神的公义与慈爱、有神的审判与救赎、有信、还有因信而有的行为。我们今天对人传的福音,也一定要是神完整的启示,否则就不叫“义道”,而只能叫“罪道”,就是引人灭亡的道。

但传这样的义道,真的需要神给我们的信心。告诉我们的导师、老板、爸爸、妈妈、爷爷、奶奶,我爱你,耶稣爱你,这个很容易;告诉他们,你们有罪,你们要悔改,否则神要审判你们,我们张得开口么?告诉他们,“心里相信、嘴里承认,就必得救”,这个容易;告诉他们要认自己的罪,把生命交给耶稣掌管,这个就不容易。

挪亚是靠什么去传这义道的呢?彼得前书3:19~20说“他(指我们的主耶稣)藉这灵曾去传道给那些在监狱里的灵听,就是那从前在挪亚预备方舟、神容忍等待的时候,不信从的人。当时进入方舟,藉着水得救的不多,只有八个人。

所以挪亚传义道,并非是凭着血气或者他已经堕落的本性,而是受耶稣的灵,就是圣灵驱使。

这里面好像有一个矛盾:神在呼召挪亚时,似乎并没有要求他去把这个信息传给其他人,最多就只要求了挪亚告诉他家里人。甚至神还说了,除了挪亚和他的家人,其他人无一不死。神的预旨是只救八个人,但神却仍驱使挪亚去传义道。这是为什么?

神就是爱,行公义却又好怜悯,是神的本性。神“不愿有一人沉沦,乃愿人人都悔改”(彼后3:9)。所以,神的灵驱策着挪亚,他与神同行而映射出的神的爱和良善,使他不能仅仅将这救赎之道秘而不宣。事实上,人类在堕落之前,都应该有这本性;在被重生之后,自然也会恢复这一本性。

这样看来,主耶稣在升天前给我们的最后的呼召,真的是一个特别的呼召么?从一个角度讲,是一个呼召;但从另一个角度讲,那也是一条律法,是与我们那具有神的形象的本性相同的律法。他的呼召提醒我们,神就是爱,既然我们被重生,并且圣灵住在我们的身体中,我们自然应该表现出对那些将要被神毁灭的人的怜悯,传福音给他们听,让他们借着进入基督这艘方舟之中,就可以得救。

所以我们传福音的动力源泉,是靠着圣灵的激励,使我们那有神的形象的本性得以恢复和彰显;而我们的本性被恢复,是靠着我们得重生,重新获得亚当犯罪之前那被神看来“甚好”的生命;而我们得重生,是靠着信耶稣基督。

保罗在哥林多前书9:16中说:“我不传福音就有祸了”。这一个方面是说,不传福音,辜负了神的托付,在向神交账的时候,我就有祸了,神必斥责我这又懒又恶的仆人,把我“这无用的仆人,丢在外面黑暗里。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25:30)更进一步,我们也可以做一个更深的反思:

既然我爱人,就一定希望他不要受那永恒之死的折磨,而信福音是唯一的拯救的药方,那么我没有传福音的渴望和心志,我对人真的有爱么?

既然我被重生了恢复了本性,并且圣灵住在我身体中,我就一定会去爱人,那我对人没有爱,我真的重生了么?

既然信了耶稣,神就一定重生我,那我没有重生,我真的信了么?

如果我没有真的信,那我真的就有祸了!因为进入到那个可怕的永恒的死亡中的可能不是别人,正是我自己!

天父,我祈求你,用挪亚生命的见证来激励看到这信息的每一位弟兄姐妹的心。你让我们重新来思考因信称义的含义。我们每个人都是罪人,我们在读到你记在在经上的律法之前,就已经违背了律法,犯了罪,因为我们每个人都违背了你当初造我们的那甚好的本性;而你经上记载的律法,就像一面镜子,让我们知罪,看到自己已经堕落到了何等丑陋的地步。没有人可以靠着行律法称义,无论是你记在经上的律法还是写在我们本性中的律法。我们称义,唯独是靠着相信你在6000年前就已经启示出的救主,靠着相信你在2000年前完整赐给我们的救主,就是那出生在马槽里、钉死在十字架上、第三天从死里复活的拿撒勒人耶稣。天父,谢谢你赐给我们这样的信心,让我们能够靠着信他而得救。

我也祈求你,让因这信心而重生的生命,在每个兄弟姐妹的心中生长。你让我们在各样艰难的环境中,在你赐给我们的各样看似不可能的呼召中,凭着信,就刚强壮胆,凡你所吩咐的,我们都照样行。我祈求你,继续把你的旨意隐藏在时间当中,你用时间来涤荡我们那些无根的热情,你用时间来陶造我们的心,如炼精金;你让我们在等待中学会充满盼望,又学会持守当下。

天父,我也祈求你,借着圣灵和你的道让爱心在我们每个人身上生长,让这因信而重新获得的爱心与圣灵在我们心中同做见证,使我们看到自己那得救的确据;求你使用我们这些卑贱的器皿来反映你的荣耀,让我们在你救赎工作上有份与你同工,让我们因着信,做你衷心的仆人,殷勤地去向人传讲你完备的福音,让万民做主的门徒。我们祈求你与我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

以上的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

(图片均来自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