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战帝国兵营,N.O 1 新的开始

关注

特纳乘坐的并不是一般的运兵船,而是一艘用来运送物资的飞船,因为全部的兵员调动里,只有他一个人的目的地是6号行星,相比起飞船仓库里那些物资,特纳才是属于被“捎带”的那一个。

离开飞船前,拥有20多年运输经验的老驾驶员好心的送了特纳一个外形奇特的皮质头套,除了留出耳朵和嘴巴露出位置三个洞外,其他地方完全遮盖,眼睛处是两片完全缝合在头盔上的深色防风镜片,鼻子位置则是两片厚厚的过滤棉。

在老驾驶员极力要求下,特纳把这个头套戴在了作战头盔里面,然后和老驾驶员告别离开了飞船,步出飞船的一刹那,特纳就明白了这个头套的用处。

一阵至少达到6级的强风吹来,风中夹杂着无数沙尘,击打在皮质头套上,发出一阵细密的噼啪声音,特纳顶着强风离开飞船,放眼望去,除了不远处的一个军营外,天地之间再无任何建筑,甚至连一点植物都没有,整个世界,仿佛除了风沙外再无他物。

“还真是个鸟不拉屎的好地方啊!”特纳自嘲的一笑,向着不远处从军营中走出来的几个人走了过去。

“新来的?”当头那个仿佛巨熊一般的壮汉一把从特纳手中扯过调兵令,随便的瞄了两眼后扔了回去,不耐烦的道:“他们说今天会有人调过来,老子还以为在耍我,没想到真有人来,还是个老兵?军部那些家伙脑子有问题吗?送个老兵到新兵营来?”

新兵营?听着对方更像是自言自语的话,特纳也是一怔,记忆中,之前的特纳已经当了1年半的兵,虽然依然是三等兵,却也属于老兵了,这些都记录在特纳的档案里,派兵处的那个上尉不可能不知道,但他依然把特纳调到了这个地方……

“小子。”巨熊壮汉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盯着特纳道:“我可不管你是参加过战争的老兵,到了老子这里来,就得听老子的话,懂了吗?”

“明白,长官!”特纳并脚站直,一个干净军礼,无论是前世看那么多的战争片里,还是从特纳的记忆力,都告诉了特纳一个亘古不变的道理——军队中,对长官的话永远只有一个回答“YESSIR”,否则后果会很惨。

“很好!至少在服从这一点上,老子更喜欢老兵!”巨熊壮汉总算露出一个满意的表情,抬着一只大毛手在特纳的肩膀上狠狠拍了几下,跟着一指身边以为体型与约翰士官长有几分相似但是更加强壮几分的男人道:“看在你态度这么好的份儿上,你以后就跟着他混吧!”

“对了,正好现在就有个任务交给你,看到停在飞船边上的那辆车了吗?跟着你老大,帮老邦德把飞船上的货卸下来。”

“是,长官!”

跟着马库斯少尉将物资搬运回营,特纳也顺带了解了这颗星球以及这个军营的大致情况。

达尔文5号行星,作为整个达尔文星系仅有的7颗拥有基础人类生存条件的行星之一,却根本没有人真正来此居住,覆盖了整个星球表面超过85%的沙尘导致了整个星球单一的生态系统,没有任何生物,植物也只有简单的2、3种,勉强起到造氧的功效。

联邦政府曾多次派人来此想要改变这里的环境,最终都以失败告终,不得不放弃了往这里迁徙民众的打算,只留下了一个军营和一个太空观察站,作为达尔文星系与奎罗斯联邦交界处的一个守卫基地。

5号行星的原驻军只有一个整编营,但是,这次奎罗斯联邦和阿古斯帝国混合舰队的出现却让这个数字提高了4,在原有驻军的基础,又增加了整整三个新兵营,而特纳所属的,就是马库斯少尉带领的新兵第3营。

特纳从没想过自己会再进一次新兵营,更没想过会跟一帮菜鸟一起再次接受一次新兵训练,当然,他更更更没想到,这个所谓的新兵第3营,并没有表面上的那么普通。

就在特纳步入属于新兵第3营的宿舍楼寻找自己宿舍的时候,距离这栋楼并不远的指挥中心一间办公室中,正进行着一番对话。

“老大,你怎么把那个家伙分到我这来了?这不太合适吧?”马库斯少尉一个人占据了一整张沙发,整个人仿佛没了骨头一样瘫在沙发里,嘴里叼着一根粗大的雪茄,如果不是穿了一身军装,根本看不出来他是个军人。

“有什么不合适?”巨熊壮汉,也就是这个军营的最高长官——龙猛少校坐在办公桌后面,两只巨大的军靴搭在办公桌上,他嘴里同样叼着一根雪茄,手里拿着一样东西,正用一方细致干净的白布仔细的擦拭着——那赫然是一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点454口径“鲁格红鹰”左轮手枪!

“我这一营里都是些什么人老大你又不是不知道,本来就够麻烦了,现在又扔进来个逃兵,你这根本就是火上浇油!”马库斯少尉一脸委屈的表情,这种小媳妇表情出现在他这个壮汉身上,那姿态简直令人惨不忍睹。

“少给我装蠢!”马库斯少尉话音未落,一根冒着火星的雪茄就飞了过来,龙猛的骂声跟着响起:“你那营,你那营怎么了?不就是有几个高官市长的孙子、亿万富翁的儿子吗,有什么麻烦的?”

“那可不是几个!而是全营都是这种身份的,你说的亿万富翁的儿子在他们里面属于档次最低的了!”马库斯伸出两根萝卜棒一样的粗手指,精准的夹住冲自己脸飞来的雪茄,直接塞进嘴里,同时抽两根雪茄似乎一点也没有压力。

“再装我真揍你了啊。”龙猛稍微挪动了一下他巨熊般的身体,压迫身下的椅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吱声,“按照咱达尔文星系的传统,每年都会有这种贵公子被送入军营,美其名曰锻炼,实际上不过是为了镀金,就在首府附近随便找个军营,扔进去呆几个月就算是完成了锻炼,你什么时候见过由那些贵公子组成的新兵营被扔到了5号行星这种寸草不生鸟不拉屎的地方来过?还恰好是发现了奎罗斯联邦和阿古斯帝国联合舰队这种紧张的时候,最主要的是,还让我这个军队里出了名水火不侵谁的面子都不卖的黑面鬼带队。”

“老大,你的意思是……”马库斯少尉一个梃子从沙发上跃起,也顾不得嘴上的雪茄有一根已经燃到了根部,两眼发光的看着龙猛。

“达尔文星系一直有些人不守本分,想要把手伸到不该伸到的地方,以往看在都是同胞的份儿上,咱们那位总长大人总是让着他们由着他们,可惜那些家伙都是养不熟的狼,得着了一份,就想着占十份百份,总算是把总长大人惹恼了。”

“把那些贵公子们拉到这里来训练,只是一个小小的警告,如果他们还不收手的话,后面还有更多的手段等着他们!所以,你要做的,就是往死里操练那些贵公子们,至于那个逃兵,你要知道,那些贵公子们都是心高气傲的,被你这样操练,难免会忍受不住,需要发泄……”龙猛终于咋好了枪,满意的看着擦拭的精亮的大威力左轮,就像看着一个风华绝代的美女,然后,拿过一个做工精致的盒子,把这把鲁格红鹰放了进去。

“明白了!”马库斯少尉脸上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行了个军礼,转身离开了办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