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帝国菜,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匈奴|阿提拉|罗马帝国|西哥特

关注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多年来,一个诡异的匈奴不等式在简汉网络中流传甚久。即被匈奴人汉朝打得狼狈不堪,在穷途末路之际才西迁到欧洲,成为了称雄一时的匈人霸主。其最终论证目的无疑是汉朝>匈奴>罗马。

毫无疑问,在当代西方文化异常强势的背景下,上述不等式满足了国人通过幻想“祖先也曾阔过”的瞬间快感。对许多自卑怯弱且见识浅薄的人而言,堪称一剂免费的强心针。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已知的匈人发源地和匈奴相差千里

但讽刺的是,与网络鼓动者的大肆渲染相比,这一不等式却早已被学术界视为荒唐怪诞的愚钝之见。姑且不论西方史书中的匈人是否与匈奴同文同种。也不管匈人称雄时代,早已日薄西山的罗马人是否能和两个世纪前那个真正叱咤风云的帝国相提并论。仅就匈人中前期的征战历史而言,就足以证明上述不等式的荒谬。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鼎盛时期的匈人军队 一样少不了大量的日耳曼与拉丁人口

许多人都以为匈人在西方的征战是无往不利、百战百胜。即使算得上唯一瑕疵的沙隆之败,也是西罗马帝国和众多日耳曼人联合起来的结果。倘若单挑独斗,没有任何一个西方政权是匈人的对手。但事实上和这些人的荒唐想象相反,除沙隆战役以外,匈人在阿提拉统治之前还曾遭受过不少惨痛的失败。而且大部分都是一对一的对决,绝不是类似沙隆般的联合对敌。这些挫折足以戳穿匈人战无不胜的神话。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的首次出现 引起过当时人的种种猜测

公元395年,也就是匈人第一次在罗马史书中出现20年后,这一来自东方的神秘游牧部族首次与东罗马爆发冲突。当年5-6月,一支规模庞大的匈人骑兵,在两位首领巴西克与库尔西克带领下出发。他们从顿河流域南下高加索,经亚美尼亚一路直抵叙利亚和巴勒斯坦。这些游牧蛮族沿途烧杀抢掠,再加上其面容迥异于此前当地人所知的任何部族,因而被相关罗马史学家夸张地形容为:他们的马蹄让整个世界都被杀戮和恐慌填满。

不过,匈人的入侵只是看似收获很大,但很大程度上要归因于罗马野战军被调往西部参与内战。留下的东部驻军战力既弱,又因听闻匈人神乎其神的事迹而不敢轻举妄动的缘故,实际上并未真正经受战争的考验。因此,当他们并不满足于仅仅劫掠罗马,还想到更东方的波斯领土上尝试更大的运气时,早已习惯与游牧骑射手打交道的波斯骑兵很快就让他们自食苦果。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早期的表现更适合抢劫而不是作战

一开始,匈人确实在美索不达米亚掳掠了不少人口。他们破坏了许多肥沃的土地,甚至曾到达泰西封郊外。但就在全体满载而归时,反应过来的波斯重骑兵追上了入侵者。波斯人不仅杀伤了大量蛮族士兵,还夺回了所有劫掠物和18000名俘虏。侥幸生还的匈人,不得不通过达尔班德关隘退回高加索以北。值得注意的是,这场惨败带给匈人的印记是如此之深。以致于直到半个世纪后,著名的阿提拉仍然耿耿于怀其祖先的耻辱,想要对波斯进行报复。

当然,一定会有人说败于习惯接触东方牧民的萨珊波斯,有其疏忽大意的因素。但匈人很快就明白,即使是上次因故任其为所欲为的东罗马帝国,一旦开始认真重视敌人,就再也不是他们能轻易撼动的对手。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首次入侵两河流域就被波斯人击溃

公元408年夏,一位名叫乌尔丁的匈人国王再次发难。他率领已从顿河流域迁徙至匈牙利平原的匈人诸部落,向罗马人统治下的色雷斯发动进攻,并且夺取了喀尔巴阡山以南的马尔提斯堡。值得一提的是,乌尔丁在拿下堡垒后,指着太阳狂妄地宣称:如果我愿意,可以降服阳光照耀下的每一块土地。

就在他发表上述狂言不久,罗马人就用外交手段瓦解了其麾下组织松散的部分军队。仍然忠于他的士兵则在撤退路上遭到罗马军队袭击,几乎悉数被杀。乌尔丁自己只身逃回多瑙河对岸,从此消失于历史舞台之中。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奴经常对麾下的附庸势力没有强大的控制水平

不过,习惯撒币的东罗马还是为了摆脱北方蛮族无休止的骚扰,以每年以25200索里达金币(即350磅黄金)的代价向匈人购买和平。此举也确实维系了多瑙河边境二十多年的安宁,因为此时匈人内部组织松散的趋势仍未得到有效扭转。

到了东罗马皇帝提奥多西二世在位中期(约公元435年),又一位匈人国王卢伽因不满足于此前签订的协议,企图再次效仿乌尔丁入侵多瑙河以南的帝国领土。但还未开始行动就莫名暴毙,匈人随即陷入内部争端。卢伽企图袭击东罗马的计划也就不了了之。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的军事胜利 更多是钻空子与拉帮结派的站队效果

上述事实说明,当时在四周邻居口中称呼的匈人王,实际上只是权力稍微大一些的名义首领。并不能仿若农耕大帝国的君主那样绝对掌控麾下部众,只要对手利用这一弱点加以引诱分化,后者就会从内部被瓦解。

无独有偶,匈人主力对中欧的入侵很快也遭到西罗马帝国的制止。乌尔丁时代,其属下部分部落渡过多瑙河进入西帝国的潘诺尼亚行省。由于后者当时正深陷与西哥特人的战事而无暇它顾,匈人的鸠占鹊巢行为并未得到任何阻挡。但等到罗马人缓过神来,立即就组织军队驱赶盘踞潘诺尼亚的入侵者。公元427年,西罗马终于成功收复了这一战略位置十分重要的行省。匈人被西罗马击败,被迫退出潘诺尼亚。这也再次证明,在彻底整合已被征服的日耳曼各部力量,构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帝国之前,匈人并无挑衅两个罗马帝国的资格。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的古典文明终结者形象 是后世人添加上去的

当然,罗马波斯毕竟都是大国,被他们打败并不见得有多羞耻。但遭遇手下败将日耳曼人反杀,就足以称得上是吹嘘匈人战绩之辈最难堪的记录了。

公元430年,匈王卢伽的兄弟--共治者阿普塔罗斯,开始进攻莱茵河上游的勃艮第人,企图将后者纳入匈人正在构建的中欧霸权之中。最初,他的攻势一帆风顺,击杀和俘虏了不少勃艮第士兵。但被胜利冲昏头脑的阿普塔罗斯,随后在一次无节制的狂欢中酗酒暴死。勃艮第人却趁此良机发动反击,以仅仅3000人马斩杀了不少于10000之众的入侵者。匈人一度元气大伤,不敢单独再对勃艮第人用兵。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被认为惧怕匈人的日耳曼势力 也经常反杀匈人

后来,勃艮第也确被匈人暂时征服,但那却是西罗马大将埃提乌斯和匈军一起联合对敌的结果。罗马人还为同盟者提供了各种便利。若无上述优势条件,当时的匈人是否能干脆利落地击溃勃艮第人显然仍是未知数。

同样的例子还出现在埃提乌斯与西哥特人的战争中。公元433年,埃提乌斯曾以割让潘诺尼亚为条件,向匈王卢伽借调匈人士兵以作镇压巴高达运动。这些士兵组成了埃提乌斯麾下最有战力的机动骑兵集团,他们完全由匈人组成,保持了匈人的战术战法,只是最高指挥官由埃提乌斯所部军官李托里乌斯担任。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匈人经常借助与罗马的联盟壮声势

当西哥特国王提奥多里克一世在公元436年违反与西罗马的和约,擅自发兵围攻西帝国城市纳尔榜时,这些匈人骑兵就被派上了新用场。最初,李托里乌斯指挥着这支骑兵击退了包围纳尔榜的哥特大军,杀死了其中8000人。但当哥特人在439年返回老巢图卢兹,马上进行了漂亮的反杀。匈人骑兵被西哥特人巧妙地引诱进入图卢兹附近的树林中,最终因丧失机动性而被对方轻而易举地击溃。李托里乌斯本人被俘,后被处死。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

哥特人就具备独立反击匈人的能力

由此可见,此前仅仅依托骑射一招鲜去吃遍天的匈人,即便面对一度听到自己大名就闻风丧胆的日耳曼人,也不能再如南俄草原那般随心所欲、颐指气使。

正因如此,匈人也逐渐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他们开始重组消化中欧被征服的日耳曼部落和其它当地土著势力,吸收更多的日耳曼步兵战术和罗马工程技术进入军队体系,从而使其具备了骑射以外的攻城掠地技能。这一进程直到阿提拉时代才最终完成。此后,他们才真正拥有了足以威胁罗马帝国的实力。(完)

荒谬的不等式:中前期的匈人败绩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