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亚马逊联盟返利,阿拉巴马州险胜,亚马逊赢下百货商店联盟

关注

北京时间 4 月 11 日上午消息,据报道,围绕位于阿拉巴马州贝塞默(Bessemer)的运营中心,亚马逊与美国零售、批发和百货商店联盟(RWDSU)展开了一场高调斗争,并始终占据上风。

目前严峻的经济形势也有利于亚马逊。三年前,贝塞默向亚马逊提供了一个价值约 5100 万美元的激励方案,这是该公司有史以来获得的最大开店资金补助之一。大约在同一时间,附近的伯明翰市为吸引亚马逊第二总部落户,在镇上竖起了三块巨大的亚马逊广告牌,作为其并不成功的营销噱头的一部分。和其它许多州一样,面对不妙的经济形势,阿拉巴马州也非常期待着亚马逊的到来,因为这会给当地带来许多工作机会。

亚马逊的员工们对是否允许 RWDSU 代表他们进行了投票。在 3000 多张邮寄选票中,1798 张否决了该联盟的代表权。RWDSU 称将对投票结果提出上诉,并指称亚马逊通过各种非法手段胁迫员工投反对票。

尽管亚马逊在投票中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它仍需要进行思考总结,它在这场斗争中的形象并不光彩。公众仍会记得亚马逊面对参议员伯尼 · 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伊丽莎白 · 沃伦(Elizabeth Warren)批评的笨拙回应。美国劳工运动得到了总统的支持,为避免另一场斗争,亚马逊仍有一些重要教训需要汲取。

首先,亚马逊有必要且只能更认真地倾听员工们的意见。在与 RWDSU 的斗争中,有亚马逊员工讲述了他们的遭遇:没有任何事先沟通的强制加班;休息室离得太远,需要长时间步行才能走到,以致长时轮班中的短暂休息时间都消耗在了路上;整个工作日都需站立工作,对身体造成了伤害。对那些投票拒绝了 RWDSU 代表权的员工来说,他们希望公司能听取员工们的意见。员工威尔 · 斯托克斯表示:“我们与公司展开了谈判,与高管们讨论我们的意见。在接下来的 100 天里,让我们看看能发生什么改变。”

亚马逊还必须解决它与黑人员工之间存在的问题。上世纪 90 年代末,亚马逊在乔治亚州麦克唐纳开设了一家运营中心。麦克唐纳是亚特兰大以南 30 英里的一个以黑人为主的小镇。该运营中心在几年内经历了几次管理变革,并最终关闭,而当时正是亚马逊急需更多配送能力的时候。亚马逊从未对此作出解释。

亚马逊遇到的一些其他劳资纠纷也涉及到黑人员工。2018 年,在明尼阿波利斯的一个运营中心,大批索马里移民员工试图与该公司进行集体谈判。近期的一篇媒体报道也指出,亚马逊白领阶层对黑人员工存有偏见和不尊重。在周五的亚马逊 Zoom 新闻发布会上,有员工呼吁加强对管理人员这方面的培训。

最后,亚马逊需要重新考虑其运营中心工作岗位的临时性问题。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该公司标榜自己的每小时工资为 15 美元,处在 “体力劳动者和物料搬运工”的全国平均工资水平;此外,每隔六个月,每小时的工资将上涨 55 美分。但不为人所知的是,这些加薪会在员工工作满三年后停止,除非该员工得到晋升。这个薪资天花板的设置经过深思熟虑:亚马逊希望员工要么进入管理层,要么离开公司到其它地方寻找机会。如果员工主动离职,公司甚至会向他们支付上千美元的奖金。

在贝塞默,RWDSU 首次提出并强调了这一问题。员工组织者詹妮弗 · 贝茨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即使再过 10 年、20 年,这里的 5800 名员工的时薪仍将处于略低于 17 美元的水平上。”亚马逊确实需要重新考虑加薪限制这一问题。该公司雇佣了 100 多万员工,是美国第二大私营企业,仅次于沃尔玛。随着疫情的结束,失业人数将会下降,将员工扫地出门可能不再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