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者之亚马逊,英国男子两年徒步走完6400公里亚马逊河(图)

关注

——那些人  那些事——

木筏漂流者生存实录

梦野乘坐船只在亚马逊河漂流,遇上了也在漂流的当地年轻人,只不过这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没有船,他的漂流工具是用树干连结而成的木筏,这些树干也是他的谋生之本。原来,小伙子砍伐树木之后,用钩子将三十多根树干串起来,然后坐着它们漂流整整9天,最终到达亚马逊主航道上的城市,再以约40元人民币一根的价格卖掉这些木材。

没有发动机,没有方向舵,甚至没有一个睡觉的窝棚,他所拥有的只是无止尽的漂流。饿了吃点香蕉,渴了喝点河水,即使雨季的夜晚,也不过披一块塑料布遮蔽风雨,生命似乎轻而易举就能被亚马逊潜藏的任何危险夺走。一旦卖掉了这些木材,他就迅速坐小船回到家乡,继续砍伐树木,再次开始漂流……“非法砍树,环保大业”在这个青年面前都可以忽略,因为生存对他来说尤为重要,他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填饱肚子。

木筏看似坚实牢靠,在湍急的河流中漂流也充满了危险,一般游人站在上面很容易落水,只有当地人操起漂流筏来像弹琴一样轻巧熟练。梦野与木筏漂流者相处时,还发生了颇为惊险的一幕。当时,他正在木材前端拍照,发现靠简单捆扎固定的木材间松动了,刚刚告知青年人此事,木筏就开始解体,在千钧一发之际,眼明手快的青年人一把将梦野拉了回来。眼看着三分之一的木材渐漂渐远,小伙子果断地扯出绳子,“噗通”一声跳入河中,迅速将散落各处的木材拉回来,全部捆扎妥当之后,又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安静地坐在一边。

分别时,小伙子站在木筏前端向梦野道别,眼中充满了“明天又要向何方”的迷茫。对于他生活的艰辛,梦野只见到了很小的一部分,而他真正承载的生存压力与漫长孤独,则远远超越了人们的所见所想。

以生命谱写旅程的非凡向导

这是一个无论境遇多么困苦,仍始终以微笑面对生活的人,他无时不刻不在以生命谱写着旅程。

这位向导在年轻时,6个月中不断打工,一路坎坷行至美国,旅行没有预算,没有策划,更没有钱。本名juan的他因为打工时期过于勤奋,被梦野起了一个“无处不在”的英文名——麦斯戈多(mosquito,蚊子)。旅途中,他在危地马拉的一家旅馆清扫游泳池以换取免费住宿,不想爱上了店主年轻貌美的18岁女儿,愤怒的老板爸爸举着枪要追杀他,他背上背包一溜烟逃往了哥斯达黎加,在那里,他得到了美国签证,并在自己衣服上写下一行字“一个环游世界的秘鲁人。” 麦斯戈多还是一个有性格且有毅力的人,时年23岁的他一心想去年轻人的梦想之地——纽约,于是靠搭乘顺风车一路前行。刚刚到了芝加哥,就遇上了两名主动邀请其共享美餐的“好心人”,麦斯戈多一瞧自己的邋遢样实在难登大雅之堂,于是一头钻进洗手间好好冲洗了一番。谁知出来之后,行李、钱包、护照统统不翼而飞,走投无路的麦斯戈多并没有绝望,在警察募捐的30美元帮助之下,他又返回达拉斯,并最终在两个月后取得了签证,再次回到美国,看了一眼心心念念的纽约。

相比动荡颠沛的旅程,麦斯戈多的感情路也走得颇为曲折。没能如愿追到危地马拉“心上人”的他,在纽约与一名大他20岁的女性结婚了,并育有一女,然而都市女子总是疑虑他的爱不够纯净,最终还是与他离婚并禁止他看望孩子。内心无比渴望家庭温暖的麦斯戈多最终还是回到了秘鲁,但与土著女性的“跨族群”恋爱,又遭到家人的强烈反对。最后32岁他爱上了父亲18岁的秘书,并最终突破重重障碍娶她为妻,并共同孕育了6个孩子,且相爱至今。

谈及这位66岁向导的旅途故事,见多识广的梦野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自己无法称得上是一个行者,因为自己的旅行不过是工作之余的一种强烈的个人爱好,而麦斯戈多则完全是在用生命谱写旅程,每一次出行都是新的开始。

——那些仪式  那些神秘——

致命树蛙 “净身”仪式

在亚马逊雨林深处,为了抓到用于祭祀仪式的巨毒树蛙,梦野跟随当地人在半夜出发。穿梭于漆黑的丛林深处,穿着高筒靴的梦野不敢轻易踩踏地面,而当地人却光着脚灵活地爬上了树梢。他们并没有徒手捉蛙,而是以刀砍落树叶,一片一片,一直砍到树底,让树蛙无法靠叶子返回地面,这种方法可以确保不触碰树蛙的毒液的情况下捉到它们。

“取蛙完毕”,回到村落,当地人便在地上支起了几根木头,以活扣绑住树蛙的四肢,将它在木头间撑开。此时,原本青色的树蛙仿佛感知到即将到来的生命威胁,身上立马呈现出白色的花纹,同时分泌出毒液,当地人迅速刮下毒液,并在受仪式者的皮肤上以燃烧的木炭烫开,抹上树蛙的毒液。受仪式者瞬间开始了翻江倒海地呕吐,这种治疗方式就是我们所说的“以毒攻毒”,将体内所有病菌皆被消除,以达到受礼者“净身”的目的。

蚂蚁部落 成人仪式

出发前往亚马逊之前,梦野与摄制组均搜集了大量资料,当亲临曾经看过视频的蚂蚁部落的成人仪式时,仍难掩内心的激动。这种成人仪式是检验孩子们是否够格成为斗士的关键,一旦12岁的孩子通过了这项仪式,就会从酋长手中得到一把象征勇者的剑。

为了捕捉仪式专用的大钳兵蚁,土著居民划着小船四处搜寻,一旦发现蚁巢便会使用大刀砍树的根部,使其剧烈晃动,这种做法会令蚂蚁产生错觉,以为地震进而纷纷爬出洞穴。此时,土著人取一根树枝,刮去周边青色泥土,放置从腋下取出人的体味,令好斗的蚂蚁以为敌人逼近,瞬间一拥而上爬满树枝,随后他们将树枝上的蚂蚁刮进竹篓,如此反复几次,很快就能抓满仪式所需的约三百只蚂蚁了。

回到部落,居民取来一只装满水的石罐,丢入捣碎的麻醉叶片,再将蚂蚁倒入进行麻醉,随后将昏昏欲睡的蚂蚁尾巴卡在交叉的编制竹篓外,而好斗的大钳子则留在竹篓里,蚂蚁完全醒后,孩子开始把手伸进竹篓,坚持一小时之上没有流泪的孩子,便能成功成为斗士。为了帮助孩子们分散注意力,族人们会围绕着孩子们载歌载舞,一同加油鼓劲。

安第斯山脉 祈福仪式

行至安第斯山脉时,梦野碰到了当地牧民的重要仪式。仪式通常由村民指定的一个祭司选择地点并亲自执行,祭司男女皆可担当,但都得由村民选举出来,在村内具有一定影响力,能主持自家及其它家庭的仪式。梦野询问了今天做仪式的祭司,她说她出生时是逆产,其次她曾经经历一次雷击又幸存了下来,加上村内老前辈的推荐,所以她才成为够格的祭司。

每个家庭在播种或新的一年开始之际,都会需要委派一名祭司到山上,为他们家庭和他们家庭的羊驼们举行一个仪式,以表示对大地和上苍的尊重,并在仪式中祈求上苍给他们家庭一个发展的许可,来年有更大的牧业丰收,并获得美好的生活。首先祭司在临近山坡边缘的地方选一个仪式地点,随后,找来一些干树枝,对着大山点燃,整个仪式过程中,火是不能熄灭的,如果干树枝不够,就需不断添加,因为仪式要求始终在燃烧的火焰和烟雾中进行。

选好祭祀地点,祭司捡拾一些柴火树枝,用随身携带的火柴点燃,让火势在山坡的一个高处熊熊燃起,然后她慢慢地打开随身携带的大包裹,里面装满了所有仪式中需要的东西,有水果、红酒、驼羊肉、古柯叶、茶杯,还有一桶水和一桶当地人土法酿制的啤酒。她一步一步按照仪式开始祭天,每做一个程序时都会面对着远方的大山喃喃念经。动作缓慢、坚毅、虔诚,她用树枝把苹果戳出几个小洞,把花卉插进洞里,然后用小刀割开羊驼肉,再把古柯叶竖立成一排排,将玉米、假钱币放在鲜花丛中,祈祷以后兴旺美好的生活愿景。她时而把鲜花捧在手心对着苍天,时而嘴含古柯叶对大地喃喃自语。这个仪式主要祈祷大地给百姓来年最好的收获。

——那些回忆 那些奇遇——

羊驼的宁静原乡

南美洲驼羊是一种奇特可爱的动物,脸像羊,身体像骆驼,在安第斯山脉就有大量羊驼(Alpaca)在这里生息繁衍,当地还有一种长得与羊驼极为相似的近亲美洲驼(Llama)。一开始,梦野甚至分不清羊驼和美洲驼的区别,因为它们长得很像,后经牧民指点才发现其中的差异:羊驼的脖子稍短,耳朵较小偏后,美洲驼的耳朵很长,而且尖,脖子也比羊驼长一点。

一般牧民饲养羊驼和美洲驼,卖掉羊驼毛和羊驼肉用以维持生计。羊驼可以剪四次毛,每头羊驼身上每次可以有4到6磅的羊驼毛出售,第一次的羊驼毛质量最好,最后一次最差,通常当地人在剪完第三次或者最后一次毛后,就会出售驼羊肉。美洲驼的驼毛比较粗燥,只能用来制作毯子等,不像羊驼毛可以制作成毛衣高价出售,所以美洲驼一般第一次剪毛后就被卖掉了。

梦野走访了一户当地牧民,女主人带着孩子住在一间堆放着杂草和农具的黑暗小房间里,泥地上铺着一张厚厚的塑料纸,再盖一层羊驼毛,最后铺一块摊子,这就是他们的床铺了。墙壁用不规则的石块垒起,每个石块中间会有很多空隙,这些空隙他们会用来插梳子、钥匙、钱币等的杂物,屋梁上挂着一些用盐腌制的羊肉和羊内脏。他们通常早上5点起床,在房间旁边搭起的一个棚子里点火做饭,除了早餐还要准备一份午餐,因为他们会去很远的地方放牧,直到下午三四点钟才回到家园。牧民说这些牲畜很聪明,临出门时都已经排好了队伍,而且等放牧回来后,它们都会找到自己的小圈子。

亚马逊河畔的泼水节

秘鲁的每座城市都有一个别具特色的狂欢节,根据习俗和文化精彩大不同,梦野此次亲历了亚马逊河边的伊基多斯的狂欢节。

每个路口都有居民拿着水包,守株待兔地朝路人乱扔,大家开心地互相砸水包,没大没小,怎么高兴怎么来。有人索性拎一桶水泼向路人,或者突然将水倒进你的衣领里,更有人用植物染料涂在你的脸上、衣服上。为了过节,梦野特意订做了一件显眼的服装,这身打扮在居民眼中成为“典型”,众多彩色颜料和水包都向他飞来,无论走到哪里,都有水包飞掷而来。

泼水节最重要的准备工序是买棕榈树,整个买树过程浩浩荡荡,这个街区的百姓跟着乐队领头的三轮摩的,随着音乐狂欢舞蹈。当把树运到住处时,街坊们会走出家门口,聚集在街道上迎接这棵树的到来,街边早已准备好了高音喇叭,还有人请来的乐队,邻居们在欢快的南美音乐声中载歌载舞。邻居们七手八脚地把树上的枝叶分成四个部分,然后像扎辫子那样扎成4条大辫子,再把许多生活用品,如水桶、垃圾桶、扫帚,还有水果和气球之类,全部扎在树叶和树干上,祈祷上苍改善大家的生活。有两个人负责拉两条粗大的绳子,其他居民全部把这颗树托起来,竖在马路中央一个废弃的油桶里,随后所有街坊都去搬运事先准备好的大批石块和泥沙,放进油桶里增加重量,确保油桶变成一个扎实的底座。

第二天狂欢进入高潮,梦野走进狂欢的队伍与大家一起跳舞、泼水、涂抹颜料,所有街区百姓一起参与到活动中,在欢快的音乐声中载歌载舞。大家相互斗舞,相互戏弄对方,相互泼水恶作剧,相互打情骂俏,直到在狂欢气氛中砍倒这棵树,大家随即蜂拥而上,抢夺昨天扎在树上的东西,得到物品的人,来年就会有一个蓬勃发展的好兆头。

蚊子大袭击  猫人部落“痒”出奇

梦野在亚马逊旅程中,一张被蚊子严重叮咬的照片牵动了网上博友的心。事实上,这是梦野在猫人部落的一段奇遇。

当时的部落内闷热潮湿,虽然向导一再提醒梦野放下裤管和袖子,但湿热难耐的他还是顾不了那么多,撩起衣服想出帐篷透透气。不想刚到户外,就被数以千只蚊子“围攻”了,其密集程度令人咋舌,梦野一度觉得无处可躲,只得用向导的一瓶驱蚊液对着自己满是蚊虫的脸自虐性的猛喷,仍然不见效果,梦野只得仓惶跑回帐篷内。一夜抓痒难眠,第二天体无完肤,被叮咬的皮肤像凹凸不平的丘陵,原来光滑的皮肤又红又肿。令人担心的是,梦野出行从来没有携带药品的习惯,出发前也未接种任何疫苗,梦野不得不前往当地医院,遵照医嘱涂抹了药膏,结果丝毫没有好转,最终还是在当地人的指导下,用土办法神奇地治愈了红肿,当地人随手摘取了一些树叶,将深色的叶汁涂抹在红肿部位,第二天皮肤瘙痒就明显缓解了,第三天就基本好转了,最终只剩下了一些深褐色的小点,两周以后小点也完全消失了。

回城之后,梦野特意查找了这种树叶,原来其中含有碘的成分,起到了一定的杀菌消毒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