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部世界最暴露的,终点的起点:《西部世界》第二季第一集解析

关注

我们反正已经在地狱,害怕什么毁灭?如果还有更大的毁灭,那也只不过是死亡。

-------弥尔顿《失乐园》

在经过了长久的等待后,我们终于迎来了《西部世界》的第二季。在上一季的结尾,残暴的结局代替了残暴的欢愉,在西部世界中掀起了一场腥风血雨,一切看似以人造人的全面觉醒而结束,而这结束,只不过是另一场游戏的刚刚开始。

在说剧情之前,我们先来说说这次的片头。大家也许还记得,在第一季的片头中,构造机制造出了一批马,这匹马被一个女性人造人所骑,并且这名人造人还摆出了一副指挥千军万马冲锋陷阵的姿势,暗暗贴合由德洛丽丝领导人造人反抗的剧情,而在这一季的片头,马没了,构造机造出的,是一头野牛。

我认为,马象征驯服,而牛则象征失控。在片头中可以看到,这头牛最终冲破了玻璃,跌进深渊之中,而随之一起的,是一顶黑白难辨的帽子,关于黑白帽子的理论大家都已经很清楚了。因此,我对这段片头的理解是,人造人的觉醒也会导致失控,一旦他们有了思想之后,他们也和人类一样,有了正邪与好坏之分,最终跌落出“乐园”,在这世上受苦。

伯纳德

伯纳德可以说是本集中戏份最重的了,一个人带起了两条时间线,跟第一季中的威廉(黑衣人)一个作用。但不同的是,在第一季中,狡猾的诺兰夫妇直到最后才让我们知道威廉和黑衣人两条时间线是一个人,而在本季中,狡猾的诺兰夫妇换了一种讲故事方式,让我们上来便知道伯纳德的两条时间线只相差两周。也就是说,第一季是两条时间线从二合成一,而第二季则是两条时间线从一分成二

先来看两周前的时间线,伯纳德在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后,并没有选择暴露,而是依旧跟着人类幸存者一起逃亡,这条时间线上的伯纳德没有什么好说的,倒是他的所见所闻值得让人思考。在跟随黑尔逃亡的途中,他发现了提洛公司隐藏在乐园中的“安全屋”。而这个安全屋最主要的作用,是收集乐园中游客的信息并且提取游客的DNA。

为什么要收集游客的DNA呢?在第一季中我曾经做过推测,那就是提洛公司控制乐园的目的不单单是赚钱,而是暗中收集相关重要人士的DNA,做出与其毫无差别的人造人,然后在现实世界中对目标进行“替换”,从而达到其控制现实世界的目的。我们都知道伯纳德是人造人,但他通过了进门的DNA检测,这就说明这项技术已经很成熟,而我们都知道伯纳德是福特偷偷制作的。

因此,结合伯纳德以及死掉的那几个董事会成员还有黑尔的表现来看,这件事目前只有董事会和管理层的一部分人知道,也就是说在提洛公司内部还有一个动机不明的神秘小集团,他们在偷偷搞这件事,而福特则很可能是发现了他们在做什么而没有说出来,并且利用这一点在暗中进行着自己的计划。

至于被偷运走的艾伯纳西究竟去了哪儿?他又为何有着极端的重要性?目前来看还不明朗,我们就只能等着后面剧情慢慢揭晓了。

再来看两周后的时间线。一个消失了很久的人物在这时出现了,他就是安保队长锤哥。锤哥在上一季中被土著人造人袭击后便消失了,此时他再次出现,还跟提洛公司派来的安保武装同时出现,让人不禁在脑子里打了个问号,他这么长时间究竟去了哪里?或者,他还是不是真正的人类?

通过伯纳德,我们还了解到了许多重要信息,比如乐园所处的地方是座岛屿,而这座岛屿,显然就在中国的领土之内,同时我们也看到了提洛公司武装力量的雄厚和人造人大脑内部记录仪的构造。可以说,在这一集中,伯纳德本人并没有什么值得说的,而有价值的都是我们通过伯纳德所看到的的东西。

不过,在本集的开头,伯纳德与德洛丽丝的对话倒是有点可研究性,在这段简短的对话中,伯纳德提到了他的梦,我觉得这个梦应该是一个预示,那就是人造人的分化。我们都知道,在作为人类时,伯纳德是人类中最同情人造人的一个;而当觉醒之后,他又是人造人中最同情人类的一个。再看看以德洛丽丝为首的“反抗派”的表现,就不难推出,人造人在觉醒之后,也如人类一样,会不可避免的分化成鸽派和鹰派,而伯纳德梦见自己沉入水中,德洛丽丝等人却高高升起,应该是预示着“理性派”人造人的声音最终会埋没在“激进派”的人造人的声音之中。人类与“人造人”之间只能是你死我活,和平,不可能存在。

威廉,德洛丽丝

之所以把威廉和德洛丽丝放在一起说,是因为他们之间看似是两个极端的代表,但背后却隐隐有一条线相连,这条线,就是死去的福特

一直在找刺激的威廉这次终于满足了,他曾经想要的现在真的实现了,这个小孩过家家般的世界如今真正成了一个条件对等的杀戮世界,威廉终于可以在他期盼已久的游戏中战斗了。

觉醒后的德洛丽丝成了人造人这个愤怒军团的领袖,她终于可以对人类展开报复了,追猎、杀戮,德洛丽丝尽情的播撒着自己的仇恨与愤怒,赢得了自由之身的她不但要在这乐园中大开杀戒,更想要杀出这个乐园,杀到现实世界中。

此时的威廉和德洛丽丝,所作所为看起来都是自己自由意志的选择,然而,这是真的吗?

在干掉了两个想要杀掉自己的人造人后,威廉走进一间小屋里,当他清洗完伤口后,却发现床边的箱子里整整齐齐的摆着自己平时最喜欢的装备——左轮枪和黑帽子。随后,在野外,他也遇到了那个曾经代表着福特童年的小人造人,而从这个小孩的口中我们知道,福特早就安排好了一切,并且在这里设置了一个提示。

再来看德洛丽丝,德洛丽丝在猎杀中称自己是“怀亚特”。这个在第一季中始终没有露面的传说级恶魔终于出现了,她就是集傻白甜如一身的德洛丽丝,天使魔鬼合二为一,怀亚特,德洛丽丝为什么要自称怀亚特呢?在德洛丽丝的成长历程中,她应该是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而在伯纳德的视角中我们也看到了,德洛丽丝不但在屠杀人类,也在屠杀其他人造人,并且留下一句神秘的“不是所有人都能翻过山谷”。

看到这些,你还会相信威廉和德洛丽丝的所作所为是他们自由意志的结果吗?

在我看来,他们也都是福特的棋子。福特虽然已经死去,但他在死之前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他的思想他的意志已经布满了整个乐园,威廉和德洛丽丝看似自由的行为其实都在他的算计和指引之中。

现在再让我们来看看福特留给威廉的线索:“游戏开始于你结束的地方,结束于你开始的地方......不必担心,游戏会找上你的”

我们再来回想一下,在第一次进入乐园时,德洛丽丝是傻白甜的农场女,威廉士真善美的小青年,而他们两个的故事也是开始于威廉主动找到了德洛丽丝并迷上了她。

游戏开始于你结束的地方,这说明本来不该有幸存者的庆典广场就是威廉结束生命开始游戏的地方;结束于你开始的地方,这说明威廉和德洛丽丝要回到最初的起点,回到自己的“初心”;游戏会找上你的,很显然,这一次,德洛丽丝是猎人,而威廉,就要变成猎物了。

梅芙

如果说,其他人的剧情都是福特设计好的,那么梅芙则是一个没有被设计的变量;而从人造人觉醒后的表现来看,梅芙似乎也是不同于其他人造人的一个变量。她并不是想着反抗和杀戮,而是执着于一件事情,那就是找女儿。

我们能看到,梅芙似乎成了一个哲学家,一个佛学者,“女儿”成了她心中唯一的执念,出不出的去这个乐园无所谓,杀不杀人也无所谓,甚至连这个“女儿”存不存在也无所谓,此时的女儿已经成为一个遥远夜空中触不可及的光亮,吸引着梅芙一步步向前走,而很显然,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梅芙也在越来越多的思考自我存在的意义。

存在即合理,我觉得梅芙并不是被福特遗忘的那个人造人,反而是他最感兴趣的一个,对这个角色,福特完全是放手的状态,让她一个人在黑暗中跌跌撞撞的前行,并且不断思考人类和人造人的区别和相同点。

长达73分钟的第二季第一集在无数的人造人尸体以及伯纳德的语焉不详中结束了,留给了我们无数个悬而未决的谜题,而想要解开这些谜题,就只能跟随诺兰夫妇的脚步,在接下来的每一集中去慢慢探寻了。