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帝国范围,人性简史

关注

第二节 分裂与侵袭

在中国的三国两晋南北朝分裂时期,曾经闪耀欧洲的罗马帝国在动荡之中孕育了具有强大生命力的基督教,而后帝国一分为二,裂变为东、西两个罗马帝国。西罗马帝国因蛮族的入侵很快衰亡,法兰克人在此地建立了墨洛温王朝。东罗马帝国(即拜占庭帝国)则成为了罗马帝国的重要传承者,延续了上千年的历史。在西亚的伊朗地区,帕提亚帝国衰亡后,波斯人建立的萨珊王朝崛起,史称波斯第三帝国。印度自孔雀王朝衰落以来,历经数百年外族入侵后,进入了笈多王朝时期,成为中世纪印度的黄金时代。

1.罗马帝国分裂

罗马帝国在“五贤帝”时期达到全盛后,继任者康茂德由于残暴多疑、不务政事,引发了帝国的统治危机,自己也被情妇毒死,罗马帝国从此陷入了持续内乱。由于军队的干预,皇帝屡被刺杀,新帝不断被拥立,人民起义,帝国分裂,史称“三世纪危机”。据统计,在235年至284年间,罗马帝国在短短50年时间里接连出现了49位皇帝,平均只在位一两年,政权极不稳定。

戴克里先改革。284年,近卫军长官戴克里先击败了高卢的卡利努斯,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唯一统治者,结束了“三世纪危机”。戴克里先上台后,成功阻止了日耳曼人的侵略企图,又制止了波斯帝国对属地叙利亚与巴勒斯坦地区的进犯,打败了国内政敌,巩固了帝位,开启了系列改革。

戴克里先接手的是看上去庞大无比,但实际上危机四伏的罗马帝国。此前由屋大维创立的近卫军,一直是威胁帝国皇权的重要存在,虽然自己也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但这支力量随时都有可能倾覆自己。“三世纪危机”以来,边境上的蛮族要远比共和国时代和帝国初期更加强大,罗马帝国的财政体系和货币体系异常混乱,接近崩溃的边缘。

神化皇权与东西分治。为了重新塑造皇位的权威性和神圣性,以巩固中央集权并防止帝国再度陷入混乱状态,戴克里先为自己选取了一个新的头衔,称自己为主和神(Dominus et deus),将皇帝描绘成半神半人的化身与最高祭司。这与此前的罗马皇帝十分不同,此前的皇帝通常自称为帝国元首或第一公民,有世俗化的民主的意思。但是,戴克里先改革后,他将其自己设定为最高君主,不再出现于平民面前,臣民拜访需要俯卧于地上,只被允许轻吻皇帝的外袍底部,不可直视,由此创造了一个神权与君权结合的皇帝。

由于罗马帝国此前不断出现战乱,戴克里先认为帝国过于庞大,不便由一位皇帝独自管治,其彻底的解决方法是将帝国一分为二,在地图上画一直线将帝国分为东西两部。为解决帝位继承中出现的认养子过继、家族内部继承、元老院推荐等多种方式引发的矛盾,并明确谁是帝国东西两部分的新皇帝,戴克里先创立了四帝共治制,即帝国东西两部分别由两位主皇帝统治,再各以一位副皇帝辅政。在罗马帝国众多的皇帝头衔里,奥古斯都最为重要,所以将其授予两位主皇帝,而两位副皇帝则获授次要的称谓凯撒。戴克里先有意让主皇帝在退休或死亡时,由副皇帝继承,而继位的主皇帝则任命新副皇帝,以解决帝位继承问题。很显然,这只是理想化的皇位继承方式,无法适应实际当中存在的诸多变数。

286年3月,戴克里先正式推行此制,并任命自己为东部帝国主皇帝,马克西米安为西部帝国主皇帝,罗马帝国正式一分为二。随着两位主皇帝的权力增加,罗马元老院的权力则被进一步削弱,以致只局限于首都罗马境内。293年3月,戴克里先与马克西米安各自指定一位副皇帝凯撒,分别为加莱里乌斯与克洛卢斯,并正式任命其为继承人,四位皇帝各自统治四分之一的帝国。由于戴克里先所创立的“四帝共治制”,主要靠他本人的权威,具有明显的局限性,如果任何一位皇帝有私心的话,此制度便会瓦解,后面的结果也证实了这一点。戴克里先退休时,两位凯撒按计划成为主皇帝,但在选择新凯撒时,由于军队与罗马元老院的介入,导致该制度形同虚设,帝国再次陷入内乱。

改革币制与抑制通胀。戴克里先发行了新的高纯度的金币、银币以及其他辅币。但是,由于新币在整个帝国的货币流通总量中的比例太低,加之劣币驱逐良币,以及帝国生产、运输、销售体系的瘫痪,戴克里先拯救货币的努力归于失败。他又建立了限制最高价格法,即“301年物价敕令”,适用于数千种货品与工资,并对违例的商人处以死刑,但由于其价格远低于成本,无法制止通胀恶化,最终被人们忽略。戴克里先只能依靠配给制,将军队和政府的物资供应与市场彻底隔绝,通过征收实物税才能确保军队和政府所需,而普通百姓只能在通胀中自生自灭。

边防军与野战军。为了巩固帝国统治,戴克里先扩充了军队,并将其分为边防军与后备的野战军两个主要部分,其中约三分之二为边防军,三分之一为野战军,由四位皇帝在其领土里直接控制。由于野战军与权力核心更为接近,待遇较边防军也更高,其发动政变的可能性更大,使得边防军产生怨恨,帝国也陷入危机。

305年,55岁得戴克里先在经历长期病痛折磨后选择了退休,他与马克西米安同时让位于两位继承者“恺撒”。其后有人曾要求他重登帝位,却被其断然拒绝:“当阁下看到在下于索罗那亲手栽种的蔬菜时,阁下便不会再提出这种要求。”为此,戴克里先成为罗马帝国唯一一位自愿放弃帝位与权力的皇帝,对后世影响较大。

“光荣属于希腊,伟大属于罗马”。在罗马帝国的鼎盛时期,庞大的地中海也只是帝国的内湖,帝国内部各民族、各宗教和谐共处,然而这一切都已成为了历史。戴克里先的改革只是日益衰落的罗马帝国的一次自我救赎,他的诸多政策都带有理想化的色彩,特别是四帝共治其实只能算是他的一个美好梦想,注定了在实际操作层面的不可延续性,所以也无法改变整个罗马帝国的衰亡命运。

米兰敕令。在基督教刚刚兴起时,罗马帝国信仰的是古希腊和古罗马众多神只的多神教,笃信一神论的基督教就成了另类,加上早期的基督教徒多是贫苦之人,他们具有明显的反抗意识,不与统治阶级合作,因此多次遭到罗马帝国统治者的迫害和压制。

但是,由于基督教自身的强大生命力,统治者的迫害并未阻止基督教的传播。随着基督教的迅速发展,教徒的成分也发生了变化,不再限于贫苦民众,开始深入到了罗马帝国的上层和军队,甚至连戴克里先皇帝的妻子也信奉了基督教。由于统治阶层开始逐渐了解并融入基督教,使得基督教教义也更趋向于顺从统治阶层。到4世纪初,罗马帝国境内信奉基督教的信徒多达600万人。

面对基督教势力的日益增长,罗马帝国统治者逐步认识到基督教有克服帝国思想混乱的积极作用,便开始对它采取宽容与怀柔政策。帝国西部的皇帝君士坦丁大帝执政后,认为基督教虽有破坏的力量,但其教义在罗马帝国甚至在帝国以外却形成了一股自由结合的强大力量,特别是其团结一致的意志,可以为日益混乱的帝国实现组织意图提供便利。为了向基督教寻求支持及联盟帝国东部的力量,311年,君士坦丁和帝国东部的皇帝李锡尼联合颁布了《宽容敕令》,准许基督教徒信教自由,不受歧视。313年,君士坦丁将自己的妹妹康士坦提娅许给李锡尼,双方会晤于米兰,并联合颁布了《米兰敕令》,向世人宣告:

“尽管为了保证帝国的存续和安全有许多重大问题使我们日夜操劳,但我们仍时刻不忘改正各方面的错误,使一切都能恢复罗马的古制,并重振罗马的公众秩序。我们还特别希望使那些抛弃祖先所建立的宗教和仪式,狂妄地厌弃古代的一切做法,完全凭自己胡思乱想凭空造出一些荒唐的法律和奇谈怪论,并在我们帝国的不同省份自行组成社团的受蒙骗的基督教徒重新回到理性和合乎自然的道路上来。我们在此前发布的一些意在敦促大家崇敬诸神的敕令已使许多基督教徒陷于危险和苦难之中,其中许多还丧失了性命。而且还有更多的人,由于始终坚持其亵渎神灵的愚蠢做法,至今不能参加任何正常的公众宗教活动。

为此,我们本着一向宽大为怀的宗旨,决定对那些不幸的人格外开恩。今后,我们将允许他们自由表达各自的想法,只要他们永远不忘对已公布的法律和政府抱着适当的尊敬,他们便可以毫无畏惧、不受任何干扰地在各自的会场中集会。我们希望我们的宽容将会使得基督教徒们在他们所崇拜的神前祷告时勿忘为我们的安全和繁荣,为他们自身以及为共和国祈祷。”

米兰敕令是基督教历史上的重要转折点,它承认了基督教的合法地位,规定教会有权接受遗产和捐赠,教会神职人员能够豁免赋税和徭役,标志着罗马帝国的统治者对基督教从镇压和宽容相结合的政策转为保护和利用的政策、从被迫害的“地下宗教”转变成为被承认的合法宗教。此后,罗马帝国境内各民众都有信仰基督教的自由,基督教也成为了罗马帝国政权的精神支柱。罗马帝国统治者还发还了此前已经没收的教会财产,这是罗马在法律上第一次承认基督教会可以拥有财产权。

但是,君士坦丁并未完全抛弃古罗马时代流传下来的多神教。他在位期间,基督教与各种“异教”基本处于平行地位。324年,君士坦丁统一了东西分治的罗马帝国,并成为整个帝国的独裁者。325年,君士坦丁在尼西亚主持召开了名为“全世界大会”的宗教会议,制定了所有基督徒都必须遵奉的信条:圣子基督是永恒的,与圣父、圣灵是同体的。330年,君士坦丁将罗马帝国的首都从西部的罗马迁至东部的拜占庭,并改名为新罗马,但该城普遍被称为君士坦丁堡。由于君士坦丁大帝在基督教合法性进程中的重要作用,他被史学家称为“千古一帝”。

380年,罗马皇帝狄奥多西一世正式公布敕令,宣布基督教为罗马帝国的国教,同时“取缔一切异教迷信活动”,基督教开始出现了排他性,并日益发展为地中海地区的唯一正统宗教,排他性也愈演愈烈。392年,以德奥菲罗斯主教为首的基督徒纵火焚烧了塞拉皮斯神庙,30多万件希腊文稿毁于一旦,古代著名女科学家、新柏拉图学派领袖希帕提娅被杀,奥林匹克运动会被取消。

匈奴入侵。戴克里先改革开创了罗马帝国的东西分治,这是建立在他个人权威基础上的政治格局,之后由于游牧民族大迁徙引发的外族入侵,罗马帝国的东西分治就演变成了东西分裂,继而就是整个罗马帝国的迅速衰亡。

匈奴人是首批入侵罗马帝国的外族人。在中国西汉时期,北匈奴多次被汉朝打败后,被迫西迁至顿河、里海附近,占据了南俄罗斯的肥沃草原。374年,恢复了元气的匈奴人率领强大的骑兵队伍突然出现在欧洲东部的东哥特,“一种以前没听说过的人,如高山上的暴风雪般不知从何处骤然降临,碰到东西就会抢夺和破坏。”这个惊人的消息传到哥特人部落里,引起了极大的恐惧。匈奴人勇猛善战、所向披靡,在此后的数十年里,席卷了欧洲大部,并在匈牙利建立了自己的强大国家。这一事件,被称为欧洲历史上的第一次黄祸,推动了欧洲各民族的大迁徙。

匈奴人入侵后,东哥特人向西进入了西哥特地区,接着匈奴人又大败西哥特军,西哥特人被迫进入罗马帝国境内避难,但由于罗马帝国地方官吏的政治压迫和经济剥削,激起了一场较大的西哥特人叛乱。罗马帝国在镇压西哥特人的骚乱中遭受失败,双方最终在382年达成妥协,东哥特人、阿兰人、匈奴人可以在巴诺尼亚及上幕尼亚两地居住并获得土地,西哥特人则定居在下幕尼亚。

394年,罗马帝国东部的狄奥多西一世击败了西部的篡位者欧根尼乌斯,使得罗马帝国经历多次东西分治后,实现了最后一次的短暂统一。395年,狄奥多西一世去世后,他的两个儿子又分别统治罗马帝国的东西两部分,罗马帝国从此正式分裂为东西两个帝国。

404年,为躲避匈奴人的入侵,东哥特人逃入西罗马帝国的腹地意大利,造成了该地区居住已久的凡达尔人、瑞维人、阿兰人不得不西移进入了高卢地区和西班牙半岛并分别建立了三个王国。407年,在欧洲各民族大迁徙浪潮的影响下,西哥特人和匈奴人联合入侵意大利地区,西罗马帝国皇帝霍诺里乌斯从米兰逃亡到拉文纳,随后西哥特人南下包围了罗马城。因罗马城内爆发了饥荒和瘟疫,元老院不得不和西哥特人媾和。409年,西哥特人和匈奴人联军第二次包围罗马城,扶立了傀儡皇帝,而龟缩在拉文纳的霍诺里乌斯在东罗马帝国的支援下才保住皇位。410年,西哥特人和匈奴人联军第三次包围罗马城并攻入城内,抢掠三天,大获而归,西罗马帝国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418年,西哥特王国在阿基坦高卢行省建立,这是在西罗马帝国境内第一个建立起来的外族王国。439年,汪达尔—阿兰王国在北非地区建立,多次从海上袭击西罗马帝国。

422年,匈奴人入侵东罗马帝国,并宣布居住在多瑙河以北的各个小部落都是匈奴的臣属。此后,匈奴人在欧洲的势力范围进一步扩张,西起莱茵河以东,东至中亚、西亚,并直接威胁东、西罗马帝国。447年,被称为“上帝之鞭”的匈奴领袖阿提拉率军攻打东罗马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迫使东罗马帝国每年向匈奴人支付2100磅黄金作为俸禄,并另外支付6000磅黄金作为清偿旧欠。

448年,阿提拉提出与西罗马帝国皇帝的姐妹荷诺丽亚订婚,并要求以西罗马帝国领土的一半作为嫁妆。遭到拒绝后,两国关系破裂,阿提拉率军进攻西罗马帝国统治的高卢(今法国境内),攻占了许多重要城市,不久双方在一场恶战均伤亡惨重,阿提拉无奈撤军。452年,阿提拉再度进攻西罗马帝国,意大利北部各地惨遭劫掠,由于进军途中发生瘟疫以及东罗马帝国的援军赶到,阿提拉再次撤军。453年,阿提拉去世后,因匈奴统治集团发生内讧,导致匈奴王国四分五裂,被迫退回南俄罗斯草原。匈奴人的西迁并入侵欧洲,引发了欧洲的大动荡,加速了罗马帝国的分裂和衰亡,改变了欧洲的历史进程。

455年,汪达尔人袭击了意大利,再度攻陷罗马城,并重建了西哥特王国、汪达尔—阿兰王国、勃艮第王国和东哥特王国等蛮族国家。至此,西罗马帝国已摇摇欲坠,后来的八个皇帝均是傀儡,实权都掌握在蛮族将领手中。476年,在强悍的日尔曼人的连续冲击下,蛮族将领奥多亚克废黜了西罗马帝国皇帝罗慕路斯·奥古斯都,至此西罗马帝国灭亡,欧洲历史进入了漫长的“中世纪黑暗”。

回光返照。西罗马帝国灭亡后,东罗马帝国即后世所称的拜占庭帝国,虽然表面上欣欣向荣,但实际上内部纷争不断,代表元老、大地主的蓝党与代表手工业者、商人的绿党不断发生冲突。527年,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一世继承了叔父的皇位,成为帝国的最高统治者。由于从小就受过良好教育,他对罗马帝国统一时期的荣耀念念不忘,西罗马帝国的覆灭更是让他深感震惊,一直希望重塑罗马帝国的辉煌。为此,查士丁尼一世自即位起,就拚命加强自己的统治力量,把重建罗马帝国的昔日荣光当作终生的奋斗目标。

查士丁尼一世即位后,就发起了对外征战,他任命名将贝利萨留为元帅,向夙敌萨珊王朝(波斯第三帝国)宣战。529年,波斯大将扎基西斯率3万大军,在尼亚比斯以压倒性兵力逼退贝利萨留,隔年双方军队在两河流域的德拉城再次会战,因波斯军在背城列阵中犯了致命错误,贝利萨留战胜了数倍于自己且装备精良的波斯军,双方于532年签下停战协议。此后,查士丁尼一世再跟达尔旺人开战,派遣贝利萨留出征非洲,在迦太基撞上达尔旺人的大军,一番错综复杂的迂回使得达尔旺人的军队失去了有利地形并分散为失去了衔接的几部,于534年3月投降,达尔旺王国灭亡。552年,趁西班牙的西哥特王国发生内乱,查士丁尼一世占领了科多巴、直布罗陀等地区。555年,他又灭亡了东哥特王国,并从哥特人手中收复了意大利、北非和西班牙的一部分,使得地中海再次成为了罗马帝国的内海。经过连续20余年的征战,原罗马帝国的版图已大多并入东罗马帝国,查士丁尼一世几乎恢复了罗马帝国的往日雄风。

查士丁尼一世是一位“不眠的皇帝”,他本人写了多部神学著作,领导了教会会议。为了推动基督教的普及,他对异教徒采取了迫害政策,于529年下令关闭在科学界非常有影响的雅典学院,因为在那里新柏拉图派的哲学思想占主流。他在对外征讨的同时,在国内鼓励发展商业、工业,大兴土木,建筑宫殿、城堡、修道院和教堂,征用1万多人耗时5年重建了著名的圣索非亚大教堂。

查士丁尼一世最大的功绩是将罗马的法律编成一部法典,这部《民法大全》于529年发表。533年,查士丁尼一世又下令编写《学说汇纂》,其中收录了许多罗马法学家的法解释,同年还发布了《法学阶梯》,这是一部法学的教科书。最后发表的是《新律》,其中收录了法典被发表后施行的法律。这部法典代表着罗马法的最高成就,对后世欧洲大陆法系民法典的制定有着深远影响。

由于持续的对外战争、对内大兴土木,以及繁重的税收压力,使得东罗马帝国的很多居民陷入穷苦状态,于532年发生了尼卡暴动,起义军将查士丁尼一世和皇后以及几个元老困在宫中。正当查士丁尼一世一筹莫展并打算逃离君士坦丁堡的时候,他的妻子狄奥多拉皇后却决定与起义军决一死战:“如果要逃命的话,那是不难的!我们有无数金银财宝,有海还有船!但是您在逃命之后,将会觉得当初宁可死去,不该偷生!”于是,皇后指派纳西斯与暴动者头领谈判并说服他们支持查士丁尼一世,同时又命令贝利萨留对暴动者的总部进攻,屠杀了数万暴动者,起义最终被镇压,皇后狄奥多拉的权威大幅提升,成为与查士丁尼一世并立的帝国共治者。

542至543年,东罗马帝国爆发了一次大瘟疫,很快便殃及君士坦丁堡。有研究认为,此次鼠疫所造成的灾难远远超过了公元前5世纪三十年代的雅典大瘟疫和2世纪八十年代的罗马帝国大瘟疫,其死亡的人数之多只有 14 世纪席卷欧洲的黑死病可以与之相比。据研究,当时整个地中海世界及东罗马帝国至少有1/3 的人口死亡,其中君士坦丁堡约有 25 万人死于这次鼠疫。

查士丁尼一世是东罗马帝国的伟大君主,在他的统治下,东罗马帝国不仅阻挡了外族的骚扰,甚至恢复了罗马帝国的昔日荣光,因此后人称这段时间为东罗马帝国的第一次黄金时代。但是,他在任期间大兴土木及连年战争,使得国家损耗巨大,底层人民水深火热,酿成许多地方叛乱。565年,查士丁尼一世去世,东罗马帝国很快走向衰落。

从某些方面来说,查士丁尼一世是欧洲历史上从古代转向中世纪的过渡时期的代表性人物,他的统治期一般被看作是东罗马帝国转化为拜占庭帝国的重要过渡期。有研究认为,查士丁尼一世执政之初东罗马帝国的主要特征还是罗马式的,但他去世后东罗马帝国就已经非常拜占庭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