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生不息的赤道亚马逊生命之河,无限之至尊巫师_起点中文网

关注

凯恩径直闯伦敦市长办公室。

未能拦阻成功的文绉绉的男秘书一脸羞愧和着急的跑过来在克洛斯兰耳边低语。

克洛斯兰听完哼了一声,冲着秘书不快的挥挥手,指桑骂槐的道:“现在找个合用的手下越来越难了,什么人都能闯进来。”

凯恩向玛丽娅使个眼色,玛丽娅上前一把拖住秘书,像拎小鸡般将对方揪了出去,顺便将门带好。

凯恩笑:“这说明克洛斯兰先生看人的眼光欠妥,我的仆人就相当合用。”

说着他也不管克洛斯兰不善的目光,自顾自的找椅子坐下,自克洛斯兰办公桌上的雪茄盒里拿出一根雪茄,看了看,嗅了嗅,又放了回去。

然后从自己兜里摸出一皮质柔韧细腻的印花皮雪茄袋,放到桌上,拿出一根,醒了醒,然后用雪茄剪剪开,用燃烧的西班牙雪松木条整体预热,之后才是抽吸,长吸一口,不入肺,吐出后,用口腔和鼻腔感受残留的味道……

只看这套行云流水的做法,就知道这是真讲究的。优质的雪茄,在之后的几个小时内,呼吸时都能感受到残留的香气……

凯恩这般坦然自若,令克洛斯兰极为郁闷,眼瞅着脸上阴云密布,已经绷不住要爆发了,凯恩才好整以暇的道:

“克洛斯兰先生,我并没有冤枉你,你所信任的合作伙伴,三年来除了帮您陪光了所有投资,没有带回一个便士的利润。再往上数,投资失败的例子同样不少,我就不一一细数了。”

克洛斯兰闻言,脸上已经不是阴云密布了,而是狰狞。

“放松,我不是专程揭来你的伤疤的,托马斯。如果非要说什么指教的话,我是这么认为的,术业有专精,你的专精是外交,不是赚钱,所以才总是被那些看起来很有技术的人哄骗。”

“当然,说这些其实没多大意思。毕竟对即将到来的市长选举没有实质性帮助。市长选举很费钱,我不介意你将那几张重要的情分牌都用掉,那会让你在危机时刻无牌可打,也会让你的对手发现你的虚弱。”

凯恩脸色一正,“钱,我有。但直接资助你,效果并不好,远不如你成为一处金矿的大股东效果好。给还在加州着急上火的弗雷德拍电报吧,让他跟我的人联系,克洛斯兰家族会发达。”

1848年,加州东北部的苏特坊一名木匠发现了黄金,这是1月发生的事,这时加州还是墨西哥领土,2月,美墨战争中墨西哥战败,加州成了美国的。

49年,加州淘金潮真正展开,后来被称作49人的,就是这一年涌入旧金山,想要一夕致富的。

克洛斯兰家族是1950年跳进这个坑的,貌似也不算太晚,毕竟19世纪中叶的物流等远不能跟21世纪比。当时从发达的美国东海岸到西海岸,不论是乘船、还是横穿,都不是一般的费力。

可惜淘金风险大,克洛斯兰被坑了两年,血本无归,托马斯的弟弟弗雷德亲自下场监工,也没有用。

然后,这里有个奇妙的事件发生了,也不知道是穷则思变还是信了什么邪,弗雷德竟然相信了一名掘金客的撺掇,跑去了西雅图那边找金矿,然后还真就被找到了。

众所周知,如果不是有克朗代克淘金热,西雅图也不会有微软、波音、星巴克和亚马逊。

可发生在19世纪90年代的克朗代克淘金热,最终只有极少人发财。而如果说谁是最大的赢家,那么就是因淘金热而重复了旧金山市崛起史的西雅图。

有人指出,前往加拿大育空地区克朗代克河附近寻找金矿的淘金行为,根本就是当时作为那一地区唯一物资集散支点的西雅图的阴谋。

而事实真相是,那里是真有金子,只不过已经被人先吃了不少,这就是克洛斯兰家族。

逃税、闷声发财的典型,直到后来克洛斯兰家族因政治丑闻而倒台,真相才被揭露,然后就有了西雅图阴谋。

事先做了足够准备的历史下游来客,凯恩当然要充分利用这一秘辛。

那名给弗雷德•克洛斯兰支招的掘金客,吹了一波牛就闪人,除了成功忽悠了弗雷德,历史上并无任何建树,连蹭点汤喝都没能做到。

而他将之利用起来,托马斯•克洛斯兰,就能利用其强大的人脉关系和社交能量、以及职权,帮他扫平障碍,重回上流社会。

这是投机取巧,也是自知之明。凯恩承认自己没那位假泰德的交际水平,尤其人话鬼话的临场发挥,那位绝对是奥斯卡小金人级的。他也不可能将时间和精力都花在一场又一场的社交活动上。

那么要如何让威灵伯勒男爵重新被伦敦上流社会认可,自然就是找这么个靠谱的人铺路,他负责在适当的时候装逼即可。

发掘并搞定关键人物,让其为自己的目标服务,这是一名剥削者的基本功。

凯恩在这方面还不错,可谓逆向思维,你们都彬彬有礼,谦和恭让,老子不,老子开了挂,就不玩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了,直接上干货怼,拿你要害,天下熙攘往来,还没见谁逃过情和利这两个概念。

从接洽到现在只说了一句话的托马斯目光灼灼的盯着凯恩:“你想要什么?”

凯恩笑笑:“托马斯,你还不太了解我这个人。我做事,在让对方满意之前,是不会提条件的。现在讨论我想要什么还太早,但我相信你也能猜测出一二,无非是用你之所长。就像你用我的所长,赚钱能力一样。好了,尝尝我的庄园产的雪茄,它有多好我无法描述,我唯一能保证的,就是它是抽一根少一根的。”

的确是抽一根少一根,里边加入了魔泪,再将时之沙的使用成本算上,说是千万美金一根也不为过。

其实托马斯光是嗅凯恩喷云吐雾的烟味,就已经知道这是好东西了,事后抽吸,更是彻底迷恋上了这小东西。

以不列颠的纬度和海岛气候,风湿是易得病,烟、酒是离不开的,酒有威士忌,好的烟叶却不能自产,凯恩送雪茄,自然有投其所好的小心思在里边。

硬会伦敦市长之后,凯恩就再没有进行什么值得一提的社交活动。

通常,贵族之间不需要互相介绍,社交是他们的主要工作之一,包括知晓圈子里的其他贵族。

我来见你,而你不知道我是谁。这被视作不尊重,很失礼。

若有外国贵族来访,会有人来介绍。

所以自我介绍的情景难以想象,也不符合行为规范。

在这种背景下,威灵伯勒男爵这种因为成了穷鬼而淡出频繁的社交活动的贵族,想要重新回归,除了自己想办法造声势,给别的贵族留足够的时间获得情报也很重要。

而此时,维多利亚女王刚上位不久(51年),她的侍从官女公爵安娜还没有矫情到每到下午就觉得肚子饿,让仆人拿小茶点吃,也没有后来的威风权势,从而一举一动,都被贵妇们纷纷效仿,以至于下午茶成为一种例行仪式般的玩意。

这就愈发的需要留些时间让消息流传。

实际上,八卦本就是贵族们社交活动的主要交流内容。哪有那么多高大上好扯?也没多少人爱听正经玩意,那是公务,想谈可以去书房或另约,不要在玩乐场合扫大家的兴。

因此,威灵伯勒男爵暴富回归大肆消费的消息,至少要半个月以上的时间,才能被广泛传播。

在这个时间段采取行动,是事倍功半的,甚至会被蔑视。

这也是凯恩找伦敦市长铺路的一个重要原因。他没有那么多时间可以浪,托马斯帮他处理俗务,他则将精力和时间投在主体行动的准备上。

比如探索那处内藏秘境的老宅。

其实一个巫师的安全屋,并不够他这样的老鸟玩的,无非是他现在手段低下,操作起来费时费力,甚至需要分成若干阶段,花几天的时间来搞定。

在这个期间,他见了由卡罗尔•弗林特扮演的约翰•弗林特。

约翰是名哑炮,卡罗尔是其血裔,这两点保证了夺舍的顺利。

两人第一次见面,卡罗尔就给凯恩带来了34人。

这都是在死亡名单上的。

凯恩当场就是杀了32个,剩下两人用来当仆人。

卡罗尔算是直观的见识了残酷面凯恩的可怕。

被他杀的,全部都死的极其痛苦,吸命抽魂,死后时候堆一碰就散的灰渣。

那两个当仆人的也没有幸运到哪,凯恩现在的精神操控力不行,于是食指粗细的锥钉被插进大脑里,凿穿杏仁体。并且以魔力辐射的方式,做了类似大脑额叶切割术般的手术,没有情感,没有恐惧,只说达成目的,亿万人死于眼前也不会有触动,这已经不是人了。

凯恩也不需要‘他们’,他要的是‘它们’,几近于傀儡的简易虫群战虫,而他亲自兼任脑虫。

脑控,生化及魔法改造,投入战斗或生产,这就是死星爵主因陋就简状态下的起步阶段。

“我还需要更多的这几种神奇材料,你来凑一下。”

“好的,沙菲克先生。”

“叫我泰德,或奥斯顿。”

“好,奥斯顿先生。”

凯恩在老楼秘境的收获十分有限,神奇材料的购入,就只能靠哑炮约翰•弗林特了。

巫师界是俗世社会的缩影,这个时代的巫师古板排外,对泥巴种歧视很严重。

麻瓜人士不准出现在对角巷灯巫师场合。

新生入学有购物需求又幼小需要监护人,那么就会是教授跟着。

而哑炮的特殊性,使之拥有出入巫师场所的权力。

当然,被鄙视是免不了的,甚至就连泥巴种也会加入嘲笑的行列。

攀比,炫耀血脉、财富,这个时代的英国巫师界,物欲横流,浅薄成风。

用凯恩的说法:发展的必然过程,真贵族也都是从泥腿子、乡巴佬、暴发户、浅薄者一步步走过来的。否则也就没有三代沉淀,才可称贵之说了。

反正他是不会在这种时候冒充巫师,去触碰那个圈子的,与身份不合,再就是好处不明显,麻烦一大堆。

“对了,仆人你带走一个,方便做事,林肯、肯尼迪,你选哪个?”

卡罗尔嘴角抽搐,心说您还真会起名。

“肯尼迪。”卡罗尔心里加了后半句:“至少这个现在还不出名。”……

11月初,凯恩一家搬入了更名为威灵伯勒公馆的那幢老楼。

经过为期近半个月的修缮,这里已经成为合格的男爵行居。这种房子本就是注重韵味,到处是散发着贼光的新物件反而不美。

经过十几天的将养,汉妮等主仆三人,身上的凄苦窘困之色基本敛去,精致讲究的华服和高档珠宝,给予了其主人光鲜和体面。

实际上,贵族也不是出入越铺排、衣着越华丽越好,背地里也有逾制与否的潜规则,社交场合穿的比东道或主宾还华贵抢眼,是会被视作挑衅的。尤其在这个上流人士争先恐后做面子工程的时代。

富贵的体现,主要还是看衣着款式。法国巴黎一直是女装的风向标,若是参加活动没有今年的新款衣服,便会被认为与时代脱节,消费不起了。

汉妮和莉迪亚也去了趟巴黎,恶补了一番华装和珠宝收拾。其过程用一句话描述:有钱真他妈好。

所以尽管这段时间跟凯恩是各玩各的,但再次相见,两个女人的态度有了明显的转变。

至少在交流时,已经十分自然,称呼他时不再生硬,仿佛真就是一家人。

钱从来都很有面子。

凯恩对此没有特别感觉。人性本如此,多余的感叹就像抠脚丫后放在鼻前嗅然后说好臭。

按照大计划,邓布利多和劳拉快要到了,他得做好接待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