玛夏帝国声望,帝国时代3兵种背景介绍(四)——奥斯曼重骑兵/西帕希骑兵

关注

   

    游戏中出现的三种奥斯曼重骑兵包括:老练奥斯曼重骑兵(Veteran Sipahi),近卫奥斯曼重骑兵(Guard Sipahi)和帝国奥斯曼重骑兵(Imperial Sipahi),游戏里不能批量训练只能通过发卡获得,当然面板数据也很牛逼尤其是高达750的初始血量和自带回血,四舍五入约等于四个德国骑兵,视频里统一叫他西帕希,由于这个西帕希骑兵更倾向于阶级,所以可能叫做西帕希骑士比较切合。

    西帕希骑兵(Sipahi)是指两种奥斯曼部队,包括在每个行省有封地的蒂马尔西帕希骑士以及作为近卫常规军的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后者与同属卡皮库鲁的步兵部队苏丹亲兵(耶尼切里,Janissaries,也就是游戏里的奥斯曼火枪手)形成竞争。

    Sipahi这个词来自波斯语,意思是“士兵”。在不同语言中这个词有不同的变种,这里不再赘述。西帕希骑兵中,大部分由类似于封建采邑骑士的蒂马尔西帕希骑士(Timarlı sipahi /Timariots)组成;另一种是领取薪水的常规军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Kapıkulu sipahi),组成了奥斯曼皇家禁卫军的骑兵部分。

1646年的西帕希骑兵

    蒂马尔西帕希骑兵的领地由苏丹或者在其授意下的贝勒贝伊(Beylerbeys,省总督)直接封赏,有权享有封地上的收入换取对苏丹的军事效忠。在奥斯曼帝国的土地制度下苏丹拥有所有土地,其中一部分会向下分封,西帕希骑士的封地就叫做蒂马尔(Timar),是最小的封地单位,年税收在2万阿克切以下;此外,税收在2万到10万之间的封地被称为扎米特(Ziamet),分封给西帕希骑士的军官阶层,而税收10万以上的封地称作哈斯(Hass)分封给皇室,大臣或者高级军官。封地上的农民世代对于土地拥有耕作权,土地归国家所有,永久并强制性地租给农民,每块封地上的农民不得出逃,而西帕希骑士作为一种独特的军事贵族,负责征税来补贴一支为苏丹效忠的小型军队的训练与装备开销,征收的税款大部分情况下是实物。西帕希骑士不会继承,封地也不得随意授受和兼并,防止形成一个个权力中心威胁到上层的权力结构。同样,封地按理说也不允许继承,当西帕希骑士死亡后土地会由国家接管,但是至少在17世纪以前,很多土地都直接由父亲传给了儿子。

维也纳之战中的西帕希骑兵

    西帕希骑士类似于中世纪欧洲的封建骑士,与欧洲不同的是,西帕希骑士并不是封地法理上的拥有者,只是在授权下对封地拥有管理和收税的权力并且有义务保护封地上的农民,并且为奥斯曼军队征募训练武装侍从(Cebelu)。一名蒂马尔封地的西帕希骑兵理应组建最多为五名武装侍从的军队,扎米特封地则最多二十名,而哈斯封地则会多得多。每位武装侍从应像西帕希骑兵那样备马并全副武装。武装侍从通常为儿子,侄子或兄弟,地位类似于侍从。

    传统上来说,西帕希骑士只会从土耳其人中选择,因此一些非土耳其行省比如马格里布(西北非)和阿拉伯半岛没有西帕希骑士。

    在战时,蒂马尔西帕希骑士和他们的武装侍从聚集在阿赖贝伊(Alay-bey,alay是一种类似于团的军事建制;bey有首领、老爷、长官的意思,巴依老爷也是这个词转化来的)的手下,而阿赖贝伊们将部队聚集在桑贾克贝伊(Sanjak,是奥斯曼的二级行政划分,称作区或者旗)手下,而桑贾克贝伊再将军队归于贝勒贝伊的麾下。如果战事在欧洲进行,那么鲁米利亚(Rumeli,巴尔干半岛的土耳其统治区)的西帕希骑士布于军队右翼,而安纳托利亚(Anatolian,又叫小亚细亚)的西帕希骑士位于左翼;如果战事位于亚洲则位置对调。这样,奥斯曼帝国15-19世纪的军队侧翼完全由西帕希骑士组成,而中心则是苏丹亲兵和炮兵部队。

    上面提到的两个地区的西帕希骑士拥有不同的战术和装备,来自小亚细亚的西帕希骑士的装备和战法类似于传统的骑射手,但装备不是游牧轻骑兵而类似于中装骑兵。而巴尔干的西帕希骑士则身着锁甲,马披罩袍,装备骑枪和标枪,像欧洲的冲击骑兵一样作战。

1657年安纳托利亚(小亚细亚)的西帕希骑兵

1550年西帕希骑兵的装甲

    蒂马尔西帕希骑士是15-19世纪奥斯曼军队的主力,相对的步兵则在军队中心组成静态的阵列,而骑兵则在侧翼组成负责打击的双臂。在战斗中,蒂马尔西帕希骑士通常以小规模冲突接敌,并定位敌方的骑兵。接下来蒂马尔西帕希骑士会对敌方阵型脆弱的地方或孤立的个体进行冲锋,并在面对敌方重骑兵时立即撤退。撤退途中,其它的蒂马尔西帕希骑士会不断地冲击追击的敌军侧翼。这样的战术可以将敌方骑兵引离步兵的支援,从而破坏阵型,分割敌军,再以数量优势击败他们。小亚细亚的西帕希骑士可以使用弓箭骚扰挑衅敌方部队,而相对重装的巴尔干西帕希骑士则装备标枪来在撤退过程中攻击敌方骑兵。围绕着步兵炮兵组成的稳定中心,奥斯曼军队所有的骑兵在周围形成流动的侧翼。

1480-1500年西帕希骑兵的板链甲

    鲁米利亚西帕希骑士的标准装备是圆盾、剑、骑枪、标枪、板链甲并且马匹批有罩袍。而同时期的小亚细亚西帕希骑兵装备着圆盾、土耳其复合弓、箭、土耳其弯刀(Kilij)以及皮革甲或毡甲。其它武器包括各式矛锤、斧子等等。

奥斯曼到印度地区的各式mace,包括骨朵(姑且这么叫其实和中国的骨朵不同)、页锤、锤矛等等

    卡皮库鲁意思是“宫廷的仆人”,卡皮库鲁部队中的西帕希骑兵属于奥斯曼宫廷的近卫骑兵,与步兵部分苏丹亲兵耶尼切里相对。虽然称作仆人,但是其法律地位和真正的奴隶或者自由人都不同,理论上苏丹不能直接处决一个自由人,甚至是一个农民,但是他可以直接处决一名他的近卫军。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共有六个分队,包括左右“领薪人Ulufecis”队,左右“穷苦人Garips”,“武器大师Silahtars”队以及“西帕希之子Sipahi oglan”队,其中最后两队为精锐部队。

    武器大师队里的士兵都是选自奥斯曼帝国军队中最强的战士。理论上所有奥斯曼的士兵只要在战场上取得了巨大功绩就能被擢升至这一分队,虽然大部分成员都来自骑乘部队,比如蒂玛尔西帕希骑士或者其它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分队。而步兵士兵则需要加入各种自杀性任务再存活下来才能被准许加入精英分队。如果一名苏丹亲兵加入武器大师队他就会受到其它来有骑兵背景成员的鄙视,而他原来的战友会把他当成叛徒,不过这个位置,给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苏丹亲兵以及其他的士兵仍然会应征加入自杀任务。这一分队的指挥官被称为武器大师阿迦(Agha主人、大人、首领,奥斯曼帝国中对大臣的尊称),他是苏丹的亲密助手会帮助他穿上盔甲,并且也是负责管理苏丹和大维齐尔(Grand vizier,苏丹之下职位最高的大臣)通讯的联络官。

     西帕希分队是这六个分队中最享有盛名的分队,传统上奥斯曼的精英阶级包括维齐尔(Vizier,奥斯曼帝国的高级的行政顾问及大臣)、帕夏(Pasha,奥斯曼帝国的高级官员,通常是总督、将军,地位在维齐尔之下贝伊之上)和贝伊的儿子会在这个分队里效力。全部六个分队都是领薪水的常备军,除了薪水外,两个精英分队都会被在伊斯坦布尔附近给予蒂玛尔封地。

     从装备上看除了穷苦人分队外,其它四个分队都装备着板链甲、锁甲、圆盾、剑、复合弓、骑枪、锤矛和斧子,很像鲁米利亚的重型西帕希骑士,只是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的服饰更加华丽,长杆武器也都经过装饰,而两个穷苦人分队则有相对较轻型的装备。在战场上,这些近卫骑兵通常部署在军队的后方作为后卫或者后备骑兵并保护苏丹和维齐尔的安危。当加入战局时,他们会像西帕希骑士那样加入侧翼。

不同分队的装备,可以看到左二和左四分别是相对重装的武器大师和领薪人,而左一是轻装的穷苦人

    由于卡皮库鲁西帕希骑兵自身是骑乘部队,所以在鄙视链中他们自然觉得比苏丹亲兵更优一级,而苏丹亲兵大多是来自鲁米利亚基督徒农民的儿子,法理上的身份也是奴隶更是加重了这一优越感的产生。所以他们也想尽各种方法来抬高自己的声望并依赖对方的贬低他们。两个部分之间经常爆发小冲突,而有一句土库曼谚语甚至到今天都能听到“Atlı er başkaldırmaz骑兵不兵变”,显而易见是用来暗讽苏丹亲兵更加不守规矩。

    来到16世纪中叶后,虽然苏丹亲兵地位有一定上升,但是这些近卫骑兵依然能对官僚、经济和政治施加很大的影响,并且还是军队严明纪律的重要的一面。到了17世纪穆拉德四世(Murat Ⅳ)统治的早期卡皮库鲁军队已经成为帝国的实际统治者了。在1826年的吉祥事变(Auspicious Incident)中,苏丹马哈茂德二世(Mahmud II)得到了近卫骑兵的帮助成功镇压了苏丹亲兵的暴乱并将之解散,近卫西帕希骑兵也终于干掉了他的老对手。不过好景不长,两年后,相似的命运降临到近卫西帕希骑兵头上,马哈茂德二世决定收起他们的特权并解散他们来接受更现代的军事结构,但是不像苏丹亲兵,他们有尊严地、和平地接受了改组没有流血事件发生,年老的近卫军被允许退休并保留他们的蒂玛尔封地直到死掉,年轻的成员则进入新的奥斯曼骑兵部队接受现代的军事学说。

穆拉德四世(Murat Ⅳ)

苏丹马哈茂德二世(Mahmud II)

    时间再回到16世纪后期及十七世纪初,奥斯曼帝国的领土扩张逐渐放缓,西欧海事力量的增长、发展由欧洲前往亚洲的海路及新大陆突破了帝国的贸易垄断。从新大陆大量涌入的白银导致奥斯曼货币的贬值及通膨,这对奥斯曼社会的各阶层有严重的负面影响。对于西帕希骑士来说,草料、粮食和装备价格飞涨,财力较弱的小蒂玛尔西帕希骑士再也无法承担高昂的费用于是纷纷破产,被各种大封地主吞并甚至出售给了非军事人员,这也导致了西帕希骑士和武装侍从的兵源越来越差,而军事力量的衰退又反过来导致国家封地和战争收入的减少,这种衰退进入了恶性循环。

1696年的西帕希骑兵

    小到一名西帕希骑士大到国家,这时的奥斯曼帝国已经走上了下坡路,十七世纪初,整个国家进入了接近100年的滞止期,虽然期间不乏有各种层面的改革但是成效不大,伴随着18世纪的衰落期和19世纪之后的解体,这个存在了600多年的帝国彻底消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