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家帝国,九龙圣祖_九 受人所托_起点中文网

关注

“殷欢老弟,你大驾光临我商家,怎么也不提前通知一声,也好让老哥我准备一下啊!”

作为商家的家主,商炎的年纪恐怕都已经有七八十岁了,但此刻在面对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时,竟然以兄弟相称,可想而知此人身份之尊贵。

被称作殷欢的年轻人身穿一袭墨绿色衣袍,身形不胖不瘦,单单从相貌上来看的话,倒是颇为英俊,只不过其口唇略有些乌青,眼皮上更是隐隐有一层黑色隐光,显得颇为的怪异。

商家家主商炎之所以对这殷欢如此客气,是因为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乃是来自玉壶宗,而且是玉壶宗毒脉一系的内门弟子,轻易得罪不得。

玉壶宗是玄月帝国数一数二的强大宗门,其内多出炼脉师,这种尊贵的职业,更让帝国修者们不敢轻易招惹玉壶宗所属。

炼脉师身份尊贵,可是随着九龙大陆多年的发展下来,这门职业又有了两种流派,一种是以治疗救人为主的医脉师,而另外一种,就是以制毒杀人为主的毒脉师。

相对来说,医脉师更受人敬仰,可是一些手段强横的毒脉师,却是会让人谈之色变轻易不敢招惹,比如眼前的这位殷欢,就是一位达到凡阶中级的毒脉师。

所以虽然殷欢的脉气实力和商炎都处于初入冲脉境,可是对于这个玉壶宗毒脉一系的天才,商炎真是一点都不敢得罪,反而是要尽力巴结。

拉下面子的商炎,这一番话说出来,倒是让殷欢的那份自傲得到了极大的满足,听得他笑着接口道:“商炎家主,我这次来商家,可是为你,或者说为了你商家,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哦?还请殷欢老弟明言!”听得这话,商炎老眼不由一亮,那些听到此言的商家强者们也是尽都转过头来,想要知道这“天大的好消息”,到底是什么?

殷欢微微一笑,很是享受这种被人看重的感觉,片刻之后才道:“由于你商家这些年对我玉壶宗的孝敬,所以长老们决定,在今年招收的外门弟子名额之中,额外划给你们商家一个!”

“殷……殷欢老弟,此言当真?”

骤然听得殷欢所言,饶是以商炎的深沉,也不由大喜若狂,似乎在做梦一般,站起身来颤声问道。

随着商炎的颤声,下首第一个位置的一名中年人神色更是激动,回转头来问道:“二弟,让回风去找他大哥,怎么还没有回来?”

此人正是商回玉的嫡系祖父商瑛,也是商家的长房长子,未来要接替成为商家家主的实权人物,可即便是他,此时也有些失态。

在商瑛看来,整个商家之中,也只有自己那个惊才绝艳的宝贝孙子,才有获得玉壶宗外门弟子名额的资格,这个名额要是不给自己的孙子,那怎么也说不过去。

只不过商瑛没有发现的是,在他这话落下之后,他那个二弟眼眸之中却是掠过一丝不为人知的光芒,这位又怎么会不明白商瑛言中之意?

“哼,凭什么玉壶宗的名额,就是属于商回玉的?”

这位商家二房的掌权人心中有着一抹不忿,只不过不敢表现出来而已,当下只是摊了摊手,示意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商瑛却是忘了,之前商炎让商回风去找的,并不是他的宝贝孙子商回玉,而是那个住在偏僻小院,平日时根本不怎么来往的三房之孙云笑。

似乎是感应到了这些商家之人的激动,殷欢再次微微一笑,说道:“商炎家主,就算是玉壶宗外门弟子的名额,也半点马虎不得,必须得是你们商家年轻一辈最为天才的人物,才能获得这个名额!”

殷欢言下之意,是说这个名额可不是由你们说是谁就是谁的,还得凭真本事说话,到时候要是给了玉壶宗一个草包,那岂不是连他的面子都得被削?

“那是,那是!”

商炎此时已经回过神来,口中连连称是,其眼角余光忽然看到厅门处人影一闪,当下便是高兴起来,说道:“来来来,殷欢老弟,我给你介绍一下,那就是我商家年轻一辈最有出息的小子,名字叫做商回玉!”

原来从厅门口快步走进的,正是商家长房长孙商回玉,他先前就猜到了玉壶宗来人可能是和招收外门弟子有关,所以连云笑都顾不得匆匆赶来,刚刚走进大厅的他,便听到家主提到自己,当下脚步更是加快了几分。

“哦?商回玉?”

听得商炎的介绍,殷欢目光一转,而这一看之下,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引脉境中期的修为,倒也算是不错!”

诚然,这殷欢的年纪虽然比商回玉大不了多少,却是货真价实的冲脉境强者,那是可以和商炎比肩的,像商回玉这样的修为,也只能是稍稍入他的法眼罢了。

“回玉,快过来,见过你殷欢师兄!”要说这商炎的脸皮确实是够厚了,商回玉加入玉壶宗八字还没有半撇,他就让其以“师兄”相称,这是要弄得既成事实吗?

闻言下首的商瑛自然是眉开眼笑,而那二房长子却是脸色变得有些阴沉,原本他还想让自己的孙子商回风去争一争的,现在连商炎都认定了商回玉,他也只好咽下这口气了。

然而就在商回玉一脸受宠若惊想要上前躬身行礼之时,殷欢却是摆了摆手,说道:“你们商家如何挑选这个名额我不管,但一定要是天赋最佳的,商炎家主,我这次来,其实还有一事!”

话落之后,殷欢目光一转,眉头微微皱了皱,说道:“我让你去找的那个云笑,怎么还没有来?”

这话出口,商炎的神色不由变得有些尴尬,到了这个时候,他总不能说因为不待见商璃母子,将他们安排到了极其偏远的别院之中吧?

所以商炎只能是心中着急,口上却是拖延着问道:“实在是抱歉,让殷欢老弟久等了,不知道殷欢老弟找那云笑,到底是因为何事?”

说实话商炎真有些拿不准殷欢的心思,按理说云笑这十多年来一直都呆在商家,等闲连商家的大门都很少迈出,应该是和这玉壶宗扯不上关系的啊。

殷欢也没有卖关子,接口说道:“商炎家主不用旁敲侧击,我这次前来找云笑,和我玉壶宗并没有什么关系!”

闻言商炎松了口气,而后又听得殷欢开口问道:“商炎家主可听说过凌天帝国的凌云宗?”

“凌天帝国?凌云宗?”

骤然听到殷欢提到这两个名字,商炎先是一愣,旋即脸色不由一变,陡然想起一些事情来,失声道:“难道是为了……”

“不错,我此次前来商家的另外一件事,乃是受人所托,正是为了你商家和凌云宗那桩指腹为婚的亲事!”殷欢眼眸之中透发出一抹异样的精光,显得有些怪异。

殷欢此言一出,包括商炎在内的诸多商家强者都再无怀疑,而对于这件事他们其实有一些了解,却不是太过清楚,直到今日被这殷欢搬到了明面之上。

当年商璃的父亲,乃是一位惊才绝艳之辈,其修炼天赋,甚至是比商瑛这两位兄长还强上许多,也很是受商炎的喜爱。

那个时候的商璃之父,喜欢游历大陆,在某一次去往凌天帝国的时候,邂逅了凌云宗的上代宗主,两人不打不相识,最终结成了生死之交。

当时商璃已经长大,而那位凌云宗宗主也正好有个儿子,接商璃之父的意思,是想两家结为一家,亲上加亲。

只可惜那凌云宗主的儿子已经心有所属,最后这事就不了了之了,商璃之父只能是退而求其次,和凌云宗宗主约定,商璃若是有后,便和凌云宗宗主之孙结为连理,并以此立誓。

甚至于后来还有了一句“厉锋伏群邪,收剑笑红妆”的谶言,就是由此而来,云笑和那位凌云宗小姐的名字,也分别以“笑”和“红妆”为名。

只可惜商璃之父早逝,这件佳话往事后来也没有人再提及,凌云宗也从来没有派人来过商家,所以商家之人都渐渐淡忘了还有这么一桩亲事。

那凌天帝国的整体实力不在玄月帝国之下,凌云宗在凌天帝国的地位,和玉壶宗在玄月帝国的地位有些相似,都是一尊庞然大物。

想到某一个可能,商炎的老脸都有些变色了,难道是那凌云宗突然想起了这一桩婚事,要借玉壶宗搭桥,来商家提亲吗?

商炎心中清楚,这些年商家在商璃父亲死后,是如何对待其孤儿寡母三人的,若真是让云笑和那凌云宗结亲,可真是咸鱼翻身了,这对于商家来说,到底是好是坏,还真的说不清楚。

殷欢心思阴沉,只一眼就看出了商炎心底深处的纠结,当下微微一笑,说道:“商炎家主,我受人之托不假,但却不是来提亲的,而是来……退亲的!”

殷欢此言一出,原本心神紧绷的商家诸人,都是大大松了口气,按道这才是该有的剧本嘛,一个连父亲都不知道是谁的野种,凭什么攀上凌云宗这根高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