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山的亚马逊库房,冲出亚马逊

关注

冲出亚马逊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那段日子刚过去不久,事实总是在不断印证着这样一句话,“你当初拼命逃离的,正是最美好的时光。”在亚马逊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也不可避免地为这句话作着注释。这里没有什么诲人不倦的大道理,也没有感人至深的爱情故事。有的只是一些很普通的人和事,一个普通人对自己曾经一段经历的缅怀和纪念,此为药引。

一生中少有美好的时光,于不同的人而言,对美好时光的定义自然也是不同的。醉心灯红酒绿还是寄情山水之间,都并非无道理可讲。对于我这类念旧的半个“文人”来说,几乎凡是过去的人和事情,我都无比怀念,这似乎是一种病了。于我们二十余年的短暂经历来说,并没有经历过太多的离别,其中常常让我们唏嘘不已的,就是三年一度的离别了。直到临近毕业才懂得,原来读书是最好的工作,原来学生是最好的职业,还没有之一。而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朋友几乎都从学校中认识,所谓一年相识,一年熟知,剩下的一年恐怕就是别离了。

而这次我要讲的故事,就从那浩瀚鄱阳湖畔开始。其实真正身在漩涡中心时,反而难以察觉漩涡之中的引力。那时的我们很焦虑未知的事物,短暂的课程结束,接下来的实习是我们所有准毕业生必然要经历的过程。在这里我并不想讨论校企和自谋的优劣,相信经历过的人自会评判。只记得那时我们应付着各种各样的招聘会,面对即将来临的新旅途,我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和一点点离别的感伤。虽然这也不是第一次经历离别了,只是每当自己又在那个将去又未去的当口时,有些情绪是不可避免的。同学们陆陆续续地决定了实习的去处,我也在一次招聘会中阴差阳错的做出了决定,下一站——昆山亚马逊。一曲《离歌悠扬》将我的牵挂留在了这座江南小城里,“款款深情诉不尽,轻描淡写三两载时光。轻舟辞岸,离歌悠扬。”在我想象的清脆悠扬的笛声和火车哐当哐当声中,我们十来个人踏上了新的旅途。憧憬而又不安着。

我们几个男生分在了出货部门,专门负责包裹的分拣、扫描、出库等工作,女生们分在了捡货、配货、和包装部门。适应一个新的环境的确需要花费一点时间,不多,就一个礼拜吧,最初的一个礼拜是最难熬的,从“泡脚”般舒适的大学生活到流水线般生活的转变自然不是那么容易,我们都萌生过放弃,回去换份实习工作的念头,只是当时我并不甘心就这样回去。每当下班时我都感觉我的双腿不是自己的了,而且竟然顺带奇迹般的治好了我的晕车症。

直到现在我都很怀念听着《追梦赤子心》的那段日子,上下班的时候听着这歌为自己加油打气。久而久之除了走了三个小伙伴外,我们都坚持了下来。

库房里的工作枯燥乏味,一整天基本上都是扫货推笼车,好在纪律不是很严格,在大八爪鱼上工作时可以边工作边聊天,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焦虑的情绪。我一直认为,如果没有那群朋友一起,亚马逊我或许连一个星期也待不了。那时候能让我们开心的事情,除了每天下班的就是第一个月发工资的时候了,头一次可以自由支配那么多钱,小伙伴们都很嗨皮啊,期间阿东阿祖还有凯子哥上铺的大兄弟都换了个新手机。我也为自己买了个手表,又因为与火星妹聊天得知她老家的特产盐焗鸡很不错,我就邮了几只给家人,聊表心意。前一个半月我们要上晚班,就是凌晨两三点下班的那种,虽然比较辛苦,但是每天下班后就能吃到国瑞门口早点刚做出来的韭菜饼,着实是件叫人开心的事,这里要感谢一下华哥为我们带的几次饼。在国瑞的生活模式我还是很喜欢的,就像爱情公寓,(虽然硬件方面逊色远了)“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喜欢的人就住在对面”(后半句请无视π_π),所以我和凯子哥去对面珊珊、真真,湫玫她们宿舍蹭吃蹭喝是常有的事儿,她们每次也都热情款待。她们的wifi也是我们帮忙搞定的,隔壁住着的女生们是阿祖的同学,说话慢条斯理的学委,说话像个糙汉子的詹妹子……等等,和她们不是同一个部门,接触较少,但是每次在库房遇见时,都会亲切的打声招呼。在最后一个月的日子里,因为库房人手不够的缘故,我们几个被派到云集包装部门支援的半个多月的日子,那段时间可真够苦的呀,包装线上的小隔间远没有在OMA大八爪鱼扫描自由,而且吃饭时间总是很晚,那会儿我们几个互相打招呼就是有气无力的问候一句“好饿啊”(哈哈,在亚马逊的日子里,治好了我吃饭慢的毛病,最快五分钟解决啦)。一来二去,深厚的友谊就在这样普普通通的日子里慢慢形成。

有一次上晚班由于实在是太忙了,我们到凌晨3点半才下班,放手机储物柜的对面那个库房大门都关了,还下着大雨,那一天身心俱疲,只有无奈的等着保安给我们开门拿手机,好在有个凯子哥的老乡,自己有车就送我们回去了。那次真觉得如果不是他帮忙的话,我们真的只有走回去……所以后来和他成了朋友,他比我们年长六七岁,有时候给我讲的有些道理,使我终身受用。他在亚马逊一个月的时间里,晚班下班的时候都是他开车送我们回国瑞的,我和凯子哥商量每次转13元作为他的油费。无论如何还是很感谢他的,虽然岁月的打磨使得他有点圆滑,但总体上还是个非常值得交的朋友。

身处昆山的日子里,总感觉漫长无比,幸而老六还来看望过一次他敬爱的五哥(谁让我实习的地方正好离他家人不远呢!顺便的事儿@_@)。在宿舍唠了会儿嗑,讲一些我离开学校后的事情,宿舍的老人们都还好,圆圆在教师资格证考完后找了家兼职。之后由这半个土著人带我们游了趟千灯古镇,这次游行让我对自己的酒量有了新的认识,我特么连酸梅酒都能喝醉-_-||,一喝就醉的人儿,果然伤不起。后来,日子又归于平静了,生活或许就是如此吧?大部分时候平静如水,时不时会泛起阵阵涟漪。正由于人的一生大部分都归于平静,所以我更加感激和珍惜能够在我生命中激起涟漪的人。

某一天发生了件有趣的事情,那时住在国瑞在亚马逊实习的学生有很多,有个女生我在云集支援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由于上班的班车路线太绕,我们早已习惯坐公交上班,有天中午我和凯子哥去上班时,本来眼睁睁的看着班车已经开走了的。走到国瑞门口时凯子哥去买水果,我在路口等他,忽然发现班车又回来然后竟然慢慢停了下来(班车上班的路线需要从国瑞路口掉头),一个女生下车然后在向我们招手,示意我们上车。本来我们打算坐公交的,我一向反应慢的脑子这次却迅速的做出了不辜负她好意的反应。(还是蛮感谢那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儿的。本来挺想结交这个朋友,可惜缘分到此为止,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她的名字。一个月后才得知她离开了亚马逊的消息,这让另外一个男生为此遗憾不已,此为后话。)还有一群同校本科生的朋友是不得不提到的,他们比我们晚来将近二十天。同龄人之间从来不缺少打交道的机会,所以我们这两群人很快就熟知了。一脸高冷的佩姐,有点逗比的娇哥,才华横溢的毛毛(我这老五爷爷也是她叫起来的,于是我又多了个霸气侧漏的外号——五爷!)经常被毛毛她们开玩笑的罗大哥,内敛含蓄的良哥等等……还有上文提到的对那女生离开而遗憾不已的军哥,他对她一见钟情,却因为怯于表达而错过了这次缘分,此为一憾。后来我得知,在我们的全力帮助下,其实没我什么事啦,(在阿祖和隔壁那群女生的帮助下,总算帮军哥弄到了那个女生的微信。)至于后来的事情如何我就不得而知了。在十二月的某一天,我曾意外地在一个初中同学的企鹅群里,发现了我一个小学同学,打听之后才发现她们是高中同学,呵!世界可真小。她算半个青梅竹马吧!七八年了,头一次对这么久的时间有了点概念,期间没有一点点的联系,唉!那时候手机没有,企鹅号也没有,毕业之后就真的再无交集,虽然最终没能泛起涟漪,但还是颇感意外。

现在想起我们这群学生刚去国瑞的时候,因为都没有网,在淘宝上买电信wifi以弥补流量不够的窘态。宿舍里面信号不好,于是都在门口的走廊里玩着手机和电脑的场景,这在当时也算是一道独特的风景啦。实习行将结束的那几天,离别的氛围浓郁着,和毛毛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怎么说呢,自从得知她喜爱画画,我便隐隐觉得和自己是同一类人,莫名的亲切感油然而生。那时我脑海里忽然冒出了陈胜的一句话,只不过稍微改了一点,“今天没有苟富贵,只有勿相忘。”生命中的离别实属常态,我一直在学会如何适应,学会如何在一个又一个的十字路口,与那些朋友挥手告别。至于怀念,那是以后的事情。在那晚我写下《时光索引》这首诗,赠与手稿,并要了一副她的画,用以留念(画稿至今还夹在我随身携带了三年的笔记本里,在过年的时候她在荔枝FM录了篇题为《时光索引》的节目,在这本书的后面我留了个二维码,读者们可以微信扫一扫听听,录的挺不错的)。最后一天的时候,我们要走的人心情很是愉悦,以前看着那些大佬们(老员工)在大八爪鱼上飞速地分拣,把我给羡慕的呀,现在我们也能在分拣位置上独当一面了,其他记不清了,就记得那次分拣的很痛快。下班的时候,娇哥和佩姐请我和凯子哥在她们宿舍吃了一顿火锅,我们客人负责洗菜,嗯,我记得那次的火锅泡面着实不错,谢谢娇哥、佩姐的款待了!

三个月,说长也不长,什么刻骨铭心的感情也不大可能在三个月的时间里养成。说短也不短,三个月的时间却足够发生许许多多,让我们为此喟叹的琐事,结交一些不深不浅,却恰到好处的朋友。离开后和他们偶有联系,每当说起亚马逊的时候,似乎也不像当初那么讨厌和让人难以待下去了。至于我们为什么要离开,有时候我认真的思考过,如果他们都选择留下来,我会不会也留下?当初离开,或许是因为这里的发展前景不是很好,又或许只是隐约觉得我不属于这里,我的青春不应该在这里耗尽。于是我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离开。冲出亚马逊,似乎没有一点商量的余地。或许这辈子都不会再去富莱德物流园了,我写这个故事的时候,最后一个留守在亚马逊的英雄或许也已经离开了,至此,我们两批一共二十七个人都已离开。以前我以为的那片亚马逊热带雨林,在我们三个月的艰难跋涉中,终于冲了出来。在后来的一段日子里,因为找工作的缘故和詹妹子接触较多,偶尔提起亚马逊,好像大家都挺怀念的,虽然深知人生没有如果,但我们还是忍不住如果了一下,如果当初我们都留下来了,那我们江科的学生会不会撑起亚马逊的半边天?说到这里有必要提一下校企模式,校企坑倒是挺坑的,但相对于以后社会上的事情来说,这或许还算是对我们的一种软着陆。因为在我们从学生角色到社会人角色的转变过程中,起码校企模式能给我们一群朋友在一起适应,一同转变的机会。随着年岁渐长,越到后来才越发现,原来我们怀念的不只是亚马逊,而是在亚马逊实习的那段时光,和那群人罢了。

2017 4 13

江西科技学院2016年在亚马逊昆山运营中心实习以及同年所有在此实习的全体学生著,谨以此文略表纪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