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斯大秦帝国,重生之大秦盛世_第三十八章 李斯_起点中文网

关注

“呵呵~”“哈哈哈~~”

一时间,两人再次相视而笑,只是这次,各自的脸上都有些难明之色,气氛较之方才更为复杂难明。

“我记得先前大人曾说过,无心于相邦一位。怎么现在看起来,大人对此事反倒是殷勤得很,这才多长时间过去,大人就迫不及待地找公子叙说此事,未免也太心急了些吧?”李斯看着对坐的吕不韦,见其始终脸上带笑,当下一脸“好奇”,出声询问。

吕不韦微微一顿,迎着李斯探究的目光,微微一笑,故作忠正,感慨道:“不韦此举,可都是为了王上和公子,能够早日镇下芈系势力,收拢王权啊!”

“哦?这么说来,先生是一心为国,为王上着想呀!”李斯大为惊奇,更是满脸“钦佩”,高声“赞扬”道:“原来大人万般筹谋,都是为了让别人坐上相邦之位呀!大人这般心胸,李斯真是敬佩万分啊!”

言辞恭谨,可话是这么说,却有些明褒暗贬的意味,连李斯脸上的表情,也带有几分嘲弄。

闻言,吕不韦脸色一滞,变得极为不自在,呼吸也乱了几分,看着眼前的李斯,再度展颜一笑:“哈哈哈~先生还是莫要打趣了~!”

吕不韦笑了笑,不过李斯却没有因此挪开眼,依旧直勾勾看着吕不韦的表情,似要从中找寻出端倪。

被李斯这般盯着,吕不韦心中也不敢松懈,长叹一声,做足了表面功夫,感慨道:“哎~先生安能不知,不韦出身卑微,不过是一介商贾,能到如今上卿之位已是王上垂怜,又岂敢再染指其他?”

闻言,李斯面色稍缓,若有所思,似有所指,念道:“原来大人是卑于出身啊!李斯还以为上卿大人是那两袖清风的儒士,不贪恋外物、与世无争了呢!”脸上,三分恍然七分讥嘲。

对面,吕不韦笑容不减,对李斯带刺的话置若罔闻,轻声问道:“先生身怀大才,修得王佐之术,来这秦国,想来也不只是为了当个教书先生吧?”

李斯洒然一笑,挥袖一摆,挑眉笑道:“那是自然!李斯来秦国自是为了一展心中抱负!辅佐明主匡合天下!!”

“那先生不觉得,眼下正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吕不韦身子往前一探,声音之中满是诱引,眯眼说道:“政公子可是嫡公子,日后早晚会是这秦国太子,先生若是教习有功,日后在秦国还不是任意施展?”

“原来如此!我说今日为何要邀我饮酒,还告知要我进宫,上卿大人向王上举荐李斯,原来还有这番深意,李斯真是愚钝啊~!呵呵呵~~!”李斯眉目含光,莫名地笑出了声。

“呵呵呵~~”对面吕不韦也跟着笑了起来,见李斯点明了话中之意,吕不韦也就开门见山,边笑边道:“虚言就不多说了!李斯先生,不韦是真心佩服先生的才谋!先生想在秦国一展心胸抱负,不韦一心襄助王族整合权御,我们两人的诉求基本相符,只要你我二人联手,定能在这秦国庙堂长青!!先生日后若有所变革,不韦定全力相助!!”

对此,李斯欣然一笑,反问道:“李斯想要的,先生已了然于心。可是李斯不知,先生想要的是什么?”

吕不韦凝眸望去,脸上的笑意逐渐退却,看了李斯良久,郑重其声,说道:“相邦!”

“嘿嘿~~”李斯咧嘴一笑,端起酒具,朝着吕不韦遥遥相敬,笑着说道:“那~李斯便恭请……相邦大人了!”

“哈哈哈哈哈~~先生请!!”吕不韦大笑出声,喜形于色,连忙抄起酒碗,一脸狂喜。

一时间,方才的诡异气氛瞬间消弭,两人“心照不宣”,推杯换盏,共商时局大事。

半个时辰之后,李斯在门口拜别吕不韦,亲眼看着吕不韦回屋离去,眉眼微眯,轻笑着念叨了句:“时机,已经到了!”

说完,扬长而去。

…………

第二天,李斯应王命进宫,指导嬴政治学。

参拜过秦王子楚之后,李斯来到北宫别院。刚一进门,就有人迎了上来。

“可是李斯先生?”内院早有一人在此等候,见有人进来,当即上前问候。

“我是。”李斯忙点头应是,心里有些奇怪。

“内侍吴成,见过先生!公子现在正院厢房等候!先生请随我来!”吴成拱手一礼,朝李斯说道。

“有劳了!”李斯礼貌地点头,拱手作揖。

“先生客气!”

跟随吴成,穿过隔栏,李斯来到这别院正房,看到了主座上远眺窗外风景的嬴政。

“布衣李斯,拜见公子!”见嬴政望来,李斯连忙躬身大礼相待。

不比以往在学堂,如今在这宫中,该守的礼仪必定要遵守,君民当有别。

“先生不必多礼,坐!”对此,嬴政抬手一引,笑容可掬,示意李斯落座。

“谢公子!”李斯恭声回应。

“听闻先生此前在上卿府上暂住半年有余,这么说来先生与上卿大人关系不错喽?!”嬴政脸上带着莫名的笑,轻轻地问了句。

对此,李斯脸色稍顿,抬头看向嬴政,恭声说道:“叨扰了上卿半年,难免有些交际。不知公子何意?”

“没什么,就是好奇!”嬴政笑着摇头,随后眼睛一眯,沉吟道:“既然先生与上卿有些交际,那先生可知,昨日上卿大人在嬴政面前,说了什么??”

李斯闻言,讪然一笑,轻笑着说道:“公子见了李斯,只是想知道些琐事吗?”

“先生不知,琐事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品性啊~!”嬴政一声感慨,在李斯面前叹道:“嬴政知晓先生之才博古通今,只是在嬴政眼里,师者不光要学识博人,更重要的是品行啊!先生觉得可对?”

“公子所言不错!”李斯当即笑着回应。

“既然如此,还请先生回答嬴政方才的问题!先生可知上卿大人昨日在嬴政这里说了什么?”嬴政眯着眼问道。

“想来应是那相邦一事吧?!”李斯神态自若,面对嬴政明暗隐晦的问话,表现得大大方方,不作丝毫遮掩。

“哦?看来上卿对先生真是信任呀!连这等大事居然都告知给了先生。”嬴政笑容不减,乐呵呵地说了句。

“让公子见笑!此策实为出自李斯之手,是李斯向上卿大人建言,才有了昨日之事!”李斯面容平淡,正色而言。

“……”嬴政没有回话,只是眼睛眯了起来,丝丝带有些审视的目光透过缝隙扫向李斯,整个脸色显得晦暗不明,让人看了心头发怵。

今天一大早,赵厚那边就传来消息,探到昨晚上卿府上,吕不韦设宴欢庆,仅邀请李斯一人。

这个消息,嬴政看到以后心思立马活泛起来,能让吕不韦欢庆的,呵呵……

再加上吕不韦前一天还大力举荐李斯,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两人之间有何猫腻!

如今,李斯的坦然相告,坐实了嬴政心里的猜测,让嬴政对李斯有了些防备,同时这也勾起了嬴政的好奇之心。

李斯跟吕不韦,这两人到底是不是一心?

“先生,这般轻易便承认了??”嬴政嘴角微扬,似有些戏谑。

对此,李斯淡然一笑,话语间更加地坦诚:“李斯的一言一行,并未有违法乱德,为何不敢向公子坦然相告?”

“先生莫不是觉得,单此一法就能令芈系束手?”嬴政没有色变,而是饶有兴趣地问道:“芈系与王族一脉,两方朝臣相抗至今,其中利益交织,错综复杂,岂是一个相邦可制衡的??”

闻言,李斯抿嘴一笑,温和说道:“那,就要看这相邦是谁了!”

“芈系虽傲然屹立于此,但宗室及各士族臣子仍不容小觑,一旦有一位威望素着的相邦出面统合,再加上王上的支持,与芈系一较长短不在话下!”

“此外,即便无法奈何芈系,也可利用相邦之权在朝堂之上与芈系对垒,压制芈系扶扬王上,一旦芈系当中有所变故,便迅而出手打压芈系势力,长久为之定可整肃庙堂时局!”

闻言,嬴政忍不住多看了李斯两眼,笑着恭维了句:“先生果真是大才!如此妙法,真是解我王族燃眉之急!嬴政佩服!”

“只不过……”说着,嬴政偏过头,面容微微肃然,沉声问道:“先生觉得……何人可担此大任呢??”

“在回答公子之前,请容李斯一问!”对此,李斯端正身子,恭谨请示道。

“先生请讲!”嬴政淡漠发声。

“依公子所见,上卿大人为人如何?”李斯沉声问道。

“上卿?那自然是忠贞清正、为国为民!”嬴政诧异了一下,随后紧接着就坦言而出,一本正经地说着。

“怎么?先生是想举荐上卿大人吗??”嬴政眼神飘忽,审视的目光看向李斯,隐隐有些防备。

李斯眼尖耳利,一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就认真注视着嬴政的神色变化,在注意到嬴政平静淡然的眼神下夹带着丝丝不悦,李斯顿时心头一震,立马笑了开来。

李斯笑着看向嬴政,没头没脑地抛出了一句话:“公子可知,大奸似忠是谓何意?”

嬴政眼睛一亮,一扫方才的淡漠,仔细审视了李斯一番,蓦然微微一笑,笑容温和,和声道:“不懂,还望先生指教!”

见嬴政神态与方才迥若两人,李斯心如明镜,呵呵一笑,语气很轻松地说道:“公子不知,这世上有一种人,面上生得清正率真,为人处事无可挑剔,但是这外显的一切都是此人为达成目的而作出来的伪相。这样的人,心府极深,骇人听闻啊!”

“先生这话,似有所指呀!”嬴政笑眯眯地回了句,宛若老友一般贴近。

“公子慧敏!李斯说的,正是上卿吕不韦!”李斯此刻郑重其声,言辞锋芒直指吕不韦。

背后说人坏话,总归有失君子风度,就连嬴政看到,都面露鄙夷,冷笑开来。

“呵呵~~”嬴政冷笑两声,态度瞬间转变,言辞之中讥讽满满,嘲笑道:“先生昨夜还受上卿大人相邀赴宴,融洽相谈,上卿更是大力举荐先生。怎么今日,先生反而说起上卿大人的坏话了?”

赴宴之事,皆是在吕不韦府上,嬴政查出了一丝端倪,对此李斯却没有多少惊讶。

只看到,李斯淡定自若,声线温和,平声道:“宴会之上,不过是虚与委蛇的一番假意托辞罢了。只有在公子这里,李斯才愿将此中一切和盘托出!”

“这是为何?”嬴政眯眼问道,目光之中带有些探究。

“因为公子,才是李斯真正想要辅佐之人!”李斯言辞凿凿,掷地有声,再加上躬身大礼,使得这句话分量十足。

就连嬴政,对此也诧异满满,暗自思索起来。虽然对方是荀夫子之徒,算起来还是赵诗雨的师兄,但是赵厚探到的消息,让嬴政有些摸不准李斯与吕不韦之间的联系,不知道李斯此言究竟是不是真。

见嬴政不语,李斯端正身躯,抬手持礼,正色道:“自去年冬日名士讲堂,公子一鸣惊人,尽显霸者心胸。李斯便已下定决心,穷尽毕生所学辅佐公子一整天下。”

“李斯跟随师傅多年,习得帝王之术,明悟王佐之道,更深知这天下大势已经到了将要扭转的时刻,而扭转之机,便在于公子身上!”

“秦国历代虎狼之君,国力傲视天下诸国,无可匹敌。公子乃秦王长子,更是宗室入册之嫡公子,日后更将继承历代秦王之志,匡正天下乱象,使其恢复安宁!”

“如此襄助公子整合天下时局,方是李斯毕生所愿!为此李斯万般谋划,皆是为了此时此刻,向公子一述李斯毕生之愿!!”

说罢,李斯俯首帖耳,向嬴政躬身以表心中敬意。

对面,嬴政看着李斯向自己垂首礼拜,心中困惑不解,不禁出声疑问:“既然先生之志在于整合天下,那为何方才觐见父王之时,不向父王坦言心声?”

“要知道如今芈系在侧,未来之路凶险异常,就连我也难保日后安然,先生又何致于此?”

李斯正色道:“因为公子有气吞寰宇之势!也只有公子,才能匡合天下!!”

闻此,嬴政哑然失笑,问道:“不过是虚言罢了!先生莫要怪嬴政冷漠,只是先生方才还两面示人,如此,先生又是如何自证,自己不是那‘大奸似忠’之人呢?”

见嬴政怀疑,李斯坦然直视对方双眼,认真说道:“李斯实无自证之癖,况且这等事情靠李斯自辩之言,根本无益!关键在于公子,是否相信李斯!”

“既然如此,那嬴政倒想请教先生,先生之志究竟有多么坚定?又有何等专长,能让人甘愿去相信呢?”嬴政凝眸望去,神色自如。

李斯端正姿态,讲道:“其一,李斯并非朝中臣子,与任何人都未有利益纠葛。公子无论如何决断,都不会影响到己身,差别也不过是一个士人罢了!”

“其二,李斯明悟公子之志,公子要超越历代君王,完成三皇五帝也未可及之事!李斯甘愿赴汤蹈火,助公子功成!此乃李斯所学之术!”李斯双手置于腿上,板正姿态,恭谨出言。

嬴政就这么看着,并未从李斯脸上看出任何端倪。对方真诚坦然,忠心表露,倒让嬴政觉得,或许是自己过于小心了。

不过,李斯说起了嬴政自己的志向,这倒让嬴政心中生奇,不禁出言问道:“先生既然明悟嬴政之志,那敢问先生,什么算是超越历代君王的大事?”

“霸天下,九州一统!”李斯沉着其声,满脸肃然。

“是吗??先生也觉得……一整天下就是秦国,就是嬴政的终点了吗?”嬴政反问了句,脸上遮不住的失望。

“当然不是!”李斯看着嬴政显现出的表情,双眼明亮,静静出声:“一整天下,才是开始!!”

“说下去……”嬴政眼帘猛地上翻,星眸紧紧盯着李斯,眼中浮现异色,隐隐有些期待。

见此,李斯深吸一口气,娓娓道来。

“天下纷争,数百载峥嵘岁月,七国战火喧嚣,征伐频频,致使天下永无宁日,万千黎庶苦不堪言。当此之时,秦国横扫列国,大出天下,此乃民心所向,大势所趋!”

“只是,这世间百年纷争,民仇国怨,又岂是整合天下之土所能抵消的?万民生计,士族林立,封地盛行,封土不为国之所驱,如此天下,终有一天将再度大乱!”

“要想筑就这万世和平之基,除了整合天下之土以外,还要废除旧有的分封之制,收拢天下权柄于王者一人之手,统御四方之不平,统一文书风化,天下一法而治,万民一礼而居。如此,方能万世可期!”

“这,才是超越历代君王之大功绩!公子此生若成之,那公子便缔造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庞大帝国!整个九州将以公子而改变,华夏千年文明将因公子而整合划一!公子,将会是天下共主!亦会是万古明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